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而这第三招叫做问腿连环。张红云用出铁板桥闪开了周博的第二招问腿,但紧跟着其右腿回收左腿又回来了,照着对方挺起的小肚子便踢。

    张红云一瞧暗叫一声;妈呀,这还有完没完。此时他是铁板桥姿势,想闪都毫无办法发力。眼看就要被踢中之时,只好脚下故意一空,肚子向下塌整个人躺在了地上,算是又躲过了一招。

    周博见对方连续躲过三招,心中也不得不暗自佩服其修为高超与临场应变经验丰富。佩服归佩服他可未打算就此放过对方,刚才如果再来晚一会儿估计贝贝的命便交代在此人手里了。既然对方下了死手,周博也不会讲什么仁慈。随着张红云肚子落地他双脚一并同时跟到,两脚尖直蹬下方肚皮。这要是被蹬中了,直接便可将其肚子蹬爆。

    正所谓人怕逼马怕骑,在危及生命的紧要关头,张红云舌尖一顶上牙堂丹田较劲,用肩膀和脚后跟做发力点,腰眼用力整个身子横着出去有一尺远,肚皮上的衣服几乎是贴着对方脚尖擦过,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而后周博也随之落地,并将心一狠。落地的脚并未缓冲下坠力道,而是腿一弯用两个铁膝再次跪向张红云肚皮。此时周博已将自己三阶顶峰的气几乎全汇集到了双膝上,一是为了增加力道,二是为了保护膝盖不受伤。

    面对对方没完没了的招式,张红云真的有些慌了。这要是被膝盖砸中,肚子当场便得冒泡。可是一切来的太快让他移动的时间都没有,无奈之下丹田猛的再次较力,以同样的方式又横移出了有一尺多远。这记膝盖算是躲过了,可是还没完,周博向前一趴两个手肘同样又照其肚子砸了过来。

    张红云心说话:这都什么怪招式,还有完没完,叫不叫人活了?想归想身体可不敢有丝毫迟疑,再次移开,同时暗道:我就不信躲不过你。

    到此,八步赶蝉连环招式才用出六招,空中三招,脚尖、膝盖和肘部又是三招,后面还有两招。周博见手肘也落空,小臂向前打,气力转到拳头目标依然是对方肚子,一副不得到便宜绝不罢手的气势。

    百般无奈张红云只好再次横移,虽然连续几招他都闪开了,但也被逼得以根本无法发力的姿势硬是靠强大气力进行了几次横移,从而造成七阶气消耗的七七八八。

    周博见双拳也即将走空,不等拳头落下立马变招。两臂前伸抓住了对方肚子上的衣服,同时前腰小腹用力向上弹起,背躬的身子蜷缩,双脚接触到地面。趁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腰眼发力双腿猛的一蹬地,将其狠狠的扔了出去。

    来不及看成为飞人的张红云会是怎么样一个结果,周博迅速回头对着愣在原地的贝贝三人吼道,“还愣着干嘛,快上车。”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开始动手到结束都不到三秒钟时间,另外五人还未彻底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张红云便被周博扔飞了。几人满脸惊讶实难相信,尤其是贝贝,她很清楚张红云七阶高手的厉害,同样也知道周博只不过是个三阶气修者。然而所发生的一切却和功力差距完全相反,七阶高手被三阶气修者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最后还被扔飞,简直是武林界一大憾事。

    周博之所以能达到如此效果,完全是因为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借张红云因枪声心惊愣神,跳到对方头顶。在其来不及抬手防御的情况下施展出了八步赶蝉,如果当时张红云来得及抬手,用出气刀无论是挡还是劈向他,后者都不会有好结果。然而他未来得及抬手,被对方抓住了此难得时机,而后一连串怪异招式打的他再无机会阻挡,只能一唯的闪躲,才有机可趁,将其扔飞。

    愣神的贝贝三人被一嗓子吼醒,可欣和艾琪立马放弃王虎和周豹将受伤的贝贝扶上车。

    反应过来的王虎和周豹刚想上前阻拦,周博从腰间重新拔出手枪,瞄都未瞄抬手便对二人扣动了扳机。两人身经百战眼疾身快面对枪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枪刚被举起便纵身弹出闪到了掩体之后。周博连开两枪,一枪都没打中,不过也逼得两人不敢再露头。

    此时空中的张红云腰眼用力身子连续几个空翻便稳稳的落到地上,并未受到任何伤害。以周博的功力要想伤他,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办到。其实他也没指望能伤到对方,只是在为逃跑制造机会而已。

    手枪调转指向张红云,逼的他一时也不敢妄动。这时贝贝三人已经钻进汽车,艾琪狠踩下油门,一个急转退出停车位,向后面的周博喊道,“快上车”。

    周博想上,可另外三人哪肯放他们轻易离开。张红云见贝贝要跑,怒喝一声脚尖点地左右闪烁着冲向周博,速度快的让后者的枪都有些跟不上。情急之下周博胡乱开了两枪,运气还不错,有一枪正打向张红云,不过却打在了他右手的气刀上,子弹穿过气刀后已基本没了杀伤力,只是稍微擦伤了点皮肉。

    顾不得去感叹气力外放的超强防御,周博飞身形跳上车顶对着开车的艾琪喊道,“快开车”。

    后者一踩油门奥迪霎间提速窜了出去,周博趴在车顶险些没摔下去。这时王虎和周豹不知何时已拦在了汽车前方。艾琪再次狠踩油门车子不但没停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冲向两人。两人在厉害也不敢和铁壳儿硬碰硬呀,无奈之下向两旁一闪,再跳起身形直扑车上的周博。

    周博微微站起,抖手一边一枪,第一枪打中了周豹的大腿,将其打落。第二枪时王虎已有所防备,空中一个云里翻,运气很好的避过子弹继续向周博扑来。后者再次扣扳机已是空堂,暗骂了一句:破枪不好使总是走偏。后甩手将抢扔了出去。手枪呼啸一声正砸在王虎鼻梁上将其打落,车上的周博有些意外的感叹道,“当板儿砖还是蛮好用的”。

    打落两人,周博坐在车顶刚想缓口气。张红云‘腾腾腾’脚下几次借力速度瞬间爆发的比奥迪车还快,如离弦之箭一般紧追而来。车上的周博慢慢站起身形,同时右手中握住了最后一把三寸飞刀,深吸口气面无表情的看着飞快接近的张红云。

    他并未急于发刀,如果此时射出飞刀的话,以张红云的功力很轻易便可闪开。所以他在等,等对方跳上车的那一瞬间在向其发难,但如此他便要冒一定危险。如果出手不如张红云快,毙命的很可能会是他。但为了贝贝顺利逃脱,他不得不赌,赌出手速度可以快过对方。

    正在周博计算着距离准备出手之时,车中的艾琪突然大喊道,“周博,坐好,要转弯了。”

    周博心中一惊,顾不得张红云,赶紧趴到车顶,将气力注入飞刀狠狠的将其插入了铁皮中,而后捏紧刀把以防自己掉下去。也多亏了贝老给他的飞刀质量够好够锋利才能顺利穿透铁皮。

    此时张红云已飞扑而起,然在离周博不到一米之时,车子轮胎发出一阵刺耳之声,随后一个大大的甩尾,闪开了张红云飞扑的位置,随后带着两道青烟扬长而去。其实开车的艾琪一直注意着追来的张红云,叫周博坐好便是想用前面的一个转角甩开他,巧之又巧的避免了周博与其赌命。

    车子开出停车场后,艾琪打开车顶天窗将上面的人放了进来。

    进入车内的周博第一句话便是,“贝贝怎么样了?”。他在跳到张红云头顶之时,便发现了贝贝肩膀的伤。但当时情况危急,没时间问,现在终于脱离险境,他首先最为关心的便是面前人的伤势。当初,他曾向贝老保证过不会让贝贝少一根汗毛,此时却因他的失误使其受了重伤,他心里不自责那是骗人的。

    “她被气刀所伤需要将残留其中的气逼出来,可是小姐的气几乎消耗的一点不剩,而我和艾琪的气基本也消耗光了,根本没能力再为小姐疗伤。如果现在不把残余的气逼出来,以后将会很麻烦。现在唯一可以帮小姐疗伤的只有你了,你不会拒绝吧?”可欣解释道。

    周博看了一眼受伤部位,有些难为情的对贝贝道,“这个……你不会介意吧?”

    “介意?我介意什么呀,”贝贝有气无力的问。

    “不介意就好,那把衣服脱了吧。”

    可欣听此把眼一瞪,护住贝贝有些敌意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贝贝也很是不解。

    “疗伤呀,隔着衣服我怕已我的功力根本没办法将残余的气逼出来。”周博对两人的举动也很是疑惑,心说话:不是你们要我出力疗伤的吗,怎么突然又凶巴巴的。

    贝贝拦下可欣问道:“那你打算如何疗伤?”

    “把手放在伤口处逼出残留的气呀,上次我被气劲所伤,贝爷爷就是这么为我疗伤的呀。”

    听到周博的话可欣和贝贝同时松了口气。

    而后可欣冷哼了一声损道:“老爷可以给你如此疗伤,是因为老爷的修为深厚,根本不用你的配合便能独自为你疗伤。你以为你也有那么高的功力吗!以你三阶的修为能不能将我家小姐伤口处残留的气逼出来都很难说,还大言不惭的想独自施法疗伤,你不会是故意想占我家小姐便宜吧?”

    周博被可欣损的一阵无语,无奈的摊了摊手问道,“那我该怎么做?”

    “你只要将气渡给我,配合我疗伤便可以了。”贝贝用饱含复杂情感的眼神看了一眼没脾气的周博后,轻声道。

    他哪还有什么脾气,贝贝受伤已让他很是自责,暗怪自己没用贝老交代的这点事都未能办好。此时为其疗伤又却连如何做都不知道,难免感觉很是自惭形秽。

    听到贝贝的吩咐周博哦了一身,却还是愣着未动。

    这时可欣急了,“你还愣着干嘛,难道想看着我家小姐的血一点一点流干你在动手吗?还是舍不得你那点气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和艾琪都消耗过大才懒得要你帮忙”。

    被骂的人懒得理会刁酸刻薄的可欣,再次向贝贝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道,“我该如何渡气给你呀?”

    “你真是笨死了,怎么什么都不会。把手贴到我家小姐后背,通过手心劳宫穴将气渡过去就行了。”可欣对周博的无知感到很是气节。

    这时贝贝说话了,“行了可欣,你就不要损他了,他接触气功才不过一个多月时间,很多事不了解也是情有可原。”

    “什吗?你说他接触气功才一个多月!我不信,一个月怎么可能达到三阶,那也太妖孽了。”可欣先是惊讶随后满脸不信的道。

    而这妖孽却懒得向此小丫头片子证明什么,学着刚才对方口气道:“你还不到前面去,让开点地方?难道想看着你家小姐的血一点一点流光吗?”

    可欣撇了撇嘴无话反驳,慢慢爬到了副驾驶座。贝贝看着两人小矛盾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

    周博盘膝坐在还算宽敞的座位上对贝贝轻声道:“我们开始吧,再耽误下去你的血真的便要流光了。”

    贝贝点了点头,盘膝坐在周博面前嘱托道:“不要勉强,实在不行的话就收手,等艾琪他们气力恢复后再疗伤,不要伤了你自己的元气。”

    “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将残留的气逼出来,”说完周博将双掌贴于贝贝后背,同时慢慢闭上了眼睛。其实渡气和电视中所演的武侠渡气别无其二,并没有想的那么麻烦。

    当周博将气渡到贝贝体内时,通过气的感应,了解到了贝贝体内的状况。是非常糟糕,要是等到可欣和艾琪的气力恢复后再行疗伤的话,可便麻烦多了,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因为此时周博已感觉不到贝贝一丝一毫的气,之前的战斗她的消耗是彻底性的,毫无保留,毕竟面对的是七介高手。

    张红云在伤口处残留下来的气因无任何压制,一直在放肆破坏和成长,再如此放任下去,时间不会太长贝贝体内便会被这股气搞的一团糟。意识到严重情况不敢再做任何犹豫,赶紧将他所有气都调到了对方体内去压制张红云的气。

    感觉到体内的情况,贝贝心里一惊,并不是为糟糕的状况心惊,她的情况她当然比谁都清楚,让其心惊是周博。她本打算在对方渡给她气时,依靠本身比对方高的境界,把他的气纳为己用,暂时用其压制肆意破坏的气。从一开始她便未指望以周博三阶的气能将张红云残留的气逼出体外。

    可结果贝贝发现她根本没法取代周博去控制他的气,一丝都控制不了,并感觉对方似乎已发现了她体内状况,正调动气去压制从伤口不断扩散,到处乱窜的气。难道他的境界比我还高?贝贝只能想到这个合理的解释,但此解释却让她心情难以平静。她本是太极练气第三境界意气相合,比她还高的境界便是第四境界呼吸相随了,那可是和爷爷同样的境界,才修炼一个多月便达到如此境界,可不是用震惊可以形容的了,简直便是骇人的妖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