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2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舌尖轻轻敲开对方洁齿,寻找到那条灵动而又调皮的小舌头,周博尽情的吸取着。【零↑九△小↓說△網

    渐渐的,在周博的调动下,温情慢慢放开了,伸出小舌头主动回应他,互相挑逗,让两人初次品尝到了爱情里甜蜜的幸福味道。

    第二天,周博早早便来到了告别半个月的南郊公园。

    如此长时间未见贝老,周博有很多话想对其说,尤其是关于修炼方面和张任他们的事,很想从贝老那得到些答案。

    来到公园时贝老还未到,周博走到自己习惯的位置,盘膝打坐,等贝老。

    等他修炼完毕睁开眼睛时,早已经在旁边同样修炼的贝老有所感应的跟着醒来。

    “贝爷爷,你最近还好吗?”望着贝老,周博心中千百句想说的话,最后都化为了一句问候,然而这句问候里承载了他这些天以来所有的想念,关心和盼望。

    “好,好,哈哈哈……”贝老感觉到其心意,开心的笑道,“你也不错,没让我失望,从你内敛的眼神中看得出来,这些天没有偷懒。”

    “贝爷爷的要求都是为了我好,我怎么会不照办呢。”

    “刚回来就又跟我频上了是吧。”面对周博的马屁,贝老乐呵呵的道。

    周博看到贝老高兴的样子,心里有种家的感觉,暖暖的幸福着。

    贝老拉开架子,边开始打太极边道:“这段时间在军区过的如何呀?”

    听到贝老的问话,本想借机说出张任之事的他,突然停下不由自主跟着打的太极动作,郁闷的道:“我说老头,你能不能教我点更实用的招式呀,怎么老是打这二十四式太极。就因为你没教我厉害的招式才让在军区遇险,险些死翘翘。”

    贝老听得此话,也停了下来,装作很认真的上下大量着对方,笑呵呵的道:“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好?我哪里好了,我都受伤了,如果不是闪的快,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不会如此完整。”周博有些夸大的道,他很享受这种被关心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爷爷奶奶的关心,那是一种家的温暖,他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都快要淡忘了。

    因为,一场灾难让他失去了所有亲人,包括父母兄弟。在其心里无比在意的便是他的父母和弟弟,不准许任何人说他们的不是,失去的才会更加珍惜呀。

    从那场灾难之后,周博从多情公子变成了拼命三郎,为了朋友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他失去了太多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朋友,所以才会不惜一切保护身边的人。【零↑九△小↓說△網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离开了那个小县城。如果他不离开,朋友们便会有危险,为了朋友他只好独自来d市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同样也是因为厌倦了以前的生活,打算在新的环境平静的重新开始,毕竟长大了,想的事情也多了。不在像以前那样只知道用蛮力用性命保护所珍惜的人,结果换来的却是背叛。

    “受伤,真的吗,哪?我看看。”贝老听到受伤,嬉笑消失了,认真的关心道。

    感觉到贝老发自内心的担忧,周博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没事啦,我闪的快只是受了点小伤。”

    “不行,那也得让我看看确认没问题才行。”贝老有些命令的道。

    周博无奈,只好脱掉一只袖子露出了肩膀上一条青痕,那是被张任指尖扫到所造成的,不知为何,一直没好,反而越来越严重。

    这处伤他都没敢告诉温情,怕她又胡思乱想,瞎担心。

    贝老检查了一下,突然有些凝重的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的伤起码是五阶以上高手气力外放所伤,你怎么会遇见此等气修者,而且还与其交手?”

    “是那个张任,就是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个我撞到的人。”边说着周博打算将衣服穿上。

    “原来是他,我不是告诉你不要招惹他们吗。你先别穿衣服。”贝老有些责怪的道,同时阻止了他穿衣服。

    周博刚想解释,这时贝老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飞刀。之所以说飞刀是因为,贝老拿出的这把刀太小了,只有中指长短,一寸宽。其中刀柄占了三分之一长,刀身的长度便显的更短了。

    贝老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刀柄对周博道:“把上衣脱下来,盘膝坐在地上。”

    周博搞不通对方要干什么,不过还是照做了。

    走到周博身边,贝老这才道:“你的伤是被气力外放所所致,这种伤会有对方气力残留于伤口处,很难痊愈。本来只要将对方气力逼出体外便不会碍事,但残留在你体内的气力已经时间太长,再想逼出来很是不易,所以我打算用放血的方式,帮你疗伤。”

    “啊,哦,放吧,我血多的是,放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周博故作无所谓的道。

    贝老笑笑未再言语,捏起小刀在青痕一端戳了个小洞,而后将食指放在青痕另一端,使用气力慢慢把青痕里的淤血通过小洞逼了出来。【零↑九△小↓說△網由于伤口不是很大,周博用手帕纸擦掉血迹,便无大碍。穿上衣服他又抱怨着:“气力外放也太厉害了点吧,打了人不说,连疗伤都还得放血。”

    “还抱怨啥!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幸好对方并未真正的使用气力外放,只是外泄的一点气力而已,不然可不会只是於痕这么简单,很可能是一条起码半寸深的口子。”贝老边擦去小刀上的血迹边道。

    “真有那么厉害,那我怎样才可以气力外放呀?”周博想入非非的道。

    “你呀,远着呢,即便五介气修者也只能在指尖放出一寸长气劲而已,你以为气力外放那么容易呀,那是相当消耗气的。”

    “那放出气劲最长是多长呀?”听到贝老说五阶才只能放出一寸,周博不由的好奇道。

    “既然你有此一问,那我便跟你说说气力外放吧。气力外放只有达到五阶修为后才可以做到,刚已经说过,五阶气修者只能在指尖放出一寸长气劲。而六阶气修者可以全手指释放气力,指尖的气劲长度可以达到三寸,七阶强者才可以全手掌放出气力形成手刀,手刀长度可达到离指尖五寸长,八阶强者更是可以身体任意部分放出一寸厚的气劲,指尖放出气力可达七寸。”

    “那九阶呢?”

    “九阶强者都可以用不死战神来形容了,他们可以全身同时放出一寸厚的气,就好像穿上了一件由气形成的无比严密战衣一般,要想伤到他们必须先攻破其气甲,而他们外放的气甲即使狙击枪都无法攻破。指尖外放气劲的长度甚至可以达到九寸,可以想象有多强悍了吧。”贝老一脸向往的道。

    周博撇了撇嘴,感觉好像是在听武侠小说,离自己太遥远了。“贝老头,那你是几阶高手呀?”

    有时周博更喜欢喊贝老为‘贝老头’,尤其是耍嘴皮子的时候。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的。”贝老推脱道。

    “哼,不说算了。?”周博故作生气的道。

    贝老笑笑也不在意:“好了,还是说说你是怎么惹上那个张任的吧,根据他不小心溢出气力伤你的程度,可以推断已经达到了五阶顶峰,随时可能突破到六阶。”

    周博将自己两次跟踪张任和金眼的经过仔仔细细的告诉了贝老,后者听后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你是说哪个叫金眼的眼睛可以发出紫光?”贝老严肃的道。

    “恩,我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错。而且当他看向我时,便感觉完全暴露了身形,并觉得连灵魂都暴露在他面前了。”周博有一丝后怕的道,他并未说金眼用眼睛攻击的事,是因不想暴漏身上的天神泪,对于弟弟的遗物,他无比看重,甚至胜过自己的命,所以不想让他人知道,即便是贝老。

    自从那次天神泪自发的挡住紫光后,他也用心研究过,但毫无收获。

    “那他们现在还学校吗?”

    “这个我便不知道了,从那天交手后,便再也没见到过。”

    “以后如果遇见他们,千万不要再动手,这两人不是你能对付的,尤其是那个金眼。到时第一时间联系我便是?”贝老慎重的道。

    “哦,知道了。那个金眼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呀,难道是传说中的特异功能?”

    “对,是特异功能,但不是传说。这个世界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那不代表都是传说。好了,详细的以后我再告诉你,我得先回去了,你自己再练会吧,以后我会教你真正的贝氏太极拳,你有空多去一下你们学校的图书馆,那里会有你想要的东西。”

    周博本想告诉贝老自己已经修炼到了二阶,小小炫耀一下,但还没等他说,贝老转身急匆匆的走了,让身后的人一阵郁闷。

    贝老的别墅里

    “李老,上次我让你查体育学院出现气修者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怎么也没回报过?”贝老坐在沙发上对旁边的管家李老问道。

    “老爷,我们只查到他叫张任,和一个叫金眼的一同从浙江考入体院,但在浙江却完全查不到他们活动过的踪迹,我估计信息是假的,甚至连名字都是假的,想进一步调查,才没汇报。后来,他们去了军区,我们没办法下手再查。昨天,军训的学生才回来,但他二人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不见了踪影。我们正在尽力调查他们去向,虽然还没多少进展,但从种种迹象来看,很有可能便是冲着太神图来的。”李老解释道。

    “他们是张家派来的。我曾和你说过的那个周博在军区与他们交过手,经他描述,那个叫张任的用的是张氏太极拳,而另一人金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美国天眼情报组织的紫眼刹心。”贝老心有余悸的道。

    “紫眼刹心,真的是他?”听到紫眼刹心这个名字,李老的脸色变了变,说话的声音都微带了些颤抖。

    “恩,周博曾亲眼看到过他的双眼发出紫光,而且据他所说,当时的情况来看,很可能他正利用紫光透心眼的透视异能寻找太神图的位置。”贝老分析道。

    “可是紫眼刹心是天眼组织中的王牌人物,张家如何能请的动他出马?”李老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估计张家和天眼组织达成了某种协议吧,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掌握其一举一动。有了紫眼的帮助,他们很可能已找到太神图的位置,估计近期便会动手。有紫眼在,他们可不会像我们一样等到太神图被运走的途中在下手。”贝老吩咐道。

    “是,我马上去办,但是那个紫眼刹心……”李老有些担心的道。

    “到时我会亲自对付他,小心一点应该还是可以应付的,你尽快查出他们的动向便是。绝对不能让太神图落到张家人手里。还有,派人密切注意张家的动静。”贝老也有些忌讳这个紫眼刹心,但是还没到他应付不了的地步。

    “是,我马上去办。”应了一声,李老急匆匆走出别墅。

    当天周博便去了图书馆,他很想知道贝老所说自己想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这还是第一次来图书馆,进来后到先给了他不小的惊讶,没想到学校不大图书馆却是不小,六层环形楼宇,中间假山鱼池,红鲤鱼四处游荡,别有一番风味。

    图书馆还能有什么,除了书还是书,可是周博对书不是很感兴趣,这便让他有些搞不懂贝老的用意了。

    馆中,一个身影漫无目的的寻找着,从一楼找到二楼,再从二楼找到三楼,都不曾见他停下脚步,寻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直到走到五楼一个角落。

    那里放着两个陈旧的大书架,满满的全是关于各种武术的书,他这才明白贝老所指是何物。此中不仅有各派别的南北武术,甚至还有一整套气功修炼方法,只是其修炼方法太肤浅了些,周博粗略浏览便放下了。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些招式武术,什么拳法呀,腿法呀,身法呀都让其爱不释手。

    他还找到了第一天来成都所遇帅哥老大用的劈挂掌掌法,另外什么永春,八极拳,少林拳,八卦七十二路暗腿等等一堆。

    从此,周博有了泡图书馆的习惯,习惯的楼层,习惯的角落,习惯的无人会问津的书籍。

    第二天周末,温情放假,热恋中的两人约会是难免的事。

    情缘湖畔,周博和温情相互拉着手边走边说着情话,很是浪漫惬意。

    人们常说,不怕越到麻烦的事就怕遇到麻烦的人,两人浪漫的情路便被突然冒出的麻烦人截断了,拦路的两人周博还很熟悉。

    “真是冤家路窄呀,你们想要干什么?”认出拦住自己的是第一天来成都时遇到的抢匪,寸头男和那潮男阿黄,周博有些意外的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