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3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不大一会儿,周博来到张任藏身之地,望了望漆黑的巷子,心里有些发毛。他暗中咬咬牙拔出腰间手枪,左手握住一把三寸飞刀小心翼翼的走进巷子。巷子里伸手不见五指根本看不清任何状况,周博不敢冒进,站在原地细细听其动静。

    深巷中的张任听到脚步声,才知道有人一直在跟踪,不用想也猜得到这人肯定是周博。对此人他是恨透了,功力不高却处处与自己作对,如有机会他一定将其解决掉。同时心中也暗恨王帮主扣下了自己的佩刀,如果有武器在手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更可恨的是居然丢下自己带人跑了,张任暗暗发誓如果今天能活着离开,等利用完神战帮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深吸口气压下胸口的闷痛,张任勉强调动一些气力储于掌中,准备在周博进来时给他一掌。一掌便是不把他拍死也要打个半身不遂。然而周博突然停了下来,让其心中有些发谎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鬼。未知的才是最让人害怕的。

    周博不敢动,张任同样也不敢动,两人在一条谁也看不见谁的漆黑小巷子里面僵持了起来。前者是在等贝老的赶来,而后者则是在等自己的人来救他。

    大约僵持了有五分钟,周博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心中一惊未作任何犹豫,双脚瞬间发力爆退出了那条巷子,手枪端平警惕的看着四周,尤其是那条漆黑的巷子。能让他有被看穿感觉的只有一人,便是那个拥有紫光透心眼的紫眼刹心,也就是金眼,周博最忌讳的也是此人。

    金眼的出现让他再也不敢进巷子,在那漆黑的地方你看不到对方,对方却能看到他,便是手里有枪也和板上鱼肉差不了多少。

    过了大约一分钟,突然周博听到身后有动静,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回头,而是迅速一个侧滚先跳离原来位置,抬枪指向身后。

    “周博,是我。”贝老赶紧出声道。

    定眼一看,原来是贝老他们赶到了,周博这才放下心来,手里的枪慢慢垂下道:“小心点,那个金眼就在附近。”

    “不用担心,他们已经离开了,宋原能不能追踪到?”贝老对旁边一个二十六七岁,鼻子又挺又长有些消瘦个子比周博还矮一节的人问道。

    叫宋原的人闭上眼睛用鼻子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呼出来道:“能,他们正朝十点钟方向离开,一共四人。”

    “恩,周博、贝贝,你们两个就不用去了,马上回ktv。贝贝,你和李老带着我们的人回别墅,周博你带着你的人回学校,其他的便交给我吧。”贝老快速的吩咐道。

    “贝爷爷小心,有那个金眼你们很容易被发现,这把枪以防万一吧。”周博把枪递给贝老道,他并未反对贝老的安排。此时的他已经没多少气力,在跟上去也只是累赘,而且ktv的温情和受伤的王汉他也放下不下,谁知道那个王帮主会不会再杀回来报仇。

    “哈哈,放心吧,我们也有异能者,枪你自己留着吧,我们气修者是不屑用这东西的,你以后最好也不要再用了,不然产生依赖会妨碍功力的精进。我们走。”说完贝老不在耽误时间,果断的下达了出发命令。

    “贝爷爷所说的异能者是不是那个大鼻子宋原?”周博转头问贝贝。

    “恩,他的异能是嗅觉,比狗的鼻子还要灵敏百倍,我们便是根据弹头上张任的血腥味追过来的,并没看你那乱七八糟的指示。”贝贝边说边上下检查周博有没有受伤。

    “好了,别看了,我没受伤。”此次周博还真没受伤,这可能是他和人动手以来第一次不受伤吧,还真有些难道。

    回到激情ktv李老已经打点好了一切,不必在担心警方找麻烦。当看到受伤很重的王汉时,周博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没有多余的话,大家第一时间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贝贝和李老他们先开车将周博几人送回学校后才回别墅。一路上温情生气的扭着头不搭理周博,后者说了一大堆好话,哄了半天都没用。不只温情如此就连井雨和莫小茉都不理他,暗怪他不应该让温情陷入危险当中,如果不是温情拦着,两人早将这里的状况回报给家族了。

    回到学校后在周博的执意要求下,把王汉送进了学校的医院,温情和井雨两人再次将伤口重新处理缝合后才回去睡觉。

    让周博意外的是张任残留在伤口的气对王汉来说毫无作用,直接被其体内强大的能量驱除了。

    王汉的伤不可谓不重,尤其是左胸到肩膀的伤,足足缝了十二针,即使手臂上的伤都缝了三针。极元力和气力好像有很大差异,起码从防御能力来讲,极元力远不如气力。不知为何?

    医院里只留下了周博来照顾王汉,看着王汉因自己而受如此重的伤,其心中很是过意不去,抬了好几次眼话到嘴边却总是说不出口。

    王汉看着周博的囧样道:“周博,怎么了?是不是有事要问我,问吧,能告诉你的我会告诉你,不能告诉你的,也只能请你谅解了。”

    “不是的汉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有很多事瞒着你不是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兄弟,今天你因为我的事受了如此重的伤,我我……”周博眼睛微微有些范红,我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男人便是如此,越是情到深处越无法用言语表达。

    王汉爽朗的一笑抬起那只没受伤的手道:“你都说了,我们是兄弟,既然是兄弟便不要再说那些见外的话了,为了兄弟两肋插刀我心甘情愿。”

    周博吸了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伸手握住王汉的手道,“恩,好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

    从这一刻起,周博完全敞开心扉接受了王汉这个大哥,此事过后两人才真正成了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在以后艰难的路途中王汉为周博挡下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他才能有惊无险的走下去。

    至于王汉的秘密周博并未问,他认为如果时机到了王汉自然会告诉他,就像他也未告诉对方自己和贝老之间的事一样,都需要一个成熟的时机。

    等王汉睡着后,周博坐到了旁边床铺上。他并未睡,经历了此事之后,他深深的体会到了力量的不足。在真正的大战中他还只是个累赘,然他可不想一直让王汉来挡刀子,而只能看着朋友们受伤却无丝毫办法。

    因此他开始抓紧一切时间打坐练气,尽量提升自身修为,此时他体内气本便所剩无几,索性直接全部散去,利用来回冲击进行修炼,这次比上一次激发穴位里的气轻松了不少,一是穴位里的气越来越容易激发,慢慢成为了惯性。二是每次周博消耗大量的精神后,随着修炼恢复的精神会比之以前更强大,这一点周博也是刚刚才发现。

    此次他进行了两次来回冲击精神才枯竭,因为精神的大量消耗使其直接进入了入定状态。大脑如睡眠一般忘却一切,身体却还盘膝打坐进行着修炼,如果此时有人在其旁边观察他的话,会发现他的呼吸似有似无,似吸似呼,好像和空气融为了一体,气体之间的交换不再依靠肺的膨胀收缩来实现,而是自然而然的像风一样产生了一种对流。

    在不知不觉中他竟进入了太极练气的第四境界,即使贝老也不过是处于此境界而已,周博却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达到了第四境界,这要是让贝老知道了不知是该嫉妒还是该欣赏这个妖孽了。

    直到第二天快五点时周博的精神力才完全恢复,体内的修炼早已完毕。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一道微弱的光芒闪过,然而此时王汉还在熟睡,没有人发现周博眼睛的异常,他本人也未感觉到眼睛有什么不适,反而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看向窗外微微刚亮的景色有如雨后天晴一般,明亮清晰透漏着勃勃生机,耳边更能清楚的分辨出远处每一声鸟鸣。

    周博所有的感知都近乎提升了一倍,隐隐约约觉的脑袋里有种力量存在,他猜测那可能便是所谓的精神力,只是那股精神力太微弱,弱的让他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即便如此也是心中狂喜,暗自佩服自己发明的来回冲击修炼之法是多么的高深。不但可以加快修炼还可以修炼那飘飘忽忽人们一直搞不清楚的精神力。

    高兴归高兴,他可未忘形,转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王汉,起身帮他盖好滑落一半的被子,开始在房间里活动坐了一夜有些僵硬的身体。骨节中噼里啪啦传出一阵爆响后,感觉浑身舒服了不少,而后又躺回床上,闭着眼睛开始回想此次战斗的收获。

    周博之所以功夫进步快和他每次战斗后的认真分析是离不开的,在ag市的时候每经历一次战斗他都会认真分析一下得失,从而吸取经验,得到不少的收获。

    一次次战斗的分析,分析后的练习,练习后在用于战斗进行实验,才使的周博创出了一套地躺的功夫,到了成都所接触的战斗方式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这让他不得不重新整合研究更加实用的战斗技巧。

    此次战斗中让周博收获最大的是,深刻的认识到了敏捷速度与以点击面配合才是以弱胜强的关键,这为他以后的修炼提供了方向。

    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设计着将来的修炼计划,不时还会闪出一个个利用敏捷速度结合以点击面创出的别人想都不敢想的怪异招式,这些招式正等着他去练习掌握并在以后的实战中运用。

    随后几天一切好像都归于了平静,然而,周博却很受不了这种平静,因为温情也陷入了平静,完全的平静,一句话都不跟他说。无论怎么哄如何说好话都无济于事,任谁都没想到一向温柔可爱的温情耍起小脾气来会如此倔强。

    这天中午贝老突然打来电话。

    “贝爷爷,事情有什么进展吗?”周博有气无力的道,这几天因为温情的事情让他伤透了脑筋,现在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周博,你怎么了,没事吧?”听到懒散声音贝老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呀,”

    “周博呀,你可不能如此无精打采,那可就危险了。我给你打电话便是想告诉你,我们的监视失败了,监视张任他们的三个兄弟一死两伤,又一次失去了对方踪迹,有金眼在我们很多方面都很是被动。

    我担心他们会报复你,所以你要加强防备,多留神小心为上,贝贝就在你附近,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两个高手,你如果遇到危险便联系她,她会帮你的。”

    贝老的用心不可谓不大胆,他并没有直接给周博派保镖而是安排了贝贝。如果有危险让贝贝再去救他,这样后者会欠下贝贝一份恩情,一份救命的恩情,到那时周博可就没办法再拒绝贝贝的情意了。但是如此也便意味着让他唯一的孙女陷入了危险当中。

    “放心吧,我想他们并未发现我和贝家之间的关系,即使报复也只是张任或那个帮主的报复,只凭他们的话就算真的来了也未必能讨到什么好处。”

    说这话时周博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他并不是在吹牛,这几天的刻苦修炼让他不但在招式上有了很大进步,在气功上更是让人闻而惊叹。

    自从那天隐隐约约感觉到精神力之后,周博每天进行的来回冲击次数越来越多,如今气功已经到了三阶顶峰,很快便能进入四阶。更重要的是每次修炼之后精神力都会随之增长,现在已经可以微微清楚的感觉到一丝精神力盘旋于脑海中,这使他能更轻松的激发出穴位里的气,不在像以前那般不知如何使劲憋得满头大汗才能激发成功,而今只要调动那丝精神力刺激穴位便可,如此假以时日必能成为独当一面的高手。

    “别太大意了,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

    “恩,知道了。”

    “那我挂了,有事打电话。”

    “恩,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周博刚想进王汉病房,突然温情在其背后带着浓烈十八年山西老陈醋的味道道,“是不是那个叫贝贝的女孩儿打来的。”

    突然听到温情久违的声音,让周博很是惊喜,但当听清她所说之事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小美女一直不理他,原来是在吃贝贝的醋,还真是个小醋坛子。

    “小情,我和那个贝贝没什么关系的,刚才也不是她打来的而是个老头子。”周博边走向温情边解释道。

    “你和那个贝贝真没关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