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1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本来想给自己醒来创造个理由,没想到却让她给误会了。他想坐起来解释,可发现自己还被绑着,苦笑了一下道:“我没事了,你的药跟仙药一样灵,我已经完全好了,而且比以前还要好,你是不是可以把我给放开啦。”

    此时,温情也已从其脉象中感觉到了他的状况,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但当听到要她放了他时,突然神秘的一笑道:“我可以放了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周博心中暗想:小丫头片子,还和我谈条件,小心我不要你,看你去找谁当男朋友。但想到温情为了他而偷药,嘴上怎么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出口的是:“说吧,不管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

    “第一,今天我给你吃药的事不能告诉任何人。”

    “好,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不过那到底是什么药呀,如此神奇?”周博好奇的问。

    “你也不许问。”温情直接回绝道。

    “好,我不问,那第二是什么呀?”

    “第二是,以后不能总是和别人打架。”

    “这个不行,别人打我,我总不能站着挨打不还手吧。”

    “这个……好吧,但你不能主动去招惹别人,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而且一定要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温情一条条规定道。

    听着温情出于关心的要求,周博心里暖暖的。“恩,我都听你的,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你放心吧。”

    “至于第三吗……我还没想好,以后想好了在告诉你。”

    “没想好,我也答应你,现在可以放了我了吧?”

    “恩”

    周博的思绪从温情那飘回,暗暗猜测着后者的身份,火蝎玉蟾丹,传说中可以瞬间让人痊愈的仙丹呀,她是怎么拿道的?看来温情的背景肯定和贝老他们一样都属于武林中人。

    周晓杨看着一直望着窗外发呆的周博,几次想说话忍都住了,这时,他实在憋不住了,问道:“周哥,周哥,你和那个温情美女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后者回过神来,收回目光看向周晓杨。

    周晓杨一脸期待的等着他的回答。

    “什么?”周博看了周晓杨好一会儿,结果迷茫的说出了两个差点让他跳车的字。

    “得,周哥,看你红光满面,却没什么精神,肯定是温情把你榨干了,你要是困的话就睡会儿吧,到军区还远着呢。”周晓杨看着他迷茫的精神状态,强忍下自己的好奇心道。

    周博迷迷糊糊的恩了一声真的靠着窗户睡着了,经历了极痛和极痒的双重折磨,他的精神早便熬不住了,一直强打着精神。现在坐在车上摇摇晃晃的,精神再一放松睡意马上侵蚀了他大脑,如果不是周晓杨一直不停放大说话,他早想去见周公了,即使周晓杨跟他说话他心思都一直在迷迷糊糊想温情的事情。

    然而此时没人注意他,如果有人去留意他呼吸的话,会发现其呼吸是那么的平稳、自然、顺畅。

    周博无意识的进入了修炼状态,按理说他现在没打坐,是不会进入修炼状态的,追其根源都是温情那颗火蝎玉蟾丹的原因,虽然当时周博吸收了大部分药力,但还是有一部分药力残留在了他的体内。

    本来,当时如果他能马上修炼的话就会将这部分药力用于排除体内杂质,从而大大的提高修为,但他刚进入状态就被电话吵醒了,结果浪费了大好机会,让残留于体内的药力一直无法消耗。此时在其睡着的情况下自发的推动了修炼状态,因为是药力自发推动的使得药力的消耗很快,只修炼了几分钟便消耗殆尽,但这几分钟也让他受益匪浅,体内的杂质清除了大半。

    当周晓杨叫醒周博时车子已经进入了军区,后者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通过窗口向外观瞧,却是发现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使劲揉了揉眼睛才明白原来是在下雨。

    突如其来的雨把大家来军区的热情全都冲淡了,车子也只好将他们送到了军区车库,在那里下车先休息避雨,等雨停了在安排连队和吃住问题。

    这一等,直到天黑雨才停。

    四人被分到了十一连,当见到他们的教练时,周博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因为当连长点到他时,有位小眼睛大脸庞布满凶气的教练一直瞪着他,周博心里暗暗加了小心,这人可能是白洛安排来报复他的也说不定。

    出乎周博意料的是,那个小眼睛教官在分配宿舍时并未分到他们宿舍,和他们一起住的正是连长。

    在军训期间每一个宿舍都要住一名教官干事。

    今天可能会是在军区最轻松的一天,各个领导训完话,交代一下注意事项,提几点规定,剩下的便是自由时间。

    四人处于好奇和来到军队的兴奋,到处溜达着,当然只限于一个很小的范围,并且有一个地方是绝对不能去的,这是刚才连长特别交代过的。

    那个地方是连区东边的火箭营所在地,里面都是二炮武器,中长距离导弹,至于有没有核弹就不知道了。

    此军区是一个炮兵营,当看到那只能在电视中才能瞻仰到的一门门大炮时,他们失望了。原本心目中的印象它们是那么的神武,可到了跟前亲眼见到时才知道,也就那样,和小孩子玩的玩具没多少区别,就是大了点,一样的简陋,看一眼便能知道该怎么操作,以前总以为它很神秘,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

    当然并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最少周博是有收获的,他在连区东边发现了一片小树林,今早和贝老分手的时,贝老特意嘱咐:到了军区也要坚持每天打太极,这样才能早日成为一名气修者。对于贝老的话他一直铭记在心,四处晃悠时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地方。

    这片小树林很安静,而且离连区近,正合适他打太极,稍微看了一下便决定了明天到这里练功。

    第二天,周博五点钟起床,穿着迷彩服便到了那片小树林,当他走进来后发现,这片小树林不但安静还很芳香,虽然不算大,却有着各式各样的树,尤其是开满花的树,有好多种,只是他却一个都叫不出名字,这些树在北方基本上是没有的,不知道名字也是难免的,而后,找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他开始面东打坐。

    由于火蝎玉蟾丹的原因使其体内的杂质清除了很多,因此穴位不知不觉中吸收了大量天地能量,打坐的时间自然长了一点,直到

    六点多才被一阵轻灵悦耳的笛声唤醒。

    睁开眼睛随笛声寻腻,只见一位身穿军装,英姿飒爽的女兵正在左后方对着一棵花树吹奏着动听的笛声。

    在周博的位置只能看到一张侧脸,但那英俊白净的脸旁和长长的乌黑马尾辫配合着合身的军装,整个人的气质都让他为之着迷,深深叹服。

    有人说过,当女人穿上军装的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最伟大的服装设计师不是别人,正是军装的设计者。

    男人穿上军装表现出来的是神勇,而女人穿上军装流露出的是气质,当仁不让无比自信的气质,有自信的女人才是最美的,难道便是出自于此吗?

    周博缓缓起身,但他并没动,站在女兵身后静静的听着,直到一曲终了,方才不由自主的拍手道:“好动听的笛声,好优美的英姿,好迷人的景色,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诗情画意笛伴曲。”

    在笛声停止时,周博胸前的水滴形吊坠突然微微的跳动了一下,随后便失去了动静,他只当是错觉,并未太在意。

    女兵放下笛子回头看向周博,在其回头的那一瞬间,后者的心又狠狠的震惊了,都说美人回眸一笑可倾城,却不知女兵回眸一望即可倾国。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不知道这是我的地盘吗?”都说越漂亮的女人越冰冷,一点都不假,美女都有清高的本性,拒人于千里之外。

    本来周博很想回答漂亮女兵前两个问题,但是当听到她第三个问题时,其心中原本完美的形象,瞬间有了缺口。这个女兵也太霸道了,直接将此地划分为了她的地盘,你以为是菜市场呀,这可是军区。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是你的地盘,你应该在这立个牌子,上面如此写:‘此地已经被本人莫莫非法占有,如要进入此地请出示非法通行证。’如此我就知道是你的底盘了,放心,到时我绝对不会再进入,因为我没有非法通行证。”周博听到漂亮女兵不友好的问话,很来气的道。

    “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试试。”漂亮女兵转过身指着周博愤怒的道。

    瞬间,女兵在其心中那完美的气质完全被打碎了,本来一个很漂亮可爱的女兵,却没想到会是如此刁蛮的性格。难道美女都喜欢以自己为中心,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宠着她们?

    刚见夏月时是这样,后来的贝贝更是如此,现在这个漂亮女兵也是一样,只有温柔可爱的温情与众不同,无形中让周博对温情的感情又深了一些,想到温情他心里美滋滋的暗想: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虽然还没确立关系,但也没必要再讨好其他女人。

    因此嘿嘿一笑道:“你让我说我就说呀,那也太没个性了,我就是不说你能把我怎么地?”

    “你……你……。”漂亮女兵气的身子不住的颤抖,指着周博“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我怎么了我?本人很好,谢谢关心。”周博指着自己笑嘻嘻的道。

    漂亮女兵狠狠的瞪着这个侵犯自己地盘的家伙,深吸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侧身,将笛子挂到树枝上,也不说话,一步步向周博走来。

    那是一个碧绿色的竹笛,笛子的尾端还挂着可爱的熊猫挂件,她就是利用那个挂件将笛子挂在树枝上的。

    “怎么?说不过便要动手了吗?不过我可不想欺负一个女人,你如果实在想发泄的话,后面有棵树,你对它狂踢吧,放心不会有人看见的。”周博今天是和她对上了,并想把她气走,那以后他便可以安心的在此练太极了。

    “混蛋,我一定会让你为你的所作所为后悔的。”漂亮女兵是真怒了,脚下一颠,先是一个军体拳护头姿势,随后一记直拳奔周博面门而来。

    对此,后者微微一笑,不在意的伸出手,在拳头离鼻尖只有一拳距离时,抓住了对方手腕。

    然,此次他有些轻敌了,女兵的力量可不在他这个连新兵蛋’子都不算的人之下,甚至还有过之无不及,白净的拳头并未因为被抓住而停止,直到即将贴住对方鼻尖之时才被周博勉强化解掉其前冲之势,好些自大没阴沟里翻船。

    就在周博还在暗自庆幸没出丑时,漂亮女兵被抓住的手迅速回拉。

    前者哪肯放手,但由不得他,女兵脚下马步扎实,左手贴着右手臂穿上,将周博攥住她手腕的手硬是拨开,脱困而出的右手,旋即,迅速从左小臂上方出拳,直打在对方胸膛上。

    “碰”

    一声闷响,周博倒退了两大步才站稳。

    摸着胸口,周博暗自庆幸温情已将他的内伤治好,并使其抗击打能力比正常人强悍了一倍,才能在这女兵一记直拳之下没受什么伤,同时暗怪自己太托大轻敌了。

    “小子,知道本姑娘厉害了吧,乖乖的向本姑娘道歉,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女兵得意的道。

    周博故作潇洒的拍拍胸前衣服道:“就这么点力量,你在挠痒痒吗?”

    “你……不可原谅。”漂亮女兵看到周博轻蔑的举动咬牙切齿的道。不等他在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迅速侵身,抬膝顶对方肚子。

    有了上次经验,周博可不敢在小视女兵,赶紧向后跳开。

    女兵的膝盖落空后顺势抬高,脚尖弹出直奔对方喉咙。

    这要是真被踢到的话,是有可能丧命的。

    周博没想到漂亮女兵会如此狠毒,让他心中升起了一团怒火,脚下提溜一转闪开要命的一腿,左拳顺势攻出,直奔女兵面门,出手也是不留情。

    女兵面对其反击,不慌不忙,迅速出左手扣住其手腕,顺势向自己左侧拉,攻出去的右腿收回并向右前方跨出一步,右臂内曲用小臂砸向对手的左肘部。

    周博的左手被其扣住了手腕,无法收回,要是真被砸中肘关节,稍微不慎可就要报废了。没时间去暗骂女兵的狠毒,右脚向女兵左脚位置迅速前跨一步,借助两人距离的缩短,左臂下弯,以肘部顶在了对方胸膛之上。

    而女兵的右小臂未能砸中其手肘,却砸在了他的肩膀上,两人一触既分,各自后退两步拉开距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