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温情像个小妻子一样的命令让周博心里感觉有股幸福的味道,不断的乖乖点头。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有病人来看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周博暗暗的告诉自己,等军训回来一定找温情好好聊聊,不能辜负对方的一片情意,和一个比自己大的女孩交往也没什么,只是让其有点不解的是,难道温情和夏月一样都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从夏月看到云浪的那一刻开始便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就算云浪再怎么冰冷都没用。温情和周博也没见过几面,但是每次见面,温情所表现出来的情意都会越来越明显。

    夏月说大学追女孩的方式和高中是完全不一样的,难道大学的女孩都喜欢一见钟情?都喜欢倒追?周博不解的摇摇头,不再去想到底为什么,经历了贝贝的事情后他的心已经累了,也许单纯温柔的温情才是最适合他的吧。

    回到宿舍,当那三个人知道可爱的小药包是温情送的时,一个个用头撞着墙问候苍天,为什么待遇的差距就这么大呢?折磨完自己,吴青少和周晓杨一致宣布周博不能独享,这个小药包大家都可以使用。最后还来了一个投票表决,就连一向站在周博这边的王汉也避开他的目光慢慢的举起了手,支持周晓杨他们的建议。

    又是一天的早上,周博睁开眼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都快看半个小时了,还没起床。他不知道该不该去公园,他怕贝贝也会去,他实在不想再见到她,但又不想因为贝贝的事而影响和贝老的关系。

    贝老是他的救命恩人,一直对他很不错,还打算把自己的一身功夫传给他,周博实在不忍心去伤一个老人的心,无奈的叹了口气,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决定还是去公园,就当昨天的事没发生过,统统忘掉。

    直到五点半他才来到公园,让他感到高兴而又有些失落的是,贝贝没来。高兴是因为不用费脑子去想该怎么面对,失落是因为还幻想着贝贝能给他一个解释,来否认掉心中那个蛇蝎心肠的贝贝。

    然而,贝贝没来,让周博猜不透是因为她怕被揭穿,还是因为不屑于再见到他,脑子不停的胡思乱想,身体却已经走到贝老旁边盘膝进入了打坐状态。

    今天贝老和周博都好像有意回避着些什么,没有多说话,一个教一个学,七点时便各自回去了,不知道心里都打的什么主意。

    下午,所有新生都整装待发,周晓杨,王汉和吴青少提着行李焦急的等待着,因为周博去和温情道别去了,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再不回来,辅导员可要拿他们三个开涮了。

    “来了,来了。”突然周晓杨喊道。

    “总算是回来了,这两人肯定只顾着亲亲我我把时间都忘了,还不让我们去,重色轻友。”吴青少郁闷的道。

    “不好意思,有点事耽误了一下,。”周博歉意的道。

    “是有事耽误了,看的出来,脸都是红的。”周晓杨看着周博微红的脸道,其实周博脸红是有原因的,但绝不是周晓杨想的那些原因。

    “先上车吧,马上就要出发了,有话车上再说。”王汉提醒道。

    几人赶紧跟着队伍上了车。

    坐好后,周晓杨突然凑过来道:“周哥,你们都干什么了呀,是不是给了你一个长长吻别呀?一直吻到海枯石烂时间都忘了。”听到周晓杨的问话,后排的王汉和吴青少也都把耳朵凑了过来。

    “没有,她又不是我女朋友呢,你们都想哪去了。”周博嘴上说着,心思却回到了见到温情的那一刻。

    “切,谁信呀。”……

    “温情,我来了。”周博走进温情的办公室道。

    “周博,坐,什么时候去军区呀?”温情抬起头道。

    “一会儿就走,我过来和你说一声,嘿嘿”周博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温情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起身将房门关上,还反锁了。

    周博有些纳闷儿,心里一阵胡思乱想。

    随后,温情走回来,从抽屉里边拿东西,边指着旁边的医疗床道:“躺那儿。”

    周博听到温情的话,看着她的举动,心跳开始加速,脑子里不健康的想法怎么也控制不住,慢慢的走到床前躺下,闭着眼睛不去看温情,耳朵却直直的竖着,想听清她所有的举动。

    感觉到温情走了过来,他脸颊开始微微发烫,但是接下来温情的举动却让他有些吃惊了。

    温情从抽屉里拿出来的不是他物,正是罪犯最喜欢用的强力胶带,而后,慢慢走近周博。

    “刺啦”

    胶带撕开,周博听到声音,条件反射性的睁开眼睛,正看到温情用胶带将自己固定在床上,那一刻,他心里冒出了一个很龌龊的想法:难道温情还好这一口?

    他并没有动,也没好意思问,直觉告诉他温情不会害他,就像相信王汉一样相信她,而后,索性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用强力胶带将周博整个身子、手脚都牢牢固定在床上后,温情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个有些古老的小盒子。

    感觉到对方的举动,周博睁开眼睛,看到前者手中古董一般的红黑色小盒子,疑惑道:“你拿的是什么东西呀?”

    “这是火蝎玉蟾丹。”边说着温情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白玉为基,中间静躺着一颗糖丸大小的火青色丹药。

    “这……这是中药?”周博看到那和修真小说里一样的丹药不确定的问道。

    “你不用管它是什么药,总之它可以很快治好你的内伤就是了。”温情显然不想解释太多。

    “哦,你是打算让我吃了它?那也不用把我绑起来吧。”

    “这颗药虽然可以马上治好你的内伤,但因药性太猛烈,服用后会有点痒,有点痛,所以我才把你绑起来,不过很快会好的,你坚持一下就没事了。”温情的洋葱玉指捏起那颗丹药道。

    看着温情将那颗什么火蝎玉蟾丹慢慢递向自己嘴边,再想到这颗丹药的名字,周博有些郁闷的暗想:不会是用蝎子和蟾蜍炼制的吧,这东西能吃吗?我不就是受了点内伤吗,即使不治疗,修养几天慢慢也会好的,没必要吃这个东西吧。

    “能不吃吗?我的伤应该不是很严重。”周博看着那颗火青色的药丸有些怕怕的道。

    “不行,我好不容易才给你弄到的,怎么能不吃呢。”说完温情掰开周博的嘴巴将药丸塞了进去。

    药丸入口,并没有想象中的苦涩,也没有什么异味儿,反而感觉清爽的像是在吃绿箭口香糖一样。入口即化,此时在想吐出来已无能为力,只好一伸脖子咽了下去。

    当丹药到了肚子里,可不再像刚才那般清爽,反而有如一团火开始向周身扩散,很快就蔓延到了全身,整个身体像要燃烧起来一样通红。

    此时,周博已有一个感觉,热,除了热还是热,身体有如在冒火,五脏六腑都好像在燃烧。

    燥热顷刻后,正在周博纳闷儿怎么没有温情所说的痛和痒时,一阵灼伤的痛从身体每一个细胞传来,内脏更仿佛要被融化了一般,在一点点缩小剔除着一些东西,这让他的内伤不但没好,反而更加严重。

    他很想问温情:你不会是拿错药了吧?但是一阵阵从身体各部位传来的痛让他根本开不了口。身体虽然不像内脏那般严重,但也同样经历着和内脏一样的状况,浓缩,去杂。

    看着全身通红,痛的咬牙切齿不断挣扎的周博,温情眼神中满是担忧之色,紧紧握着被强力胶带固定住的手,好像能感觉到对方的痛苦一般,身体随着通红手的颤抖而颤抖。

    对于温情的情绪,周博是完全感觉不到了,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达到了崩溃的边缘,而就在他即将昏死过去之时,一股冰爽的气流从肚子里散发出来,所过之处像是遇到雨后清风一样,瞬间驱赶了那份火热,被烧伤的内脏也在这股气流的滋润下恢复着,只是这种恢复伴随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奇痒,那是发自内脏的痒,想挠又够不到,让他有种想把内脏掏出来的冲动,幸好温情把他绑了起来,不然周博真有可能控制不住而自残。

    慢慢这股气流流遍全身,再也感觉不到刚才的火热,清流滋润着每一个细胞,慢慢被其尽数吸收,细胞好像获得了重生,少了许多杂质。周博意外的发现这火蝎玉蟾丹有些许洗髓的作用,如此一来就可以尽快修炼出气力了。

    让他总算为刚才忍受的极痛和现在忍受的极痒找到了点心理安慰,然而,受益最大的并非身体,而是内脏,经过火蝎玉蟾丹的炼化和修复,他的内伤不但好了,内脏比之以前更加结实强健,此时就算再被罗令摔的话也不会轻易受伤了,当然他还能不能摔的到已经是个问题了。

    随着时间流逝,周博身体里的痒慢慢减弱,到后来变成了有如一只温柔的小手在抚摸,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而后闭上眼睛,美美的睡着了,其身体却进入了太极意境当中。

    听到周博发出的古怪声音,温情俏脸瞬间通红,盈盈欲滴,但也因此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

    她当然知道周博的伤并不是很严重,即使不治疗也会慢慢康复,但是她怕,怕白洛再次下手,利用军区的关系对周博不利。到时因为与人动手使伤势再次加重可就麻烦了,因此温情才非要他服下火蝎玉蟾丹,在短时间内将伤势治好,可以说是用心良苦呀。

    看着经历一场痛苦之后熟睡过去的他,温情情不自禁的伸出白净的小手温柔的抚摸着那张清秀脸颊,囔囔自语道:

    “第一次见你时,你就受了一身的伤,可是却一点都不在意,还大肆的吹自己怎么和歹徒搏斗,当时我觉得你就是那个打不到的小战士。后来你又和白洛发生冲突,当时的眼神真的好可怕,但是同样让我好高兴,看得出你不怕他,即使再强的敌人,你也不会轻易屈服,并且聪明多谋,不轻易让自己吃亏,本来我还有些犹豫,但那一刻你的眼神让我下定了决心,选择你。

    你知道吗?我是多么想在大学期间好好谈一次恋爱,可是那个白洛总是对亲近我的男生进行报复,弄的全校的男生都不敢和我走的太近,甚至连话都不敢跟我说,我却一点都不喜欢他。

    曾经也有几个新生想讨好我,结果被白洛吓跑了,只有你和那个云浪,一点都不吃白洛那一套,但是那个云浪太冷傲了,我不喜欢,而你幽默又可爱,和你在一起总是很开心,虽然比我小了一点,但是我不介意的。

    昨天发现你有内伤时,我真的好心疼,我知道肯定是白洛干的,你不说是不想让我内疚吧。那一刻我好怕,我怕你也会因为白洛而离开我,我怕即使你到了军区他也不会放过你,怕你再次受伤。

    为了你我特意跑回家,给你偷了这颗火蝎玉蟾丹,哎,也不知道他们发现是我偷了会怎么处置我,但一切都不重要了,能看到你好起来,能这样看着你静静的熟睡,我觉得一切都值得,唯一遗憾的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

    我好想你能喜欢我,但又有些怕你会喜欢上我,到时白洛肯定不会准许我们两个在一起。他将会对你不择手段,我不想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可是又真的好想和你谈恋爱,我都还没谈过恋爱呢,都不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感觉,看到别人都一对一对的,好羡慕。都是那个白洛,如果没有他多好呀……”

    温情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堆情话,而闭着眼睛的周博基本上都听到了,并不是他一开始便是装睡,而是刚舒服的进入梦乡就被口袋里的手机震醒了。

    也凑巧,在周博来到医院时正好有人给他打电话被一个护士听到,提醒他开了震动。

    醒来的周博正听见温情的话,他没打断,继续听了下去。听着对方的情意,他有马上将其抱在怀里的冲动,但是想到温情说白洛可能会在军区报复他,又忍住了。并不是他怕白洛,而是他想看看这个白洛到底有什么手段,他怕现在和温情确立关系,到时白洛报复不到他会向温情动手,所以等到军训回来在表白自己的心意也为时不晚。

    电话第二次震了起来。周博知道可能要出发了,周晓杨他们在崔自己,时间一不准他再继续听下去,虽然意犹未尽,但也不能让全班学生等他一人呀,那样辅导员会不高兴的,他不高兴自己可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周博假咳两声,慢慢睁开了眼睛,温情听到咳嗽声,把自己说的话忘到了一边,赶紧关心的道:“你没事吧?难道还没好。”说着摸向周博的手腕,为其把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