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直到九点半,连长才命令大家回去洗漱睡觉。

    又是一天的早晨,周博来到昨天打坐的地方,看着手里碧绿色的竹笛,回想起昨天那个漂亮女兵,无奈一叹。

    “不知道今天她还会不会来。”想到他自己对人家做的事,心中很是自责。

    将笛子重新挂在棵树上,转身面东开始打坐。

    周博挥去心中女兵的身影,慢慢的忘掉周围一切,进入了太极练气第三境界。

    感觉到天地之气随其呼吸进入体内,又扩散到身体的各部分,周博第一次清清楚楚的进行了内视。本来昨天便体会到了内视,只因当时在宿舍怕被人发现,总要留一丝心神感觉着周围情况,并未好好的了解。此时无人打扰,他才敢完全将精神沉寂于体内好好查看。

    随着天地之气扩散,首先看到的是密密麻麻有如苍穹中星斗一般的无数穴位,随后是将这些穴位连接于一起粗细不一的经脉,有些经脉细小的只能微微猜测到其存在,却看不到,穴位也一样,有些只是能感觉到,但是内视不到,而且位置都是模糊的。

    这些天地之气并未停留,一直扩散出皮肤回到天地之中。而在通过穴位时有一部分会被其吸收掉。这种吸收持续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而后才转为吸收一些在吐出少量,有如呼吸一般有节奏的吸吐,那些被穴位吐出的气随天地之气的扩散一起回到了空间之中。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穴位停止“呼吸”,稍微酝酿了一下,突然从中爆发出大量的精纯天地之气,这些天地之气顺着经脉向丹田汇集,和昨天激发出穴位中的气一样,全部汇集到了丹田,在丹田中旋转一周,突然又按汇聚时各个经脉的分量反冲了回去。

    其反冲比之汇集时速度更快,冲击力更强。周博感觉全身经脉都快被撕裂了,幸好气经过经脉时会留下一部分融入经脉中进行修复,否则可真要受重伤了。

    当这些气又冲回穴位时,周博全身一阵抽搐,各个穴位带来的疼痛险些让他痛昏过去,但他却坚持住了,一直内视观察着体内情况,心里不但不悲观反而窃喜,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经脉和穴位比之以前坚韧了许多。

    贝老曾跟他说过,当体内的杂质排出干净后,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气修者,但因为人体的经脉早已退化,承受不住太多气的力量,才要长时间打坐,让穴位慢慢吸收天地之气,来强化经脉和穴位。

    只有经脉和穴位够坚韧才能用出更强大的气力,如果经脉强度不够,而用出超出它所能承受极限的气力,经脉便会被震断,穴位也有可能会被震碎,那就得不偿失了。至于一个人储存气的多少,那就要看这个人丹田的容量了。

    一开始丹田的容量都很小,成为真正的气修者后,可以通过意念在丹田中形成气旋,以此来吸收从肺向体外散发而过的天地之气,在通过气旋的旋转对这些气进行提纯,将杂气甩出丹田,排出体外。而随着气的不断增多气旋会扩大,从而将丹田撑大,使之能储存更多的气。但是丹田的储蓄量和经脉穴位是同步的,因为丹田也属于穴位,一个可以储存气的特殊穴位,只有身体各个穴位和经脉都强化以后,它才能再次被撑大,但如果只是气被消耗了,可以运转气旋快速恢复。

    周博窃喜的原因是,他寻找到了可以不用被穴位每天吸收一定量气而无法长久修炼的方法。前文书我们说过,每个人每天修炼时间都是有限的,因为穴位吸收的气有限,穴位吸收了这些气需要慢慢增加经脉的强度,吸收多了也没用,长时间修炼只会事倍功半。

    而刚才周博体内发生的来回冲击,虽然有些痛苦,但却迅速的提升了经脉和穴位的强度,使之可以继续修炼,当修炼到丹田内的气和经脉强度同步之时,再进行此种来回冲击,以增加经脉强度。如此反复不就可以一直修炼提升自己的修为了吗?不用再等穴位慢慢增加经脉强度了,也许连贝老都不知道这种方法,能不让他为之兴奋吗。

    然而之所以会出现此种情况并非偶然,是一些巧合的串联形成的。

    首先,昨天两次激发出穴位里的气,使其穴位中的气有了外溢惯性,也就是比别人容易爆发出来。其二,周博服用了火蝎玉蟾丹后,体内的杂质已基本清理干净,成了一位气修者,只是他不知道,还一直都没去试着在丹田凝结气旋修炼丹田。

    正因此,使的穴位和经脉的强度与丹田强度差距拉大。此种不同步促使穴位自主的爆发出气来提升丹田容量。但因为全身穴位同时爆发出的气强度太大,完全超出了丹田的容纳极限,才使得那些气又反冲了回来。

    还有一点是,经脉的强度大于丹田,才会在冲击中不会被震断或受伤,而丹田却不怕这种冲击,不然周博早便死翘翘了。

    认真分析后,周博明白了一切原由,和来回冲击所需要的几个条件并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即使现在的他想再来一次都难以办到。

    周博总结了一下,出现来回冲击,有两种情况,一,自发性的,如刚才一样,但这需要一个前提,丹田与经脉穴位的修炼强度不同步。二,人为性的,如昨天早上受惩罚时,达到极限出现气的情况,但也有可能气被消耗掉。还有一种方法是,接住外力让丹田储存超量的气,先冲击穴位后引发冲击。

    当然这些都还是理论,具体如何还有待他验证。

    一直思考着这些事,但其修炼并未中断,丹田也渐渐凝结出了气团,并缓缓变大。

    当气旋达到饱和状态时,周博惊讶的发现气旋中出现了一条旋纹,第二条旋纹也隐约将要出现。按贝老所说,每条旋纹是一阶的话,他已经到了一阶顶峰,随时有可能进入二阶。

    周博之所以有如么快的提升,一是火蝎玉蟾丹的功效,二是来回冲击有如醍醐灌顶般,将他硬拉到了此高度。

    修炼完成,当他退出内视状态后,突然感觉到身边有人,心中不由暗怪自己太不小心了,完全沉寂在修炼中未留心神注意周围。

    想归想身体却没闲着,眼睛都还没睁开,人已迅速弹身跳到一边,摆出了防御姿势。

    在一旁较有兴趣看着周博盘膝静坐的漂亮女兵被他突然举动吓的急忙后退,也摆出防御姿势道:“你想干什么?”

    看到是昨天那个漂亮女兵,他这才松了口气,同时也觉得有些太敏感了,放下护在身前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原来是你呀,吓我一跳。”

    “你才吓我一跳呢,刚才在干什么?”漂亮女兵同样放下护头的手道。

    “我没干什么呀,坐坐而已。”周博怎么可能告诉她自己在修炼,就算告诉她,她也未必会信,没准还会把他当成是神经病。

    “鬼才信,我问你,昨天我的笛子是不是你拿了?”漂亮女兵也没在此问题上过多追问,直接问起了她的笛子。

    周博赶紧回头看向那颗挂笛子的花树,花树还在,笛子却不在了。

    “不用看了,在这呢。”女兵见周博寻找笛子,慢慢从身后拿出道。

    今天漂亮女兵并未穿军服,而是穿着一条带有超宽浅色腰带的紧身牛仔,上身浅色带帽卫衣,拉链只拉到一半,露出里面黑色低方领背心儿,长长的柔顺头发故意偏梳在一边,让柔丝正好顺着左肩垂在胸前。少了昨天的英姿飒爽,却多了一份清纯可爱。

    “哦,那个,昨天我怕放在这会丢,便拿回去了。对于昨天的事,我很是抱歉,对不起。”周博略带羞涩又歉意的道。

    “不许提昨天的事,以后对谁都不许提。”漂亮女兵刁蛮的命令道。

    “好,好,好,我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提的。”周博本就理亏也懒得计较她的态度。

    “要我原谅你也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昨天打败我用的是什么招式?”漂亮女兵一副大小姐的样子。

    “也没什么,其实只是太极中的一招搂膝拗步,我并非有意那样做的。”周博很不好意思的道,心里还暗加了一句,那真的不是抓奶手。

    “停,你还说。”漂亮女兵微微有些脸红。

    “是你要问的。”

    “我问的是上一招,不是这个。”

    “哦,早说吗。上一招也是太极,叫做左下势独立,只不过被我稍稍改动了一下。”

    “都是太极招式!我还以为太极是没事人打着玩的呢,没想到打起架来,那么潇洒、厉害。你能教我吗?”漂亮女兵一脸渴望的道。

    “我叫周博,还不知道小姐芳名呢?”周博并未回答她,而是先问起了名字。

    “我叫苏可儿,你教不教吗?”苏可儿见他不够爽快,又表现出了一些刁蛮。

    “教,我可以教你打太极,你能不能也教我吹笛子呀,我很喜欢笛子,只是一直没机会学。而且你的笛音真的很好听,有如仙音,人间都难得几回闻。”虽说周博歌唱的不是很好,但他的音乐感还是很不错的,只因很少唱才唱不好。

    “这个没问题,但是能不能学会就是你自己的事了。”苏可儿推脱着责任。

    “好,那我们开始吧,太极很慢,你在一旁跟着我学就好,多打几遍自然就会了。”边说周博边开步,弓腰塌背,准备打太极。

    苏可儿也不说话,在其侧后方跟着学。

    “太极注重的不是力量,而是用力方法,招式要缓稳圆滑,柔而有力,似轻而重,出手时瞬间发力利用寸劲制敌于未然。并善于以四两拨千斤,用巧破其力,借力打力。”周博边练边讲着太极的精髓。

    “哦,知道了。那个周博,我可以这样叫你吧?”周博恩了一声。

    苏可儿接着道,“你是哪个连队的?”

    “我是前天才到这军训的学生。”

    “哦,原来是大学生呀,”苏可儿有些失落。

    自从经历了昨天的事后,苏可儿满脑子都是对方的影子,周博还是她第一个有那样身体接触的男性,虽然当时有些轻浮,但他那有些玩世不恭的语气和潇洒的动作,总是不经意间触动苏可儿的心灵,让她既喜欢又恨。

    当今天看到周博安静打坐的时候,苏可儿的心有些痴迷了,她觉得后者静坐时的样子非常帅,透漏着一种仙风道骨的气质。

    其实这是由于修炼时从身体里向外散发的天地之气所造成的。

    而现在听到周博说是军训的大学生,想到过几天便要离开,苏可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即将失去时,心里的失落感证实了她的在意。

    “你呢?难道这里还有女兵部队,还是……你也是来军训的?”

    “都不是,我属于军乐团。”

    “哦”

    ……

    接下来,一个教一个学,时间在不经意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两人停止打太极,苏可儿开始教他吹笛子。

    看似简单的事情,当真的去做时,才发现在别人手里随意吹出动听旋律的笛子,到了他手里却是毫无声响,不过这并未使他放弃。

    苏可儿见对方始终坚持也只好认真的教,渐渐的周博摸到了一些窍门,但那已是将尽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快要七点时,周博不得不告辞,回去晨练,虽然他已经和孟教官成为兄弟,但也不能总是破坏规矩,不然连长也会很难办的。

    一天的训练又开始了,还是一样的内容一样的规矩,只是要求更加严格,训练更加有素。第一天的新鲜感没有了,梦想成为军人的兴趣也减弱了,都在勉强控制着性子,去努力遵守着规定和教官们要求。

    这批新生并没有哪个身体扛不住,都是体育生,身体素质甚至比有些教官都还要好。训练虽然累,并不是他们所不能忍受的,他们最忍受不了的是不能随意乱动。大家都是体育爱好者,好动已深入了每个人的思想,突然间完全被限制,难免会受不了。

    经过两天的训练,大家基本已经掌握了作为一名军人应有的素质,了解了作为一个军人的基本规矩。所以,连长宣布了几项让所有人觉得好玩又头疼的事情。

    一,从今晚开始,从晚上十点到明早六点要轮流站夜岗,两人一组,两个小时一轮换,连队一共一百多人基本轮换完军训也就该结束了。

    二,半夜随时可能打紧急集合,当听到紧急集合命令时,必须在三分钟之内穿好衣服,系好武装带,带好帽子,并按教官教过的方法和标准,打好自己的背包,跑到集合场地集合报道,进行紧急行军。而后便要背着自己的被子,也就是打好的背包,还有一把不轻的步枪进行负重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