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0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走下不知呼吸了多少次同一团气体的闷热车厢,一股清爽凉意轻拂脸上绒毛,痒痒的爽爽的。按理说成都的气温应该比北方高才对。理论没有错,只是现在才早上5点,一天当中最清凉时刻,难怪周博会有如此感觉,一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随着人流走出出站口,周博四处张望着,寻找着。而后,收回了期待的目光,眼神中并没有想想中的失望,好像早便预料到了结果。录取通知书上说,在车站会有人接,只是五点也太早了点。无人接,他也未有不满,他相信自己单独照样可以找到学校。

    本来录取通知书上还有乘车路线,只是公交车司机师傅还在温柔乡里,除非等到八点。周博可没心情在此欣赏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其实最简单的方法是挥手摆个的士,把学校名一报一切ok.

    周博便是这样一个懒人,所以第一个付之行动的便是此法,也是最实用的方法。但是往往事非人愿。叫了好几个的士都未给他停。

    郁闷的周博拉着行李溜达着向外走,有意无意的观察者车站的环境,由于是夏末,五点已经朦胧亮了,在加上灯光,还是可以辨清远处的是恐龙还是美女。

    心目中的成都应该是和天空花园一样美轮美奂,可是,事实让他有些大失所望,又有些不愿相信,看看东看看西最后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漂亮的街道,没有高大威武透露着压迫与恐惧感的层楼,没有春草蝴蝶舞花香,只有和bd市一样的灰色,一样的暗淡,一样的残旧。周博心里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感叹,天下乌鸦一般般,都是黑毛。

    走出一段距离,再挥手依旧未有的士肯为他打开那道绿色的门。无情的拒绝着他这位外来者。无奈的摇了摇头,周博继续沿路向前走。

    路灯下,他拿出刚在车站费了半天口舌,花了十块钱买的价值只有三块钱的地图,心里无奈被人坑。但是在这陌生的地方他也只好忍了,而且还要尽量少说话,这是刚买地图时得到的教训。四川话对于他这位外来者就好像另一种外语,只要开口便已经告诉人家我是外省的,在看行李别人很容易猜道,“小样,你新来的吧”,那代表的意思就是,好欺负。

    刚买报纸时便是如此,周博问多少钱一份,老板说:“四块。”周博给了他五块。老板不但不找钱还眼巴巴的看着他。周博拿着地图,满脸疑惑不明白这哥们儿演的是哪出戏。

    老板见他没有再掏腰包的意思,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地图,大声道:“‘四’块钱一份,不讲价,在给五块”。

    周博蒙了,他很想问问这位大叔:您有小学毕业证吗,无证经营可是犯法的。但又一想,自己毕竟在外地,可不能刚来便惹上一身麻烦。压下心中的不快,把那张一直下沉的脸强拉出笑容道:“这位朋友,您慢慢说,不急。您看,你说四块,我给了你五块,你应该再找我一块才对呀,怎么还要五块呢?”

    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周博,看的他浑身不自在后道:“他龟儿子的,你新来的吧。”老板斜看着周博接着道,“老子说‘四块’不是四块。”老板把地图仍在摊位,两手食指交叉形成一个十字,瞪着眼比划着。

    周博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二话没说又给了老板五块钱,拿着地图灰溜溜的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有了刚才的经历,对打车他也不是很信任了:反正时间还早,在火车上又小睡足了,不如根据地图自己找找,也顺便看看成都到底景色如何?是如刚看到的那样,还是另有传说。

    在地图上找到体育学院的位置,他这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该放弃,此距离真的不是很近。

    周博看看自己简单行李,只有一个手拉皮箱,无所谓的笑笑,漫步向前走去。

    天渐渐亮了,也渐渐接近了市中心。一路走来,周博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天府之国,它不是传说,它是真实存在的。成都简直是穿着一身绿衣,绿化的面积比例相信是在中国很排前的。就连楼顶上都是低灌木或花花草草,有种进入课本中描述楼兰古国的感觉。只是车站那位置他实在不敢恭维。

    走进一处公园,周博看着四周美丽充满生机与清新的景色,心情无比舒畅,张开双臂想拥抱一下成都。他要把成都占有,他已经喜欢上了这里,决定在此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不知道是谁说过这样一句经典的话,好的心情总是被坏的运气抹杀。周博便验证了。他尽情享受着公园清新空气,也正好给了已观察跟踪他很久的小偷一个机会。就在周博沉醉于幻想中时,一位预谋已久的人迅速从其背后穿过,拎起皮箱便跑。

    “喂,我说,不至于如此明着抢吧。这算偷盗还是抢,劫呀,”周博一边追还有心情和对方聊天。这也难怪,他慢悠悠的在后面吊着,前面那位扛着大箱子跑的气喘吁吁,哪有心情理他。周博也不急,如果他想的话,早便追上了。不去追是因为,此公园就挨着他所要去的学校,穿过公园便到。小偷所逃跑的方向正好是学校的方向。有人扛行李何乐而不为呢。过会儿对方累垮了在去收拾他也不迟,而现在吗,他则是在用心里战,先在心里上拖垮对方。

    想法虽好战术也不错,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位“先生”已跟踪了他很久,会不清楚自己扛着箱子肯定跑不远,会没后着?

    累的哈腰喘气的小偷,跑到公园一个幽静树林后放下箱子道:“你……龟儿子的……不错吗,气……都不喘……一哈。”周博听着对方的四川话很是别扭,不过细细一想还是能明白大概意思。

    而后学者对方语调道:“你小子也不打听打听,我是混哪口饭的。就敢下手。”

    “哈哈,老子管你丫锤子,老子还怕你丫的。”四川“先生”直起腰,邪笑着慢拍了两下巴掌,还真有点黑社会老大的姿势,只是粗重呼吸和涨红的脸把本来营造的气势全部打碎了。周博在对方拍掌之时便提高了警惕,条件反射性的摆出散打护头姿势,下一刻又放松了下来,疑惑道:“你耍我呀,没事你拍什么手呀,难道这是你们四川人打架前的准备姿势,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伏兵呢。”

    四川男指指周博。

    周博一头雾水的指着自己,随后转头看向身后。暗叫不好,后面不知何时已站了五个人。让他很是惊骇。居然未听见任何声响,这几人恐怕不简单。心中急转考虑着各种脱身之策。

    “小子把你身上的钱和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吧,我们也不为难你,其他东西你自己还留着。”新来的几人中一黄色披肩发看起来像是老大的潮男,用带着川闻儿的普通话决定了最后的“利益分红”。

    周博在追对方之时便一直在想:这小偷不会是个新手吧?一点智商都没有,明抢也不能抢行李呀,行李里面一般不会有什么值钱东西的,并且又重,哪跑的了。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对方不是想抢行李,而是想把他引到此地,好作案。

    如果逃走对于周博来说,应该不是难事,但他可不想失去那个箱子,毕竟入学通知书等证件可都在里面呢。于他们妥协便更不是他的作风了。

    “这位大哥能不能放小弟一马,小弟感激不尽。刚是小弟不对,希望大哥见谅。小弟愿意把钱都孝敬给您……”周博点头哈腰的走向黄发潮男。潮男很是享受这种可以摆布他人的感觉,把别人踩在脚下的快感让他有些飘飘然,也正因得意忘形使他失去了原本的警惕性。周博有意制造的正是这个机会。

    他边走边掏出几张百元现金道“小弟身上现金不多,也就这些了”说着把钱递向潮男。

    潮男一脸的得意,伸手去接,还假装不悦道“就这么点还不够老子喝酒钱呢,把你……”没等潮男把话说完,异变发生了。

    周博趁潮男接钱注意力分散之时,左腿急跨一步贴近潮男,右膝狠狠的顶在了对方肚子上。动作未停,在潮男吃痛弯腰之际右肘向下狠砸其后颈,直接把其砸昏了过去。

    周博对自己的出手很有信心,他相信这一肘子下去对方起码要躺几个小时了。因此并未再看潮男,而是身体急速顺时针旋转,右腿随身体旋转斜劈向潮男右边的平头。

    然而,他还是小瞧了这几人。人家整天在江湖混,哪会那么容易解决,在周博动手打昏潮男后,其他人便已经反应过来,因而周博这一腿落空了。本来他想趁对方未防备,先解决两个,剩四个了再解决起来会轻松一些,可是他低估了这些人的反应能力。现在五人已形成了合围之势,并因周博的行为各个怒目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一对五,虽然他有两下子,但胜算可不大。毕竟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泡。

    周博知道自己的处境很不乐观,可他更明白绝不能自乱阵脚,一定要冷静,只能智取,不可力敌。否则今天能否走出此地便很难说了。

    借对方未动手掂量对手之际,他心思急转寻找着好的对策。结果,把自己过去看过的武侠小说情节翻了好几遍也未找出一个适合的计策。他发现小说里的东西在现实中根本行不通。比如刚才,在小说里完全可以来个擒贼先擒王,把潮男抓住估计一切便可以轻易解决了,可是在现实中完全无用。就算控制了所谓的王,对方根本不怕。你控制了又能怎样,杀了他,你敢嘛,不现实呀,人家根本不担心。你拿什么要挟。而且那个潮男是不是老大还两说,只是猜测而已。因此周博明智的选择了直接击昏,减少对方战斗力。

    此时已不容他再多想,去感叹小说与现实的不符。旁边五人可不会等他把心里的小九九打好在动手。“他龟儿子的,你把阿黄咋个了?”

    “阿黄?怎么这么像狗的名字,难道你们老大觉得此名很拉风?”周博听到自己打趴下的居然叫阿黄,心里暗叫不妙,看来这潮男还真不是老大。

    “老大?他龟儿子的,他只是我们一个跟班的新手。兄弟们少跟他废话,动手。”

    五人齐上周博还真有些架不住,不过幸好五人并未动家伙。只是赤手空拳周博凭着敏捷动作与以往打架经验。每次都能避开要害,虽然身上还是挨了不少拳头,但最多只是疼痛,并未伤到要害,只要忍受的住并不影响行动。

    这正是他打群架的经验,疼痛可以忍,但决不能让自己哪个部位失去运动能力。而他出手则恰恰相反,必攻其要害,使其失去战斗能力。面对无人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反正对方是强盗,自己属于正当防卫,因此处处下狠手。

    第一轮交手周博便看出五人中有三人动作快两人慢,抓住此空当,他出手如闪电,扣住右侧一人手腕。用力回拉,借反作用力侵入那人身前,借此避开了左边一拳和后面一脚。周博动作未停,在侵近那人之时左肘由下向上顶在了对方肘窝处,一声惨叫,这人算失去战斗力了。这还是周博手下留情,只是让他肩关节脱臼,如果力量在大些可便残废了。

    成功解决掉一个,周博并不是安然无恙,出手慢的两人在其闪开之时便已变招,一人因同伴的身体挡住了对手未能再出手,而另一人却狠狠的踢在了周博大腿上,这还是他有意屈膝使身体下沉才避过了被踢中膝盖。

    没时间查看大腿伤势,身体右旋半圈,借屈膝之力将脱臼之人顶飞,砸向其背后两人。他则趁空挡就地滚出了包围圈。

    一连串动作说来话长,其实只在几秒钟发生。周博利用身体敏捷趁对方还有所轻敌才能轻易得手。不过大腿的伤也不轻,阵阵刺痛已让他的速度受限。对他可是大大的不利。

    “阿三只是脱臼,没什么大碍,但不能在动手了。这小子还真辣手,大家都小心点,速战速决别在给老大丢脸。”寸头男喊道。

    四人又对周博展开了新一轮围攻,这次几人可不敢再大意,处处小心,互相配合。周博找不到机会,却时不时的挨他们一拳两脚。情况是越来越不妙,身上的痛已经影响到了他的行动,另外体力消耗也很大,在如此打下去不被打趴下也得累趴下。

    必须想办法再打倒他们一人或两人,才能让他们知难而退,不然肯定脱不了身。周博咬牙暗想着。

    时间不长吗,周博看准一个时机,用出了成龙的招数。后摆劈腿,左脚支撑为轴,右脚向后由下向上踢起再由上向前劈下,同时攻击前后两人。但是他根本不会这招。只是一时借机发挥,另外是想吓住对方,让对方误以为他是个练家子高手,知难而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