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他这一招的后踢被寸头发觉闪开了,幸运的是他的下劈没做出来,估计他也做不出来。下劈没成却成了侧摆,狠狠的踢在了左侧一人脸颊上,直接将对方踢翻。周博也因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他这一摔却又正好避过了前面长发男的一记右勾拳。长发因为打空失去重心,向前一个踉跄。而周博就倒在他脚下,不失时机的来了一记兔子蹬鹰。

    只见长发飘飞摔在了一米外,变成了煮熟的大虾。口吐白沫以不能动弹,估计这一重击直接蹬的他胃昏迷了。周博还没来的急高兴,和长发男同样的疼痛从腹部传来。痛的他身体一阵抽搐。原来是另一侧的纹身壮汉,见他倒地,一脚踩在了他的肚子上。让周博尝到了以其之道被还其彼身的滋味。但他要比长发男清醒,他清楚的明白如果不马上解决眼前危机以最快速度起身,那便真玩了,面对的将是三人的乱脚临身。

    处于绝境中的人往往会忘记痛苦,爆发出超人潜力,周博双手扣住纹身大汉的脚腕,已不可思议的力量硬是将其搬到。而后迅速侧滚而开。也幸亏他反应及时,险险的避过了寸头踩向胸膛的一脚,不然他还真便交代在这了。

    周博单手撑地,一手捂着肚子。抬头看着对方暗暗叫苦。一共六个人,一开始打晕一个,而后脱臼一个,刚又打晕一个。三人已失去战斗力。被自己踢一脚那人,虽然也很惨,但只是脸比较肿,并未完全失去战斗力。

    已只剩三人,但其中寸头和纹身可是最不好惹的两个。如果放在平时周博未必会怕,可是现在他大小疼痛一片,尤其是肚子火辣辣的,有如翻江倒海。想直起身子都困难。哪还有力气对付三个人,他只盼望着对方能赶紧去救助另三人,别再管自己,放自己一马。

    他求神拜佛盼望对方离开,可人家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这一伙人从火车站便开始跟踪,费大力气就是想看清他是打工仔还是学生,如果是打工仔他们早拍屁股走人了,正因判断出是学生,手里肯定有学费,有不少钱,并且好欺负,尤其是这种外省新来的更好欺负。才要干一票。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会如此辣手,竟伤了一半兄弟,这仇算是结下了,哪还肯放过他。话说回来就算现在放过他,估计以后还会找他麻烦。

    就在周博又如来又耶稣的祈祷对方赶快离开之时,突然从一侧响起了掌声。一位眼神内敛,嘴角总是带着斜斜笑意。让人一看便知是狠角色的帅哥从略有几片落叶的银杏树后走了出来。“小子,功夫不赖嘛。我很欣赏你,”

    “老大。”寸头还有纹身等还清醒的四个人对走到面前的帅哥恭声喊道。

    周博从他们的声音和神色中察觉到了几人心底的畏惧。想不到如此一个不高也不壮的帅哥会是他们的老大,而且还是那种有着决定权威,任何人都不敢侵犯的老大。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伤了过半也不肯退缩,不是不想,是不敢。因为老大就在一边看着呢。

    明白归明白,他的处境可更不容乐观了。此老大绝非简单角色,其身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霸气,让周博心底有很强烈的危机感。别看他现在只是个小小的强盗,但绝非池中物,如得到机遇肯定能干出一番大事,只是这大事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现身的老大并未急于动手,而是走到被周博打脱臼的人那。一声惨叫过后,已经将其关节复位。手法干净利索,一看便知经验丰富老道,是个难缠的对手。他叫手下去照看受伤的人,自己看向周博并有意拉拢道:“看你的身手,估计也在道上混过,朋友,有没有兴趣和兄弟我一起闯出一片天地来。你我两人联手,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一番作为。如何?”

    周博没想到他会拉拢自己。不过其目的是不是真的拉拢,那便只有问他才知道了。“哈,承蒙这位大哥看的起,不过,我并非做大事的料。让大哥失望了。”

    帅哥老大哈哈一笑很不屑的说:“那不知兄弟志向又在何方呀?你可千万别告诉我是在课本里。那我只能说兄弟对我不够坦诚,太虚伪了。“

    周博借说话之际喘息了一会,肚子已不像刚才那般疼痛了,慢慢的站起身子,表面看上去像是在考虑帅哥老大的话。其实心思急转想着应对之策。

    从刚才他帮人扶正错位的手法,周博判断出此人对人骨骼相当了解,能那般快的扶正脱臼,那卸下来便更不在话下。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与其对上,只一个都很难逃脱。因此,如果现在翻脸,就算放弃行李逃走都有些难。如果和对方妥协,那又何必来到成都呢,厌倦了以往那种打打杀杀在仇恨中度日的生活,才独自一人来到这陌生的城市便是为了逃离以前的环境,以前的生活。可不能在来的第一天又让自己的目的破灭呀。

    为何命运如此弄人,逃都逃不掉。周博心中充满了无奈的哀伤和对命运的悲愤。逃避现在的处境,面对命运。那不等于是面对以前的生活吗。而面对现在的困境。那便是在逃避以前的生活。逃避与面对,到底是在逃避哪个面对哪个。突然之间他感到很累,很累。

    帅哥老大,见周博一直不说话,以为他在考虑加入的问题,考虑加入后自己的地位。他嘴角挂上邪邪的笑继续蛊惑道:“兄弟,别在犹豫了,只要你加入,以后我们两个便是兄弟,你可以随意调动帮里任何兄弟。怎么样,满意吧?”

    周博未因他的丰厚条件而有任何情绪变化,他眼神黯淡了。也许是无法改变后的坦然。轻叹了口气坚决的道:“别说了,我不会加入你们的。想要钱,打到我,我这人不会将钱双手奉上。要不,你们就放了我,我定会记住这份恩情。”

    帅哥老大有些失望,但还不放弃的问道:“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周博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伤了我好几个兄弟,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既然你执意不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上”

    寸头男和纹身首当其冲迅速侵身周博,周博逃无可逃只能面对。他清楚的知道今天这几人是不会放过他了。当人已经预料到事情结果之时,反而没了恐惧。因为心中已经接受,一切已变的坦然。

    看着两个拳头离自己越来越近,周博想躲避却有点力不从心。腿上的伤和肚子上的痛很是影响他的行动。以往的敏捷完全丧失了,眼看就要避不开了,从身后突然伸出两只手握住了他的两个小手臂。左右各向外划圈,巧之又巧的将两个拳头引向了两边。进攻的两人因没了受力点,险些跌倒。

    周博惊讶道:“这不是太极云手吗。这也能打架?”周博回过头想看清救自己的是怎样一个人。”

    但是他想,纹身和寸头可不会让他去想。两个人左右开工,攻向周博身体各处要害。但是后面那人只是一招太极云手四两拨千斤,便守的滴水不漏,让对方一点机会都没有。

    周博从心底开始佩服,他从未想过,太极也可以对敌。一时沉醉在了太极之中,把身体完全交给了后边那人。任由他带动自己的手臂抵挡对方的攻击。

    “你们俩回来吧,别在那丢人了。”帅哥老大看不下去了,阻止了两个手下继续进攻。这时周博才有机会回头看一眼,映入眼前的是一位慈善老人,正微笑的看着自己。周博很想回他一个微笑,可是脸上的伤,让他这个微笑停在了半路。只剩一张苦瓜脸。

    “不知这位老先生是什么意思?”帅哥老大边说边走向周博二人。

    老人放下周博的手,上前两步微笑道:“我也正想问问这位小兄弟是什么意思呢?”

    “哦,是这样的,他伤了我几个兄弟。我只是想讨个公道。”有人说,理不在于有没有,而在于有没有去寻找。看来这位帅哥老大颠倒黑白的能力也不容小视呀。

    周博张了张嘴刚要上前辩解,想争取老人站在自己这边。然而看到老人回头露出的微笑心里有种没必要辩解的感觉。长出口气平静的道:“我只是做我认为该做的。”说完不在看老人,而是望向帅哥老大,眼神很是坚定,心里却为自己刚才有种依赖老人的想法而感到惭愧。

    老人看到周博神情大概也明白了他在想些什么,心中暗暗表示赞许,但脸上却什么都未表现出来,还是不变的微笑道:“我只是想看看刚扛着箱子被人追进来的那人伤的重不重,那招兔子蹬鹰的力道可是不小呀。”

    老人的话听起来好像是在关心帅哥老大的人。可却听的帅哥老大心里一惊,这不是表明他们进入此地时老头就已经在了吗,那他会不会已经报警?此处很少有人来,又是大清早,所以几个人才有恃无恐的作案,更重要的是在外边他们还有兄弟把风,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在树林中已经有一位老人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此时帅哥老大以心生退意,可是这么多弟兄受伤如果就这么走了,传到道上可是大大丢脸面的。会让道上的人看不起,以后还怎么出来混,怎么面对道上的朋友。

    帅哥老大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的如此辣手,弄的自己是进退两难。老人和周博见对方没动静,他们就更不会急了。周博是以为老人已经报警才如此镇定,而老人为什么一脸微笑淡定自然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考虑了一下当下情况的帅哥老大暗暗下了决心,扭头对手下道:“你们两个带那两个废物马上离开,告诉外面的兄弟,一有情况马上发信号。”

    长发男和另一人带刚被打昏的两个离开了,现在只剩下周博、老人家还有帅哥老大,纹身和寸头,虽然对方的人数少了很多,但是战斗力却相对来说有增无减。纹身和寸头本便是刚才六人中最难对付的两个,而帅哥老大,更不用说,绝对是一个厉害角色。

    周博在刚才的战斗中受伤不轻,现在行动都要很大的毅力忍受身上的疼痛,虽然多了一位老头,可是毕竟是老人家。先别说战斗力如何,周博都不想再让他出手,万一伤到了,自己心里会过意不去。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还没到连累一个老人家的地步。

    周博忍着痛上前两步很轻视又有些不在意的道:“我说这位帅哥,看你也是一表人才,不会为难一位老人家吧。”周博想拿话套住他,让他放过老人,自己怎样便不重要了。

    “当然,我一直都不想为难他。”帅哥老大又何尝想为难老人,他巴不得他早点离开,因为他感觉这位老人极其难对付。

    “哈哈”老人笑了笑还是一脸轻松的道:“你是不是在担心,在害怕。害怕警察会来,其实你不必担心,我并未报警。”

    听到老人家的话,帅哥老大和周博同时一愣。“为什么?”两人几乎同时不敢相信的道。周博是真的想知道为什么,而帅哥老大则是感到莫名其妙,属于好奇心理。

    “没有为什么,我不喜欢警察。”老人还是很轻松的微笑道,好像无论什么情况他的表情都不会变。

    “那你也没必要告诉我吧。难道就不怕我真的动手?”帅哥老大知道对方没报警反而不急于动手了。其实他是更不敢动手,他弄不明白老人的心思,不知道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更看不出老人家的实力。

    “人要靠自己,无能的人才会遇事就想着依靠警察。孩子你要记住这一点。”老人的语气很平淡,但却给人心灵很大的震撼。不怒而威的霸气让人无法反抗,这是周博的感觉,但是老人最后对周博的称呼又让他感到一种慈爱。

    “既然如此,我也不在多说什么,看看到底是你高看了自己的能力,还是我高估了自己。兄弟们,上,这老头交给我。”帅哥老大一挥手,慢慢的走向老人。

    老人把周博拉向身后道:“一边看着,别说话。”

    “什么?你想一个人对付我们三个,可我不想欺负一位老人家。你们两个把那个小子看紧了,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他的太极。”帅哥老大很傲慢的说道。

    “好,谢谢,就凭你这句话,今天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为难你。”老人的傲气比帅哥还要大,但因帅哥老大没趁自己动手而对周博发难,使其对他有了些许欣赏。也正因此老人才说了谢谢。如果周博他们了解老人的身份,一定会因为这句谢谢而感到震惊。

    “我也该谢谢您老人家没报警,小心了。”说完一掌向老人劈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