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后者急忙后退躲闪,他知道柔道都是些近身战术,让柔道高手近身是大忌,保持距离寻找机会出手才是王道。当罗令一蹬之力力竭时,周博抓住机会,猛踏地面止住后退,旋即,前冲一步跳起,一记鞭腿踢向罗令左肩,他并不是不想踢对方脑袋,只因罗令太高了,即使他的弹跳再好,也踢不到对方的头。

    鞭腿临近罗令不躲也不闪,嘴角反而露出一丝笑意,双手探出竟抓向周博的脚踝。

    罗令的举动让周博怀疑他是不是疯了,难道想要用双手硬接不成,这要是接不住的话,手腕都有可能被踢费掉,原本两人便没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打到伤残,因此周博下意识的减了两分力。

    结果,被罗令死死的扣住了脚脖子,不等其有所反应,罗令腰眼发力将他抡起半圈扔了出去。

    第三次飞人行动很荣幸的又落到了周博身上,幸运的是柔道馆的地面铺了一层运动垫,这一摔让他内脏一阵翻腾,但并未受外伤,可是总是如此摔的话,即使无外伤也已出现了严重的内伤。

    从地上爬起来,单手撑地半跪在地上,周博一时没起身,低着头在想些什么。

    罗令也未趁机动手,因为他也不好受,硬接下那计鞭腿震的他整个小臂都在发麻,一时恢复不过来,还在微微颤抖。

    周博脑子里一遍遍闪过之前那只小白猫落地的过程,后与自己当飞人的情形慢慢相重合,时间不长他眼睛缓缓睁开,微笑着站了起来。

    此时,周博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但也只是理论上成立,具体能不能行,他还没十足的把握,这便需要他亲自去验证了。

    “好样的,小子你有种再将我扔飞,我就不信了,我这么大一人会活活被你摔死。”周博气愤的对罗令吼道,他是在激罗令,让他只用扔摔这个方式战斗。

    果然罗令中计了。

    “老子能扔飞你一次就能扔飞你两次,三次,十次,一百次,老子只摔便能把你摔死。”罗令傲气的道。

    “好,那就再让我领教一下你怎么将我丢出去。”说着一步步走向罗令。

    罗令同样向周博谨慎而去。

    后者抢先出手,毫无花招一记直拳直奔罗令面门。

    罗令还是不躲不闪伸出左手抓向对方手腕。

    周博可不想这么轻易的便被他抓到,脚下迅速跟上一步,攻出的直拳向内弯变成用肘部砸击对方胸膛。

    周博的速度不可谓不快,罗令已是抓空,只得向左闪身避过这一肘,与此同时出右手探向对手软肋。

    回闪有招,变招有势,其势必功,可谓经验老道根基扎实,周博可不敢任其得逞,这地方无论是被打上一拳还是被抓住衣服,结果都不会好过,收右手出左手他遇抓住罗令的手腕。

    罗令的手腕是那么容易抓的吗?只见罗令嘴角上翘面露笑意,手腕向上一翻,反抓住了周博。

    暗叫一声不好,但已为时过晚,他抬右腿想踢开罗令的手。可对方好不容易才抓住哪肯轻易放开。

    只见罗令左腿前跨一步插进周博两腿中间,格挡住了他刚要抬起的腿,同时左手探出抓住其胸前的衣服,腰眼发力,从头顶将其向背后扔出。周博如愿以偿的又当了飞人。

    身在半空已是无处着力,然而周博并未慌张,只见他迅速将左手背向后腰,脑袋左偏,左肩跟着头带动身体一起左旋,腰眼顺势发力再带动腿跟着旋转,右臂维持平衡,当眼睛看到地面确定好位置后,左臂在腰间发力制动使身体停止旋转,同时双脚分开脚尖翘起准备着地,右臂屈曲在胸前以缓解下坠的力道。

    这便是刚才周博从那只猫身上想到的迅速调整身位安全落地的方式,但是因为是第一次使用,不是很熟练,在落地之时整个身体位置还没调整好,落地后经不住下坠的力道侧滚了出去,因身下是运动垫并未出现擦伤,可以说未受到一点伤害。

    再次单手撑地半跪在地上,周博心里暗自高兴,终于不用再被人摔来摔去了,如果再摔的话,可真的要扛不住了。

    由于是在猫身上学到的招式,周博便将此招称为了猫转法。

    罗令看到对手轻松的站起来心里有些犯嘀咕,这人还真经摔。

    周博可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正为自己以后不用再被摔高兴,情不自禁的喊道:“爽。再来。”

    一句话好些没把罗令气晕,这是哪门子事呀,自己费尽力气摔他,他还在那叫爽,当是按摩呀。他心里虽嘀咕这些嘴上却道:“他龟儿子的,我就不信摔不死你。”

    两人再次交手,周博这次心里有底了,不再畏惧罗令的擒拿摔扔,开始放开了打。

    罗令的柔道练的还真是如火纯情,各种招式层出不穷,周博和这种正规的武术高手交手才知道,自己那些三脚猫的招式在人家有章法的进攻防守面前,是多么的幼稚,完全被压制,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柔道六段真不是吹的,两人来回走了不到二十招,周博又被扔了出去,这次被扔的更高、更远、更快。

    罗令久攻不下也有些恼火了,用出了全力。

    同样的应对招式,周博身体在空中旋转,而后左手背在后腰,右手在胸前撑地和分开的两脚成三角形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没受一点伤。

    二话不说两人再次对上,周博又被扔出去了两次,都稳稳的落地,并渐渐摸清了罗令的各种招式,已经可以灵活应对,不在像刚开始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罗令发现摔已经对周博没有丝毫作用,停下手来算计着什么,顷刻后,忽然拍拍自己额头暗道:笨。

    废话无言,两人稍作喘息,又对战一处。周博依靠身体的灵活性绕着罗令团团转,尽量不让其近身抓到,而此同时寻找机会出手。

    对此使得罗令还真一时无从下手。

    时间不长,周博抓住罗令招式走空,重心不稳的机会,一拳直奔其胸膛。

    面对突如其来恰到好处的进攻,罗令来不及闪躲,其内心也未曾打算躲闪,结结实实的挨上这一拳,并趁机抓住了对方手腕。

    拳头正中目标,周博心中不喜反惊,这分明不是打在人身上而是打在一堵墙上,震得他手腕都微微发麻。而后,被罗令抓住,他却未惊慌,变拳为掌,再由掌变勾,指间直戳对方手腕脉门。

    罗令没想到周博还会这等怪招,其实这也是他临时应变出来的招式。但罗令可未曾有放手的意思,任由其勾尖点重脉门脱开,与此同时他趁机用另一只手再次抓住了周博的胸前衣领,马上一个迅速转身,后背紧贴住了对手胸膛。

    这次罗令并未将其扔出去,而是紧紧抓住直接一个过肩摔将他狠狠的摔在了脚下。

    罗令的全力一摔,即便下面是运动垫也好受不到哪去。

    这次周博是结结实实的用背落地,摔的他胃都快吐出来了,脑袋也迷糊,眼前直冒星星。但仅存的那份理智告诉他,如果就此放弃的话,那可便真完了,能否完整的走出柔道馆都很难说。

    情急之下,周博狠咬自己舌尖,钻心疼痛使其恢复了思考能力,眼睛转动间看清形势,迅速收腹用双膝盖狠撞罗令的头。

    罗令本还抓着周博胸前的衣服,无奈只好松开直起身子躲闪,一阵劲风从额前扫过,惊出了他一身冷汗。

    双膝未凑效,周博也不在意,他也没指望能就此伤到罗令,只是逼其松手而已。此时罗令虽然放开了他,但他仍在其脚下,并未脱离虎口,因此动作未停,双手在地面借力,以后背为轴将身子一转,双脚对准对手,一招兔子蹬鹰随即用出。

    罗令被周博层出不穷的怪招逼的毫无办法,只好再闪。周博不管自己的兔子蹬鹰有没有蹬到,赶紧趁机侧滚了出去,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要说周博哪方面的功夫最好,便数这倒地后的招式了,打架倒地是难免的事,一般倒地后会任人宰割,他也吃过不少亏,吃亏吃多了便练出了一套地躺的功夫。

    半跪在地上,单手撑地,这个“飞人”微喘着粗气,抓紧时间恢复隐隐作痛的内脏,此次摔的他已是出现了不轻的内伤,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可谓不严重,弄不好会内出血。

    想到此,周博暗自咬牙犹豫着什么。

    此时罗令也不好受,硬接下正打在胸口的一拳,可并非表面上那么轻松,即便是以他硬朗的身体,也是一阵气闷,胸口生疼。

    两人都不急着再动手,有意休息各自调整,一是因为受伤二是打了如此长的时间也有些累了。

    旁边两人观瞧着这一阵对抗,心中对周博已经刮目相看,不愧是贝贝所看重的人,果然不是随便任人捏拿的小虾米,骨子里硬的很。

    再次看了一眼门口,周博对贝贝已不再抱有幻想,这一切肯定是她的圈套,不然上个厕所不至于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如今他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此处,否则便真的要死翘翘了。

    想到这里,周博缓缓的道:“是不是我打败你,便可以离开?”

    “不只是打败我,还要打服我,用阴的我可不服,只要你把我打服了,任你离开。”罗令对周博也有些刮目相看了,现在的周博和刚开始交手时已然是两个层次,在战斗中他不断的提升着自己的实力和经验,此刻已可以和罗令以伤患伤,不会再一直处于下风没有还手的机会。

    “那你能代表他们也不对我动手吗?”周博指着其于二人道。

    “当然,我说的话他们不会不听,这个你放心。”

    “好,我相信你,那我们继续吧。”听到此话,周博心中踏实了一点,罗令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可以,不过,我可要出全力了,你要小心。”因为欣赏此时的罗令对周博的敌意已经降低了不少。

    “彼此彼此。”周博说完就弹身冲向罗令。

    罗令也不在废话,晃身准备迎战。

    冲到攻击范围,罗令刚欲出手,突然,对手在其眼前消失了。

    真的消失了吗?当然没有,周博此时是倒在了地上。厄,不是香蕉皮,是周博故意所为,他借助前冲的力道,倒地划身至罗令脚下,双腿插入罗令的马步之间,目的是发挥出他最拿手的地躺功夫。

    只见其右腿在穿过罗令两腿‘之间后,一点地,侧身,双手支撑地面,剪刀腿分开,右腿脚尖直点罗令腘窝处,也就是膝盖后面,左腿脚跟同时砸向罗令另一条腿的腘窝处,他想出其不意用剪刀腿将罗令踢翻。

    柔道高手下盘的稳固能力周博是知道的,他也明白进攻柔道高手的下盘是很不理智的行为,因此他才点地借力使身体抬高,攻击罗令软弱的腘窝处,即可迷惑对方又可进攻其弱点。

    罗令发现对手想攻其下盘时,嘴角微微泛起了一丝不屑,俯身一拳直奔周博面门,然而拳还未挥至,突然膝盖后面吃疼,两腿不自主的弯曲,向前跪倒,这一倒,罗令的整个屁股坐向周博,这要是被压住,可就再也没有翻身机会了。

    见形势不好,周博双手猛推地面,同时借助攻击罗令腿时的反作用力,使整个身子从罗令的胯下钻过,险之又险地避过了罗令的臀击。

    兵行险招的周博迅速翻身站起,探手在其背后扣住了对方的喉咙,深吸口气缓和了一下因震荡剧烈疼痛的内脏后,道“你输了”。

    罗令没动,保持着坐倒在地上的姿势道:“你知不知道你如此做有多危险,如果我收拢双腿用膝盖砸向你,你觉得你还能活吗?”

    周博苦笑道:“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你知道,还敢,难道就不怕我真的狠下杀手。”

    “我相信你不会,因为你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我赌的是你的人品和我看人的眼光,很明显,我赌赢了。”周博凑到罗令的耳边轻声道。

    “你觉得你用这种方法赢我,我会服吗?”

    周博并没有正面回答罗令的问题,而是轻声道:“其实,我们根本没必要打,这些都是别人的圈套,最后的赢家不是你也不会是我,而是贝贝,你别激动,听我慢慢说。”罗令听到周博说贝贝坏话便要翻脸。

    “好,你说,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解释,今天别想竖着离开。”可见贝贝在其心中的地位有多高,得罪美女的后果有多严重。

    “其实我并不是贝贝真正的男朋友,她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我今天不小心招惹了她,她想报复我,才把我带到你了这,借你的手来达到她报复的目的,我现在之所以还没放开你,就是做给她看的,方便我们说话,我敢断言她根本没去洗手间,而是在某个隐蔽的地方看着我们互相残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