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3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然而,不等他说完,贝贝突然双手圈住他的脖子,用自己的小嘴贴上他的唇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周博想躲,但是贝贝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闪躲根本无济于事。慢慢感觉到唇间传来的香甜和华润,周博的心软了也迷失了,轻轻的拦住对方小蛮腰主动索取着。嗅着贝贝的体香,感觉着那及其柔软的身体和贴在身上的温度。那如玉的肌肤,即使隔着衣服都能感觉的到其细滑,刺激的周博呼吸渐渐有些急促,小腹一团火热,下身的反应都顶在对方小肚子上,其手也不由自主的开始不老实。

    就在周博的手已经伸到贝贝衣服里触及到那乳嫩的肌肤时,后已经酥软的身体突然一震,迷离的眼睛顿时清醒,狠狠的咬住了还在自己嘴里捣乱的舌头。

    一震钻心的痛从舌头上传来,有如冷水泼面瞬间激醒了周博,小腹的邪火立马泻‘了一半,痛的想叫都叫不出来。因为痛不由自主抱的贝贝更紧,这让后者以为他还想使坏,嘴上又加了几分力,周博疼的直哼哼,这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赶紧放开贝贝求饶的看着她。

    贝贝抬头飘了他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暗淡和后悔,旋即,有些不舍的慢慢松开了小嘴。

    终于脱离毒口的周博伸着舌头,一阵乱蹦,痛又不敢用手碰,手忙脚乱的跳了有两分钟才安静下来。

    贝贝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暗暗想:如果我不使你清过来,顺其一直发展下去会是如何?你会因此而离开你那个女友选择我呢?我想应该会吧,可是那同样会有一个女孩很受伤,而且如此得到你,我会很瞧不起自己。你知道吗?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深深的喜欢上你,是因为你夺走了我的初吻,还是因为你的修炼天赋与不屈的性格,我也说不清楚,也许都有吧,虽然我们只接触过一次,你却早已偷偷偷走了我的心,我既恨你又爱你,难道人总是这么矛盾吗?

    贝贝抬手抹掉唇边残留的血迹自语道:“也许我再也得不到你了,便让你的血留在我的身体里吧。”随后从角落里拿出一个小药箱拍拍床边轻声道:“过来坐吧,我给你上药。”

    周博站在原地没动,他可不敢在靠近贝贝,谁知道对方又会使什么坏。他现在最想去的地方便是洗手间,因为嘴里全是血。贝贝把他的舌头咬的可不轻。他对贝贝用手比划着刷牙的姿势,意思是在问洗手间在哪?

    看着对方痛苦的样子贝贝心里也有些心疼,起身拉着他走出房间,转了个弯来到洗手间。

    周博哇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用水开始漱口,吐出的水一样鲜红,每当水接触到伤口时,他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贝贝在旁看着,心里跟着其颤抖一阵阵心痛,暗暗后悔自己下嘴太重了。

    好半天吐出的水才不再那么红,感觉稍微好了一些。随后抬头忍着疼痛,含糊不清的道:“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吗?”

    “不行,你这个样子怎么吃饭呀,还是先回我房里,我给你上点药吧,会好受些。”贝贝关心的道。

    “算了,不用了,只要你能乖乖去吃饭,什么痛苦我都能忍。”周博很是不爽的道,说不怪对方那是假的,换做是谁心里也好受不到哪去。

    “别这样好吗?我知道是我不对,我求你了,就让我给你上些药吧,我发誓从今以后绝对不会再做出伤害你的事。”此时的贝贝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是真的关心周博。当伤害时才明白自己的珍惜,珍惜了才知道原来很在意,因为在意所以伤害了他,便等于是在伤害自己。

    每次遇到贝贝的眼泪,周博便会心软,看着苦苦哀求的她,他实在无法拒绝,心中暗道:随她吧,算是因伤害她应受的惩罚,看她还能把我整成什么样。

    随贝贝又回到闺房,坐在那很是向往的淡粉软床上,周博心情复杂,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伤。

    贝贝从小药箱里取出与温情前些天所拿出的一般无二的小瓷瓶温柔道:“把舌头伸出来吧。”

    周博眼睛一闭嘴巴一张伸出舌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他还真是那个心理,“整吧,随你高兴我忍着就是”。

    贝贝小心翼翼的把药粉倒在伤口上,用药棉轻轻涂匀。

    当药粉接触到伤口时周博只觉一阵清凉,钻心疼痛立马消失了,舒服了不少,心中暗暗对这些小瓷瓶里的药粉称奇。

    当两人走下楼时已离周博上去有了近半个小时,贝老坐在桌前一直等着,并未叫人去打扰二人,他是在有意给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见二人下来,贝老爽朗的开玩笑道:“你们两个终于下来了,在不下来饭菜都要回炉了。”

    周博点了点头不敢说话,显然那些药粉药效甚佳,但也未达到活死人生白骨的地步。此时他舌头不便,一说话肯定会被贝老发现,那可便不好解释了。

    贝贝同样也怕被贝老发现两人之间的事,赶紧抢话道:“没事,我们只是发生了点小误会,现都一切都没事了。”

    贝老听到贝贝没头没脑的话疑惑道:“真没事!你们两个和好了?”

    周博还是点头,贝贝抢先坐下道:“恩,没事了,赶紧吃饭吧。”

    周博忍着疼痛装模作样的只吃了一点本想好好品尝一番的美味佳肴,便吃不下了。最后只好用粥垫了垫肚子,贝老虽看出了他的不正常,但看到相处还算和睦的两人,也懒得去过问到底发生些什么。

    晚饭后在贝老的再三邀请下,周博留在了别墅过夜,本以为拒绝了做贝家家主,贝老便不会再教他贝氏太极拳,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贝老还是执意要传授他拳法,要他留下来明天一早便开始学。

    晚上周博给温情挂了个电话,告诉她明天晚上再去找她。后,缠着贝老进了书房,一是想躲开贝贝,二是想更多的了解一些所谓的现代江湖,这爷俩儿一直聊到很晚,才意犹未尽的各自去睡觉。

    第二天

    一大早周博便起床了,已经习惯清晨练气打坐,每当五点过便会自然醒来。有这种习惯的不止他一个,还有贝老和贝贝。

    看到贝贝,周博简单的问了个好便再未说话,两人跟着贝老来到别墅后的花园,一路上贝贝一直望着那人的背影,眼神中情绪变换不定,有歉意,有后悔,有爱有怨,还有一份不舍的留恋。

    没有多余的话,三人盘膝而坐进入了修炼状态,此次修炼周博并没有刺激穴位里的气进行来回冲击,他得留着精力学习贝氏太极拳。

    打坐完毕贝老开始正式传授周博拳法,首先贝老先演练了一遍。看完后给周博的感觉是,这套拳法似缓实快、柔中带刚,招式轻巧自然,以四两拨千斤的奥义防御,以借力打力的方式攻击,防御时如浪中浮舟让对方无处着力,进攻时如暗浪拍石看似无害却可以瞬间爆发出蕴藏的强大力量。只看此一遍周博就深深的爱上了这套武术。

    随后贝老开始讲解贝氏太极拳的奥义,“贝氏太极,上体有朋、捋、挤、按、采、列、肘、靠八门劲力和通背劲、对称劲,中间有“胸腰运化”,下体分朋、捋、挤、靠、采及进、退、顾、盼、定五步。其有十六字要诀,逢力必朋,逢朋必缠,逢缠必转,逢转必沉。这些你都要牢记于心知道吗?”

    “知道,”这次周博是真的用心了,虽然不知道那些字具体是什么意思但熟悉了几遍硬是先背了下来。

    随后一上午时间周博完全投入到了学习当中,渐渐已明白了各处诀窍,只需以后勤加练习便可以掌握,贝老对周博的表现很是满意。

    下午贝老又教了周博一招绝技,三寸飞刀,便是那次贝老给他疗伤时用的小刀,此刀正好三寸,故名三寸飞刀。

    整个下午练武场只有周博和贝老两人,可能是贝老故意如此安排的吧。

    “周博呀,其实我的真正绝艺并不是太极拳,而是这把看似不起眼的小刀,你可别瞧不起它,这把刀的用处可多了。”贝老拿出三寸小刀道。

    “不会吧,这么小的刀,除了做飞刀难道还有其它用途,哦,对了,还能给我放血。”周博有些郁闷的道。

    “哈哈哈……”贝老大笑,而后肯定道:“对,它正是飞刀,也如你所说还可以用在医疗上当做手术刀。”

    周博摊摊手一笑道:“您老就不要再买关子了,还是快点说说它还有什么用途吧,我可不认为它的另外用途只是简单的手术刀。”

    贝老未说话,而是身子晃动,手一抹,再摊开时,手中已多了三把三寸飞刀。周博都没看清他是从哪儿取出并握到手上的,心中暗自佩服其手速。

    “看好了。”说完贝老的手再次一晃,三把飞刀又消失了。

    周博愣了一下,旋即,故作老气横粗的道:“变戏法呀,恩!用来卖艺的话应该可以得到两个赏钱勉强填饱肚子。”

    贝老听到周博的屁话把眼一瞪抬腿便踢,后者早有防备,晃身闪开,同时嘴里还不闲着,得意道:“没踢到,没……”

    第二遍周博未能说出来,他的身体便僵硬了,张着嘴吓得不敢出声。此时在其鼻尖一寸正前方,正闪着三道冷光粼粼的刀尖,还有一个硕大的拳头。

    从惊骇中恢复过来的周博小心翼翼的绕开贝老带刀的拳头心有余悸的道:“我只是开个玩笑,不用大动干戈吧。”

    贝老慢慢收回拳头道:“现在知道它的用途了吧。”

    周博点点头道:“恩,恩,知道了,还可以夹在拳头的手指缝中当拳刀用,刚才刀消失便是已经夹在手指缝中到了手背面吧。”

    贝老笑笑,道:“行了,你也别在这给我扯皮了,现在我便开始教你,好好看清楚了,先让你瞧瞧它的威力。”

    周博跟着贝老来到一靶子前三十多米处,后者右手拿过一把三寸飞刀对周博说了声:“看好了。”抖手飞刀闪过一道寒光,消失无踪。当周博再看到时,它已钉再了三十米外的靶心,整个刀身都没入了木耙中。快,只能用这一个字来形容。

    “这只是三寸飞刀最基本的用法,在让你看看它的其它用法。”说着贝老把另外两把飞刀在刀把处对接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缩小版的圆月弯刀。后用两指夹住其中一把刀的刀身,甩手扔出,两把飞刀旋转成刀盘,飘飘忽忽的沿着不规则轨迹飞出,绕过三十米外的靶子又飞了回来,随后贝老又用双指将其重新夹住。

    周博小声嘟囔道:“又玩杂技。”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我该怎么学呢?”周博赶紧改口道。

    今天我便先教你怎么扔飞刀,其它飞刀绝技不是一下子便能学会的,以后再慢慢教你。

    晚饭时,周博回到了学校,没在贝老那把免费的晚饭解决掉,他怕如此可能便又回不来到时温情饶不饶他便很难说了。虽然温情很温柔但自从和周博谈恋爱后便学会了管制,也许这便是四川女孩的通病吧,喜欢管着自己的老公。

    晚上几个人去了ktvk歌,有周晓杨、王汉、吴青少、温情,还有温情带的两个漂亮女孩儿,这是周晓杨和吴青少强烈要求让温情带的,其中便有那个周博曾见过替温情带班的可爱女孩井雨,另一个女孩叫莫小茉。

    歌过十曲酒过三旬,周博有了一些尿意,哼着刚才的浪人情歌走进厕所,一脸的惬意。撒完尿不由的打了个寒战,偏头瞟了一眼旁边刚走进来的人,拉上拉链准备出去,当走到门口时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人。那人也正好转头看向他,两道目光碰在一处,同是一脸的惊讶。

    周博迅速拉门走了出来,边掏手机边自语道:“真是塌破铁鞋无匿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随后,转过一个拐角停下来监视着厕所,心里急切道:“接呀,快接呀。”

    “喂,周博才不见一会儿你就想我了呀?”电话那头贝老笑呵呵的道。

    “贝老,长话短说,我遇到了张任,他现在在我这边的激情ktv,我正在监视他,你马上派高手过来。”周博根本不理会贝老的话,急切道。

    贝老一听,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也没了多余的话,嘱咐道:“记住,千万不要和他动手,盯住便行,我马上过去。”说完挂了电话。

    时间不长,张任解决完尿急走了出来。

    走出厕所的张任如有所感的向周博藏身之地望了望,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然后向相反方向走去。

    周博探出脑袋小心观察着,直到对方向右转弯后,他才从拐角处走出来,悄悄跟上。走到拐角处,当周博正准备探出头观察其去向时,突然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你是在找我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