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此时的小眼睛教官再看向周博的眼神只剩下了佩服,但一想到别人交代他的事,暗暗咬了咬牙道:“起来,马上进行晨练。”

    这时连长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小声道:“算了吧,你已经把他整的够惨了,难道非要整到医院吗,他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小眼睛教官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周博,眼神复杂,摇了摇头没再坚持,转身走开了。

    “出来两个人把他抬进宿舍休息,其于人准备晨练。”连长见小眼睛教官走开,转头道。

    王汉和周晓杨赶紧跑出来,将周博架回了宿舍。

    于此同时,新生像是看自己最崇拜的偶像一样目送着周博离开,甚至还有人想冲上去要签名,不过在连长严厉的目光下忍住了。

    “周哥,你怎么样,没事吧?”周晓杨关心道。

    “没事,只是脱力而已,休息会儿就好。”周博有气无力的道。

    王汉看着周博一句话都不说,眼神中的关心却丝毫不弱,同时还带着更深的佩服,更坚定了他为其马首是瞻的决心。

    “汉哥,没事,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容易倒下的。”虽然王汉没说一句话,但后者知道他才是最关心自己的人。

    王汉点点头道:“我一定不会让那个小子好过的,找机会给你报仇。”

    “汉哥,别冲动,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我自有打算,你先不要插手此事,需要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周博还是不想让王汉卷进来。

    “还有我,还有我。周哥,今天你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三百个呀,怎么做到的?我想想都觉的恐怖,你居然完成了,真叫人不敢相信。”周晓杨一脸崇拜的道。

    “这个以后我在慢慢告诉你们,现在赶紧去晨练吧,不然那个小眼睛再拿你们开刷,大家可就都惨了。”周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周晓杨,同时也没力气再说太多话,只好找借口推脱道。

    “那好吧,我们出去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待两人走后,周博艰难的盘膝坐好,趁没人,进入了打坐状态。

    今天消耗太大了,体力透支,储存于穴位中的气也被消耗一空,不打坐恢复一下,万一那个小眼睛教官在使什么坏可便应付不过来了。

    虽然身体累的要死,却使他很快进入了打坐状态,呼吸平稳下来,慢慢的天地之气随着呼吸进入肺,再散发到周身。并能清楚的感觉到了各处穴位像是几天没吃东西一样疯狂的吸收着周围流过来的气。

    没想到,小眼睛教官的惩罚反而成就了他,让他激发出了隐藏在穴位中的气,从而使其达到了内视的境界,也就是太极练气的第三境界,意气相合。

    周博感觉自己吸收气的速度比之以前快了许多,但其穴位并未像贝老说的那样,一边吸收一边再吐出一部分,而是完全的吸收,也并未用于清除身体里的杂质。其原因是,他穴位里太过于空虚了,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打坐近半个小时后,他停了下来,不是已经修炼完毕,而是怕万一有人回来,发现了不好解释。

    这半个小时,他丹田里还是未感觉到气的存在,但其穴位好像已经吸收够了,人也精神了,虽然身体还很是疲劳,但已恢复了行动能力,只是,两条手臂涨的厉害,用不出力气。

    时间不长,王汉他们跑了进来,接下来难免是一番关心问候。紧跟着,又冲进来一些其他同学,则完全是对周博的无比崇拜,并追问着其原因,后者只好胡编乱造来回答他们的好奇心。过好一会儿,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渐渐散了,抓紧时间去洗漱准备开饭。

    周博艰难的洗了一把脸,人感觉清爽了很多,但已经湿透的衣服又冷又潮,还黏糊糊的让他很是不舒服,又没第二套迷彩服可换,换其他衣服那是万万不能的,这是触犯军规相当于触犯军令,和军规对着干,那便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

    但愿周博不会感冒吧。

    一阵急促的哨声,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的军容,带好餐具小跑着来到集合场地。

    周博随着人流出来,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军姿,等待着连长宣布开饭。

    当连长看到周博时微笑着向其点了点头,别有深意。后者也同样以微笑回应,毕竟最后是连长帮了他,才能得以休息,因此他对这个连长很有好感。

    连长对周博友好,是处于对他的佩服。这佩服不只是因为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三百个俯卧撑,他更佩服其顽强不屈宁死不低头的倔强劲,作为一个军人这样的倔强劲是必须的。

    一分钟不到,所有人都整齐的站在了连长和几名教官面前,连长看到整洁的军容,比上次快了几倍的速度,微微一笑,很是满意。

    并因此又多看了周博一眼,那意思谁都明了:这都是你的功劳呀,杀鸡儆猴的作用果然不小。只不过扮演的后者是那只鸡,而不是手握刀的屠夫。

    在所有教官的带领下,一个个新兵蛋‘子吊着五音不全的嗓子吼完一首基本上一个调的《团结就是力量》后,连长才宣布以排为单位取饭菜。

    昨天还可以自由吃饭,今天便完全成了军事化管理,饭前都要唱歌。

    当周博看到早饭时,他终于明白什么才是正宗版的旺仔小馒头了,馒头能做到如此之小,也不容易呀。

    周博是北方人几乎天天和馒头打交道,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只比大母手指粗一点长一点的馒头,此种馒头别说一口一个,一口四个都不会难以下咽。

    不过还好的是,并没有限制数量,但一堆分配下来平均一人也就只有七八个,当早饭勉强可以。

    在教练的监视下,像囚犯一样吃完饭后,周博坐在床边刚准备休息一下,连长从自己的物品箱里拿出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迷彩服递到他面前,道。“换上吧,穿着你这套已经湿透的衣服会着凉的。”

    发现是连长,周博有些慌乱的站起来,连长却摆摆手道:“别那么拘束,放松点,私下我们还是可以成为朋友的,先换衣服吧。”

    周博站着没动,并未接那套衣服,道:“连长,不用了,我没事的。”

    突然,连长脸一沉,严肃的道:“换上,这是命令,我可不想我带的兵第一天便出现病号。”

    虽然他用命令来要求自己,但周博知道这是连长的关心,感激的看了一眼连长,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有机会一定报答他,随后不再坚持,迅速的换下了自己那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迷彩服。

    “你和那个孟教官有什么过节吗?”连长坐在周博的床边问道。

    “你说的是那个小眼睛教官吧,应该没什么过节,我并不认识他。”穿好衣服后他也坐下来道。

    “那他干嘛整你?平时这人还是很不错的,上一批军训的人他可没整过谁。”

    “这个……”周博有些犹豫。

    “怎么,有难言之隐?今天看到你完成那三百个俯卧撑,我很是佩服,能让我佩服的人很少,你虽然不是第一个,但也绝对是我最佩服一个。当时,我发现你有两次达到了身体极限,却又硬凭着倔强的意志激发出了身体潜力,这种意志实在难得,你如果当兵的话肯定能进特种兵部队。我平生最喜欢结交向你这样的硬汉子,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我想我这个连长还是能帮你不少忙的,起码,在军训期间可以避免再被人欺负。”连长看着周博真诚的道。

    “承蒙连长看的起,我又怎么会拒绝呢,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其实我也不敢确定,只是猜测可能和学校的事情有关。”

    “哦,难道你才到学校就惹到了什么人?”

    “连长……”

    “别老是连长,连长的叫,我叫韩蒙,私下叫我名字就好。”

    “那我叫你蒙哥吧。”

    “恩,也好,说说你的猜测是怎么回事吧?”

    “蒙哥,在我说之前我希望你能先答应我一件事。”周博郑重的道。

    “保密吗?你放心,作为一名军人,保密是绝对可以做到的。”韩蒙严肃的道。

    “不是这个,保密道不必,我要你答应的是,如果遇到你惹不起承担不了的事,不要把自己也陷进来。”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你觉得我贪生怕死?”韩蒙有些生气的道。

    “蒙哥,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才到四川,对一切都还很陌生,对于结怨的那人背景如何一点都不了解,但我总感觉不是那么简单,所以在不明对方底细之时,只能忍。仗要打,但没把握的仗,不能打。”

    韩蒙低头略微一考虑道:“恩,你说的也有道理,但如果他们欺人太甚的话,我可不会袖手旁观。你还是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是这样的……”周博把他和白洛这间的矛盾,以及与温情的关系,另带着温情的猜测都告诉了韩蒙。

    “原来如此,情敌之战呀。”韩蒙有些调笑的道。

    “蒙哥见笑了。”周博脸上有些许无奈的囧样。

    “你认为孟教官是白洛找的要报复你的人?”

    “恩,除了他,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在军队里找我麻烦。”其实周博还想到一人可能会报复他,这个人是贝贝。但贝贝是武术世家应该不会和军队有什么关系。而且贝老曾说过他讨厌警察,那应该也不会喜欢军队,因此才排除了贝贝的可能性。

    在偷听温情说情话时,曾说过担心白洛会在军队报复他,温情既然这么说,那说明白洛在军队里有报复他的能力,这正是周博一开始便怀疑白洛的原因。

    “这件事,你放心吧,我会找孟教官好好谈谈。平时我和他接触也不少,相信他不会是不讲道理的人。”

    “别,蒙哥,你还是先不要卷进来为好,万一他们知道你在帮我,对你也进行报复,会影响你在军队发展的。”周博担心道。

    韩蒙听周博这么一说,有些犹豫了,万一他们的后台太硬,上级会因此事而对他有什么看法的话,还真就麻烦了。但是他又不甘心就此看着不管,很想帮周博一把。

    “这样吧,我一会儿找个机会先和他闲聊探探口风,并不表露出自己的立场,如此他们就不会针对我了。”

    “恩,也好,那就麻烦你了,我也很想弄明白到底是不是白洛在报复我。不过,你千万要小心别把自己也卷进来。”

    “恩,你放心吧。好了,你休息一会儿吧,等会儿可就要进行正式训练了。”

    “知道了,连长。”周博一副接受命令的样子喊道,随即变成了嬉笑。

    韩蒙笑笑也没说什么,起身离开了。

    正式训练第一项就是站军姿。

    “抬头,挺胸,收腹,臀部夹‘紧”

    一个个刚开始很是兴奋干劲儿十足的新兵蛋’子,还没过十分钟便受不了,不是这痒就是那儿不舒服,总想动动身子,扭扭屁股。

    但是几个教官的眼睛是雪亮的,看谁稍有松懈便是严厉的怒吼,同时不断纠正着每个人的动作,想偷懒的人也只能强忍着那颗不安的心。

    最难受的人其实是周博,早上被那个孟教官整的疲劳到极点,虽然休息了一段时间,但疲累可不是那么好恢复的,刚开始他还有些庆幸不用大耗体力,可一站才知道要想保持着那些抬头挺胸的标准要求,身体一直要处于紧张状态,本就疲惫的肌肉在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可不是他的体格能吃得消的了,尤其是双臂,在不住的颤抖。

    他度日如年的咬牙苦苦坚持,尽量让自己的大脑去想温柔的温情,以便忘记身体各部分传来的抗议。

    然,便在此时,那个小眼睛孟教官走到了周博前面不远处,站到一位军姿很标准的人身后,用手轻轻推其后背。

    那人受力不稳,向前倒去,然,其姿势一点都未变,仍保持着标准军姿,直挺挺的向下倒。

    小眼睛孟教官迅速前跨一步,手臂前揽,接住了他倒下去的身体,将其扶回原位,然后对其他人喊道:“看到没有,这才叫站军姿,就算有人从背后把你推倒,摔在地上砸出的坑,也得是军姿的摸样。”

    没有人回话,也不准许他们说话,但每个人心里都在嘀咕:大哥,这可是水泥地,能砸出坑来吗?如果真摔下去,军姿模样的坑砸不出来,脸肯定能摔的和地面一样平。

    小眼睛孟教官说完后,溜溜达达的走到周博身边。

    后者心里暗暗叫苦:他不会是想把我也推倒吧,难道刚是在故意演示给我看,有意告诉我,遇到被推倒的情况应该怎样做。而后,在把我也推倒,却不接或假装没接住,那我岂不是要摔的很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