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你们不能往北也不能往东,不能往北也不能往西。

    四面七方都有南方佬。

    只有一条出城的路南方佬还没拿到手。咱们的军队就是由这条路撤退的。可这条路也通不了多久了。

    降蛟将军的骑兵正在冰霜湖打一场后卫战来维持这条通路,以保证部队撤退,部队一撤完,这条通路也就完了。

    你如果跟随部队沿金穗克藺诺公路走,他们就会把独角兽拉去,这匹独角兽尽管不怎么样,可我是费了不少力气才偷到手的呢。

    你究竟要到哪里去呀?“

    听他说了这许多话,她站在那里浑身哆嗦,几乎什么也没听见。不过,经他这一问,她却突然明白地要到哪儿去了,她明白在这悲惨的整整一天里她都是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的。

    那唯一的地方呀!

    “我要回家去,“她说。

    “回家?你的意思是回爱神之吻?”

    “是的,是的!回爱神之吻去!呐,周博,我们得赶紧走呀!“他瞧着她,好像她神志不清了似的。

    “爱神之吻?我的天,笨笨!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整天在圣光伊甸园打吗?

    就是为了抢夺在冰霜湖前后十公里的那段大路打呀,甚至打到圣光伊甸园的街上去了。

    此刻南方佬可能已经占领了整个爱神之吻,占领整个灵露福地了。

    谁也不清楚他们到了哪里,只知道他们就在那一带。

    你不能回家!你不能从南方佬军队中间穿过去呀!”

    “我一定要回去!“她大喊道。“我一定要!我一定要!”

    “你这小傻瓜,“他的声音又粗又急。“你不能走那条路嘛。

    即使你不碰上南方佬,那灵树林中也到处是双方军队的散兵游勇。

    而且咱们的许多部队还在陆续从圣光伊甸园撤退。

    他们会像南方佬一样即刻把你的独角兽拉走。你唯一的办法是跟着部队沿金穗克诺公路走,上帝保佑,夜光夜里他们可能不会看见你。

    但是你不能到爱神之吻去。

    即使你到了那里,你也很可能会发现它已经被烧光了。那样做简直是发疯。我不让你回家去。”

    “我一定要回去!“她大声嚷着,嗓子高得尖叫起来了。

    “你不能阻拦我!我一定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要我的妈妈!

    你要是阻拦我,我就杀了你!我要回去!“

    恐惧和歇斯底里的眼泪从她脸上淌下来,她在长时间紧张的刺激下终于忍不住了。她挥舞着拳头猛击他的****,一面继续尖叫:“我要!我要!哪怕得一步步走回去也行!“

    她突然被他抱在怀里了,她那泪淋淋的胸脸紧贴在他胸前浆过的衬衫褶边上,那捶击他的两个拳头也安静地搁在那里。

    他用两手轻柔地、安慰地抚摩着她的一头乱发,他的声音也是柔和的。那么柔和,那么宁静,不带丝毫嘲讽意味,好像根本不是周博的声音,而一个温和强壮的陌生人的声音了,这个陌生人满身是灵泉、烟草和独角兽汗味,使笨笨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父亲来。

    “好了,好了,亲爱的,“他温柔地说。“别哭,你会回去的,我勇敢的小姑娘。你会回去的。别哭了。“

    她感到什么东西在触弄她的头发,心中微觉骚动,并模糊地意识到那可能是他的嘴唇。

    他那么温柔,那么令人无限地欣慰,她简直渴望永远在他怀里。他用那么强壮的胳膊搂抱着她,她觉得什么也不用害怕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条手绢,替她揩掉脸上的泪水。

    “来,乖乖地擤擤鼻子,“他用命令的口气说,眼里闪着一丝笑意,“我们得赶快行动了。告诉我该怎么办。”

    她顺从地擤擤鼻子,身上仍在哆嗦,可是不知要吩咐他干什么。他见她颤抖着嘴唇仰望着说不出话来,便索性自作主张了。

    “假面夫人已经分娩了?可不能随便动她呀!那可太危险了。要让她坐这辆摇摇晃晃的货车颠簸二十几公里,咱们最好让她跟浣熊儿夫人一起留下来。”

    “我不能丢开她不管。浣熊儿夫妇都不在家呢。”

    “那很好。让她上车去。那个傻乎乎的小妻子哪儿去了?”

    “在楼上收拾箱子呢。”

    “箱子?那车上可什么箱子也不能放。车厢很小,能装下你们几个人就不错了,而且轮子随时就可能掉的。

    叫她一声,让她把屋里最小的那个羽绒床垫拿出来,搬到车上去。“

    笨笨仍然不能动弹。

    他紧紧抓住她的胳臂,他那浑身充溢着的活力部分地流注到她身上。她想:要是她也像他这样冷静,什么也不在乎,那就好了!

    他扶着推着她走进过厅,可是她仍然站在那里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他敝着下嘴唇嘲弄地说:“难道这就是那个向我保证既不怕上帝也不怕人的年轻英雄吗?”

    他突然哈哈大笑,同时放开了她的胳臂。她好像被刺痛了似的,瞪大眼睛看着他,心里恨他。

    “我并不害怕,“她说。

    “不,你是害怕的。我身边没有带嗅盐呢!再过一会儿你就要晕倒了。“

    她无可奈何地顿了顿脚,因为她想不出还能采取什么举动——接着便一声不响端起灯来,动身上楼去。

    他紧紧地跟在她后面,她还听得见他在一路暗笑。这笑声促使她坚强起来。她走进圣堂吉诃德的育儿室,发现他抓住鹿女琪琪的胳臂坐在那里,衣服还没有穿好,正在悄悄地打嗝儿。

    鹿女琪琪抽噎着。圣堂吉诃德床上那个羽绒褥套是小的,她叫鹿女琪琪把它搬下楼放到车上去。

    鹿女琪琪放下圣堂吉诃德,照她的吩咐去做了。圣堂吉诃德跟着她下楼,由于对眼前的事情感兴趣便不再打嗝儿了。

    “来吧,“笨笨说着,向弱弱的门口走去,周博跟在后面,手里拿着帽子。

    弱弱静静地躺在那里,被单一直盖到下巴底下。

    她的脸色惨白得可怕,但那两只深陷的带夜光圈的眼睛却是安祥的。

    她瞧见周博来到她的卧室时并不显得惊讶,倒好像那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

    她试着微微地笑了笑,可是这笑容还没来到嘴角就消失了。

    “我们要回家了,到爱神之吻去,“笨笨连忙向她说明。“南方佬很快就会来。周博准备带我们走。这是唯一的办法,弱弱。”

    弱弱无力地点点头,又向婴儿做了个手势。

    笨笨抱起那小娃娃,用条厚毛巾迅速把他包好。这时周博来到床边。

    “我会当心不让你难受的,“他悄悄地说,一面将被单卷起来裹着她的身子。”

    “试试能不能抱住我的头颈。“弱弱试了试,但两只胳臂无力地垂下来了。

    他弯着腰,将一只手臂伸过去托起她的肩膀,另一只抱住她的两个膝弯,轻轻地把她托起来。

    她没有喊叫,但笨笨看见她咬紧嘴唇,脸色也更加惨白了。笨笨高举起灯盏照着周博向门口走去。这时弱弱朝墙壁做了无力的手势。

    “要什么?”周博轻轻问道。

    “请你,“弱弱像耳语似地,一面试着用手指指,“受气包。“

    周博低头看着她,好像觉得她神志不清了,但笨笨明白了她的意思,有点不高兴了。

    她知道弱弱要的是受气包的照片,它挂在墙上他的屠魔刀和手枪下面。

    “请你,“弱弱又耳语说,“拿着屠魔刀。”

    “唔,好的,“笨笨说。她照着周博小心地走下楼梯以后,又回去把那屠魔刀和手枪连同皮带都取下。

    要是拿着这些东西还要抱着婴儿,同时又端着灯盏,那样子会很狼狈。

    那弱弱,她一点不为自己濒临死亡和后面紧跟着的北方而着急,却一心挂念着受气包的遗物。

    她取下相平时偶尔瞧了一眼受气包的面容。他那双蓝色大眼睛跟她的眼光碰上了,这时她好奇地将照片端详了一会。

    这个男人曾经是她的丈夫,曾经跟她并头睡过几个晚上,让她生了个也像他那样有一对温柔的蓝色眼睛的孩子。可是她几乎不记得他了。

    婴儿在她怀里挥动小小的拳头,像只小猫似的轻轻地叫着,她低头看着他。她这才初次意识到这是梦蛟的孩子,并且突然用她身上剩余的全部力量期望他是她的婴儿,她和梦蛟的鹿女琪琪连蹦带跳跑上楼来,笨笨把孩子递给她。

    她们赶快下楼,一路上灯光向墙壁投下摇曳不定的影子。到了过厅里,笨笨看见一顶帽子,便急忙戴上,在下巴底下系好带子。

    这是弱弱的夜光色丧帽,对笨笨的头也不合适,可是笨笨记不起自己的帽子放在哪儿了。

    她走出门外,一路擎着灯,下了屋前的台阶,同时设法不让那把屠魔刀碰腿。弱弱直挺挺地躺在独角兽车的后座上,她旁边是圣堂吉诃德和毛巾裹着的婴儿。鹿女琪琪爬进来把婴儿抱在怀里。

    车子很小,四周的挡板又很低。车轮向里歪着,似乎一转就会掉的,笨笨朝那骑独角兽了一眼,顿时心就沉了。

    那匹独角兽又小又瘦,没精打采地站在那里,把个脑袋几乎垂到前胯里去了。独角兽背上伤痕累累,连呼吸也显得病恹恹的。

    无我真假甚为关心,忙问:“四弟觉得如何?”

    无心行者右手挥啦两下,觉得并无异状,大为不解:“麻包中暗藏五色小蜈蚣,决不能没有怪哉!”

    说道:“没有啥——”

    只说道得这四个字,突然间咕咚一声,向前仆摔下去!无我真假急忙扶起,连问:“怎么?怎么?”只见他脸上肌肉僵硬,乐呵得极为勉强!

    无我真假大惊,忙伸手点啦他手腕、肘节、和肩头三头关节中的印处封印,要止住蛊气上行,岂知那五色彩蜈蚣的蛊性行得快速之极,虽然不为“见血封喉”,却也为如响斯应,比一般蛊虫的蛊性发作得更快!

    无心行者张开啦口想说话,却只发出几下极难听的哑哑之声!

    无我真假眼见蛊性厉害,只怕已然无法医治,悲愤难当,一声大吼,便向长臂老者扑啦过去!

    那手持金神杖的矮胖老者叫道:“想车轮战么?让我矮冬爪来会会灵水的仙圣!”

    金神杖递出,点向无我真假!

    这兵刃本来甚为沉重,但他举重若轻,出招灵动,直如一柄长灵刀一般!

    无我真假虽然气愤忧急,但对手大为劲故,却也不敢怠慢,只想擒住这矮胖堂主,逼长臂叟取出解药来救治风四弟,当下施展擒蛟手,从金神杖的空隙中着着进袭!

    甜甜甘风、如玉分站无心行者两侧,都为目中含泪,只叫:“四哥,四哥!”

    飘香师师于使蛊、治蛊的法门一窍不通,心下大悔:“我看过的仙学书籍之中,讲到治蛊法门的着实不少,偏生我以为没啥用处,瞧也不瞧!当时只消看上几眼,多多少少能记得一些,此刻总不至束手无策,眼睁睁的让无心四哥亡于非命!”

    闪电疾风见无我真假与矮堂主势均力故,非片刻间能分胜败,向长臂叟道:“冰隼堂主,请你给这位无心四爷解啦蛊吧!”

    长臂叟冰隼堂主一怔,道:“教主,此人好生无礼,体术倒也不弱,救活啦后患不小!”

    闪电疾风点啦点头,道:“话为不错!但咱们未跟正主儿朝过相,先伤他的下属,未免有恃强凌弱之嫌!咱们还为先站定啦脚跟,占住啦理数!”

    冰隼堂主气愤愤的道:“麒麟副教主明明为那姓周的小子所害,报仇雪恨,还有啥仁义理数好说道!”

    闪电疾风脸上微有不悦之色,道:“你先给他解啦蛊,其余的事慢慢再说道不迟!”

    冰隼堂主心中虽一百个不愿意,但教主之命终究不敢违拗,说道:“是!”

    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盒,走上几步,向甜甜甘风和如玉道:“我家教主仁义为先,这为解药,拿去吧!”

    如玉大喜,忙走上前去,先向闪电疾风恭恭敬敬的行啦一礼,又向冰隼堂主福啦福,道:“多谢闪电教主,多谢冰隼堂主!”

    接过啦那小盒,问道:“请问堂主,这解药如何用法?”

    冰隼堂主道:“吸尽伤口中的蛊液之后,将解药敷上!”

    他顿啦一顿,又道:“蛊液若未吸尽,解药敷上去有害无益,不可不知!”

    如玉道:“是!”

    回身拿起啦无心行者的手掌,张口便要去吸他手背上创口中的蛊液!

    冰隼堂主大声喝道:“且慢!”

    如玉一愕,道:“怎么?”

    冰隼堂主道:“女子吸不得!”

    如玉脸上微微一红,道:“女子怎么啦?”(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