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想到此,周博心里一阵惊颤,背生凉气。

    孟教官还真慢慢的转到了他身后,伸手推他的后背。

    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力道,周博暗叫糟糕。

    当孟教官正要将周博推倒之时,在其身后不远处的吴青少说话了。

    “报告教官,我想上厕所。”

    吴青少之所以有此举动,是为了解救周博,但孟教官根本没搭理他,抬手还是义无反顾的推去。

    后者没动,也同第一人一般直直的倒了下去,并不是他不防备,正相反他已有所打算。

    他想在接触地面的瞬间再用双手撑地缓冲,此等技巧在上高中时他便玩过,只是现在双臂酸软有些使不出力,但未必一点用都没有。如此即使摔,摔的应该不会太重,借着受伤,他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去休息了。随便再装严重些,没准还可以到医院躺着休息,不用再受此煎熬,还总要提心吊胆的防着小眼睛。然而,一切并未按照他所设想的发展。

    孟教官同样在他倒到一半之时将其接住了,并顺势贴近其耳边小声道:“不必担心,以后我不会再为难你了。”

    周博为之一愣,不明白他唱的这是哪一出。

    孟教官将他扶起来,随后,大声道:“刚才这两位同学表现的很好,现在我特许他们到一旁休息,以后凡是表现好的,都可以休息。”

    听到孟教官的话所有人心中一喜,各个来了精神,一个比一比站的直,而周博却又是一愣,惊讶又难以理解的看向他。

    孟教官冲其微微一笑,并未在多言,转身走开了。

    周博眼珠转动,在人群中寻找到连长的身影,看到他同样微笑的点点头,其心中了然,肯定是连长和孟教官说了些什么,才使后者完全改变了态度。

    走到一旁坐下,身体一放松他才明白自己有多疲劳,两条手臂肌肉不住的微微颤抖,酸痛难忍,使他对梦教官更是感激。

    揉着手臂寻找到在人群中不断纠正着学员动作的孟教官,突然感觉他人还是很不错的,就像连长说的一样,并非一个不讲理的人。

    这时孟教官走到吴青少面前轻声道:“你还尿急吗?”

    吴青少因误会他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报告教官,不急了。”

    孟教官拍了一下他的双肩,会心一笑,走向别处。

    书中代言,其实孟教官早便注意到了周博的不对劲儿,同样明白他能撑到现在已很是不容易。

    之前,连长跟他说了对方和白洛只间的恩怨后,他便已猜道了事情大概,也因此对于早上的惩罚,感到很是过意不去,很想做些补偿。

    作为教官,他又不能利用职权直接让其去休息,只好想出了此等方法。一是想借此让他去休息,二也是想试试此人是不是像连长说的那样,具有顽强的军人意志。

    结果很让他满意,周博没有反抗,作为一个军人不但要屈强还要深刻明白一点,完全服从命令。

    这两点他都做到了。

    其后来,周博在连长和孟教官的双重关照下,混过了一上午。

    吃过午饭

    连长和孟教官把周博叫了出去,来到连区篮球场,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席地而坐。

    “周博呀,是我要连长找你出来的,我很想听你仔细说说和白洛之间的事,还有孟皓,你也应该见过吧,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孟教官问道。

    而后,周博又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编。

    孟教官听后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我可以以我的人格保证,没有半点虚假。”周博严肃的道。

    “对不起,是我没弄清真相,就对你进行报复,我郑重向你道歉。”孟教官真诚的道。

    “呃……这不怪你,其实我还得感谢你呢。但不知,你为什么帮他们呢?”

    周博心存疑惑,不明白孟教官为什么突然向自己道歉,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误会。另外说‘该感谢他’到是真的。如果不是他,周博也不可能如此之快的便能感觉到气,并进入太极练气第三境界。

    “其实我是孟皓的堂哥,孟涛。”

    “啊,你是孟皓的堂哥?”周博这才了然。

    “恩,我之所以向你报复是因为,孟皓昨天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个叫周博的人打了他,打的还很重,要我找出此人好好帮他出气。并说是你们惹事先动手的,所以我才……,没想到事情并非此。”孟涛有些惭愧的道。

    “这怪不得你,最让人可气的是那个白洛,都是他,才使的我们有了冲突,不过你放心,我们并未动过手,你弟弟更没受到任何伤害。”

    “哦,那就好。谢谢你,我这个弟弟本来是个很听话的乖孩子,可不知为什么上了大学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有对不住的地方还请多担待,”孟涛歉意的道。

    “涛哥,你这是说哪的话,太见外了。其实你弟弟并不坏,我对他的影响还是很不错的,为人义气忠厚,他帮那个白洛肯定有不得已的原因,我回学校后会查清楚,看能不能帮帮他。”

    周博感觉到了孟涛的真诚,才有心去管孟皓的事。

    “那我先谢谢你了,不过能帮就帮,帮不了就算了,别为难自己,更不要惹到那个白洛。”

    “我已经和白洛成仇人了,就算不去惹他,他也会来找我麻烦的。涛哥,你是不是知道白洛的背景?”

    “这个,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听孟皓说,好像是市局一大官的儿子,至于是什么官家公子就不知道了。”

    “哦,原来如此,难怪会如此嚣张。涛哥,你放心,我有分寸,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这一点,我绝对相信,孟涛,你就放心吧,周博做事绝不会莽撞,别看他被你欺负什么都不表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他是没出手,等他报复你的时候,估计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早上我找你谈时,一开始只是有意无意的套你话和你闲聊,直到后来,知道你报复周博只是为了给弟弟出气时,我才表明来意,把真相告诉你。这其实都是他特意嘱咐的,他是怕我在不了解情况之下被卷进来。周博做事周密的很,更重朋友,绝对值得深交。”

    韩蒙拉开话匣子把周博大肆赞扬了一番,其实也是他的真心话,他确实很欣赏对方。

    “蒙哥,你就别埋汰我了,我哪有那么多的心机,我只是在尽力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避免受到伤害而已。”

    “周博,在我们面前就不需要那些虚的了,我看的出来,你是个做大事的人。只有学会忍,能控制住自己情绪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一个人如果想成就一番事业绝对不能让情绪控制自己的思想。我相信你,更相信自己的眼光。”孟涛很认真的道。

    “承蒙蒙哥和涛哥看的起,不如你我三人就此成为好兄弟,以后一起开创一番属于我们的天地,如何?”周博有意结二人。

    “好,我交你这个兄弟。”韩蒙伸出手道。

    “我也是。”孟涛同样伸出手搭在韩蒙的手上。

    周博看着两人,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感动,也伸出手搭在两人手上道:“两位的恩情,我周博今生绝不会忘,今日成为兄弟,他日两位哥哥如有难,知会我一声,无论我是否能帮得上忙,无论我身在何处,都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周博,说严重了,好像桃园三结义似的了,我们既然有缘在此相遇,又性格相投,能成为兄弟不只是你一人的幸运,是我们每个人的运气,有些人即使相处一生也未必会成为兄弟,有些人第一次见面便会被彼此折服。我们就是后一种人,以后的路谁也不敢断言会如何,但有我的就有兄弟们的。”韩蒙把另一只手再叠上道。

    “对,因为是兄弟,所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孟涛说完后,三人真诚的互相看看,同时大喊了一声“兄弟”,四手同起而后甩落。

    “没想到,今日误会会结交两位兄弟,真让人痛快呀。不过我们也不能聊太久,周博早上被整惨了,得趁午休时间赶紧恢复一下,好应付下午的训练。我和孟涛不能总是给你方便,其他教官会有意见的。”韩蒙看着周博略有些达拉的肩膀道。

    孟涛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话道:“周博呀,早上的事……”

    “涛哥,不要说了,这不怪你,其实我还得感激你,至于为什么,请恕兄弟现在不方便说,因为我答应过一个人,有些事不能透漏出去,等我回去和那人请示后在告诉你们。”周博歉意的道。

    “既然是兄弟就不必说这些,你不说肯定是有难处,只要不怪我把你整成这样,我心里舒服多了。”孟涛不在意的道。

    “好了,我们回去吧。”说着韩蒙站起身来。

    回到宿舍,周博回想着这半天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暗暗感叹人生充满了精彩和变数,永远猜不到下一刻会是怎样的剧情,突如其来意外又会创造什么样的结局。

    一觉醒来,周博的状态好了不少。

    两点准时进行训练,这次他没再利用关系开小差,而是完完全全的坚持了下来。

    站军姿,踢正步,齐步走,原体转体,跑步走,行进间转法等等不断的变换练习,渐渐的累了,麻木了,机械了,一个下午也就这样过去了。

    当到了晚饭时,周博才第一次体会到,为什么温情会说军区的饭不够吃,累了一天,每个人都消耗了大量体力,急需要补充能量。中午还不是很明显,到了晚上完全表现了出来,即便是军队的饭菜不是很好吃,已饿的咕噜直叫的人,根本不去品尝是什么滋味,狼吞虎咽,完全是在抢。

    没办法,虽然饭菜不少,但与忽然变大的食量来比便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不抢着吃挨饿的只能是自己。

    晚上,连长特意将连队的大音响搬了出来,篮球场灯全开,大家盘膝而坐,自告奋勇表演才艺。跳舞的跳舞,唱歌的唱歌,算是举办了一个小型欢迎会。

    欢迎会才开始不久,在连长和孟教官的不断鼓动下,周博这个全连都已经人尽皆知的“名人”也不得不登台了。

    周博稍做回想,觉得自己还是唱歌比较好,其他才艺基本没怎么接触过,歌虽然只带两音,也还勉强可以吼两嗓子。

    选了一首在高中毕业会上唱过的歌曲《再回首》。稍微调整了一下状态,清了清嗓子,轻唱而出。

    “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曾经与你有的梦今后要向谁诉说再回首背影已远走再回首泪眼朦胧……………………”

    今天和连长、孟教官成为兄弟,使她想起了远在家乡的那帮哥们儿,才选择唱这首歌。结果,唱的每个人都心情低落,有的甚至眼眸中都泛出了一丝泪光。

    此首歌让所有人都回想起了那些前不久才告别的朋友们,想到当时那依依不舍的离别,想到了那些曾经的过往,一起生活了三年时间的点点滴滴,那些兄弟姐妹情意,离别的伤感,离别后的怀念,在周博这首歌的指引下全部再次涌现出来,经不住潸然泪下。

    虽然歌唱的不是很好,却是在用心唱,用感情唱。一幅幅幸福的,开心的,苦恼的,同甘共苦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一张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庞在眼前浮现,周博的眼睛也湿润了。

    曾经在田径场一起奋斗,因提高零点一秒的成绩而欢呼,曾经为了班里一个同学不惜与社会势力拼命,结果打的头破血流,还坐下来与兄弟无所谓的喝酒。曾经为了一个女孩兄弟之间争得面红耳赤,好几天不说话。曾经经济危机,两个人吸一个烟头。曾经……太多的苦辣酸甜,太多的喜怒哀乐,让他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在做什么,只想把自己现在所有的思念,不舍和无奈都表达出来,通过歌声来表达,通过歌词来诉说。

    一曲终了,整个篮球场陷入了一片寂静,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思都回到了高中时代,回到了自己那帮死党身边。

    有人还在偷偷的抹着眼泪,谁说刚强的男人不会哭,军队中的硬汉流泪时才更深情,只是为了国家他们只好隐藏,只好暂时放下,突然一首贴近心声的歌,让这些整天板着脸的教官也想起了远方的家,想起了亲人,甚至想起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和那些发小。

    最后还是连长打破了沉闷的气氛,鼓起掌来,随后掌声连成一片,有些人轻叹了口气,有些人不留痕迹的抹去眼角不小心溢出泪,又欢闹了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