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3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后者看着眼前还在滴血的手枪,又瞄了一眼滚落在旁的断指,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随后无奈的对自己的手下道,“你们还愣着干嘛,没听到他刚才说的话吗?”

    真所谓人为鱼肉不得不低头呀。

    “帮主……”

    “少废话,照做。”王帮主吼道。

    正在这时突然从外面闯进一群人来。

    “周哥,这是怎么回事?”说话的是周晓杨。来的一群人不是别人正是温情他们。

    此处动静已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担心周博和王汉的温情几人也在其中,更听到了王汉的大吼知道他在里面。只是一直被黑衣人挡在外面不明情况,等黑衣人基本都进来了他们才有机会闯进来看清一切。

    当温情进来后,正好看到周博拿枪顶着一人脑袋,瞬间,她的脑子完全乱了,实在不敢相信那会是自己深爱的人。她知道周博经常打架,但万万没想到打架打到了动枪。

    “周博,你在干什么?”温情习惯性的用教训老公的语气吼道。

    看到所有人都跑了进来周博有些头大,还好现在已经基本控制了局面,不然可便危险了。即使如此他也不想温情呆在此地,心中暗叹了口气用命令的语气道,“这儿没你事,马上离开,走。”

    “你,你……”温情指着周博很是委屈,以前周博对她可是百依百顺,宠爱的不得了,从未用过这种语气跟她说话,突然听到对方的不友好让她忍不住想哭。

    他们在这说话,那些黑衣人可不会干瞪着眼睛傻听,明白了进来的小美女和周博有着不简单的关系,离周晓杨他们比较近的几人互换了一下眼色突然同时冲向温情,想将其控制住好和周博谈条件。

    见此变故周博心里一惊,刚想逼王帮主叫他的手下住手,突然感到手腕一痛,手枪脱手而飞。

    王帮主也不是吃素的,抓住周博失神的瞬间一拳打落手枪,而后迅速跑进黑衣人堆里。周博再想抓已是来不及,他也没心思再去抓什么帮主了,救温情要紧。

    然而,事情并未像周博想象的那般糟糕,周晓杨和吴青少虽然在黑衣人的攻击下不堪一击,但是迅速挡在温情身前的井雨和莫小茉可不像她们外表一样看起来只是弱弱的小女生。这两个女孩子出手如电招式狠辣,力道生猛,黑衣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哪还有平时的天真可爱,完全两个小恶魔降世。

    周博没想到自己身边居然隐藏着这么多高手,看井雨和莫小茉的表现隐约能猜到这两人很可能是温情的护卫,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她,这让他不得不猜测温情会不会也是个武林高手。

    既然温情那边没什么危机,周博也没急着冲过去,毕竟他们之间还隔着十几个黑衣人,想过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回头看了一眼躺在角落里的手枪随后望向王汉和张任的战圈。

    这一看让他的心再次提了起来,战斗如此长的时间,王汉的极元力已经消耗了不少,降到了不到八阶的力量。当然张任也未得到什么好处,身上带了好几处不轻的伤,气虽然比王汉消耗的少但也累的气喘吁吁,再耗下去周博都可以收拾他了。

    对此张任本人也清楚的很,暗中一咬牙不再藏私,一记手刀直劈王汉,打算硬碰了。王汉抬手臂欲挡下,周博隐约感觉到张任指尖有一丝波动,紧忙大喊,“汉哥,快闪。”

    王汉虽不知是怎么回事但他对周博那是绝对信任,听到要他闪没有任何犹豫便放弃硬碰的机会采取了闪避,但还是晚了。张任指尖在王汉手臂前划过,一条两寸长的口子凭空出现,王汉有些不解,明明已经闪过了怎么还会受伤。

    这时周博再次喊道:“汉哥小心他的手指,他可以气力外放形成气刀。”

    喊完后便想冲上去帮王汉。然,心生退意的王帮主突然命令所有黑衣人向外冲。

    两个小美女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多呀,周博当机立断:“放他们离开。”

    井雨和莫小茉护着温情与周晓杨他们退到一旁,黑衣人再不作停留,即匆匆离去。在人群中的王帮主还不忘回头喊了一句,“张兄,不要打了,我们先退出去再说。”说完先溜之乎。

    听到此话张任暗骂道:一群自私没用的东西。随后不惜消耗气力在指尖形成气刀,如下山猛虎一般狂攻,逼的王汉手忙脚乱。

    王汉空有不弱与对方的力量却不会什么高深招式,完全靠蛮力硬打。一开始张任拿他毫无办法,是因对方力量实在太强,但随着时间流逝王汉极元力的大量消耗,他已渐渐占据主动。现在又不稀消耗气力用出气力外放,王汉反不敢在于其硬碰,完全被压制了。

    见此,周博掂量着自身情况,以他已经消耗了大半的三阶气,即便上去帮王汉也不会有多大效果还有可能成为累赘。犹豫了一下,他未莽撞的冲上去,而是跑向角落捡到了那把手枪,虽然武林中人不屑于用热武器,但对于半路出家的周博来说可并无此观念。

    张任也留意到了周博的动作,他心中大急,但又不甘心就此放过一直压着他打,让其吃了不少亏的王汉,最后暗中一咬牙硬挡了王汉一掌,右手成刀直插对方心脏部位,这一招他下了杀手。一个九阶高手可以改变很多战局,他可不想留着王汉以后破坏他们的计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力量会消耗如此之快,但因同样也不知消耗的力量是不可恢复的,才决心趁此机会要对方性命,就此解决这一大患。

    周博看到张任下了杀手,心里一惊,但又不敢开枪,张任和王汉纠缠在一起挨得很近。他可不敢确定打中的是张任而不是王汉,情急之下大喊道,“汉哥,躺下。”

    王汉对周博的话绝对是唯命是从,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后仰,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张任的手未插进王汉的心脏,却在左胸到肩膀处开出一道近半尺长的口子,而后,王汉的身体直挺挺的摔到在地,同时周博的枪也响了。

    “嘭”

    张任身子一震子弹打穿了他的左肩胛骨。来不及在彻底解决王汉,张任迅速闪身出了包房,速度快的让周博都来不及开第二枪。

    周博握了握手中的枪一咬牙对温情道:“汉哥交给你了,尽快给他疗伤。”说完将仅剩的气力聚于脚下,同样以极快的速度冲出房间追向张任,同时心里有些暗怪贝老这么长时间还没到。

    出了包房周博左右回顾寻找张任的影子,然而,张任没看到,却发现还有许多包房在狂欢,这里的动静一点都未打扰到他们。一个小小的包房让其完全隔绝了这个世界,沉寂于疯狂的音乐当中。

    此时无论是王帮主还是张任都已经消失了踪影,大厅里除了一些慌乱的工作人员,并无他人。周博看了一眼脚下的血迹露出了一丝笑意,被踩过的是那个王帮主的,新滴落的是张任的,很容易便辨别出了血迹的所属,沿着血迹追出了ktv。

    就在周博出去不到五分钟,那个特大包厢里突然想起了一段美妙的音乐。

    正是周博的手机铃声,温情寻找到在打斗中遗落的手机接听道,“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电话另一头的贝贝听到是个女孩声音,心里一慌险些电话滑落,急切道,“你是谁,你们把周博怎么样了?”

    “我是周博的女朋友,你又是谁?”温情听到是女孩子打来的电话不免有些醋意道。

    得知电话另一头自称是周博的女朋友,贝贝安心了不少,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失落,“你们现在在哪个房间?”

    “你问这个干什么?”温情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尤其是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不得不小心谨慎。

    “我们是周博的朋友,来帮他的,你们在哪个房间?”贝贝急切道。

    当贝老带人来到ktv的时候,除了那些还在包厢狂欢忘我的人,大厅内工作人员跑的跑藏得藏早不见了人影,贝贝这才打电话。

    温情犹豫了一下刚想告诉贝贝自己所在的房间,突然为人细心缜密的田战已经沿着血迹找到并闯了进来,当他看到温情时立马又退了出来,冲着楼下喊道,“老爷,小姐。他们在这里

    。”

    温情见进来的是田战赶紧护住受伤躺在地上的王汉大声喊道:“大家小心他们是敌人。”

    一听此话井雨和莫小茉迅速挡在了温情面前,鼻青脸肿的周晓杨和吴青少也战战兢兢的小心防御着,同时周晓杨死盯着门口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敌人?”

    “在情缘湖畔刚那人曾经围攻过周博。”

    “周博这小子怎么这么多仇人,而且一个个都还如此厉害。”一旁的吴青少抱怨道。

    时间不长贝老和贝贝走了进来,当贝老看到温情他们的敌意时,微皱了皱眉头并未说话,自顾自的打量战场,希望能发现点什么。

    他不说话,贝贝看到被众人护在中央的温情忍不住发话了:“你就是周博的女友吧,我是他的朋友,叫贝贝。是他打电话要我们来帮他的,请你相信。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吗?”

    看着温柔漂亮的温情,贝贝终于明白为什么周博会那么爱她了,这个温情确实比处处伤害他的自己更讨人喜欢。

    “信你才怪,这两人曾经就对周博动过手,你还说没有敌意。”温情指着后面的陈天胜和田战道。

    这时躺在地上的王汉艰难的单手支撑坐起来道:“周博去追张任了,虽然张任受了伤,但他也是强攻之末,不是张任的对手,你们快去帮他,沿着血迹便能找到。”

    贝贝一听二话不说便要去追,这时贝老突然道,“等一下”。而后捡起那颗带着血迹的弹头问王汉,“有人用了枪?”

    “恩,是周博开的,他抢了一位帮主的枪打伤了张任,现在枪还在他手里。”王汉喘着气道。

    听到枪在周博手里,贝老放心不少,看了一眼王汉的伤势,对自己的手下道,“去,先给他处理伤口。李老,陈天胜,田战你们三个留下善后,其他人随我追。”说完贝老和贝贝‘领着人离开了。

    贝老走后,李老刚想给王汉疗伤,被井雨拦了下来,温情冰冷的道,“你们离远点,不需要你们插手。”说完温情把刚从自己包厢拿来的随身小包打开取出药瓶开始给王汉包扎,同时小声问道,“汉哥,你怎么告诉他们了,他们不是好人。”

    王汉又躺回地上轻声道:“放心吧,这些人应该是周博叫来的援兵。不然他们也不会有他的手机号,更不会打来电话,不是吗?你现在可以查一下周博的通话记录,看看有没有给刚才那个号码打过电话?”

    温情赶紧翻看周博的手机,果然前不久正有打向这个备注为贝老的电话,温情这才放下了一些戒备心理,道,“确实有电话记录,但我还是觉得他们不像是好人。”

    “不管是不是好人,起码不会是敌人,有他们去追周博我反而会放心一些,如果让周博一个人去追张任才让人真的放心不下。我想这里面一定有我们所不清楚的事,不然周博也不会傻到非要去追张任,穷寇莫追我相信他还是懂的,既然执意要去肯定有他必须要追的理由。但愿他不要冲动能等到这些人赶到才好”说完王汉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李老见此无奈的退到一边,遇温情他们保持了一段安全的距离,这时陈天胜和田战突然走了过来。

    周晓杨警惕的道:“站住,你们想干什么?”

    两人只好停下,远远的向温情道:“以前是我们不对,在此向你道歉,”说着两人深深鞠了一躬接着道,“现在我们已经弃暗投明,可以说是周博的手下,不会再与他作对,请你相信。”

    温情头都没抬头:“周博没回来之前我不会相信你们任何一个人,你们最好还是站远点。”

    无奈的陈天胜和田战同时叹口气只好离开,去帮李老去处理善后之事,以防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话分两头单说张任,一路狂奔来到一条深巷内,气喘吁吁脸色苍白已无力再跑,不只是因为左肩的伤流血过多导致气血不足。同时,被周博寸劲连击打中的紫宫穴也并不像表面那般看似无碍,此时因为气力消耗过大无法压制,使得周博残留在紫宫穴中的气肆意冲撞。张任只感一阵阵火烧火燎的痛,胸口气闷的很,呼吸都有些困难。

    “喂,快来救我,我在四点钟方向五里处的深港内。”张任背靠着墙打电话求救。

    周博沿着血迹小心翼翼的追踪,他也怕中了对方埋伏,并未用全力。还好已经是深夜,血迹很清晰,没有被破坏,让周博的追踪并不是很困难,在追踪的过程中周博还不忘用张任的血为贝老他们指明了方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