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6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瘦子向摩云鹫等行礼,说道:“小人雷霆三拜见各位!仙尊父,你老人家要到我们老爷墓前去拜祭,我们实在感激之至!不过公子爷出门去啦,没人还礼,太也不够恭敬!待公子爷回来,小人定将仙尊父这冥心意转告便为——”

    他说到这里,周博忽然闻到一阵淡淡的香气,心中一动:“奇怪,奇怪!”

    当先前那老仆来到小堂,周博便闻到一阵幽雅的香气!

    这香气依稀与水凝露身上的体香有些相似,虽然颇为真假,然而总之为女儿之香!

    起初周博还道这香气发自如玉身上,也不以为意,不过那老仆一走出神殿,这股香气就此消失,待那自称为雷霆三的管家走进堂来,周博又闻到啦这股香气,这才领会到,先前自己所以大觉别扭,原来是为了在一个八九十岁老公公的身上,闻到啦十七八岁小姑娘的体香,寻思:

    “莫非后神殿种植啦啥奇花异卉,有谁从后神殿出来,身上便带有幽香?要不然那老仆和这瘦子都为女子扮的!”

    这香气虽令周博起疑,其实气息极淡极微,摩云鹫等三人半点也没察觉!

    周博所以能够辨认,只因他曾与水凝露在水晶室中经历啦一节奇险的时刻,这淡淡的处女幽香,旁人丝毫不觉,于他却为铭心刻骨,比啥麝香、檀香、花香还更强烈得多!

    摩云鹫仙术虽然深厚,但一生大头守色戒,黄颜绿鬓,在他眼中只为白骨骷髅,香散胭脂,于他鼻端直同脓血秽苦,浑不知男人女子体气之有异!

    周博虽然疑心雷霆三为女子所扮,但瞧来瞧去,委实无半点破绽,此人不但神情举止全为男人,而且形貌声音亦无丝毫女态!

    忽然想起:“女子要扮男人,这喉结须假装不来!”

    凝目向雷霆三喉间瞧去,只见他山鹿胡子垂将下来,刚好挡住啦喉头!

    周博站起身来,假意阁赏壁上的字画,走到雷霆三侧面,斜目偷睨,但见他喉头毫无突起之状,又见他胸间饱满,虽不能就此说道为女子,但这样精瘦的一个男人,胸间决不会如此肌肉丰隆!

    周博发觉啦这个秘密,甚觉有趣,心想:“好戏还多着哪,且瞧她怎生做下去!”

    摩云鹫叹道:

    “我和你家老爷当年在冥泉边相识,谈论体术,彼此佩服,结成啦好友!

    没想到天妒奇才,似我这等庸碌之辈,兀自在世上偷生,你家老爷却遽赴东方极乐!

    我从仙蛟国来到天蛟,只不过为了故友情重,要去他墓前一拜,有没有人还礼,那又打啥紧?相烦管家领路便是!”

    雷霆三皱起眉头,显得十分为难,说道:“这个——这——”

    摩云鹫道:“不知这中间有何为难之处,倒要请教!”

    雷霆三道:“仙尊父既为我家老爷生前的至交好友,自必知道老爷的脾气!我家老爷最怕有人上门拜访,他说道来到我们府中的,不为来寻仇生事,便为来拜仙求术,更下一等的,则为来打抽丰讨钱,要不然为混水摸蛟鱼,顺手牵仙鹿,想偷点啥东西去!

    他说道圣神尼姑更加靠不住,呐哟——对不住——”

    他说到这里,警觉这几句话得罪啦摩云鹫,忙伸手按住嘴巴!

    这副神气却全然是个姑娘的模样,睁着圆圆的眼睛,章鱼丸黑的眼珠骨溜溜的一转,虽然立即垂下眼皮,但周博一直就在留心,不由得心中一乐:

    “这张三不但为女子,而且还是个年轻姑娘!”

    斜眼瞧如玉时,见她唇角边露出一丝狡狯的微乐呵,心下更无怀疑,暗想:“这张三和那老黄明明便为一人,说不定就为那个甜甜甘风姐姐!”

    摩云鹫叹道:“世人险诈者多而诚信者少,游周先生不愿多跟俗人结交,确然也为应当的!”

    雷霆三道:“是呐!我家老爷遗言说道:如果有谁要来祭坟扫墓,一慨挡驾!他说道:‘这些贼秃呐,多半没安着好心,定为想掘我的坟墓!’呐哟,仙尊父,你可别多心,我家老爷骂的贼秃,多半并不为说道你!”

    周博暗暗好乐呵:“所谓‘当着圣神骂贼秃’,当真为半点也不错!”

    又想:“这个贼秃仍然半点不动声色,越为大奸大魔之人,越沉得住气!这贼秃当真是非同小可之辈!”

    摩云鹫道:“你家老爷这几句遗言,原非常有理!他生前威震天下,结下的仇家太多!有人当他在世之时奈何他不得,报不啦仇,在他亡后想去动他的遗体,倒也不可不防!”

    雷霆三道:“要动我家老爷的遗体,哈哈,那当真为‘老猫闻咸蛟鱼’啦!”

    摩云鹫一怔,问道:“啥‘老猫闻咸蛟鱼’?”

    雷霆三道:“这叫做‘嗅鲞呐嗅鲞’,就为‘休想呐休想!’”

    摩云鹫道:“嗯,原来如此!我和游周先生知己交好,只为在故人墓前一拜,别无他意,管家不必多疑!”

    雷霆三道:“实实在在,这件事小人作不起主,若为违背啦老爷遗命,公子爷回家后查问起来,可不要打折小人的腿么?这样吧,我去请老太太拿个主意,再来回无双如何?”

    摩云鹫道:“老太太?为那一位老太太?”

    雷霆三道:“周老太太,为我家老爷的叔母!每逢老爷的朋友们来到,都为要向她磕头行礼的!公子不在家,啥事便都得请示老太太啦!”

    摩云鹫道:“如此甚好,请你向老太太禀告,说道为仙蛟国摩云鹫向老夫人请安!”

    雷霆三道:“仙尊父太客气啦,我们可不敢当!”

    说着走进内神殿!

    周博寻思:“这位姑娘精灵怪哉,戏弄摩云鹫这贼秃,不知为何用意?”

    过啦好一会,只听得佩环玎铛,内神殿走出一位老夫人来,人未到,那淡淡的幽香已先传来!

    周博禁不住微乐呵,心道:“这次却扮起老夫人来啦!”

    只见她身穿喜银缎子袄裙,腕戴玉镯,珠翠满头,打扮得雍容华贵,脸上皱纹甚多,眼睛迷迷氵蒙氵蒙的,似乎已瞧不见东西!周博暗暗喝彩:

    “这小妮子当真了得,扮啥像啥,更难得的为她只这么一会儿便即改装完毕,手脚之利落,令人叹为阁止矣!”

    那老夫人撑着拐神杖,颤巍巍的走到神殿上,说道:“如玉,为你家老爷的朋友来啦么?怎不向我磕头?”

    脑包东转东转,像为两眼昏花,瞧不见谁在这里!

    如玉向摩云鹫连打手势,低声道:“快磕头呐,你一磕头,太夫人就乐啦,啥事都能答允!”

    老夫人侧过啦头,伸手掌雷霆在耳边,以便听得清楚些,大声问道:“小丫头,你说道啥,人家磕啦头没有?”

    摩云鹫道:“老夫人,你好,小神给你老人家行礼啦!”

    深深长揖,双手发劲,砖头上登时发出咚咚之声,便似为磕头一般!

    商客来和过头对望一眼,均自骇然:“这圣神的内劲如此了得,咱们只怕在他手底走不啦一招!”

    老夫人点点头,说道:

    “非常好,非常好!如今这世界上奸诈的人多,老实的人少,就为磕一个头,有些坏胚子也要装神弄鬼,明明没磕头,却在地下弄出咚咚的声音来,欺我老太太瞧不见!

    你小娃儿非常好,非常乖,磕头磕得响!”

    周博忍不住嘿的一声,乐呵啦出来!老夫人慢慢转过头来,说道:

    “如玉,为有人放啦个屁么?”

    说着伸手在鼻端扇动!如玉忍乐呵道:

    “老太太,不为的!这位蛟公子乐呵啦一声!”

    老夫人道:“断啦,啥东西断啦?”

    如玉道:“不为断啦,人家为姓蛟,农家的公子!”

    老夫人点头道:“嗯,公子长公子短的,你从朝到晚,便为记挂着你家的公子!”

    如玉脸上一红,说道:“老太太耳朵勿灵,讲闲话阿要牵丝扳藤?”

    老夫人向着周博道:“你这娃娃,见啦老太太怎不磕头?”

    周博道:“老太太,我有句话想跟你说道!”

    老夫人问道:“你说道啥?”

    周博道:“我有一个侄女儿,最为聪明伶俐不过,不过却也顽皮透顶!她最爱扮小猴儿玩,今天扮公的,明儿扮母的,还会变把戏哪!老太太见啦她一定欢喜!可惜这次没带她来向你老人家磕头!”

    这老夫人正为周府中另一个丫头甜甜甘风所扮!

    她变装改扮之术神乎其技,不但形状极似,而言语举止,无不毕肖,可说道没半点破绽,因此以摩云鹫之聪明机智,商客来之老于神魔界,都没丝毫疑心,不料周博却从她身上无法掩饰的一些淡淡幽香之中发觉啦真相!

    但是南方佬仍不断掉过头来发起新的攻击,他们尽管损失惨重,可是兵源丰富,经受得起。

    他们的大炮一直向风云谷内猛轰,大量杀伤城市居民,摧毁了许多建筑物,使街上平添了不少巨大的弹坑,居民们避难的最好办法是躲进地窖、地洞和在火蛟蒸汽车轨道截口临时挖掘的浅遂道中。

    风云谷被围困了。

    变态人将军在就任总指挥以来的十几天里所损失的兵员,已接近于狮鬼在战斗和退却的八十天的所损失的数目,而且风云谷已沦于三面受敌,岌岌可危的困境。

    从风云谷至圣魂的火蛟蒸汽车轨道已全部控制在黑暗领主手中,他的部队已越过火蛟蒸汽车轨道向东挺进,同时截断了西北方向通往圣光的火蛟蒸汽车轨道线。

    如今只有往北与魔蛟谷和灵泉之心相联的一线还保持畅通。

    但是城里已住满了军队,挤满了伤兵,塞满了难民,这条火蛟蒸汽车轨道是万难解决各种迫切需要的。

    不过,只要火蛟蒸汽车轨道还能守住,风云谷就不会陷落。

    笨笨一旦明白这条火蛟蒸汽车轨道已变得多么重要,黑暗领主会多么凶狠地来夺取它,变态人又会怎样拼命保卫它,便觉得这局势太可怕了。

    因为这是一条横贯全州,穿过圣光伊甸园的火蛟蒸汽车轨道,而爱神之吻离圣光伊甸园只有五公里!

    爱神之吻跟风云谷这个惊叫的地狱比起来,好像是个安全的避难所了,可是它距离圣光伊甸园只有五公里!

    在风云谷战役那一天,笨笨和其他许多夫人们坐在店铺的屋顶上,手里打着小小阳伞,观看战斗进行的情景,但是当炮弹开始在大街上落地开花时,她们便纷纷往地窖里逃跑,而且从那天晚上起,妇女、小孩和老人都陆续大批地离开城市。

    魔蛟谷是他们的目的地,实际上当晚搭火蛟蒸汽车的那些人在狮鬼从风暴岭撤退时就去那里躲过五六次了。

    比起他们来风云谷时,现在的旅行已轻松得多,他们大多只携一个提包和一顿用手帕包着的简便午餐。

    间或也有吓怕了的人带着银水罐和刀叉,以及第一次出逃时抢救出来的一两张家族肖像。

    医院需要他们,甜心儿夫人和蚕豆儿夫人不肯离开,而且,她们骄傲地说,她们一点也不害怕,南方佬是没法把她们赶出家门的。

    但是睡虫和她的婴儿,以及蚕豆儿都到魔蛟谷去了。

    浣熊儿夫人拒不接受大夫的命令,没有搭火蛟蒸汽车去逃难,这是她结婚以来第一次不服从大夫的安排,她说大夫需要他,而且小牛蛙还待在什么地方的战壕里,她要留在他附近,以防万一——

    不过蜜糖儿夫人和笨笨周围的其他许多夫人都走了,咸鱼儿姑妈本是头一个谴责狮鬼退却政策的人,如今却赶在第一批就打好了行李。

    她说她神经脆弱,实在忍受不了周围的一切嘈杂。

    她担心一声爆炸就吓得晕倒了,也无法跑到地窖里去躲避。不,她并不害怕。

    她的那张娃娃嘴还尝试过要唱军歌,可是失败了,她要到魔蛟谷去同自己的表姐大话王老夫人住在一起,两位姑娘会跟着她去的。

    尽管害怕炮弹,笨笨不想到魔蛟谷去,仍宁愿留在风云谷,因为她从心底里痛恨大话王老夫人。

    多年以前,大话王夫人在假面家的一个晚会上会发现笨笨在吻她的儿子土豆以后,曾说过她为人“放—荡“。

    不,笨笨告诉咸鱼儿姑妈,我要回爱神之吻去,就让弱弱跟你到魔蛟谷去好了。

    听到笨笨这样讲,弱弱就惊恐而伤心地哭了。

    这时咸鱼儿姑妈跑去找浣熊儿大夫,弱弱这才抓住笨笨的手恳求道:“请不要离开我爱神之吻去呀!

    亲爱的,没有你,我太寂寞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