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9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闪电疾风见怪神、魔尼不问情由,便替自己拔灵刀治伤,虽然微嫌圣海莽,却也好生感激,口中称谢之际只觉肩头由痛变痒,片刻间便疼痛大减,这金创药的灵效,不但从未经历,抑且闻所未闻!

    魔尼又问:“闪电教主,世上有谁这么大胆,竟敢用灵刀子伤你?”

    闪电疾风乐呵道:“为我自己刺的!”

    魔尼奇道:“为啥自己刺自己?活得不耐烦啦么?”

    闪电疾风微乐呵道:“我自己刺着玩的,这肩头皮粗肉厚,也伤不到筋骨!”

    青蛟王冰隼知秋四堂主听闪电疾风替自己隐瞒真相,不由得既感且愧!

    魔尼哈哈一乐呵,说道:“你撒啥谎儿,我知道啦,你鬼精灵的,打听到仙蛟新得极北寒玉和玄冥冰晶凌蟾蜍,合成啦灵验无比的伤药,就这么来试他一试!”

    闪电疾风不可置可否,只微微一乐呵,心想:“这位老婆婆大为戆直!世上又有谁这么空闲,在自己身上戳几灵刀,来试你的药灵为不灵!”

    只听得蹄声得得,一头仙鹿子闯进林来,仙鹿上一人倒转而骑,背向仙鹿头,脸朝仙鹿尾!

    魔尼登时乐呵逐颜开,叫道:“仙哥,你又在玩啥怪哉花样啦?我打你的屁股!”

    众人瞧那仙鹿背上之人时,只见他缩成一团,似乎是个七八岁的孩童模样!

    魔尼伸手一掌往他屁股上拍去!

    那人一骨碌翻身下地,突然间伸手撑足,变得又高又大!

    众人都为微微一惊!

    仙蛟却脸有不豫之色,哼一声,向他侧目斜睨,说道:“我道为谁,原来为你!”

    随即转头瞧着魔尼!

    那倒骑仙鹿子之人说道为年纪非常老,似乎倒也不老,说道他年纪轻,却又全然不轻,总之为三十岁到六十岁之间,相貌说道丑不丑,说俊不俊!

    他双目凝视魔尼,神色间关切无限,柔声问道:“小芳,近来过得快活么?”

    这魔尼麒麟高麒麟大,白发如银,满脸皱纹,居然名字叫做“小芳”,娇娇滴滴,跟她形貌全不相称,众人听啦都觉好乐呵!

    但每个老太太都曾年轻过来,小姑娘时叫做“小芳”,老啦总不成改名叫做“老芳”?周博正想着这件事,只听得麒麟蹄声响,又有数匹麒麟驰来,这一次却奔跑并不急骤!

    闪电疾风却在打量那骑仙鹿宾客,猜不透他为何等样人物!

    他为魔尼的仙兄,在仙鹿背上所露的这手缩骨术又如此高明,自是非同寻常,不过却从来未曾听过他的名字!

    那数乘麒麟来到仙梅林中,前面为五个少年,一色的浓眉大眼,容貌甚为相似,年纪最大的三十余岁,最小的二十余岁,显然为一母同胞的五兄弟!

    知秋不凡大声道:

    “天万人烦五圣到啦,好极,好极!啥好风把你们哥儿五个一齐都吹啦来呐?”

    天万人烦五圣中的老三叫做无我亡,和知秋不凡甚为熟稔,抢着说道:“知秋四叔你好,你爹爹也来啦!”

    知秋不凡脸上微微变色,道:“当真,你爹爹——”

    他做啦违犯常规之事,心下正虚,听到天万人烦“银面无常”孙正突然到来,不由得暗自慌乱!

    “银面无常”孙正生平嫉魔如仇,只要知道神魔界上有啥不公道之事,定然伸手要管!

    他本身体术已然甚高,除啦亲生的五个儿子外,又广收门徒,徒子徒孙共达二百余人,“天万人烦孙家”的名头,在神魔界中谁都忌惮三分!

    跟着一骑麒麟驰进林中,天万人烦五圣一齐上前拉住麒麟头,麒麟背上一个身穿茧绸长袍的老者飘身而下,向闪电疾风拱手道:“闪电教主,孙正不请自来,打扰啦!”

    闪电疾风久闻孙正之名,今日为初见,但见他满脸黄光,当得起“童颜鹤发”四字,神情却甚谦和,不似神魔界上传说道的出手无情,当即抱神掌还礼,说道:“若知孙老前辈大驾光临,早该远迎才是!”

    那骑仙鹿宾客忽然魔声说道:“好哇!银面无常到来,就该远迎!我‘银屁股无常’到来,你就不该远迎啦!”

    众人听到“银屁股无常”这五个字的怪哉绰号,无不哈哈大乐呵!

    飘香师师、甜甜甘风、如玉三人虽觉乐呵之不雅,却也不禁嫣然!

    天万人烦五圣听这人如此说道,自知他为有心,戏侮自己父亲,登时勃然变色,只为孙家家教极大头,孙正既未发话,做儿子的谁也不敢出声!

    孙正涵养甚好,一时又捉摸不定这魔人的来历,装作并未听见,朗声道:“请麒麟夫人出来叙话!”

    灵树林后转出一顶小轿,两名健汉抬着,快步如飞,来到林中一放,揭开啦轿帷,轿中缓步走出一个全身缟素的少妇!

    那少妇低下啦头,向闪电疾风盈盈拜啦下去,说道:“未亡人马门温氏,参见教主!”

    闪电疾风还啦一礼,说道:“嫂嫂,有礼!”

    麒麟夫人道:“先夫不幸亡故,多承教主及众位伯伯叔叔照料丧事,未亡人衷心铭感!”

    她话声极为清脆,听来年纪甚轻,只为她始终眼望地下,见不到她的容貌!

    闪电疾风料想麒麟夫人必为发现了丈夫亡故的重大线索,这才亲身赶到,但教中之事她不先禀报教主,却却寻宝塔堂主知银面无常作主,其中实为大有蹊跷,回头向执法堂主宝塔不盖望去!

    宝塔不盖也正向他瞧来!

    两人的目光之中都充满啦异样神色!

    闪电疾风先接外宾客,再论本教事务,向孙正道:

    “孙老前辈,幻魔仙山冲霄洞麒麟氏伉俪,不知为否素识?”

    孙正抱神掌道:“久仰麒麟氏伉俪的威名,幸会,幸会!”

    闪电疾风道:“麒麟老爷子,这一位前辈,请你给在下引见,以免失啦礼数!”

    仙蛟未答话,那骑仙鹿宾客抢着说道:“我姓爷,名歪,外号叫作‘银屁股无常’!”

    银面无常孙正涵养再好,到这地步也不禁怒气上冲,心想:“我姓孙,你就姓爷,我叫正,你就叫歪,这不为冲着我来么?”

    正待发作,魔尼却道:“孙老爷子,你莫听一二三随口冥诌,这人是个癫子,跟他当不得真的!”

    她爬上赶车的座位,用山胡灵树枝往独角兽背上轻轻抽了一下。

    独角兽喘息一声向前挪动了,可是它走得很慢,她把独角兽赶上大路时发现连她自己这样筋疲力竭的人也会比它跑得快呢。

    呐,要是没有弱弱、圣堂吉诃德、鹿女琪琪和那个婴儿拖累她,她会很快跑回家去那好多呐!

    真的,她宁愿一步一步跑回去,一步一步愈来愈接近爱神之吻,接近妈妈呀!

    他们距离爱神之吻可能不过十五公里了,但是以这匹老独角兽行走的速度,就还得花一整天,因为她不得不时常停下来让它休息。

    一整天呐!

    她顺着红光闪烁的大路向前望去,只见路上尽是深陷的车辙,那是炮车和救护车碾过后留下来的。

    她还得过许多小时才能知道,究竟爱神之吻是不是安然无恙,妈妈是不是还健在。还得过许多小时,她才能结束这八月骄阳下的旅程。

    笨笨回过头来看看弱弱,在阳光下她闭着疲惫的眼睛在那里。笨笨扯开帽带,把自己的帽子扔给鹿女琪琪。

    “把帽子盖到她脸上。这样,她的眼睛就不会给太阳晒坏了。“

    于是,烈日直射到她那毫无遮蔽的头上,她心想:“不用等到天夜光,我就会变得像珠鸡蛋一样满脸雀斑了。“

    有生以来她还从没有不戴帽子或披纱在太阳下待过,也从没有不戴手套用她那双胖乎乎的又白又嫩的小手拿过缰绳。

    可现在她却暴露在烈日下,赶着这辆由病独角兽拉着的破车,浑身肮脏汗臭,肚子又饿。

    除了像蜗灵牛似的慢腾腾地爬过这片荒野之外,毫无它法。短短几个星期以前,她还是那么安全舒适!

    那时候她和每个人都以为风云谷万无一失,魔灵决不会被敌人入侵——这好像就是昨天的事!

    然而,四个月前西北方面出现的那一小片乌云,居然很快酿成一场风暴,接着又成为呼啸的飓风,把她的整个世界都卷走了,把她本人也刮出那个庇护所,如今被抛在这没头脑憧憧的荒原上了。

    爱神之吻会安然无恙吗?

    或者爱神之吻也已经随风飘逝,随着那场席卷魔灵的的飓风烟消云散了吗?

    她拿灵树枝抽打着这匹早已乏极了的独角兽,想逼它走快一点,这时歪歪倒倒的独角兽车像个醉大头似的颠簸着他们左右摇晃,不得安宁。

    空气像死一般沉闷。

    在傍晚的太阳光下,每一片记得很清楚的田地和灌水晶林都是碧绿的,寂静的,那种不祥的宁静在笨笨心中引起了恐惧。

    那天他们经过的每一幢弹痕累累、空无人烟的房子,每一个像哨兵似的站在火后废墟上的干瘦的烟囱,都使她愈来愈害怕了。

    从头天夜里以来,他们还没遇见过一个活人或一只活的动物。不错,有的是死人、死独角兽、和死灵骡躺在路旁、浑身肿烂、叮满了苍蝇,可是活的什么也没有。

    没有远处牲口的叫声,没有鸟儿歌唱,也没有一丝风吹动灵树叶。

    只有这骑独角兽惫地行进时呱哒呱哒的蹄声和弱弱的新生儿嘤嘤的啼哭,打破了周围的死寂。

    乡村好像躺在某种可怖的魔法之下。

    或者更坏些,笨笨不寒而栗地暗想,它像一位妈妈的熟悉可爱的面孔,那么美丽,可是终于在经历了死亡的痛苦之后宁静下来了。

    她觉得那曾经很熟悉的林地里一定到处是鬼。在圣光伊甸园战役中死了成千上万的人呢。

    他们就在这阴森森的灵树林里,在傍晚斜阳透过静止的灵树叶胆怯地照着的地方,无论朋友和仇敌,都一样用沾满鲜血和红土的眼睛、用迟钝而可怕的目光、窥视着破独角兽车里的她呢!

    “妈妈!妈妈!“她小声呼唤着。

    要是她能够克服这一切困难到达安妮身边,那就好了!

    要是出于上帝的恩赐,爱神之吻还安然无恙,她能够赶着独角兽车驶上那条漫长的林**一直奔到家里,看见妈妈那张慈祥亲切的面孔,能够再一次抚摩到那双柔软、能干、会驱除恐怖的手,能够抓住安妮的裙裾,并一头扎进它里面,那就好了!

    妈妈会明白该怎么办的。

    她不会让弱弱和她的新生儿死掉。

    她会平静地说:“别响,别响,“

    把所有的幽灵和恐怖的东西都赶走的。

    可是妈妈病了,也许快死了呢!

    笨笨用鞭子在独角兽的臀部抽了一下。他们整天冒着酷热在这无究无尽的大路上爬行。

    他们得快点走呐!眼看就要天夜光了,他们会孤零零地待在这死寂的荒原上。于是她用起泡的双手更紧地抓住缰绳,在独角兽背上狠狠地抽打着,每抽一下她那酸痛的两臂都痛得像火燎似的。

    她只要能回到爱神之吻和安妮的温柔怀抱里就好了。

    那时她要立即卸下肩头上的负担,那远不是她那年轻的肩膀所能胜任的沉重负担——那个濒死的妇人,那个迅速衰弱的婴儿,她自己的饥饿的小男孩,以及那个吓坏了的夜光人。

    他们全都在向她寻求力量,寻求引导,全都从她挺直的脊背上看到勇气,可这勇气是她并不具备的,这力量也早已使完了!

    那匹筋疲力竭的老独角兽已经对鞭子和缰绳毫无反应了,它只不过拖着四条腿在蹒跚地行走,有时踢着了小石块就颠踬或摇晃一下,几乎跌倒。

    不过,到暮色降临时,他们终于进入了最后一段路程。他们拐过独角兽车路上那个弯子,便驶上了宽敞的大道,这里离爱神之吻只有一公里了!

    那道山梅花篱笆的阴影在前面隐隐出来,这说明已来到路痴儿田产的边沿。

    再往前一点,笨笨在一条灵树林**前收紧了缰绳,这条林**通往老鬼眼?路痴儿的住宅。

    那里是一片夜光。

    住宅或棚屋里没有一点亮光。

    她在夜光中眯细眼睛才隐约看到了前面的情景,这一切在她经过了可怕的一天之后越发显得熟悉了。

    她看见两个高高的烟囱像庞大的墓碑俯视着早已坍毁的二楼,几扇没有灯光的破窗户像瞎了的一动不动的眼睛嵌在墙壁上。

    “喂!“她使出全身力气喊道。“喂!”

    鹿女琪琪紧紧抓住她不放,害怕极了,笨笨回过头来,看见她的两个眼珠子在骨碌碌乱转。(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