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0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回到学校,他东西都没收拾,只把床铺了一下,便倒头让早抗议的神经去梦想和温情见面的场景去了,但愿浪漫的画面不要被总喜欢拆台的夏月破坏掉。

    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真的梦见了温情,周博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近一点才醒。

    周博的宿舍是四人间,空间不是很大,有阳台和卫生间,按各大学的宿舍条件,算是中下等。他就是在这样的宿舍里迷迷糊糊睡着的。

    当他睁开迷茫双眼时,为之惊喜的是,似乎宿舍增添了许多生气,对面的两张床上正睡着两个人,不过剩余那张床还是空的。周博猜这两人也可能是外地的,坐了长时间的火车,累了,才会和自己一样什么都未收拾便睡了。

    周博也不急着去吃饭,等他们休息好了在一起去。他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结果不小心动静大了点,吵醒了一个人。

    “嗨,老兄。你醒啦,也不说一声,我们可都在等你呢,走吃饭去。不小心都睡着了,嘿,汉哥起来吃饭咯。”一个个子稍比周博高点,脸庞有点消瘦、碎发、边幅留的很长的帅气阳光小伙跳下床铺道。

    “你们都在等我呀,我刚才还怕打扰你们休息呢,早知道该把你们叫醒去吃饭了。”

    “哈哈,没事。老兄,怎么称呼呀?”

    “周博,你呢?”

    “周博,好名字,我叫周晓杨,叫我小杨就行,你多大了,哪的?”

    “88年的,河北,你呢?”

    “我90年的,江西,比你小两岁,以后我就叫你周哥吧,那位是王汉,青海的,87年,比你还大。”周晓杨指指还在睡觉的王汉说道。

    “叫醒他吧,我们去吃饭,已经不早了,下午还得体检什么的。对了,你们那些手续都办好了吗?”

    “没有,我们两个都是刚到一会,回来先躺下了,哪来得及管那些事,你也没弄呢吧,吃完饭一起去弄吧。”

    “好的”

    “我去叫他。”周晓杨转身去叫王汉。

    “汉哥起来了啦,吃饭咯”

    三个人找了个热闹的地方喝了两杯便熟络了,男人就是这样,一顿酒下来基本都能成为哥们。三个人因为刚见面以后又是室友,彼此都很高兴,所以喝的有点多,尤其是汉哥,是位非常憨厚的人,人长的也健壮,一脸的诚恳老实,一时高兴再加周博周晓杨不断地喊着哥敬酒,结果喝的最多。三个人也没心情去办学校什么事了,反正也不急明天还有一天时间,索性回到宿舍,不过谁都未睡,而是坐在床上聊了起来。

    首先开话的是周晓杨,带着满口酒气道:“我说周哥,我一直都想问,可又怕你为难,不过做兄弟的怎么也要关心一下。”

    “好了,你的心情我明白,兄弟还在意那么多干什么,说吧,什么事。”周博经历的酒场事多了,酒量也是相当好,那点酒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其实最迷糊的是周晓杨,喝的最多的是王汉,因为身体好,比周晓杨要清醒一些。

    “我是想问你这一脸的伤是怎么搞的?不会是,偷看人家女朋友被打的吧?”

    周晓杨最后一句,让周博有痛扁他的冲动,然后问问他是不是在新生接待处勾引过一个叫夏月的美女,要不怎么说的话都与她如出一辙。

    “是呀,我也正想问你,被打的吗,谁?我去给你出气。”王汉一幅为朋友上刀山下火海的气势,那股真诚劲让人清楚的能感觉到,没准他还真敢不管不顾的去出气。

    周博一五一十的把经过告诉他们,不过老头的出现他还是没说,把功劳全揽在了自己身上,这次并不是要炫耀什么,而是因为周博总觉得老头的事最好是不要告诉他人。

    周博的一阵乱吹,听的周晓杨和王汉心惊胆战,对其身手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随后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儿,通过闲聊周博了解到。王汉是来自昆仑山附近一个部落形势的村庄,那里有不一样的传统和习俗,他是唯一一个走出部落的人。那里的人与世隔绝的思想根深蒂固,所以那里的人一般是不会走出来的,而王汉的母亲并不是村落中人,是怀着王汉时逃到那里去的,部落里收留了她。王汉8岁那年便被母亲送到了一个小城镇上学,一年只能回两次家,后来才考到了这里。

    周晓杨则来自江西省鄱阳湖畔的都昌,出身于公关家庭,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他谈到了一个很离奇的事情让周博很感兴趣,他说在鄱阳湖的拐角处有一魔鬼三角,以老爷庙为中心的三角区域,有很多船只沉没于此,也有不少潜水队员丧生于此,却始终无法得知其原因,并且找不到船只的残壳和遇难者的尸体。有时风平浪静便可以看到船突然慢慢的便沉下去了,当地人对那片区域充满了恐惧,好多机构进行调查也是无功而返。

    周博暗暗记下了这个地方,他本就是一个好奇心极强的人,对未知的事物充满了兴趣,同时骨子里还有不安分的冒险欲望。

    聊着聊着三个人也都累了,毕竟喝了不少酒。小睡了一会儿,四点多才起来,迷迷糊糊的去办手续。

    什么领军装呀,办校园卡,领课本什么的大小事在他们新生报到时领取的表格中,写了足足有九条,一件件办完只剩没有体检了。此时他们才发现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学校太小了,从前门可以看到后门,办了几件事便已经将整个学校转完了,比周博高中时的学校也大不了多少,不过也有点好处,只用了半个小时便办完了所有事情。

    最后一项体检。

    附属医院是王汉和周晓杨唯一没去过的学校东南角,周博带他们来到医院。

    让其意外的是一个人都没有,其他地方都有新生排队,怎么这里没人呢,王汉和周晓杨不约而同的看向周博。

    “这里真的是医院,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周博无辜的道。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周晓杨自言自语道。

    “我们去问问吧,我可是认识这里面一个美女哟。”周博得意的道。

    “真的假的?”王汉和周晓杨都一脸的不相信。

    “去了不就知道了。”说着当先向外伤科走去。

    在走廊中正好遇到了正要离开的温情。

    “温情。要回去了吗?”

    “是你呀。周博,伤好点了吗?”温情关心道。

    周博瞟了一眼已经看傻眼的王汉和周晓杨微笑道:“没事了,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嘿嘿”同时对周晓杨他们两个挑了下眉毛暗道:羡慕吧。

    温情双手环抱着书小心的向前凑了凑,秀秀鼻子道:“你身上怎么有酒味,是不是喝酒了?”

    “哦,今天宿舍的两个兄弟来了,所以一起喝了点。”嘴上解释,周博心里却暗叫糟糕,像温情这样文静的女孩子肯定不喜欢男生喝酒,下意识的他开始躲避温情的眼神,正好看到周晓杨向自己猛使眼色。

    周博一愣,周晓杨指指自己的鼻子,他这才明白过来,周晓杨是要他向温情介绍他们认识,其心中暗想:正好可以借此转移话题。

    顺手一拉周晓杨道:“温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

    没等周博把话说完,早便等不及的周晓杨把周博推到一边,打着招牌的笑容自我介绍道:“我叫周晓杨,叫我小杨就好。他叫王汉,我们都是周哥的室友,美女怎么称呼呀?”

    周博把周晓杨推到一边道:“别没大没小的,这是你们的师姐,知道吗。”周博不得不佩服周晓杨,明明知道温情叫什么,都喊了好几遍了,能听不见?还在这装不知道。

    “师姐好。”周晓杨殷勤的喊道。

    “你好。”温情礼貌的回应,转过头又对周博道,“好了,我要走了。”

    周博一愣,看来温情真的因为酒气对他有不好印象了,但他可不会因此而退缩。“我们来就是找你的,一起走吧。”

    边走温情边问道:“找我什么事?”

    “这个体检是什么时候呀,怎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是不是我们来晚了?”周博本来想直接问怎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但是看到温情都下班了,意识到自己肯定是来晚了。

    “原来你还没体检那,我还以为你已经体检过了呢。”温情说这话时有莫名的惊喜,让周博搞不懂。其实温情还有一句没说出来,如果说出来估计周博就懂了,这句话是:我怎么说你没来找我呢,我以为你到另一边体检的呢。

    “没有,回去后睡了一觉,睡的太沉了,直接睡到一点了。”

    “哦,你没看过那张新生报到表吗?”

    “表?哦,汉哥把表拿出来看看。”

    周晓杨也赶紧拿过一份,一看,三人不由暗拍脑门,最后一栏体检有个括弧里面清楚的写着:各位同学请不要吃早饭在开学这两天的上午期间到学校的附属医院带此表格进行体检。

    三人互相对望一眼,周博不好意思的道:“这个……,没注意。”

    “明天记得不要吃早饭,更不能喝酒,早点过来,人会少些。”温情嘱咐道。

    “师姐,放心吧,这次肯定不会再搞错了。”周晓杨抢在周博前头说道。

    “你呢?”温情对周博问道。

    “我?”周博一时没反应过来。“哦,知道了知道了。”

    “好了,你们也回去吧,我到了。”

    周博三人抬头看到女生宿舍,不由的再次感叹:这学校怎么这么小呀。

    心中再不舍得,也得说再见了。

    周博一副很潇洒的样子道:“那明天见,拜。”

    “拜”

    “拜”“拜”

    “行了你们两个,人都走了。”周博看着还举着手迟迟望着女生宿舍楼的周晓杨和王汉说道。

    “喂,周哥,那个温情好漂亮,就像纯洁的天使,而且好像对你还有意思哟,是吧,汉哥。”

    “恩”这个王汉就是老实,见了美女害羞的连话都不敢说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周博得意的边说边向回走。

    “周哥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

    当他们知道周博是因为受伤才认识了温情,各个都暗想自己怎么就没遇到强盗呢。

    当三人回到宿舍时,宿舍的门是开着的,三人不由的笑了,因为最后一个兄弟也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博在其他人还在熟睡之时,便悄悄的离开宿舍来到昨天那个公园。让其意外的是,老头早便到了。他认为让一位身怀绝技的老人等很不礼貌,因此五点半便来了,可还是晚了。

    “嗨,老头,你可真有精神,这么早就来啦。”本来他就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到,所以比老头晚也不会过意不去,就算是他真的迟到了,估计也不会感觉不好意思,他就是这样一个对什么事都不在的人,也就是俗称厚脸皮的人。

    “安静,跟我学,盘膝做好。”老头一改以往的笑脸严肃道。

    周博一听老头严肃的话也不敢多说赶紧照做,但是心里却在想:这老头不会是有病吧,如此坐着干嘛,学古代武侠小说里打坐吗?啊,不会是练不健康的东西吧。

    “想什么那,别坐我对面,面向东。”

    “哦,”周博又乖乖的爬起来走到老头的一侧,学老头盘膝抬头,手掌向下覆于膝盖。老头闭上眼睛,周博也赶紧闭上眼睛。

    “心平气和,脑中不要有杂念。挺胸抬头,打开呼吸道,用心感觉呼吸。”老头睁开眼看着周博认真的样子,满意的笑了笑,继续道:“用意念控制呼吸,做到四个字,轻、沉、缓、稳。轻是指吸气要轻,吐气也要轻,不可猛吸猛吐。沉是指吸气要多而深,感觉到气能沉于腹中。缓是指要有一个节奏,呼吸的不同阶段,速度也不一样,尤其是呼吸之间的转换,要平静,不可突然,缓缓的转吸为呼,转呼为吸。稳是指意识要能很好的控制呼吸,气随意静,意随心稳。明白吗?”

    “好像是明白了。”

    “什么叫好像是明白了,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哦,明白,明白。”周博赶紧应道,并暗中告诫自己:老头认真时千万不要惹他,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记住我说的话,慢慢体会吧。”说完,老头不在说话,开始专心打坐。

    周博闭着眼睛,想听一下老头是怎么呼吸的,结果什么都听不道,好像老人家已经离开了。他刚想睁开眼睛偷偷看一眼老头还在不在。

    “心无杂念。意领呼吸。”老头的声音突然又在耳边响起,吓的他赶紧抛开了那些杂念,专心调整呼吸。

    一点一点的慢慢调整呼吸,感觉呼吸,尽量按老头说的四个字做.不知不觉中周博已经忘了时间流逝,在他的脑海中只有呼和吸,每一份气流的流动情况,不同速度不同节奏的气流在肺和喉咙中流转产生的不同感觉。渐渐的他有些明白了老头那四个字的意思,吸轻,气沉,呼缓,衔接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