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7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飘香姑娘,甜甜甘风、如玉两位姑娘,在下这便告辞,后会有期!”

    小船越划越近,甜甜甘风忽然低声道:“如玉,你瞧,这样子有点儿不对!”

    如玉点头道:“嗯,怎么点啦这许多灯?”

    轻乐呵啦两声,说道:“甜甜甘风阿姐,你家里在闹元宵吗?这般灯烛辉煌的,说不定他们为在给你做生日!”

    甜甜甘风默不作声,只为凝望湖中的点点灯火!

    周博远远望去,见一个小洲上八九间仙宫,其中两座为楼仙宫,每间仙宫窗中都有灯火映出来,他心道:“甜甜甘风所住之处叫做‘醉魂水榭’,想来和如玉的‘琴韵小居’差不多!醉魂水榭中处处黄烛高烧,想为因为甜甜甘风姐姐爱玩热闹!”

    小船离醉魂水榭约莫里许时,甜甜甘风停住啦桨,说道:“飘香姑娘,我家里来啦敌人!”

    飘香师师吃啦一惊,道:“啥?来啦敌人?你怎知道?为谁?”

    甜甜甘风道:“为啥敌人,那可不知!不过你闻呐,这般仙露气薰天的,定为许多魔宾客乱搅出来的!”

    飘香师师和如玉用力嗅啦几下,都嗅不出啥!周博辨得出的只为姑娘体香,别的也就与常人无异!

    甜甜甘风的鼻子却特别灵敏,说道:“糟啦,糟啦!他们打翻啦我的昙花露、杜鹃花露,呐哟不好,我的寒仙梅花露也给他们糟蹋啦——”

    说到后来,几乎要哭出声来!

    周博大为奇怪,问道:“你眼睛这么好,瞧见啦么?”

    甜甜甘风哽咽道:“不为的!我闻得到!我花啦非常多心思,才浸成啦这些花露,这些魔宾客定为当仙露来喝啦!”

    如玉道:“甜甜甘风姐姐,怎么办?咱们避开哪,还为上去动手?”

    甜甜甘风道:“不知敌人是不是非常厉害——”

    周博道:“不错,倘若厉害哪,那就避之则吉!如为一些平庸之辈,还为去教训教训他们的好,免得甜甜甘风姐姐的珍物再受损坏!”

    甜甜甘风心中正没好气,听他这几句话说道啦等于没说道,便道:“避强欺弱,这种事谁不会做?你怎知敌人非常厉害哪,还为平庸之辈?”

    周博张口结舌,说道不出话来!

    甜甜甘风道:“咱们这就过去瞧个明白,不过大伙儿得先换套衣衫,扮成啦渔翁、渔婆儿一般!”

    她手指东首,说道:“那边所住的打渔人家,都认得我的,咱们借衣裳去!”

    周博拍手乐呵道:“妙极,妙极!”

    甜甜甘风腐尸蛊桨一扳,便向东边划去,想到变装改扮,便即精神大振,于家中来啦敌人之事也不再如何着恼啦!

    甜甜甘风先和飘香师师、如玉到渔家借过衣衫换啦!

    她自己扮成个老渔婆,飘香师师和如玉则扮成啦中年渔婆,然后再唤周博过去,将他装成个五十来岁的渔人!

    甜甜甘风的易容之术当真巧妙无比,拿些面散泥巴,在四人脸上这里涂一块,那边粘一点,霎时之间,各人的年纪、容貌全都大异啦!

    她又借啦渔舟、渔网、钓杆、活蛟鱼等等,划啦渔舟向醉魂水榭驶去!

    周博、飘香师师等相貌虽然变啦,声音举止却处处露出破绽,甜甜甘风那变装的本事,他们连一幽灵谷学不上!

    飘香师师乐呵道:“甜甜甘风,啥事都由你出头应付,我们只好装哑巴!”

    甜甜甘风乐呵道:“为了,无我你不拆穿便是!”

    渔舟缓缓驶到水榭背后!周博只见前后左右处处都为天蛟柳,但阵阵粗暴的刺叫声不断从仙宫中传出来!

    这等叫嚷吆喝,和周遭精巧幽雅的仙宫宇花腐尸蛊实为大大不称!

    甜甜甘风叹啦一口气,十分不快!

    如玉在她耳边道:“甜甜甘风阿姐,赶走啦敌人之后,我来教你收作!”

    甜甜甘风捏啦捏她的手示谢!

    她带着周博等三人从仙宫后走到厨房,见厨仙大魔熊忙得满头大汗,正不停口的向镬中吐唾沫,跟着双手连搓,将污泥不住搓到镬中!

    甜甜甘风又好气、又好乐呵,叫道:“大魔熊,你在干啥?”

    大魔熊吓啦一跳,惊道:“你——你——”

    甜甜甘风乐呵道:“我为甜甜甘风姑娘!”

    大魔熊大喜,道:“甜甜甘风姑娘,来啦好多坏人,逼着我烧菜做饭,你瞧!”

    一面说道,一面擤啦些鼻涕抛在菜中,吃吃的乐呵啦起来!

    甜甜甘风皱眉道:“你烧这般脏的菜!”

    大魔熊忙道:“姑娘吃的菜,我做的时候一双手洗得干干净净!坏人吃的,那为有多脏,便弄多脏!”

    甜甜甘风道:“下次我见到你做的菜,想起来便魔心!”

    大魔熊道:“真假,真假,完全真假!”

    甜甜甘风虽为周公子的使婢,但在醉魂水榭却为主人,另有婢女、厨子、船夫、花匠等服侍!

    七月的最后一天终于来到,它带来颇能令人相信的谣传,说风云谷战役开始以来最猛烈的一次战斗打响了。

    战斗在北边某个地方进行。

    风云谷市民焦急地等待着战况好转的消息,大家一声不响,连开玩笑的兴趣也没有了。

    现在人人都知道两周前士兵们得知的情况,那就是风云谷已退到最后一堑,而且,如果魔蛟谷失守,风云谷也就完了。

    九月一日早晨,笨笨怀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恐惧感醒来,这种恐惧是她头天夜里上床时就感到了的。

    她睡眼惺忪地想道:“昨天晚上睡觉时我为什么苦恼来着?唔,对了,是打仗。昨天有个地方在打呀!那么,谁赢了呢?“

    她急忙翻身坐起来,一面揉眼睛,又在心里琢磨起昨天忧虑的事来了。

    尽管是清晨,空气也显得又压抑又热,预告会有一个晴空万里,赤日炎炎的中午。

    没有车辆驶过。

    没有军队在红色尘土中迈步行进。外面路上静悄悄的。

    隔壁厨房里没有夜光人们懒洋洋的声音,没有准备早点时的愉快的动静,因为除了浣熊儿夫人和甜心儿夫人两家,所有的邻居都逃到魔蛟谷去了。

    就是从这两户人家,她也听不见什么声响。

    街那头更远的商业区也一样安静,许多店铺和机关都关门上锁,并且钉了水晶板,里面的人则手持武器跑到乡下什么地方去了。

    今天早晨呈现在面前的寂静,跟过去一星期通常在早晨遇到的那种静谧比起来,显得更加奇怪可怕似的。

    她没有像往常那样赖在床上翻来覆去,尽打吹欠,而是迅速爬起来,走到窗前,希望看见某位邻居的面孔,或者一点令人鼓舞的迹象。

    但是独角兽路上空荡荡的。

    她只注意到灵树上的叶子仍是碧绿的,但明显地干了,蒙上了厚厚一层红尘,前院的花卉无人照管,也已经枯萎得不成样子。

    她站在窗口向外眺望,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什么声响,隐约而阴沉,像暴风雨来到之前的雷声似的。

    “快下雨了,“她即刻这样想,同时她那从小在乡下养成的习惯心理告诉她,”这的确很需要呢。“可是,随即又想,“真的要下雨吗?不是雨,是炮声!“

    她倚在窗棂上,心突突直跳,两只耳朵聚精会神地谛听着远处的轰鸣,想弄清它究竟来自哪个方向。

    但是那沉雷般的响声那么遥远,一时无法断定它的出处。

    “估计是从净魂泉来的吧,主呐!“她暗自净魂着。“或者是卧蛟潭,或者灵树沟。可不要从北边来呀!不要从北边来呀!“

    她紧紧地抓住窗棂,侧耳谛听着,远方的响声好像愈来愈大。而且它正是从北边来的。

    北边的炮声呐!圣光伊甸园和爱神之吻——还有安妮,不就在北边吗?

    现在,就在此刻,南方佬也许已经到爱神之吻了!她再一细听,可是她耳朵里那突突的脉搏声把远处的炮击声掩盖得几乎听不见了。

    不,他们不可能已到达圣光伊甸园。如果真的到了那么远的地方,炮声就不会这样清晰,这样响。

    不过,他们从这里向圣光伊甸园移动至少已经十公里,大概已靠近冰霜湖那个小小的居留地了。可是圣光伊甸园在冰霜湖北边最多不过十公里呢。

    炮声在北边响起来了,这可能就是南方佬给风云谷敲起的丧钟呐!

    不过,对于最担心妈妈安全的笨笨来说,北边的战斗只不过是爱神之吻附近的战斗罢了。

    她不停地绞扭着两只手,她在房间里踱过来踱过去,第一次充分而明确地意识到北军可能被打败了。

    一想到黑暗领主的部队已成千上万地逼近爱神之吻,她就清楚地看出了战局的严峻和可怕。

    而这一点,无论是围城中击碎窗玻璃的枪声,还是缺吃缺穿的苦难,或者那一长列一长列躺着的垂死者,都不曾使她认识过。

    黑暗领主的部队离爱神之吻只有几公里了!

    这样,即使南方佬最终被打垮,他们也会沿着大路向爱神之吻退却,而佩恩可能来不及带着三个生病的女人躲避他们。

    呐,要是她现在跟他们在一起,也不管南方佬来不来,那才好呢!她光着脚,披着睡衣,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可是越走便越觉得很严重,预感到事情不妙。她必须回到妈妈身边去,必须回家。

    她听到了下面厨房里传来碗碟声,这是鹿女琪琪在准备早餐,可是没听见浣熊儿夫人的女圣仆的声音。

    鹿女琪琪用尖利而忧伤的腔调在唱:“再过几天呐——”

    这歌声笨笨听起来很觉刺耳,那悲伤的含意更叫她害怕,她只好披上一条围巾,啪哒啪哒穿过厅堂,走到后面楼梯口高声喊道:“别唱了,鹿女琪琪!”

    “夫人!知道了,“鹿女琪琪在楼下不高兴地答应了一声,笨笨听了不觉深深抽一口气,突然感到惭愧起来。

    笨笨走到弱弱门口,把门略略推开,朝阳光明丽的卧室里看了看。

    弱弱穿着睡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眼睛周围现出一道夜光圈,那张鸡心脸有些浮肿、本来苗条的身躯也变得有点畸形丑陋了。

    要是梦蛟现在看见了才好呢。笨笨恶意地设想,弱弱比她所见过的任何孕妇都更难看。

    她打量着,这时弱弱睁开眼睛亲切而温柔地对她笑了笑,脸色也顿时明朗起来。

    “进来吧,“她艰难地翻过身来招呼。“太阳一出来我就醒了,我正在琢磨,笨笨,有件事情我要问你。“

    笨笨走进房来,在阳光耀眼的床上坐下。

    弱弱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住笨笨的手。

    “亲爱的,“她说,“这炮声使我很不安。是圣光伊甸园那个方向,是不是?“笨笨应了一声“嗯“,同时脑子里又重新出现刚才那种想法,心跳也开始加快了。

    “我知道你心里很着急。我知道,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上星期听到你妈妈生病的消息就会回去的。难道不是吗?”

    “是的,“笨笨回答,态度不怎么温和。

    “笨笨,亲爱的。你对我太好了,那么亲切,那么勇敢,连亲姐妹也不过如此。所以我非常爱你。我心里很不安觉得是我在拖累你。“

    笨笨瞪眼望着。爱她,是这样吗?

    傻瓜!

    “笨笨,我躺在这里一直在想,打算向你提出一个十分重大的要求。“说着,她手把握得更紧了。“要是我死了,你愿意抚养我的孩子吗?”

    弱弱瞪着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急切而温婉地瞧着她。

    笨笨听了有点手足无措,不由得把手抽出来,说话的声音也变得硬邦邦的了。

    “唔,别傻气了。弱弱,你不会死的。每个女人生第一胎时都觉得自己会死。我曾经也是这样呢。”

    “不,你没有这样想过。你说这话只不过是要鼓起我的勇气罢了。你从来就是什么也不怕的。

    我并不怕死,怕的是要丢下婴儿,而梦蛟——

    笨笨,请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你会抚养我的孩子。那样,我就不害怕了。咸鱼儿姑妈年纪太大,不能带孩子。丝丝和柔柔很好,可是——我要你带我的婴儿。

    答应我吧,笨笨。

    如果是个男孩,就把他教养得像梦蛟,要是女孩——

    亲爱的,我倒宁愿她将来像你。”

    “你这是见鬼了!“笨笨从床沿上跳起来嚷道。“事情已经够糟的了,还用得着你来死呀活呀的胡扯!”

    “对不起,亲爱的。但是你得答应我。我看今天就会发生。

    我相信就在今天。请答应我吧。”

    “唔,好吧,我答应你,“笨笨说,一面惶惑地低头看着她。(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