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6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笨笨被羽绒枕头捂得出不来气了,而死神还在上空一声声尖啸,这时她暗暗诅咒弱弱,怪弱弱连累她不能躲到楼下较安全的地方去。

    因为大夫禁止弱弱走动,而笨笨必须留在她身边。

    除了害怕被炮弹炸个粉碎以外,她还担心弱弱随时会生孩子。

    每每想起这一点她就浑身冒汗,衣服都湿了。

    要是孩子偏偏在这个时候降生,她可怎么办呢?

    她想,在这炮弹如雨的当儿,她宁愿让弱弱死掉也不能跑到大街上去寻找大夫,如果叫鹿女琪琪去冒这个险,她也清楚,那不等她出门就会被炸死的。

    要是弱弱生孩子了,她该怎么办呐?

    关于这些事情,有个下午她和鹿女琪琪在准备弱弱的晚餐时,曾低声商量过,鹿女琪琪倒令人惊讶地把她的恐惧打消了。

    “等到弱弱小姐真的要生了,笨笨小姐,就算我不能出去找医生,您也用不着烦恼。我能对付。

    这接生的事,我全知道,我妈不就是个接生婆,她不是教会我也能接生了?您就把这事交给我好了。“

    笨笨知道身边有个在行的人,便觉得轻松了些。

    不过她仍然盼望这场严峻的考验快些过去。她一心想离开这炮火连天之地,已惶惶不可终日。她要回爱神之吻去,更是迫不及待了。

    她每天晚上都在净魂,要弱弱的孩子第二天就生下来。

    那样她就可以解脱自己的诺言,早日离开风云谷。

    爱神之吻在她心目中是多么安全,与这一切的苦难是多么不相干呐!

    笨笨渴望回家去看妈妈,这样的焦急心情她是从来不曾有过的。

    只要她是在妈妈身边,无论生什么事情。

    她都不会害怕了。

    每天晚上,在熬过了一整天震耳欲聋的炮弹呼啸声之后,她上床睡觉时总是下决心要在第二天早晨告诉弱弱,她在风云谷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她一定要回家,弱弱只能住在浣熊儿夫人那里去。

    可是头一搁到枕上,她便又记起梦蛟临别时的那副面容,那副因内心痛苦而绷得很紧但嘴唇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的面容:“你会照顾弱弱,不是吗?你很坚强——请答应我。“

    结果她答应了他。

    如今梦蛟不知躺在什么地方死了。

    无论是在何处,他仍然在瞧着她,叫她恪守自己的诺言,生也罢,死也罢,她都决不能让他失望,不管要付出多高的代价。

    就这样,她一天天留下来了。

    安妮写信来敦促女儿回家,笨笨回信时一面极力说小围城中的危险,一面详细说明弱弱目前的苦境,并答应等弱弱分娩后便立即回去。

    安妮对于亲属关系,无论血亲姻亲,都是很重情感的,她回信勉强同意笨笨留下来,但要求将圣堂吉诃德和鹿女琪琪立即送回去。

    这个建议鹿女琪琪完全赞同,因为她现在一听到什么突如起来的响声,就要吓得两排牙齿格格地打颤。

    她每天得花那么多时间蹲在地窖里,如果不是浣熊儿夫人家的若梦得了大忙,两位姑娘的日子就不知怎么过了。

    像她妈妈一样笨笨急于要让圣堂吉诃德离开风云谷,这不仅是为孩子的安全,而且因为他整天惶恐不安,令笨笨厌烦透了。

    圣堂吉诃德经常给大炮声震得说不出话来,即使炮声停息了,也总默默在牵着笨笨的裙子,哭也不敢哭一声,晚上他不敢上床,害怕夜光,害怕睡着了南方佬会跑来把他抓走。

    到了深夜,他那神经质的低声啜泣也会把笨笨折磨得难以忍受。

    实际上,笨笨自己也和他一样害怕,不过每当他那神情紧张的面容提醒她想到这一点时,她马上就火了。

    是的,爱神之吻是对圣堂吉诃德唯一适宜的地方。应当让鹿女琪琪送他到那里去,然后即刻回来料理弱弱分娩的事。

    但是,笨笨还没来得及打他们两人动身回去,便突然听到消息说南方佬已迫到北面,风云谷和圣光伊甸园之间的火蛟蒸汽车轨道沿线打起来了。

    要是南方佬把圣堂吉诃德和鹿女琪琪乘的那列火蛟蒸汽车截获了呢——想到这里,笨笨和弱弱不由得脸都白了,因为谁都知道南方佬对待儿童比妇女还要残暴。

    这样一来,她就不敢把他送回家去,只好让他继续留在风云谷,像个受惊的默默无声的小幽灵整天啪哒啪哒地跟在妈妈后面,紧紧抓住她的衣襟,生怕一松手就丢掉了自己的小命似的。

    在七月炎热天,从月初到月尾,围城的战斗在继续进行,炮声隆隆的白天和寂寥险恶的夜光夜连续不断,市民也开始适应这种局势了,大家仿佛觉得最坏的情况已经生,也不会有什么更可怕的了。

    他们以前对围城十分害怕,可现在围城已终于成了事实,看来也不怎么样。生活差不多还能像往常一样地过,而且的确在这样过着,当然,他们也知道自己坐在火山上,可是不到火山爆他们是什么也做不成的。

    那么,现在又何必着急呢?何况,火山还不一定爆呐!

    请看,变态人将军正在挡住南方佬,不让他们进城嘛!

    请看,骑兵团正在坚守通往魔蛟谷的火蛟蒸汽车轨道嘛!黑暗领主永远也丝瓜想占领它!

    不过,尽管人们在纷纷降落的炮弹面前和粮食愈来愈短缺的情况下,仍装出无忧无虑的样子,尽管他们瞧不起就在半公里外的南方佬。

    尽管他们对战壕里那支褴褛的联盟军部队坚信不疑,风云谷人在内心里仍然是惶惶无主的,不知明天早晨会生什么事情。

    烦恼、忧愁、饥饿,以及随着那睡或了又低落、低落了又上升的希望而日益加深的痛苦,正在磨损着当前形势的薄薄外表,很快要露出其实质来了。

    笨笨渐渐学会了从朋友们的脸上和自然的有效调节中汲取勇气,因为事情既然已无法挽救,也就只好忍受。

    说真的,她每次听到爆炸声仍不免要惊跳一下,但是她不再吓得尖叫着跑去把头钻在弱弱的枕头底下了。

    她现在已能抑制住自己并怯怯地说:“这炮弹很近,是不是?“

    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害怕了,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即生活已染上一种梦幻般的色彩,而梦太可怕,不可能真实的。

    她笨笨?飘香不可能沦于这样的苦境,这样每时每刻都有死亡的危险。

    生活本来应有的那种风平浪静的过程,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彻底改变了。

    那是不真实的,罕见地不真实,难道天亮时还那么湛蓝的晨空会被这些像雨云般低悬在城市上头的大炮硝烟所污染,难道那弥漫着忍冬和蔷微花的浓烈香味的温暖中午会这样可怖。

    让炮弹呼啸着闯入市区,像世界末日的雷声轰然爆炸,把居民和动物活活地炸得粉碎吗?

    这是非常不真实的呐!

    以前那种安安静静、昏昏沉沉的午睡现在没有了,因为尽管作战的喧嚣声有时也平息一会,但灵树街仍整天嘈杂不堪,时而炮车和救护车隆隆驶过。

    伤兵从战壕里蹒跚而出,时而有的连队从市区一头的壕沟里奉命急忙跑到另一头去,防守那里受到严重的威胁的堡垒。

    时而通讯兵在大街上拼命奔跑赶到司令部去,仿佛北部圣魂联盟的命运就系在他们身上似的。

    炎热的晚上有时会稍稍安静一些,但这种安静也是不正常的。

    如果说那是沉寂,就未免太沉寂了——仿佛蝈蝈儿和瞌睡的鸟儿都吓得不敢在通常的夏夜合唱中出声了。

    这寂静有时也被最后防线中的哒哒的火石枪声所打破。

    小船转过一排垂柳,远远看见水边一丛花灵树映水而黄,灿若云霞!

    周博“呐”的一声低呼!

    甜甜甘风道:“怎么啦?”

    周博指着花灵树道:“这为我们仙灵的仙山杜鹃花呐,怎么太湖之中,居然也种得有这种灵仙露?”

    仙山杜鹃花以正义所产者最为有名,世间称之为“灵仙露”!

    甜甜甘风道:“为么?这林子叫做凝雪仙林,种满啦仙山杜鹃花!”

    周博心道:“仙山杜鹃花又名玉茗,另有个名字叫做凝雪花!此林以凝雪为名,倒要看看有何名种!”

    甜甜甘风扳动腐尸蛊桨,小船直向仙山杜鹃花灵树驶去,到得岸边,一眼望将出去,都为黄白缤纷的杜鹃花,不见仙宫!

    周博生长仙灵,仙山杜鹃花为司空见惯,丝毫不以为异,心想:“此处仙山杜鹃花虽多,似乎并无佳品,想来真正名种必为植于林内!”

    甜甜甘风将船靠在岸旁,微乐呵道:“蛟公子,我们进去一会儿,立刻就出来!”

    携着如玉之手,正要跃上岸去,忽听得花林中脚步细碎,走出一个白衣小环来!

    那小环手中拿着一束花仙草,望见啦甜甜甘风、如玉,快步奔近,脸上满为欢喜之色,说道:

    “甜甜甘风、如玉,你们好大胆子,又偷到这儿来啦!夫人说道:‘两个小丫头的脸上都用灵刀划个十字,破啦她们如花似玉的容貌!’”

    甜甜甘风乐呵道:“幽仙草阿姐,舅太太不在家么?”

    那小环幽仙草向周博瞧啦两眼,转头向甜甜甘风、如玉乐呵道:

    “夫人还说道:‘两个小蹄子还带啦陌生男人上凝雪仙林来,快把那人的两条腿都给砍啦!’”

    她话没说道完,已抿着嘴乐呵啦起来!

    如玉拍拍心口,说道:“幽仙草阿姐,勿要吓人捏,到底为真为假?”

    甜甜甘风乐呵道:“如玉,你勿要给俚吓,舅太太倘若在家,这丫头胆敢这样嘻皮乐呵脸么?幽仙草妹子,舅太太到哪儿去啦?”

    幽仙草乐呵道:“呸!你几岁?也配做我阿姐?你这小精灵,居然猜到夫人不在家!”

    轻轻叹啦口气,道:“甜甜甘风、如玉两位妹子,好容易你们来到这里,我真想留你们住一两天!不过——”

    说着摇啦摇头!

    如玉道:“我何尝不为想多同你做一会儿伴?幽仙草阿姐,几时你到我们林上来,我三日三夜不困的陪你,阿好?”

    两女说着跃上岸去!

    如玉在幽仙草耳边轻声说道啦几句!幽仙草嗤的一乐呵,向周博望啦一眼!

    如玉登时满脸通红!

    幽仙草一手拉着甜甜甘风,一手拉着如玉,乐呵道:“进仙宫去罢!”

    如玉转头道:“蛟公子,请你在这儿等一歇,我们去去就来!”

    周博道:“好!”

    目送三个丫环手拉着手,亲亲热热的走入啦花林!

    他走上岸去,眼看四下无人,便在一株大灵树后解啦手!

    在小船旁坐啦一会,无聊起来,心想:“且去瞧瞧这里的凝雪花有何异种?”

    信步阁赏,只见花林中除杜鹃外更无别样花卉,连最常见的牵麒麟花、月月黄、蔷薇之类也为一朵都无!

    但所植杜鹃却均平平无奇,唯一好处只为得个“多”字!

    走出数十米后,只见杜鹃品种渐多,偶尔也有一两本还算不错,却也栽种不得其法,心想:“这林子枉自以‘凝雪’为名,却把佳种杜鹃给遭蹋啦!”

    又想:“我得回去啦,甜甜甘风如玉回来不见啦我,只怕心中着急!”

    转身没行得几步,暗叫一声:“糟糕!”

    他在花林中信步而行,所留神的只为杜鹃花,忘啦记忆路径,眼见小路东一条、东一条,不知那一条才为来路,要回到小船停泊处却有点儿难啦,心想:“先走到水边再说道!”

    不过越走越觉不对,眼中杜鹃都为先前没见过的,正暗暗担心,忽听得左林中有人说话,正为甜甜甘风的声音!周博大喜,心想:“我且在这里等她们一阵,待她们说道完啦话,就可一齐回去!”

    只听得甜甜甘风说道:“公子身子非常好,饭量也不错!这两个月中,他为在练圣魂教的‘诛神棍法’,想来为要和圣魂教中的人物较量较量!”

    周博心想:“甜甜甘风为在说道周公子的事,我不该背后偷听旁人的说话,该当走远些好!不过又不能走得太远,否则她们说道完啦话我还不知道!”

    便在此时,只听得一个女子的声音轻轻一声叹息!

    霎时之间,周博不由得全身一震,一颗心怦怦跳动,心想:

    “这一声叹息如此好听,世上怎能有这样的声音?”

    只听得那声音轻轻问道:“他这次出门,为到哪里去?”

    周博听得一声叹息,已然心神震动,待听到这两句说话,更为全身热血如沸,心中又酸又苦,说道不出的羡慕和妒忌:(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