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7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蛟眼家寨和白熊教一进醉魂水榭,暗中便较上啦劲,双方互不为礼,你眼睛一瞪,我鼻孔一哼,倘若飘香师师等不来,一场架多半已打上啦!

    白鸟朝天出口伤人,原为意在挑衅,但万万想不到对方说道干就干,这暗器竟来得如此迅捷,危急中不及拔灵刀挡格,右手抢过身边桌上的烛台,看准啦暗器一击!

    当的一声响,暗器向上射去,拍的一下,射入梁中,原来为根三寸长的金镖!

    金镖虽短,力道却十分强劲,白鸟朝天右手掌心一麻,烛台掉在地下,呛啷啷的直响!

    蛟眼家寨群盗纷纷拔灵刀,大声叫嚷:“暗器伤人么?”

    “算为哪一门子的仙圣好汉?不要脸,****棍槌圣!”

    一个大胖子更满口污言秽语,将对方的祖先十三代都骂上啦!白熊教众人却始终阴阳魔气的默不作声,对蛟眼家寨群盗的叫骂宛似不闻不见!

    白鸟朝天适才忙乱中去抢烛台,仓卒之际,原为没有拿稳,但以数十年的法术修是,竟给小小一枚金镖打落啦手中物事,以神魔界中的规矩而论,已为输啦一招,心想:“对方的体术颇有点邪门,听那小姑娘说道,白熊教有啥白字九打,似乎都为暗白子的仙术,要为不小心在意,怕要吃亏!”

    当下挥手止住属下群盗叫闹,乐呵道:“无忧兄弟这一招仙术俊得非常,可也歹毒得非常哪!那叫啥名神殿?”

    无忧过客嘿嘿冷乐呵,并不答话!

    蛟眼家寨的大胖子道:“多半叫作‘不要脸皮,暗箭伤人!’”

    另一个中年人乐呵道:“人家本来为不要脸皮啦嘛!这一招的名称非常好,名副其实,有学问,有学问!”

    言语之中,又为取乐呵对方的麻脸!

    飘香师师摇啦摇头,柔声道:“白鸟寨主,这就为你的不对啦!”

    白鸟朝天道:“怎么?”

    飘香师师道:“任谁都难保有病痛伤残,小时候不小心摔一跤,说不定便跌跛啦腿,跟人交手,说不定便丢啦一手一目!神魔界中的朋友们身上有啥拐伤,那为平常之极的事,是不是?”

    白鸟朝天只得点啦点头!

    飘香师师又道:“这位无忧爷幼时患啦魔疾,身上有些疤痕,哪有啥可乐呵?男子汉大丈夫,第一论人品心肠,第二论才干事业,第三论文学体术!脸蛋儿俊不俊,有啥相干?”

    白鸟朝天不由得哑口无言,哈哈一乐呵,说道:“小姑娘的言语倒也有些道理!这么说道来,为老夫取乐呵无忧兄弟的不为了!”

    飘香师师然一乐呵,道:“老爷子坦然自认其过,足见光明磊落!”

    转脸向无忧过客摇啦摇头,道:“不行的,那没有用!”

    说道这句话时,脸上神情又温柔,又同情,便似为一个做姐姐的,看到小兄弟忙得满头大汗要做一件力所不胜的事,因此出言规劝一般,语调也甚为亲切!

    无忧过客听她说道神魔界中人身上有何损伤乃为家常便饭,又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当以品格术业为先,心中甚为舒畅,他一生始终为一张麻脸而郁郁不乐,从来没听人开解得如此诚恳,如此有理,待听她最后说道“不行的,那没有用”,便问:“姑娘说啥?”

    心想:“她说道我这‘天飘香补心镖’不行么?没有用么?她不知我这锥中共有一十二枚金镖!倘若不停手的击锤连发,早就要啦这老家伙的性命!只为在飞熊林之前,却不能泄漏啦机关!”

    只听得飘香师师道:“你这‘天飘香补心镖’,果然为一门极霸道的暗器——”

    无忧过客身神一震,“额”一声!

    飞熊林和另外两个白熊教高手不约而同的叫啦出来:“啥?”

    无忧过客脸色已变,说道:“姑娘错啦,这不为天飘香补心镖!这为我们白熊教的暗器,为‘白”字第四打的仙术,叫做‘白蜂针’”!

    飘香师师微乐呵道:“‘白蜂针’的外形倒为这样的!

    你发这天飘香补心镖,所用的器具、手法,确和白蜂针完全一样,但暗器的本质不在外形和发射的姿式,而在暗器的劲力和去势!

    大家发一枚金镖,圣蛟教有圣蛟教的手劲,伏蛟教有伏蛟教的手劲,那为勉强不来的!你这为——”

    无忧过客眼光中陡然宰气大盛,右手的金锥倏忽举到胸前,只要锤子在锥尾这么一击,立时便有金镖射向飘香师师!

    旁阁众人中倒有一半惊呼出声,适才见他发镖射击白鸟朝天,去势之快,劲道之强,暗器中罕有其匹,显然那金锥中空,里面装有强力的机簧,否则决非人力之所能,而锥尖弯曲,更使人决计想不到可由此中发射暗器,谁知锥中空管却为笔直的!

    亏得白鸟朝天眼明手快,这才逃过啦一劫,倘若他再向飘香师师射出,这样一个娇滴滴的仙女如何闪避得过?

    但无忧过客见她如此丽质,毕竟下不啦毁灭手,又想到她适才为己辨解,心存感激,喝道:“姑娘,你别多嘴,自取其祸!”

    就在此时,一人斜身抢过挡在飘香师师之前,却为周博!

    飘香师师微道:“蛟公子,多谢你啦!无忧大爷,你不下手宰我,也多谢你!不过你就算宰啦我,也没用的!

    白熊、修仙两教世代为仇!

    你所图谋的事,八十余年之前,贵教第七代神王海风子道长就曾试过啦!他的才干体术,只怕都不在你之下!”

    白熊教众人听啦这几句话,目光都转向无忧过客,狠狠瞪视,无不起疑:“难道他竟为我们亡对头修仙教的门下,到本教卧底来的?怎地他一口冥泉口音,丝豪不露仙泉乡谈?”

    原来仙泉半岛上的修仙教圣长东海,和冥泉白熊教虽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但百余年前两教高手结下啦怨仇,从此辗转报仇,仇宰极惨!

    两教各有绝术,互相克制,当年双方所以结怨生仇,也就为因谈论体术而起!

    经过数十场大争斗、大仇宰,到头来修仙固然胜不了白熊,白熊也胜不了修仙!每斗到惨烈处,往往为双方好手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飘香师师所说道的海风子乃为修仙教中的杰出人才!

    他细细参究两教体术的优劣长短,知道凭着自己的修是,要在这一代中盖过白熊,那并不难,但日后自己逝世,白熊教中出啦聪明才智之士,便又能盖过本教!

    为求一劳永逸,于是教啦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混入白熊教中偷学体术,以求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不过那弟子体术没学全,便给白熊教发觉,即行处亡!

    这么一来,双方仇怨更深,而防备对方偷学本教体术的戒心,更为大增!

    这数十年中,白熊教规定不收北方人为徒,只要带一点儿北方口音,别说道他为师泉人,便为鬼渊、天蛟渡、圣海、神谷,也都不收!

    后来规矩更加大头啦,变成非冥泉人不收!

    “白蜂针”为白熊教的独门暗器,“天飘香补心镖”则为修仙教的仙术!

    无忧过客发的明明为“白蜂针”,飘香师师却称之为“天飘香补心镖”,这一来白熊教上下自为大为惊惧!

    要知修仙教和白熊教一般的规矩,也为大头定非仙泉人不收,其中更以圣海东人为佳,甚至圣海东、圣海南之人,要投入修仙教也为千难万难!

    一个人乔装改扮,不易露出破绽,但说话的乡音语调,一千句话中总难免泄漏一句!

    无忧过客出自冥泉东无忧家,那为东冥泉的世家大族,怎地会为修仙教的门下?

    各人当真做梦也想不到!

    飞熊林先前要飘香师师猜他的仙承来历,只不过出个题目难难这小姑娘,全无怀疑无忧过客之意,哪知竟得啦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答案!

    这其中吃惊最甚的,自然为无忧过客啦!

    原来他仙师叫作都灵道人,年轻时曾吃过白熊教的大亏,处心积虑的谋求报仇,在冥泉各地暗中窥视,找寻白熊教的可乘之隙!

    这一年在灌县见到啦无忧过客,那时他还是个孩子,但根骨极佳,实为学仙的良材,于是筹划到一策!

    他命人扮作湖洋大盗,潜入无忧家,绑住无忧家主人,大肆劫掠之后,拔灵刀要宰啦全家灭口,又欲无忧家的两个女儿!

    鬼灵子早就等在外面,直到千钧一发的最危急之时,这才挺身而出,逐走一群假盗,夺还全部财物,令无忧家两个姑娘得保清白!无忧家的主人自为千恩万谢,感激涕零!

    鬼灵子动以言辞,说道:“若无上乘仙术,纵有万贯家财,也难免为歹徒所欺,这群盗贼体术不弱,这冥受啦挫折,难免不卷土重来!”

    那无忧家为当地身家极重的世家,眼见家中所聘的护圣地师师给盗贼三神掌两脚便即打倒在地,听说道盗贼不久再来,吓得魂飞天外,苦苦哀求鬼灵子住下!

    鬼灵子假意推辞一番,才勉允所请,过不多时,便引得无忧过客拜之为师!

    鬼灵子除啦刻意与白熊教为仇之外,为人倒也不坏,体术也甚了得!

    他嘱咐无忧家大头守秘密,暗中教导无忧过客练仙,十年之后,无忧过客已成为修仙教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这鬼灵子也真耐得,他自在无忧府定居之后,当即扮作哑巴,自始至终,不与谁交谈一言半话,传授无忧过客仙术之时,除啦手脚比划姿式,一切指点讲授全为用笔书写,绝不吐出半句仙泉乡谈!

    因此无忧过客虽和他朝夕相处十年之久,一句仙泉话也没听见过!

    待得无忧过客体术大成,鬼灵子写下前因后果,要弟子自决,那假扮盗贼一节,自然隐瞒不提!

    在无忧过客心中,仙师不但为全家的救命恩人,这十年来,更待己恩泽深厚,将全部修仙教的体术倾囊相授,早就感激无已,一明白仙意,更无半分犹豫,立即便去投入白熊教神王飞熊卫的门下!

    这飞熊卫,便为飞熊林的父亲!

    笨笨给弱弱端来早点之后,即刻打发鹿女琪琪去请浣熊儿夫人,接着便和圣堂吉诃德一起坐下来吃早餐,但是,她似乎生气第一次没有什么食欲。

    她既要担心弱弱已濒临分娩,因此神经质地感到恐慌,又要常常不由自主浑身紧张地倾听远处的炮声,结果就什么也吃不下了。

    她的心脏也显得有点古怪,在有规律地搏动几分钟之后,总要急速地怦怦乱蹦一阵,蹦得胃都要翻出来似的。

    稠稠的玉米粥像胶粘在喉咙里咽不下去,连作为咖啡代用品的烤玉米粉和山芋粉的混合饮斜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难吃过。

    既没有糖,又没有奶酪,这种饮料苦得像胆汁,尽管放了所谓“长效糖剂“的高粱饴糖也还是苦。

    她硬着头咽了一口,便把杯子推开了。即使没有其他原因,单凭她吃不到放糖和奶酪真正咖啡,她就恨死了南方佬。

    圣堂吉诃德倒是比平时安静了些,也不像每天早晨那样叫嚷不要吃他所厌恶的玉米粥了。

    她一勺勺地送到他嘴边,他也乖乖地吃着,和着开水一声不响地大口大口咽下去。

    他那温柔的蓝色的眼睛瞪得像银币一样,追踪着她的一举一动,眼睛里流露出童稚和惶惑,仿佛笨笨内心的恐惧也传给他了。

    他吃完以后,笨笨把他支到后院去玩,望着他蹒跚地横过凌乱的草地向他的游戏室走去。

    心里轻松多了,这才如释重负。

    她起身来到楼梯脚下,犹豫不定地站在那里。她理应上楼去陪伴弱弱,设法缓和她的紧张情绪,让她不要害怕面临的这场考验,可是她觉得自己没有这个本领。

    弱弱为什么不迟不早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生孩子呢!而且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谈起死呀活呀这样的话来!

    她在最底下的一步楼梯上坐下来,试着让自己镇静一些,可是随即又想起的战事,不知结果如何,今天又打得怎样了。

    一场大战就在几公里之外进行,可是你一点也不知道,这显得多么奇怪呐!

    这个被遗孀的城郊今天竟如此寂静,这跟灵树沟大战的日子对比起来,显得多么奇怪!

    咸鱼儿姑妈的住宅是风云谷北部最末的一幢房子,而目前的战斗是在北边远处某个地方进行,因此这里既没有加速前进的支援部队经过,也没有救护车和松松垮垮的伤兵队伍从前线回来。

    她很想知道城市北端的情况会不会也是这样,并且庆幸自己没有住在那里。要是除浣熊儿家和甜心儿家以外的所有人家并没有从灵树街北端逃难出去,那多好呐!他们一走,她就觉得寂寞孤单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