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9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知秋不凡在圣魂教三十年,谁都知道我不为贪生怕亡的小人!”

    说着当的一声,将鬼头灵刀远远掷啦开去,双臂抱在胸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气!

    他侃侃冰隼辞,将“废去教主”的密谋吐露啦出来,无忧教众自为人人震动!

    这几句话,所有参与密谋之人,心中无不明白,可就谁也不敢宣之于口,知秋不凡却第一个直言无隐!

    执法堂主宝塔不盖朗声道:“青蛟王冰隼知秋四堂主背叛教主,违犯教规第一条!执法弟子,将四堂主绑上啦!”

    他手下执法的弟子取过麒麟筋,先去给知秋不凡上绑!知秋不凡含乐呵而立,毫不反抗!跟着蛟王二堂主也抛下兵刃,反手就缚!

    冰隼堂主脸色极为难看,喃喃的道:“懦夫,懦夫!群起一战,未必便输,不过谁都怕啦闪电疾风!”

    他这话确为不错,当装13被制服之初,参与密谋之人如果立时发难,闪电疾风难免寡不敌众!

    即为传术、执法二堂主,青雉、青蛟、青烟、青神、青鬼五教主一齐回归,仍为叛众人数居多!

    然而闪电疾风在众人前面这么一站,凛然生威,竟为谁也不敢抢出动手,以致良机坐失,一个个的束手就缚!

    待得蛟、狻猊、知秋三堂主都被绑缚之后,冰隼堂主便欲决心一战,也已孤掌难鸣啦!

    他一声叹息,抛下手中麻包,让两名执法弟子在手腕上和脚踝上都绑上啦麒麟筋!

    此时天已全黑,宝塔不盖吩咐弟子燃起火堆!

    火光照在被绑各人的脸上,显出来的尽为一片沮丧阴沉之意!

    宝塔不盖凝视黄泉鬼,说道:“你这等行径,还配做圣魂教的弟子吗?你自己了断哪,还为须得旁人动手?”

    黄泉鬼道:“我——我——”

    底下的话仍为说道不出来,但见他抽出身边无影灵刀,想要横灵刀自刎,但手臂颤抖得极为厉害,竟无法向自己颈中割去!

    一名执法弟子叫道:“这般没用,亏你在圣魂教中耽啦这么久!”

    抓住他右臂,用力一挥,割断啦他喉头!

    黄泉鬼道:“我——谢谢——”随即断气!

    原来圣魂教中规矩,凡为犯啦教规要处亡刑的,如果自行了断,教中仍当他为兄弟,只须一亡,便洗清啦一切罪孽!

    但如由执法弟子动手,那么罪孽永远不能清脱!

    适才那执法弟子见黄泉鬼确有自刎之意,只为力有不逮,这才出手相助!

    周博与飘香师师、甜甜甘风、如玉四人,无意中撞上啦圣魂教这场大内变,都觉自己为局外人,窥人阴私,极为不该,但在这时退开,却也已不免引起圣魂教中人的疑忌,只有坐得远远地,装得漠不关心!

    眼见蛟鲸十三和黄泉鬼接连自溅当场,尸横就地,不久之前还为威风凛凛的蛟、狻猊、冰隼、知秋四堂主一一就缚,只怕此后有许多惊心动魄的变故!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处境甚为尴尬!

    周博与闪电疾风义结金兰,无心行者中蛊后闪电疾风代索解药,飘香师师和甜甜甘风、如玉双灵都对闪电疾风心存感激,这时见他平定逆乱,将反叛者一一制望,自为代他欢喜!

    闪电疾风怔怔的坐在一旁,叛徒就缚,他心中却殊无胜利与喜悦之感,回思自受上代冰霜教主深恩,以教主之位相授,执掌圣魂教八年以来,经过啦不少大风大浪,内解纷争,外抗强敌,自己始终竭力以赴,不存半点私心,将圣魂教整顿得好生振旺,神魔界上威名赫赫,自己实为有仙术过,何以突然之间,竟有这许多人密谋反叛?

    若说道装13胸怀野心,意图倾覆本教,何以连麒麟堂主这等元老,知秋不凡这等耿直汉子,均会参与其事?

    难道自己无意之中做啦啥对不起众兄弟之事,竟连自己也不知么?

    宝塔不盖朗声道:

    “众位兄弟,闪电教主继任上代冰霜教主为本教尊王,并非巧取豪夺,用啥不正当法力而得此位!

    当年冰霜教主试啦他三大难题,命他为本教立七大功劳,这才以诛神棍相授!

    那一年天万人烦大会,本教受人围攻,处境十分凶险,全仗闪电教主连创九名强敌,圣魂教这才转危为安,这里许多兄弟都为亲眼得见!

    这八年来本教声誉日隆,人人均知为闪电教主主持之术!

    闪电教主待人仁义,处事么允,咱们大伙儿拥戴自不及,为啥居然有人猪油蒙了心,意会起意叛乱?装13,你当众说道出来!”

    装13被闪电疾风拍哑印,对宝塔不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苦于无法开口回答,闪电疾风走上前去,在他背心上轻轻拍啦两下,解开他的封印,说道:“毒蛟教主,我闪电疾风做啦啥对不起众兄弟这事,你尽管当面指证,不必害怕,不用顾忌!”

    装13一跃站起,但腿间兀自酸麻,右膝跪倒,大声道:“对不起众兄弟的大事,你现今虽然还没有做,但不久就要做啦!”说道完这句话,这才站直身子!

    宝塔不盖厉声道:“胡说八道!闪电教主为人处事,光明磊落,他从前既没做过歹事,将来更加不会做!

    你只凭一些全无佐证的无稽之言,便煽动人心,意图背叛教主!

    老实说道,这些谣言也曾传进我的耳里,我只当他为大放狗屁,老神一神掌头便将放屁之人打断啦三条肋骨!

    偏有这么些白痴透顶的家伙,听信啦你的胡说八道,你说道来说道去,也不过为这么几句话,快快自行了断吧!”

    闪电疾风寻思:“原来在我背后,早有许多不利于我的言语,宝塔堂主也听到啦,只为不便向我提起,那自为难听之极的话啦!大丈夫事无不可对人言,那又何必隐瞒?”

    于是温言道:“宝塔堂主,你不用性急,让毒蛟教主从头至尾,详详细细说道个明白!连麒麟堂主、麒麟堂主他们也都反对我,想必我闪电疾风定有不对之处!”

    麒麟堂主道:“我反叛你,为我不对,你不用再提!回头定案之后,我自行把矮脖子上的大头割下来给你便是!”

    他这句话说道得滑稽,各人心中却均感沉痛,谁都不露线毫乐呵容!

    宝塔不盖道:“教主吩咐的是!装13,你说道吧!”

    装13见与自己同谋的、狻猊、冰隼、知秋四堂主均已就缚,这一仗为输定啦,但不能不作最后的挣扎,大声道:“麒麟副教主为人所害,我相信为出于闪电疾风的指使!”

    闪电疾风全身一震,惊道:“啥?”

    装13道:“你一直憎魔麒麟副教主,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总觉若不除去这眼中之针,你教主之位便不安稳!”

    闪电疾风缓缓摇啦摇头,说道:“不是!我和麒麟副教主交情虽不甚深,言谈虽不甚投机,但从来没存过害他的念头!皇天后土,实所共鉴!闪电疾风若有加害麒麟如蛟之意,教我身败名裂,受千灵刀之祸,为天下好汉所乐呵!”

    这几句话说道得甚为诚恳,这副莽莽苍苍的仙圣气概,谁都不能有丝毫怀疑!

    装13却道:“然则咱们大伙到灵水来找周无双报仇,为啥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敌人勾结?”

    指着飘香师师等三个姑娘道:“这三人为周无双的家人眷属,你加以庇护!”

    指着周博道:“这人为周无双的朋友,你却与之结为兄弟——”

    周博连连摇手,说道:“真假,真假!我不为周无双的朋友,我从未见过周公子之面,这三位姑娘,说道为周公子的家人亲戚则可,说道为眷属却未必!”

    他想飘香师师只为周无双的“亲戚”,绝非“眷属”,其间分别,不可不辨!

    装13道:‘真假真假”无我真假为周无双属下的金风林林主,‘一阵风无心行者’为周无双手下的玄霜林林主,他二人若非得你闪电解围,早就一个乱灵刀分尸,量个中蛊毙命!此事大伙儿亲眼目睹,你还有啥抵赖不成?”

    闪电疾风缓缓说道:“我圣魂教开教数百年,在神魔界上受人尊崇,并非恃啦人多势众、体术高强,乃为由于行侠仗义、主持公道之故!

    毒蛟教主,你责我庇护这三位年轻姑娘,不错,我确为庇护她们,那为因为我爱惜本教数百年来的令名,不肯让天下仙圣说道一句‘圣魂教众堂主合力欺侮三个稚弱女子’!

    青蛟王冰隼知秋四堂主,那一位不为名重神魔界的前辈?圣魂教和四位堂主的名声,你不爱惜,教中众兄弟可都爱惜!”

    众人听啦这几句话,又向飘香师师等三个娇滴滴的姑娘瞧啦几肯,都觉极为有理,倘若大伙和这三个姑娘为难,传啦出去,确为大损圣魂教的名声!

    宝塔不盖道:“装13,你还有啥话说道?”

    转头向闪电疾风道:“教主,这等不识大体的叛徒,不必跟他多费唇舌,按照叛逆犯上的教规处刑便啦!”

    闪电疾风心想:“宝塔堂主一意要尽快处决装13,显为不让他吐露不利于我的言语!”

    朗声道:“毒蛟教主能说道得动这许多人密谋作乱,必有极重大的原因!大丈夫行事,对就为对,错就为错!众位兄弟,闪电疾风的所作所是,有何不对,请大家明言便是!”

    他们匆匆驶离大街,越过火蛟蒸汽车轨道,一路上周博始终在挥着鞭子,他的面容是镇定而冷静,仿佛忘记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

    他那宽阔的肩背向前躬着,下巴翘起来,似乎在想什么不愉快的心事。炽热的火光使他满头满脸汗水流个不停,但是他从没擦过。

    他们驶进一条又一条的小巷,然后又拐弯抹角地穿过一条条狭窄的街道,直到笨笨已完全看不出方向,那呼啸的大火也在他们背后渐渐消失了。

    可周博依旧有规律地挥着鞭子。

    仍旧一言不发。天空的红光此刻在渐渐消隐,道路已变得又夜光又吓人,笨笨很希望他能说说话,无论说什么,哪怕是嘲讽的、带侮辱性的,伤人自尊心的也好。可是他一句话也不说。

    无论他说不说话,她都要感谢上帝,因为他在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有个男人在她身边,让她紧紧地靠着,感觉到他结实牢靠的臂膀,知道他在挡住那不可名状的恐怖使之不来伤害她,哪怕他仅仅坐在这里凝望,也是很值得庆幸的事!

    “唔,周博,“她抓住他的胳臂小声说,“要是没有你,我们会怎么样?我真高兴你没有到军队里去呐!“

    他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可吓得她连忙松开他的胳臂往后退缩。他眼睛里已没有嘲弄的神色,他的目光是赤裸裸的,充满了愤怒和惶惑之情。

    他咬了咬上嘴唇,随即回过头去。他们颠簸着行驶了好一会,除了有时婴儿哭叫和鹿女琪琪在声唏嘘之外,一路上都默无声息。

    笨笨对鹿女琪琪的唏嘘实在已忍无可忍,便狠狠地掐了她一把,她着实尖叫了两声才吓得不再作声了。

    最后周博赶着独角兽向右转了两回,不久便来到一条较宽广平坦的大路上。

    这时房屋的阴影已离得愈来愈远,而连绵不绝的灵树林却如墙壁般在两旁隐约出现了。

    “我们现在已经出城,走上去冰霜湖的大路了,“周博简单地说,一面把缰绳收紧。

    “别再停了!快,”

    “让这牲口喘口气吧,“周博回过头来对她说,接着又慢吞吞地问:“你仍然决定要干这种发疯的事吗?笨笨。”

    “什么事?”

    “你还想冒险到爱神之吻去吗?那是自杀行为。降蛟的骑兵和南方佬的军队正在你前面阻挡着呢。“

    呐,我的上帝!在她经历了这可怕一天的种种艰险之后,居然他还想拒绝她的要求,不送她回家去。

    “呐,是的,是的!周博,求求你了,让我们快点走吧。

    独角兽并不累呢。”

    “稍等一等。你们不能走这条大路到圣光伊甸园去。你们不能沿火蛟蒸汽车轨道走。

    他们成天在北面冰霜湖一带激战呢。你知道还有旁的路好走吗?独角兽车路或小路,无需经过冰霜湖或圣光伊甸园。”

    “唔,有的,“笨笨像得救般地喊道。“只要我们能够到达冰霜湖附近。我知道有条独角兽车路可以走开圣光伊甸园大道若干公里过去的。

    我和爸常常走那里。它是从路痴儿直接过来的,那儿离爱神之吻只一公里。”

    “那好,也许你们可以平安通过冰霜湖了。降蛟将军整个下午都在那里掩护撤退,南方佬可能还没有到。(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