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0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客气的语气把周博冰醒,脑海中首先出现的是这样yi句话:客气有时候是刻意的疏远。随后,周博想想脸上的伤,觉得以现在的惨样来泡美眉确实不占优势。这让他更恨那帮人,害的他争取不到美女的好感,不过他可不会轻易放qi 。赶紧从行李中找出录取通知书,笑嘻嘻的道:“美女,我没找错地方,我是新生。”

    长发美女看了yi眼通知书,递出yi张单子,好奇的问道:“怎么才来第yi天就搞成这副尊容了?”

    周博接过单子,看了yi眼有几行表格,也没看懂什么意思,索性放在了yi边。他可不打算急着离开。正了正坐姿,接美女的问话开始大肆炫耀自己的勇猛,给美女讲自己为什么会受伤,怎么yi个人对七个人,放到三个最后把对方打跑。当然老人的出现周博肯定是没提,说完yi脸得yi 的看着美女,希望得到几句崇拜的话,当然最好是投怀送抱。

    可惜美女给了他yi个大大的白眼道:“谁信呀。你要说你调戏人家女朋友,被打成这样,最后夹着尾巴逃走,我到很相信。”

    周博yi阵郁闷,没想到长的相当可爱的美女却绝对不是yi个可爱的性格。自己把人家当好哄的孩子,结果人家把自己当傻子,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形象实在是不给力。周博有点无奈的道:“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当时他肯定是郁闷昏头了,怎么会问出如此失败的问题,明显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结果,美女很干cui 的丢给他yi个字“像”,搞的他哑口无言,有口难辨。

    美女看到周博的囧样双手掩嘴嘻嘻笑起来,周博便yi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那表情让美女更控制不住直到对方笑的弯腰伏背肚子抽筋。他才松开yi直郁闷的表情,嬉笑道:“行了,美女,在笑,你就该和我yi起去医院了。”

    美女好不容易止住笑又来了yi句更让周博郁闷的话:“我刚是说笑的。就你这熊样敢调戏人家女朋友?那才没人信。”

    周博是真的服了她了,往自己yi世聪明,整人无数,今天却栽到了她手里,而且还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周博明白今天很难使得这个美女上钩了,索性不和她在受伤的问题上纠缠,直截了当的问:“美女怎么称呼呀?”他是不在抱希望了,死马当活马医,美女不说他便直接走人。

    美女好像看穿了周博的心思道:“怎么?阴谋失败直奔主题啦,不过本小姐觉得你的名zi 还是蛮好听的。

    周博直接把夏月前面的话过滤掉了,听到她说出了自己的名zi ,心中顿时又重新点燃了希望之火,道:“看来我们还是蛮有缘的。”

    夏月不屑的道:“得了吧,你这套泡妞方案在大学里是行不通的,以后慢慢学吧。大学女生可不会像高中小女孩yi样那么容易骗。”

    周博是yi点主dying 权都找不到了,处处被夏月牵着鼻子走,已经是彻底败了,再继续的话只能是自讨没趣。他郁闷的yi笑开始问yi些实质问题,关于报道的注yi 事项和程序,还有学xiàyi 的情况,这到是从夏月嘴里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随着时间的流逝,报名的人越来越多,周博也不能独占着美女不让了。有些无奈又带着恋恋不舍的离开座位,和夏月道别。他还想要夏月的手机号码,可惜人家没给他。

    周博做的第yi件事便是先把学费结算了。他可不想再带着那么多钱。钱带在身上相当于带着危险。随后,领了生活用品,找到自己的宿射 ,把简单的行李放下,东西也收未拾直接去了学xiàyi 的附属医院。他可不想让脸上伤肿的更厉害,否则再遇到美女可yi点机hui 都没有了。

    学xiàyi 的附属医院属于学xiàyi 也服u 于学xiàyi ,学xiàyi 本身就有医学系,而且是体育类医学系,对跌打损伤的治疗是最有权威性的。

    周博根据夏月的指示,找到医院,经过yi系列手续,终于见到了可以给他看病的医生。本以为自己学xiàyi 的医院程序会简单些,没想到哪都yi样,都需要那么多麻烦的手续,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处理外伤的是yi个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美女,yi直以为在体育类学xiàyi 美女远没有恐龙盛行,可是,这还不到两个小时已经见到两个美女了,让他对学xiàyi 有了重新的看法。新生接待处那个美女很难搞定,希望这个能好yi点。

    “你好,美女医生。”周博又yi脸熊样的开始干勾引美女的勾当,残害国家的幼苗。

    “你好,打jià 了吧,满脸是伤我帮你处理yi下吧。”这个美女是那种文静庄重的美,连说话都是文文静静的,即使责怪的语气都让人感觉心里甜甜的,不像那位夏月客气的让人感到冰冷。

    “谢谢,这个伤,很多,还真麻烦你了。”周博也装的跟乖乖男似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说话的同时他将上衣脱掉,还不忘秀秀自己的肌肉,只是引动了左肩的伤,有苦自己吃了。

    美女医生看到周博身上青yi块紫yi块的,眼神中略带着心痛,yi看便知是yi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和夏月是完全相反的两个类型。发现了她的善良,周博心里开始偷着乐,正好可以大大的利用yi下。

    美女医生关心道:“你这是怎么搞的,怎么弄的全身是伤呀?”

    接下来当然又是周博大篇幅的真真假假实实了,只是和夏月说的版本有很大的不同,结果和经过基本yi样,但是却说的自己很惨,怎么不畏伤痛和坏人拼到底,还真有了几分真实。

    说的美女医生是又担心,又害怕,周博心里却是在暗暗得yi 捕获了yi只小绵羊,这伤受的也值了,刚才还大恨那些小偷,现在反而有点感谢他们了。

    美女医生yi边给周博涂药,yi边道:“原来你是新生呀。”

    “是呀,怎么?难道你也是这个学xiàyi 的?”听她说话语气中的意思,像是本学xiàyi 的,周博才有如此猜测。

    “恩,我是医学系将要上大五的学生,在医院帮忙也算是实习。你肩上伤的很重,我给你涂药可能会有点痛,你忍着点,”美女医生提醒道。

    “恩,没事,受伤的时候都没说什么,现在还怕那点痛吗,涂吧。你叫什么名zi 呀。”还真不愧是周博,什么时候都不忘夸yi下自己,同时记得渐jiàn 深入步步为营。

    “我叫温情。你呢?”

    “温情,好名zi ,我叫周博。你姓温吗?真是人如其名呀。”

    “恩。你的名zi 也很不错呀。周博,很有诗意,只是不知道有什么含义没有?”

    “这个呀,很不错的名zi 呢,哈哈”说完,周博正想得瑟yi下,突然yi阵刺痛,让他的得瑟成了yi声惨叫。

    “不好意思,弄痛你了。”温情歉意的道。

    “没事,没事。”周博咬着牙死撑,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好了,把衣服穿上吧,我在帮你处理yi下脸上的伤。”

    “哦,那个温情,额,没什么。”周博其实是想问,你怎么说马上要上大五了,不会是留级了吧。可是他又不好意思揭露别人的伤疤,怕因此让对方讨厌,最后还是忍住了好奇心。

    “好了,都处理完了。”温情松了yi口气道。

    “啊,这么快。”周博还有点舍不得离开。“那我什么时候来换药?”

    “你这都是些小伤,处理yi次就行了,不需要换药的。肩上的和脸上的伤,自己涂几次就行了。”

    “哦。那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周博可怜兮兮的道。

    温情腼腆的yi笑道:“能,yi会儿就可以见面呀,你忘啦,新生都要来体检的,我也是负责体检的医生。”

    “哦,那你忙我先走了,yi会见。”得到满意的答案再赖着,他也会感到不好意思的。

    “恩,再见。”温情说话永yuǎn 是那么腼腆。

    周博出了医院刚向宿射 走,肚子很明显的抗议了。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在火车上都没吃什么东西,这yi早shàng 又走路又打jià 的肚子早空了,还是先找个地方安慰yi下五脏庙再说吧。

    “老板来碗面。”周博在学xiàyi 附近找到yi家东北饭馆,大方的坐下喊道。

    “来咯,要什么面呀?”yi个带着书卷味的小伙子,用带有东北味的普通话问道。

    熟悉的语调让周博感到很是亲切,来到成都总是听那些听不懂的四川话,即使温柔腼腆的温情都是用的川普,听着总是感觉别扭,现在终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了。

    “牛肉面,要大份的。”

    “好嘞,大份牛肉面。”小伙子应了yi声随后冲厨房喊道。

    “兄弟,你是东北人?”周博问道。

    “恩,你也不是四川人吧,哪的?”小伙子看看四周没什么客人,转身坐在周博对面说道,现在是大清早,客人比较少。

    “我是河北的。”

    “我辽宁的,看来我们老家离得不是很远呀。”这个和周博年龄差不多,带点书卷味的年轻人,很是好客。按说像他这样书卷味很重yi看就知是学生的人,应该性格内向才对,可能是因为工作的需要,才使得他改biàn 了性格吧,人都是需要适应社会的。

    “恩,是呀。不远,不知道这位小哥怎么称呼?”周博对这位外貌文质彬彬,而说话却很爽快的小哥印象很好。

    “我叫关云羽。”关云羽答道

    “我叫周博,叫我周博就行,你是我来成都认识的第yi个兄弟。我就叫你羽哥吧”。救周博的老头不能和他称兄弟,虽然是忘年之交,但是他对老头有很深的尊重,而且也不知道老头叫什么,不清楚算不算认识。本来他想说是第yi个认识的朋友,但夏月和温情也算是朋友吧,只是人家当不当他是朋友便是另yi回事了。

    “哈哈,听你这么说应该是刚来的新生吧,好,我交你这个兄弟了。”关云羽爽快的道,东北人就是好交朋友,别看关云羽yi身书卷味,但是骨子里那种属于东北的直爽yi点都没少。

    “哈哈,好,真想和你喝几杯,要不今天我做东,咱们两个喝点?”周博知道东北人交朋友最喜欢喝酒了,yi顿酒定能成为好兄弟,在老家的时候周博有不少东北兄弟,各个爽快。

    关云羽笑笑道:“不满你说,我也正有此意,但是兄弟,今天不行呀,看你这yi身伤,哪适合喝酒呀。虽然男人也不在乎这些,但从你还带着血丝没有精神的眼睛里我看的出来你是刚下火车不久吧,还没好好的睡yi觉,肯定累的要命,你还是先回去好好的睡yi觉,喝酒吗咱以后有的是时间,不是吗。我刚毕业,会在这先干yi阵子,你随时可以来找我,咱在好好的喝,怎么样?”

    周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你都看出来啦,是的,我今早刚到。”

    “那这伤是怎么搞的?”

    “面来咯。”周博刚想回答,yi人把面端了上来。

    “老板”关云羽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道。

    “没事,小羽,这位朋友是?”老板看起来很和善。

    “这是yi位刚来成都的朋友,周博,河北的。周博,这是我的老板龙哥,也是东北人。”关云羽介shàyi 道。

    “哈哈,小伙子,这么远跑过来也不容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小羽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又是yi个豪爽的汉子。

    在关云羽介shàyi 的时候周博便已经站起来了,听到龙哥的话,不由的感慨,看来今天运气也不是很差,遇见的并不总是坏事,还有几件好事的吗。

    “龙哥,你看我这刚来,人生地不熟的,有您这句话让我倍感亲切呀。”周博什么人,以前便是在社会上混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那绝对有yi套。

    “哈哈,出门在外老乡就是兄弟,互相照应应该的,别客气见外的,好了,你先吃着,我去忙了,回头咱们在聊。”

    “好的,您忙着,回头咱们在坐下来喝yi杯。”周博很明白要适当的拉近关xi ,以后没准对自己有帮助。

    “恩,好的,那我去忙了。”说着龙哥向厨房走去。

    “我跟你说,龙哥是个很不错的人,我刚毕业没找到工作,还多亏他收留我,让我有yi个安身之地。”

    “恩,看的出来。”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人家帮咱,咱不能总在这偷懒呀,自己心里都过不去,我去忙了。”

    “恩,羽哥,你去忙吧,有空咱在慢慢聊。”

    周博吃完饭,和羽哥c龙哥说了声再见。走到外边不由的感慨,刚来成都几个小时便遇到了这么多事,有好事有坏事,其实想想,坏事也不算是坏事,如果不是那群强盗,自己也不可能认识老头,也不会认识温情,说起来周博还真应该感谢那几个人呢。不过,那是不可能的,打的自己yi身伤,还感谢那不是有病吗,腿上和肩上的伤让他现在活动都不方biàn 。而且,如果不是自己腹肌抗击打能力强,这顿饭能不能吃下去都是问题,周博暗想,以后如果在遇到那几个人yi定要好好的教xun 教xun 他们,当然那得有教xun 对方的能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