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知道张红云是七阶气修者后,艾琪和可欣迅速退到了贝贝的身边采取防守阵型,以她们一个刚刚突破到六阶两个处于五阶的实力勉强可以和七阶高手抗衡,但是在加上一个明显也不好对付的王虎便没有多少胜算了。在明显不敌的情况下,贝贝想到了现在唯一可以给他们支援的周博,可是对方迟迟未到让她很是担心。按理说他既然知道宾馆已不安全,应该第一时间赶过来才对,可是这么近的距离还不见人来,难道也越到了危险?

    想到这贝贝看向张红云道,“想让我跟你走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好,我便告诉你,让你死也死的明白。是一个叫周博的人提供的线索。”张红云觉得贝贝不可能再逃走,所以并未急于动手,反而有些玩味。张家被贝家一直压着一头,现在能抓住贝家家主唯一的孙女让他很是大块人心,因此他要让贝贝从心里感到无助与挫败,来满足他报复的快感。

    “不可能,周博是不可能告诉你们的。”贝贝完全不敢相信周博会出卖她们。

    “没什么不可能,在生命的威胁面前人人都会选择保护自己出卖朋友。”其实他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妖姬他们去找周博并从哪中知道了贝贝的藏身之地,然后他便带人过来了。至于怎么得知的,是不是从周博口中问出,他根本不了解,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打击贝贝,他觉得看到贝贝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后的表情让他很是开心。

    “你,你们把他怎么样了?”然而贝贝听到张红云的话后,关心的不是周博有没有出卖的问题,而是他的安全,这让本来想幸灾乐祸的老头有些火大,瞪了一眼贝贝狠声道,“即使不死,最多也只剩半条命了。”

    贝贝突然有想哭的冲动,但当眼泪充斥到眼眶时又硬是忍住了。她知道现在不能哭,如果张红云说的是真的话,就算拼了命也要给周博报仇,如果不是真的,便让敌人看笑话了。

    贝贝用力握了握手中软剑对旁边的艾琪和可欣轻声道:“一会儿我缠住那老头,你们两个尽快解决掉另一人,然后再来帮我。”

    “不行,这样你太危险了,还是由我来缠住他吧。”艾琪想都没想便否定了贝贝的作战方案。

    然而,不等三人确定好对手,周豹赶道了。周豹看到此处情况不用问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同样站到张红云的身后与贝贝他们形成了三三对峙。

    此时看到已无力在逆转战局,艾琪和可欣互看了一眼,突然全力冲向张红云三人,与此同时大喊道,“小姐快跑”。

    她们两个的目的完全转变了,刚才还以战胜或逃脱为目标,现在完全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以性命为代价换取贝贝一人的逃脱。可是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即使拼命也未必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看到艾琪和可欣的举动,张红云不屑的一笑脚尖轻点在空中巧妙的避过两人的攻击与其身形交错而过,等艾琪和可欣回头时他人已到了贝贝的身后封死了退路。艾琪和可欣在想回去帮贝贝已是来不及,王虎和周豹分别拦住了两人。

    等交手后艾琪和可欣心中同时一惊,她们还是低估了对方实力。不仅那个老头是七阶高手,就连这两个中年人王虎和周豹都是六阶高手,不过还好的是这两人所练武术并不是太极拳,而是通背拳,以艾琪和可欣五阶的修为和被贝老亲自指点过的燕子八翻翅和燕子抄水招式到可以勉强招架,但是要想强行突破冲到贝贝身边便有些难以办到了。

    艾琪他们动起手来,贝贝这边也没闲着。当听到张红云说周博已半死不活时,她便已对其恨之入骨。对方突然跳到她身后,贝贝招呼都没打,抖手腕软剑真奔对方的喉咙便刺。

    张红云看着贝贝眼神中的仇恨和悲伤,心中反而有种胜利的得意,他觉得让贝家的人感到挫败和心痛是他最大的快乐,真不知道怎么会如此恨贝家的人。

    剑尖儿离喉咙越来越近,而面对软剑的老头却没有丝毫慌张,在剑尖离喉咙不到三寸之时,老头伸出那干枯的手用两根几乎只剩骨头却异常有力的手指死死的夹住了软剑,嘴角还有一丝不屑的笑。

    软剑被控,贝贝心中不但不急反而窃喜,握住软剑的手快速来回有节奏的抖动,随着手腕的抖动丹田中的气劲一股股有如波浪般沿着手臂传到剑身。剑身在气力的作用下形成波纹起伏,有如蛇行一般将暗劲一波波攻向老头的手指。

    感觉到剑身中的暗劲张红云收起了轻视之心,不得不承认贝家人确实有两把刷子,心中想归想面对这一招他可不会坐以待毙。迅速将丹田中七阶的气注入双指,瞬间他的双指有如一把钢钳一般咬住了软剑。

    但软剑上的暗劲一波一波冲击着张红云的手指,连绵不绝。刚开始张红云的手指固若金汤纹丝不动,但那如波浪般的暗劲叠加效果使得后面的几波暗劲已经强到了即使张红云也无法抵挡的地步。在最后一道暗劲时猛然震开了他手指,贝贝并没有趁机收剑,而是手腕一翻剑身由竖向变为了横向,致使张红云再也不敢用手指夹。那样可正好要夹在剑刃上了,即使他手指被气力外放保护其后果也好不到哪去,无奈之下只好收手。

    贝贝得理不饶人,在其收手的同时抢步跟进,目标还是对方喉咙。剑尖离喉咙本便已不到三寸,如此短的距离张红云想躲都难。慌乱间他尽全力将自己的小脑袋向旁边一歪,剑锋从脖子一侧划过,划出一道血痕。这还得多亏了他瘦小,脖子又细又长才能闪开致命一剑,要是换做旁人命可便交代了。

    说起来慢,其实两个之间的过招在眨眼之间便已结束。张红云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再不敢轻视对手,也不清楚对方接下来还会不会有其他后招。安全起见,他脚下急点地面以最快速度先与其拉来开了距离,警惕的看着对方。

    贝贝暗叹一声可惜,没能杀了对手。这可以说是她唯一的机会,利用对方轻敌心里制造出致命一击。那一击看似简单却是综合了她所有能耐,其中有对气的细微掌握,对软剑性能的了解和巧妙运用,出手的角度、力道、速度和招式间的巧妙连接,无一不是发挥到了极限,然而最后还是失败了。

    此时的贝贝已无再战之力,刚才运用的那招千层浪,气力叠加招式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气。毕竟她只是个六阶初期的气修者,而对方却是实实在在的七阶高手,直接和对方进行纯气力的比拼,即使运用用气技巧拼胜了对方,但也是以拼尽气力为代价的。

    在刚才的气力比拼中张红云同样也消耗了不少气,但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贝贝那高深的招式上,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如果他留意到贝贝已是气力不足,此时便不会只与其对峙而有些不敢贸然出手了。

    另外两处战场也是险象环生,艾琪和可欣一心想尽快突破防线来帮贝贝,所以一上手便尽了全力。在防守王虎和周豹的同时不断寻找机会攻其弱点,却从不与对方硬碰,使得两人空有一身比对方高的修为却无处用。王虎和周豹都是那种大开大合以力胜敌的通背招式,但在艾琪和可欣燕子八翻翅那灵巧和各种怪异高难度招式面前没有一点办法。对方的身子好像柳条一样软弱无骨,无论王虎和周豹怎样攻击总是能巧妙的闪开,还不时的寻找机会反击。慢慢的王虎和周豹反而越来越走下风,但艾琪和可欣也只能做到如此而已,要想胜过两人,难。除非能尽快找出对方致命的破绽,一击毙命,不然如此耗下去,本就修为不如人家的她们最后肯定会气力耗尽而落败。

    张红云和贝贝同时看出了这一点,前者无所谓的收回眼神道:“看来那两个废物一时般会儿是胜不了了,还是由我来先解决你吧,到时那两个丫头也得乖乖听话。”

    听到张红云的话,贝贝心里暗暗叫苦,但脸上却一点都未表现出来。她将软剑交于左手,右手背向身后,同时手中多了一把三寸飞刀,打算在对方擒住自己之时给他来一记狠的。

    张红云瞧见贝贝的举动,一时也不知对方又要使什么花招,不敢贸然出手,谨慎的放出气刀一步一步靠近,待到与贝贝只有两步之时才以气刀直刺其胸膛。

    面对致命的气刀,贝贝没动。她知道张红云现在还不敢杀她,还要利用她来要挟贝海城,必须留活命。她便是看中了这一点。

    果然,张红云见贝贝一动不动,心里一惊赶紧收了几分力偏了一下气刀方向,刺向贝贝的左肩。

    而就在张红云心惊变招之时,贝贝动了,只见其身子猛的一抖左肩后撤右肩前送。虽然此时再撤左肩已避不开气刀,但还是可以减轻不少伤害。再看前送的右肩,下方手腕一抖,利用仅存的气力将一把三寸飞刀甩了出去。飞刀闪过一道寒光直奔张红云的心脏,如此短距离想闪都难呀。

    然而张红云早便加了小心,贝贝一动他便感觉到了不妙,下意识身子向后仰退。飞刀未射中他的心脏,但同样也在其肩膀上开出一道口子。

    看似两人好像谁都未占到多少便宜,都在对方肩膀上开了一道两寸长的口子,但是内行人都知道,吃亏的是贝贝,被利刃所伤很容易医治,但被气刀所伤便不是寻常药物可以治愈的了。

    两人各自受伤后退拉开距离,这时张红云已有些怒了,两次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这要是传出去让他脸面何在,一声怒喝五寸气刀直劈而下,再不顾贝贝的死活。

    对于这一刀贝贝已无任何闪避的可能,更没有闪避的力气。面对死亡贝贝心中只有深深的留恋,留恋那个消瘦的身影,留恋那两次不寻常的吻,留恋那不曾得到或者说不小心失去的爱情。

    “周博,我们来生再见吧,来生我一定要做你的新娘。”贝贝心中默念完这句话,慢慢闭上眼睛,准备接受死亡的来临。

    “砰”一声枪响让所有人心里为之一震,张红云也不例外,瞬间收刀后退小心防御着看向枪响之处。只见不远的拐角处一个消瘦身影手中握着手枪,枪口对着天花板还在冒着青烟。

    此人正是急匆匆赶到的周博,他并未对张红云开枪,因为他不敢保证打中的是张红云而不是贝贝。看到贝贝遇险,情急之下选择对天开枪只是为了吓唬张红云而已。

    听到枪声的贝贝也睁开了眼睛,看到完好无缺的周博,心中一阵狂喜,甚至连肩膀的痛都忘了,本已准备放弃生命的她好像又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虽然周博的修为比此处任何一人都差,但他却总能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一个坚实的依靠。

    “老杂毛,你敢动她一根汗毛,老子宰了你。”见吓停张红云,周博爆了句粗口把枪收回腰间脚下急换步,几次借力便跳到了张红云头顶。

    身在半空的他右腿收起,左脚伸直脚尖狠点对方的脑袋。张红云被枪声搞的有些愣神,还没等他彻底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周博已经跳到了头顶。抬头望着空中蹬向自己面门的一脚,张红云已来不及再去阻挡,不过他并未慌张,单脚点地微微一借力身子向旁边移动了半步避开了这一脚。

    但是周博的攻击并未就此结束,点出的左腿回收,蜷缩的右腿突然弹出踢向张红云的胸膛。

    面对此连环招式张红云有了些许慌乱,再想像刚才那样借力移开已是来不及,情急之下一个铁板桥又闪过了这一腿。

    周博的招式就此结束了吗?没有,这招他是学自《白眉大侠》中徐良的绝技八步赶蝉,一共是八招,这才两招,第一招叫铁拐李倒下天梯,第二招弹出的右腿叫做问腿,便是问你向哪边躲,你向哪边躲它便向哪边踢。

    从小周博便喜欢和妈妈一起听《白眉大侠》,在那时他便深深的佩服徐良的两招绝技,一是双手发镖双手接镖的飞镖绝技,二则是这招八步赶蝉。那时他便想练习这八步赶蝉,但根本跳不了那么高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可是来到成都在第二次与贝贝交手,后者用出太极阴阳腿之时,他便又想到了这一招。而后贝老又教他飞刀,让他有了圆儿时梦的冲动。从那时起周博便很认真的练习飞刀和这招八步赶蝉,希望有一天能像白眉大侠徐良一样靠此两招绝技打遍天下无敌手。

    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八步赶蝉对敌,后面还有六招正为张红云准备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