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老人微微一笑,还是一招太极云手,把向下劈的力道引向身体一侧,借对方前冲之势将其身体向身后带,这一招看似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好像只是防守,其实不然。因为杀招不在手上而在脚下。在老人借力将帅哥身子向后引时,他的一只脚悄悄的绊在了帅哥老大的脚腕上,这要是真被绊道了,肯定会上演一幕狗啃屎的现场版。周博只注意到了老人的上肢动作,并没有注意到老人的脚,如果与老人对阵的是他的话,肯定是一个不堪入目的结局。

    和老人对阵的帅哥其实也未注意到老人的阴招,当他发觉时已经迟了,但帅哥老大也不是简简单单便会被放到的人物。在被绊住,重心已经不稳之时,他身体主动下沉,手先着地,然后是后颈,后背,就地来了一个前滚翻。并未受伤,虽然看起来也不光彩,但总比直接来个狗啃屎有面子的多。

    帅哥老大爬起来很恼火的道:“你,你……”你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一招之下便被如此怪招弄丢了面子,不生气才怪。

    “你什么你,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打架考验的是你该怎么出招,再来。”老人一点都不在意,摆了一个太极起手式道。

    有了一次教训帅哥老大可不敢再大意,一步一步上前,每一步都走的小心再小心,离老人只有两步时才敢出掌,还是大开大合的走势,与刚才那个劈掌差不多,一掌直劈而下。虽然招式相同,但老人可不敢再用同样的招式,对方敢用同样的招式,那肯定是已有防备。就刚才那阴招,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可便是自讨没趣了。老人这次没接,而是一个潇洒的转身避开了这一掌。

    帅哥老大见老人避开,动作不停改劈为横扫,当然不是向着老人扫去,那样既没力道又难以控制,很容易被老人再来一个借力打力,他是向老人避开相反的方向横扫,借身子旋转一直又斜劈向老人。

    老人暗叫一声,好。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

    只见老人不在用太极招式,而是底身伸腿来了一招横扫千军,即避开了那一掌,也正好攻帅哥弱点。帅哥正是旋转之势,下盘本便不稳,如被扫中,必倒无疑。

    周博正暗自高兴,等着看那个老大再次吃瘪。只是世间失意之事常八九,意料之中无二三,既然已经知道了老人的厉害,帅哥老大也不至于犯如此严重的错误。

    只见他右脚向上摆,凌空一个旋转已经稳稳的落到一旁。动作看似简单,如果再慢一步,老人便会踢到他的起跳腿,那后果是还未跳起便躺下了,但他却险险的避开了,可以断定这不是情急之举,而是练了很多次的连环招式。

    不给老人起身的机会,帅哥老大又栖身攻上,完全大开大合,也不近身,两条长臂轮的呼呼生风,劈砍砸,力道生猛,招中连招,一招出,下一招以成,完全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以快制敌,一路抢攻完全不注防守。

    老人明白他是要以快打慢,但老人反而把太极打的更慢,或闪或引就是不和对方硬碰,让对方招招落空,把四两拨千斤用的出神入化,被对方抢攻如此之久,不但不气喘,还一脸从容面带微笑,好像是在有意消耗对方体力,看似下风实占上风。

    帅哥老大见自己久攻不下,已有些心烦气躁,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简单几招竟防守的固若金汤,怎么强攻都无济于事,有种有力无处用的感觉,渐渐在一番抢攻之下他已是气喘吁吁,力不从心。这让他是越打越心惊,他一身功夫自认为在同辈中算得上是佼佼者,出道一来从未遇到过让他认真的对手,可今天对方只守不攻便已让他有败无胜,再打下去吃亏的必定是他。

    帅哥老大暗想:有老头在,看来今天绝难讨到好处。其心中萌生了退意,然而在他正想退出圈外时,不料被老人家神乎其神的扣住了两个手腕,而后被老人顺势一带,一推,一按,双臂拍在了自己的胸口,一股暗劲将其震退了四步,背撞到树干上才停下来,胸中一阵闷痛。

    也幸好有树挡住了他,不然这位老大可就要跌坐在地在手下面前大丢面子了。

    老人并未再进攻,看了一眼要上前的寸头和纹身男回过头对着帅哥老大道:“小伙子,年纪轻轻就能将劈挂掌练到如此火候,不简单。不过今天有我在,你也绝难再讨到好处,我想这一点你自己也应该很清楚。”

    帅哥老大挥手拒绝了两个手下的搀扶,一手握着胸口道:“谢谢夸奖,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但如果我想走你也未必拦的住。”

    老人哈哈一笑道:“拦你?如果我想要拦你,你现在不可能还站的起来,我刚才说过,无论怎样我都不会为难你。你走吧。”

    “老大,我们……”

    “走。”帅哥老大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知道不可为,连句狠话都没说,带着手下转身离去。

    周博见强盗被老人家打跑了,一脸的兴奋,也忘了自己的伤,跑到老人面前就喊:“嘿,老头儿,没想到你的太极如此厉害,能不能教我两手?”

    老人家被他一声老头儿叫的一愣,周博这时也发现自己一时兴奋说话有失礼貌了。老人家救了自己,自己喊人家老头儿确实说不过去,一脸尴尬的周博不好意思道:“那个,老人家我……”

    不等周博说完,老人哈哈一笑道:“不碍事,不碍事。你叫什么名字?”

    周博见老人家不在意,嘿嘿一笑掩饰了刚才的尴尬道:“我叫周博。谢谢您救了我,不知道您贵姓,该怎么称呼您呀?”周博想喊老人家老爷爷又觉得有点冒昧,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只好直接问了。

    老人细细想了一下道:“周博,这个名字不错,很不错。哈哈至于怎么称呼我吗……”老人故作神秘的停顿了一下接着道,“你刚不是已经给了我一个称呼吗,很少有人如此叫我,感觉还是蛮不错的,就那个称呼吧,哈哈。”

    这话说的周博一愣:刚才?刚才自己有给他什么称呼吗,好像没有吧,啊,不会是“老头”吧。周博看向老人不确定的道:“你说的是老头儿?”

    老人一脸认真的样子道:“是呀。”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一个称呼而已,听着舒服就行。管他老头儿还是老脚呢。”

    周博听到老人家的玩笑话,心里也是一宽,放下了那些世俗观念,他本来便是一个洒脱不羁的人,又遇到了一个一样玩世不恭的老头儿,哪还会理什么世俗观念,一把搂住老人的肩膀笑道:“哈哈,老头儿,没想到你和我还蛮投趣的,走,我请你吃饭。”

    老人也不在意,哈哈一笑也学周博搂住他肩膀,可不小心碰到了他伤肿的地方,惹得后者一声惨叫。

    “我说老头儿,你轻点。”

    老人把头扭向一边假装不知道自己的过错道:“就你小子这一身伤还有空请我吃饭,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

    周博一想也是,自己还带着行李,还要去学校报到。更关键的是刚来成都,饭馆都不知道在哪,总不能自己请人吃饭还要别人带路去吧。再者说也不再这一时吗,以后有的是机会,老头儿救自己的大恩也不是一顿饭就能还得清的,还是以后慢慢报答吧。

    想到这他嘿嘿一笑不好意思道:“那个,老头儿,现在请你吃饭是有点不合适,以后一定请,不知道我该怎么找你呀?”

    老人并未因周博如此快的变卦而不高兴,反而因为他的坦然更欣赏他,打心眼里开始喜欢他。刚开始是因为看到他追着扛行李的来到树林还以为他是强盗,后来才发现是他中了别人的圈套。但他并未因力单而妥协,反而诡计百出用尽办法为自己赢得一线希望,只是敌人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的能力,最后老人家不得不出手。但他打昏两个,重伤一个,三人失去战斗力,这份成绩也值得骄傲了,因为老人家看的出周博并未真正的习过武。再加上他洒脱豪爽的性格,让老人家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所以老人才有意和他成为忘年之交。

    “每天早上都可以来这里找我,我会在这打太极,你不是很想学吗,你如果每天坚持来我便教你。”老人觉得周博是块练武的好材料,虽然已经过了练武的最佳年龄,不过他身体条件还算不错,练太极不成问题,另外老人担心刚才那些人以后再找他麻烦,有意教他一些防身之术。

    周博巴不得老人能教他太极,便满口答应了。

    “看你带着行李,是刚来成都吧,以后出门小心点,小子别哪天撞了鬼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老人见周博去收拾行李说道。

    “我是来这里上学的,刚到,还没进学校便遇到了这种倒霉事。还得多谢老头儿你呀,不然今天我可就惨了。”

    “你小子少跟我说谢字,老头儿我听不惯。”

    “哈哈,好。对了,老头儿,听你说话应该不是四川人吧?”

    “恩,我是北方人。”

    “哈哈,我也是北方人。”

    “听的出来。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聊,你还是赶紧去学校把你的伤处理一下吧。还没问,你在哪所学校?”

    “体育学院。”

    “就附近这个体育学院?”

    “大概,好像,也许,可能是吧。”

    “哈哈,周小子你可真够哀的,都到家门口了还挨一顿揍。”

    “哎,看来成都也不太平呀。”周博没理老人的挖苦,反而自己感叹起来。

    “以后也许更不太平,你还是赶紧回去补两块药膏吧,别在大街上影响市容了。”老人提醒道,只是提醒的方式有点特殊,话中略有深意。

    “我这么帅,会影响市容?就怕他们会把我当成是正在拍电影的明星。”周博道,“好了不跟你扯了,我走了,明见。”说完头也不回的拎着行李挥挥手离去。

    老人会心的一笑嘟嚷道“如此可教也,不但听懂了我老人家的话,还立马就会用了,不简单。”说完转身找了个空旷的地方,继续打自己的太极。

    周博边走边想,难道是我的感觉错了吗?明明是个老顽童,怎么第一眼感觉是那么的慈祥,让人发自内心的尊敬呢。一路上周博都在想老头儿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第一感觉和自己接触下来差距太大了。

    时间不长他找到了自己的学校,这一路上他是小心再小心,哪人多向哪走,他也怕那些人再找他麻烦。和老人家分手时,老人家对他说的话,他听出了另一层意思,说他影响市容是在提醒他小心有人找他麻烦,周博说自己是明星,是在告诉老人家不用担心,他会找人多的地方走。还好一路上并未有什么状况。

    成都体育学院有一个很别致的校门,上面是欢迎学生的横幅,右边是很尖的塔形遥指天空,意指步步高升直达顶峰吧,左边是个圆,当然这个圆在正面是看不到的,侧面看是一个圆形正面看更像是一个轮胎,和奥运五环一样由蓝黑红黄绿五条色带组成,有点奥运体育的意义,又有点像跑道。

    周博也只是稍微注意了一下,懒得去细想他到底是什么含义,知道自己没走错地方已经足够了。

    走进学校,在右手边看到了新生接待处,有几个接待人员正坐在桌子后面闲聊,由于是大清早还没有新生来报道,所以这些接待人员悠闲得很。

    周博一眼便看到了最远处那位长发美女,他赶紧停下脚,稍微整理一下衣服,只是因打斗弄脏的衣服再怎么整理也是一身熊样。脸上挂上招牌的微笑,可惜被打的熊猫眼和微微肿起的嘴角,只能让他的熊样更别致,完全看不出以往的清秀,满头的碎发和额前长长的头帘早已失去了以往的清整和飘逸。乱,又不像那位帅哥老大的皮卡乱的那么有型,倒像是刚从汶川地震废墟中爬出的幸存者,一米七三的个头也不是很突出,没看出帅气,反到有莫名的傻气。

    周博直接无视另外几个接待员,径直走到美女面前,行李随便一放自顾自的坐在美女对面,大有坐下就不起来的意思。

    周博见美女没注意到他,假咳嗽一声,已引起低头看时杂志美女的注意。就在长发美女抬头的一瞬间,周博赶紧摆了一个自认为很酷的姿势。

    长发美女还不是一般的漂亮,乌黑柔顺的长发,圆圆可爱的笑脸,大大的眼睛上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甜甜的小嘴不笑都让人感觉像是在笑,周博一时都有点看傻了。

    美女看了周博一眼,指向一边客气的道:“这位同学医院在那边,这里是新生接待处。”说完低头继续看自己的时杂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