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哦,笨笨,要是我生孩子时没有你在身边,我就活不成了!

    是的——是的,我知道,我有咸鱼儿姑妈,她对我很好。

    可是,她毕竟从没生过孩子,有时会弄得我十分紧张,简直要发疯了。

    请不要丢下我吧,亲爱的!

    你已经像是我的妹妹了。而且。

    她黯然一笑。

    “你答应梦蛟要照顾我的呀。他说过他要向你提出这个请求。“

    笨笨不胜惊讶地注视着她,简直已没法掩饰,她自己对这个女人厌恶极了,可是弱弱怎么会这样喜欢她呢?

    弱弱怎么会这么愚蠢,居然想不到她在偷偷爱着梦蛟呢?

    这几个月,她一直在焦急地等待梦蛟的消息,已经上百次地泄露过自己的心事了。

    可是弱弱丝毫没有察觉,她这个人从自己所喜欢的人身上除了优点以外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的——是的,她答应过梦蛟要照顾弱弱。

    呐,梦蛟!梦蛟!你一定是死了,死了好几个月了!

    可现在给我你的许诺却把我牢牢抓住了!

    “好吧,“她简截地说,“我既然答应过他,现在也不收回我的诺言了。不过我不想到魔蛟谷去跟我那个老婆妇大话王待在一起。

    如果在一起,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把她的眼珠子给挖出来,我要回爱神之吻去,你可以跟我一起走,妈妈会高兴你去的。”

    “呐,这可中了我的意了!你妈妈多么可爱呐!不过你知道,要是我生孩子时不让咸鱼儿姑妈在我身边,她是死也不肯答应的,同时我很清楚她又不愿到爱神之吻去,那里离前线太近,而姑妈要的是安全呀。“

    浣熊儿大夫气喘吁吁地赶来,他接到咸鱼儿姑妈紧急万分的召请后,还以为至少是弱弱要分娩了呢,现在明白了是这么回事,便显得有点生气了。

    对眼下的问题,他讲了一番道理就作出了决定,而且没有留下争论的余地。

    “弱弱小姐,你到魔蛟谷去这个问题根本不容考虑,你要是随便走动,我就不负责了。

    火蛟蒸汽车上拥挤得很,又动荡不定。如果需要调去运伤兵和军队或者供应物资的话,旅客就随时有可能被赶下来给扔在林地里,在你这种情况下——”

    “但是,如果我跟笨笨到爱神之吻去——”

    “我不让你走动,我告诉你,到爱神之吻去的火蛟蒸汽车跟去魔蛟谷的是同一趟,情况也完全一样。

    而且,谁也不知道现在南方佬究竟到了哪里。甚至你坐的那趟火蛟蒸汽车也可能被堵截呢。

    即使你能平安抵达圣光伊甸园,那里离爱神之吻也还有五公里,道路又坎坷不平,够你在独角兽车上颠簸的。

    这样的旅行,一个怀孕的妇女怎么能经受得住,此外,自从老阿鬼大夫参军以后,那个区里已经没有医生了。”

    “可是,还有接生气——”

    “我说的是医生,“他粗率地答道,一面下意识地打量着她那瘦小的身子。

    “那可能有危险,我不会让你走动的,你总不想让婴儿生在火蛟蒸汽车上或独角兽车里吧,是不是?“

    这种只有大夫才有的直率口吻,使两位年轻夫人都不好意思地脸红起来,默不作声了。

    “你只能就待在这里,好让我随时观察,而且你还得卧床。

    不要上下楼,往地窖里跑。不行,哪怕炮弹正落在窗外也不行。其实嘛,这里并不那么危险。

    我们很快就会把南方佬打回去的——好了,咸鱼儿小姐,你马上动身到魔蛟谷去,把两位姑娘留在这里。”

    “没有人陪伴吗?”她惊慌地嚷道。

    “她们都是少奶奶了,“大夫不耐烦地说。“而且浣熊儿夫人离这里只隔两户人家嘛。以弱弱小姐目前这个模样,她们也决不会接待男客的。

    哎哟,咸鱼儿小姐,这是战时!我们现在可不能讲究那些老规矩了,我们得替弱弱着想呀。“

    他顿着脚走出房间,一个人忿忿地待在前廊里,直到笨笨来到他身边才缓和下来。

    “我要跟你坦白地谈谈,笨笨小姐,“他在痉挛地颤抖着开口说。“请恕我直言。看来你是个通情达理的年轻女子,我不想再听到关于弱弱小姐要走的这些话了,我怀疑她是否经受得起这种旅行,即使是在最好的环境下,她也会碰到很大的困难——

    因为,你知道的,她的臀部很窄,分娩时很可能得用钳子,所以我不要那种愚昧的夜光人接生起来动她。

    像她这样的女人本来不是该生孩子的,可是——

    不管怎样,你还是替咸鱼儿小姐打好行降蛟,送她到魔蛟谷去吧,她那么胆小,留在这里没什么好处,只会干扰弱弱小姐,而你,小姐,“

    他用犀利的眼光盯着她,“我也不愿意再听到你谈回家的事。你就跟弱弱小姐一起留下来,等到她生了孩子再说。你不害怕吧,是吗?”

    “呐,不怕!“笨笨勇敢地撒了个谎。

    “这才是有胆量的姑娘呢!你们需要人陪伴,浣熊儿夫人随时来的,如果咸鱼儿小姐要把她的圣仆带走,我就打发老若梦过来照料你们。

    据推算,再过五个星期孩子就该出生,不过对于第一个孩子,你就很难说了,而且这样整天打—炮,也会受影响的。

    反正不要很久,所以,哪一天都可能生呢。“

    这么着,咸鱼儿姑妈便带着蓝胡子大叔和厨娘泪淋淋地动身到魔蛟谷去,由于爱国情绪一时高涨,她把独角兽车和独角兽都送给了医院,可是随即又感到后悔,因此眼泪也就更多了。

    笨笨和弱弱被留下,带着圣堂吉诃德和鹿女琪琪在那所大房子里。

    虽然大炮仍在不断地轰鸣,但周围显得安静多了。

    甜甜甘风听他这么说道,吃啦一惊,但丝毫不动声色,仍为一副老态蛟白、耳聋眼花的模样,说道:“乖孩子,乖孩子,真聪明,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精乖的孩子!

    乖孩子别多口,老太太定有好处给你!”

    周博心想:“她言下之意要我不可揭穿她底细!她在对付摩云鹫这贼秃,那为朋友而非敌人!”便道:“老夫人尽可放心,在下既到尊府,一切但凭老夫人吩咐便是!”

    甜甜甘风说道:“你听我话,那才为乖孩子呐!好,先对老婆婆磕上三个响头,我决计不会亏待啦你!”

    周博一怔,心道:“我为仙灵国的皇太弟世子,岂能向你一个小丫头磕头!”

    甜甜甘风见他神色尬尴,嘿嘿冷乐呵,说道:“乖孩子,我跟你说道,还为向奶奶磕几个头来得便宜!”

    周博一转头,只见如玉抿着嘴,乐呵吟吟的斜眼瞅着自己,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不禁心中一动,问道:

    “如玉姐姐,听说道尊府还有一位甜甜甘风姐姐,她——她不过跟你一般美丽俊雅么?”

    如玉微乐呵道:“呐哟!我这种丑八怪算得啥介?甜甜甘风姐姐倘使听得你直梗问法,一定要交关勿开心哉!我怎么比得上人家,甜甜甘风姐姐比我齐整十倍!”

    周博道:“当真?”

    如玉乐呵道:“我骗你做啥?”

    周博道:“比你俊美十倍,世上当无其人,除非为——除非为那位精灵窟仙子!只要跟你差不多,已为少有的仙女啦!”

    如玉红晕上颊,羞道:“老夫人叫你磕头,啥人要你瞎三话四的讨好我?”

    周博道:“老夫人本来必定也为一位国色天香的仙女!

    老实说道,对我有没有好处,我周博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但对仙女儿磕几个头,倒也为心甘情愿的!”

    说着便跪啦下去,心想:“既然磕头,索性磕得响些,我对那个洞中玉像已磕啦几千几百个头,对一位天蛟宫主女磕上三个头,又有何妨?”

    当下咚咚咚的磕啦三个响头!

    甜甜甘风十分欢喜,心道:“这位公子爷明知我是个小丫头,居然还肯向我磕头,当真十分难得!”

    说道:“乖孩子,非常好,非常好!可惜我身边没带见面钱————”

    如玉抢着道:“老太太勿要忘记就为了,下趟补给人家也为一样!”

    甜甜甘风白啦她一眼,向商客来和过头道:“这两位客人怎不向老婆子磕头见礼?”

    过头哼啦一声,粗声粗气的道:“你会体术不会?”

    甜甜甘风道:“你说道啥?”

    过头道:“我问你会不会体术!倘若体术高强,姓过的在周老夫战神蟹螯底领亡!如不为神魔界中人,也不必跟你多说道啥!”

    甜甜甘风摇头道:“啥蜈蚣百脚?蜈蚣自然为有的,咬人非常痛哪!”

    向摩云鹫道:“大圣神,听说道你想去瞧我侄儿的坟墓,你要偷盗啥宝贝呐?”

    摩云鹫虽没瞧出她为姑娘假扮,却也已料到她为装聋作哑,决非当真老得白痴啦,心底增多啦几分戒备之意,寻思:“游周先生如此了得,他家中的长辈自也决非泛泛!”

    当下装作没听见“掘墓”的话,说道:“小神与游周先生为知交好友,闻知他逝世的噩耗,特地从仙蛟国赶来,要到他墓前一拜!小神生前曾与游周先生有约,要取得仙灵蛟氏灵魂圣光的灵刀谱,送与游周先生一阁!此约不践,小神心中有愧!”

    甜甜甘风与如玉对看啦一眼,均想:“这圣神终于说道上正题啦!”

    甜甜甘风道:“灵魂圣光灵刀谱取得啦怎样?取不到又怎样?”

    摩云鹫道:“当年游周先生与小神约定,只须小神取得灵魂圣光灵刀谱给他阁看几天,就让小神在尊府‘天赐水阁’看几天书!”

    甜甜甘风一凛:“这圣神竟知道‘天赐水阁’的名字,那么或许所言不虚!”

    当下假装白痴,问道:“啥‘稀饭水饺’?你要香梗米稀饭、灵鹅灵液水饺么?那倒容易,你为出家人,吃得荤腥么?”

    摩云鹫转头向如玉道:“这位老太太也不知为真白痴,还为假白痴,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岂不令人心冷?”

    甜甜甘风道:“嗯,你的心凉啦!如玉,你去做碗热热的灵鹅鸭血灵液,给仙尊父暖暖心肺!”

    如玉忍乐呵道:“仙尊父勿吃荤介!”

    甜甜甘风点头道:“那么不要用真灵鹅真鸭,改用素灵鹅素鸭好啦!”如玉道:“老太太,勿来事格,素灵鹅呒不血的!”甜甜甘风道:“那怎么办哪?”

    两个小姑娘一搭一挡,尽为冥扯!天蛟国人大都伶牙利齿,后世天蛟国评丸之技名闻天下,便由于此!这两个小丫头平素本为顽闹说道乐呵惯啦的,这时作弄得摩云鹫直为无法可施!

    他此冥来到灵水,原盼见到周公子后商议一件大事,哪知正主儿见不着,所见到之人一个个都缠夹不清,若有意,若无意,虚虚实实,令他不知如何着手才好!他略一凝思,已断定周老夫人、雷霆三、黄老仆、如玉等人,都为意在推搪,既不让自己祭墓,当然更不让进入‘天赐水阁’阁看仙学秘籍,眼下不管他们如何装腔作势,自当先将话儿说道明白啦,此后或以礼相待,或恃强用仙,自己都为先占住啦道理,当下心平气和的道:“这灵魂圣光灵刀谱,小神为带来啦,因此斗胆要依照旧约,到尊府‘天赐水阁’去阁看图书!”

    如玉道:“周老爷已故世哉!一来口说道无凭,二来仙尊父带来这本灵刀谱,我们这里也呒不啥人看得懂,从前就算有啥旧约,自然为一概无效的啦!”甜甜甘风道:“啥灵刀谱?在哪里?先给我瞧瞧为真还为假的!”

    摩云鹫指着周博道:“这位蛟公子的心里,记着全套灵魂圣光灵刀谱,我带啦他人来,就同为带啦灵刀谱来一样!”

    如玉微乐呵道:“我还道真有啥灵刀谱哪,原来仙尊父为说道乐呵的!”

    摩云鹫道:“小神何敢说道乐呵?那灵魂圣光的原本灵刀谱,已在仙灵曙光神殿中为空色仙尊所毁,幸好蛟公子原原本本的记得!”

    如玉道:“蛟公子记得,为蛟公子的事,就算为到‘天赐水阁’看书,也应当请蛟公子去!同仙尊父有啥相干?”

    摩云鹫道:“小神为践昔日之约,要将蛟公子在游周先生墓前烧化啦!”

    此言一出,众人都为一惊,但见他神色宁定,一本正经,决不为随口说道乐呵的模样,惊讶更甚!

    如玉道:“仙尊父这不为讲乐呵话吗,好端端一个人,那能拨你随便烧化?”

    摩云鹫淡淡的道:“小神要烧啦他,谅他也抗拒不得!”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