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0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慢慢的他开始有意的调整呼吸节奏,力求做到平静自然,可是每次在呼和吸连接的地方都感觉不是很顺畅。有如开车一般,总要停下在启动才能倒回去,再停下再启动才能前进。难免会有一个停顿。并且要做到稳便要减缓速度,如此感觉呼吸又不再是一体,断开的衔接不起来,那种脱节的感觉让他感觉不爽,很不痛快,需要很细的控制来压制很耗费心神。

    周博不是一个死脑筋的人,而是一个很懒的人。这个懒不是说懒的不去做事,而是做事能用一分力解决,他决定不会用两分力的方法,所以一遇到很费力的事,他就会想方设法投机取巧。

    这次也不出意外,他便想找出能让呼吸没有停顿的方法,不用减速或只减很少的速度。

    然而,还未等他细想,耳边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周小子停下吧,”

    周博缓缓的睁开眼睛,呼吸转为了平时正常的呼吸。

    “好小子,不错,不错,第一天便能将轻沉缓稳四个字都拿捏的恰到好处,达到一心专于呼吸你还是第一个,练武的奇才呀。”老头很是开心。本来他只是欣赏周博不屈服和洒脱的性格,现在在老头眼里简直就是一块还未雕刻的玉,而老头却隐约已经看到了被自己雕刻后完美的作品,这一刻他决定把自己的真功夫传授他一些,至于能学到多少,那便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面对老头的赞赏周博只是傻笑,心底却暗道:心沉呼吸有那么难吗,我睡不着觉的时候,便无聊的感觉自己的呼吸,慢慢的就忘了身体外的一切,再慢慢的把呼吸也忘了,也就睡着了。都练了近十年了,做到那些什么轻沉缓稳简直小儿科。

    “今天打坐就到这里吧,真没想到你第一天便能完成太极练气的第一阶段-以意领气”老头还处在兴奋之中,说话都有点儿语无伦次。

    他是太意外了才会如此兴奋,如果再早几年遇到周博,老人家可能会直接收为弟子。

    周博却没什么感觉,一是他不了解练到这种程度有多难。二是他不知道如此呼吸有什么用处,更不清楚太极练气第一境界是什么东东。他也未急着问,如果老头想告诉他自然会说,如果老头不想告诉他,问也没用。隐隐约约他感到这可能和传说中的内功有什么关系,虽然他现在还不敢相信小说里的东西会真的存在。

    又或者是不健康的那种东西,不管是哪个都很机密,如果老头不想让他知道,是肯定不会说的,问也没有用,所以老头教什么他就学什么懒得问,一种直觉让他相信老头不会害他。

    随后老头又教周博打太极拳,是很简单的传统二十四式,但后者并不知情,他从没接触过太极,也不知太极拳都分哪些,老头在前边教他就在后面有一招没一招的跟着学。

    老头打了一遍后问道:“记住了吗?”

    听到老头的问话周博一愣,睁大眼睛道:“老头,你以为我是神仙呀,你打一遍我就能记住?我要是能有那么好的记忆力早考清华了,还用上这来吗。”

    虽然老头是长辈,但周博一直视他为那种可以敞开说话的忘年之交,因此言语中并未多少顾虑,而且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不是那种遮遮掩掩的人,心里什么情绪,怎么想的便怎么说,简单,直率。

    老头拍拍自己的脑袋,暗道是不是兴奋糊涂了,就算是天才也得一步一步的学呀,哪有一下子什么都学会的,神仙也做不到呀。虽然知道是自己的过失,老头可不会承认,他拍着自己的额头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样子道:“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笨呢,我说的记住,不是记住招式,是让你记住意境和感觉,当初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的时候是怎么教的?

    周博嘟嚷道:“直说嘛,干嘛跟和似的打哑语。”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当初张无忌看了三遍才完全忘了,我看了一遍就没记住多少,你在练两编估计我也就忘了,你练我继续看。”周博笑嘻嘻的道。

    “你小子少在那给我耍花招,偷懒呀,想的美。今天你要是学不会别想回去吃饭。”老头发现周博太油嘴滑舌了,说不过他,索性摆起了架子。

    自从看到老头那天的身手之后,周博早已佩服的五体投地,恨不得马上学到他的一身本事成为一代高手,因此对老头的要求反而是求之不得。

    老头又开始打太极,周博也不再多话,有模有样的跟着学。

    早上快八点时,老头才放周博走。

    此时,周博的动作虽然还是不怎么好看,但起码可以自己一人打完整套,动作了,学习速度还是很快的。

    告别老头回宿舍的路上,周博看到有不少人在陆陆续续的朝医院的方向走,是体检已经开始了。估计另三个人还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呢。

    昨天因为最后一个室友吴青少的到来,几人自然又少不了畅谈。都说男人之间话少,但是一旦说开了,便会吹的昏天暗地,没完没了,结果一直聊到深夜才意犹未尽的睡去。

    今天周博很早便起来了,按说应该很困才是,但在打坐之时,感觉好像时间很短,只是短暂的几分钟,又感觉很长,好像睡了很舒服的一夜。因此他反而精神好的很。

    周博回到宿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睡的跟死猪似的三个人拉起来。

    “干嘛呀,一大早的,觉都不让睡好。”说话的是周晓杨。

    “去体检了,再不去一会儿人多了就麻烦了。”

    “没事儿,在睡一哈。”吴青少无所谓的道。

    “真不去?那好吧,我自己去,不知道温情昨天有没有梦见我。”周博自顾自的说道。

    “等,等等,马上就好,等我一下。”周晓杨一听温情,动作比谁都快。王汉更是一句话不说,早已经把衣服穿好了,拿东西准备洗漱。

    吴青少看着这两个突然转性的活宝,满头雾水。“爪子哟?喂喂,小杨,怎么回事?”吴青少冒了句四川话,发现没人理他,又改口说变味的川普。

    吴青少是四个人中唯一一个四川人,来自峨眉山附近的一个小镇。

    “没事,吴少你继续睡。”周晓杨边起床边对吴青少道。

    周晓杨越是隐瞒越让后者好奇,他哪还睡的下去,边穿衣服边道:“你们肯定有什么好事蛮着我,想把我甩下。嘿嘿,想得美。”说完转头问王汉,“汉哥,是什么事呀,是不是有美女呀?”短暂的接触三个人都已经知道,王汉是最老实的人,所以吴青少才会问他。

    “诶呀,吴少,这还用问吗,你看他们俩个候急的样,难道还有除美女之外的东西能如此吸引人?”不等王汉回答,周博已经告诉了他,他是怕王汉为难,吴青少想知道,而周晓杨明显是不想说,要是交给这个老实人回答,还真为难他了。

    “人还真不少了,估计在来晚一会儿,就人山人海了,排队都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还是周哥有远见,不然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美女。”吴青少在来的路上已经在周晓杨那里了解得清清楚楚,现在他是四人中最急切想看到温情的,只不过人家想不想见他便是另一回事了。

    “好了,快点排队吧,”

    体检的事情还不是一般的多,要抽血,做胸透,打预防针,测血压等等,几个人睁大眼睛在工作人员里寻找温情的身影,可惜一直都未找到。吴青少询问好几编,后来甚至怀疑周博在骗他,因为刚才看到一位美女医生,吴青少冲上去打招呼,结果人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但是周晓杨一句。“那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吧”。结果,吴青少什么怨言都没了。

    “只剩最后一项测身高体重了,温情应该在那儿吧?”周晓杨把希望寄托在了最后一项上。

    “去了不就知道。”一直未说话的王汉很潇洒的道,而后第一个向二楼走去。

    “汉哥还真是个闷骚。”说话的是吴青少

    周博哈哈一笑道:“有些人不是不骚,是因未找到骚的对象,像汉哥这样的是骚也要骚的有型,懂吗?”

    周晓杨和吴青少听着周博的话直翻白眼,转身懒的理他,急着去追王汉了。前者可不会急,追女孩不是早到那么几分钟便会起决定性作用的,况且主角一般都是最后才出场。

    当周博慢悠悠的走上楼后,看到的却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一幕。王汉三人正和四人怒目而视,紧张对峙着,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意思。

    吴青少用四川话正与其中一个人争吵着什么,温情在一旁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都快急哭了。

    周博并未问王汉他们是怎么回事,而是悄悄的走到温情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轻轻的道:“不用怕,有我呢。”温情不自觉的向其身边靠了靠,眼睛里还有一丝责怪的幽怨,让他读不懂里面所包含的信息。

    这时其他人也注意到了周博,和王汉他们对峙的四人看到对方和温情挨得很近,嫉妒的眼神直冒火。与此同时王汉他们也有些嫉妒,但更多的是找到依靠的欣喜。虽然王汉的体型看起来很能打,但到底能不能打谁也不知道,可他们知道周博可是一人和好几个强盗对阵的人,即使这些都是他吹的,三个人还是相信周博是有一定身手的,因此现在他反而成了主心骨。

    周博走向他们三个,温情也跟了过来,其他看热闹的人很自然的分开一条路,这些人可不想招惹麻烦,只乐的看戏。

    “我说几位,这是什么意思?”周博经历这种场面多了,他很清楚,遇事要先站主动在气势上一定要先压倒对方,让对方心里发虚。

    “这位朋友,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不然的话……”对方一个有些瘦,带着银边眼镜的猥琐男用普通话说道。从其口气中可以听出此人也在刀尖上混过,同样明白以势压人的道理,只是以他的身材,也只能是大蒜吃多了,口气大,充愣而已。

    “这位朋友说的对,闲事嘛,还是少管为妙,我这人很讨厌麻烦,更懒的理会麻烦。我们是来体检的,就把麻烦放在一边继续体检吧。”说完转身看向温情,意识他继续工作。

    周晓杨他们先是一愣,随后也明白了,附和道:“是呀,我们是来体检的,继续体检不要理会麻烦了。”

    周博他们直接无视了那四人的存在,还把他们说成是麻烦,这是赤裸裸的侮辱,几人气的直瞪眼却找不到发作的理由,无话反击,又不敢动手。如果如此冲上去开打,那完全成了输理的一方。

    “小子,你的胆识和计谋我很佩服,想激我们先出手给自己创造出手的理由,可惜……”四人当中一位一直不懈说话的人摇着食指自以为很聪明的道。

    周博回过头较有兴趣的打量他,其实他并没有他想的那个意思,他只是随性而为,既然不用开打,是要尽量避免事端的。

    还没正式开学便打架,学校收不收留这样的学生都很难说。

    周博看向这位聪明而又多疑的冷酷小伙,这一看让他有种直觉,觉得此人怎么看都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冷酷杀手。话少,多疑,一说话往往是一针见血,面笑却让人感觉阴冷。

    他笑笑也不加理会,他是懒的去理会,人能懒到这种程度也不容易。

    冷酷小子却觉得周博是在有意忽视他的存在,眼中狠光闪过,但马上又平静了下来,暗压下自己的愤怒,告诫自己不要中了对方的圈套。他也怕还没正式成为学校的学生便被踢走。

    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在周博脸上飘过,轻蔑气味十足,随后把焦点放在了温情身上轻声问道:“温情,他们是谁,你的朋友嘛?怎么也不介绍一下,大家也好互相认识一下吗。”

    周博暗赞,这人虽然多疑,但还真不失聪明之处,看表面他像是很礼貌的问候,其实是想打听周博的信息。现在不敢动手,并不代表暗地里不会下阴手,这是个报复心理极强的人。

    周博暗暗加了小心。

    温情本就是个单纯的丫头,哪能看得出他的用心,反而因其态度转好化干戈为玉帛而高兴,笑着道:“这就好了嘛,大家都是朋友。”说着把周博向自己身边拉了拉接着道,“云浪,他叫周博,是我的朋友,还有那个是王汉,那个是周晓杨,另一个……”温情一个个指着介绍,当指到吴青少之时却不知该如何介绍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吴青少,但从刚才三个人的举动中看得出来吴青少和周博的关系应该和周晓杨他们一样。在她的潜意识里周博的朋友也应该是她的朋友,她想介绍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把目光投向周博,眼神里带着询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