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全城居民都蜂拥到大街两旁来向他们欢呼。

    无论胜也好,败也好,这毕竟是他们的子弟呐!

    那些不久前穿着鲜艳制服出发的本州民兵,如今已很难从久经沙场的正规军中辩认出来,因为他们已同样是浑身污泥、邋遢不整的大兵了。

    不过他们的目光中有一种新的神色。

    过去三年他们为自己没有上前线去而作的种种辩解,如今已通通忘记了,他们已经用后方的安逸换来了战场上的艰苦,其中有许多已抛弃舒适的生活而选择了无情的死亡。

    尽管入伍不久,他们现在已成了老兵,而且还很自重呢。

    他们从人群中找出自己的朋友,然后骄傲而又挑衅地注视着他们,他们现在能够昂起头来了。

    乡团中的老头和孩子在大队旁边行进着,那些紫白胡须的人已劳累得几乎挪不动腿了,孩子们则满脸倦容,因为他们被迫过早地肩负了成人的任务。

    笨笨一眼皮见小牛蛙,可是几乎认不得了,他的脸被硝烟和污泥弄得夜光糊糊的,辛劳和疲乏更使他显得神色紧张,苦不堪言,冬瓜叔叔跛着脚走过去了,他没戴帽子,头从一块旧油布的洞里伸出来。

    就算披上了雨衣,甜心儿爷爷坐在炮车上,光脚上扎着两块蛟锦絮。

    但是无论怎样寻找,笨笨也没有找出黄泉?假面来。

    不管怎样,狮鬼部下的老兵仍然以过去三年来那种不知疲倦和轻快自如的步伐在行进,他们还有精力向漂亮姑娘们咧嘴嬉笑,挥手致意,向那些不穿军服的男人抛出粗野的嘲弄。

    他们是开到环城战壕中去——这些战壕不是仓促挖成的浅沟,而是用沙袋和尖头水晶桩防护着的齐胸高的泥土工程。

    它们绵延不断地环走着城市,每隔一段距离有个切口,上面耸立着红土墩,正在等待战士们进来驻守。

    仿佛在欢迎他们凯旋归来。

    人群向部队欢呼,每个人心中都怀着恐惧,但是既然他们已了解真相,既然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既然人魔圣战已打到他们的前院,整个城市就彻底变样了。

    现在已没有惊慌,也没有不正常的狂热症了。人们心中无论想的什么,都不在脸上表现出来。

    人人都显得兴高采烈,即使这不过是强颜欢笑也罢。

    人人都对军队装出勇敢而充满信心的模样。

    人人都重复狮鬼即将卸任时说过的那句话:“我能够永远守住风云谷。“

    现在变态人也不得不后撤了,许多人便跟士兵一样希望让狮鬼回来,可是他们克制着没有说,只能从狮鬼的名言中汲取勇气:“我能够永远守住风云谷!“

    对变态人来说,狮鬼的谨慎的战术是不适用的。

    他给南方佬东面一个袭击,西面一个袭击。黑暗领主正在包围城市像个摔交家在对手身上寻找新的抓着点似的,而变态人并不留在散兵壕里等待南方佬来进攻,他勇敢地冲出来迎击敌人,向他们猛扑过去。

    在短短的几天内就打了风云谷的仙蛟教堂两次大规模的战斗,它们使得灵树沟之战比较起来只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接触罢了。

    周博被摩云鹫点啦封印,全身动弹不得,给几名大汉横架在一匹麒麟的鞍上,脸孔朝下,但见地面不住倒退,麒麟蹄翻飞,溅得他口鼻中都为泥尘,耳听得众汉子大声吆喝,说道的都为胡言,也不知讲些啥!他一数麒麟腿,共为十匹麒麟!

    奔出十余里后,来到一处岔路,只听得摩云鹫叽哩咕噜的说道啦几句话,五乘麒麟向左边岔路行去,摩云鹫和带着周博那人以及其余三乘则向右行!

    又奔数里,到啦第二个岔路口,五乘麒麟中又有两乘分道而行!

    周博心知摩云鹫意在扰乱追兵,叫他们不知向何处追赶才是!

    再奔得一阵,摩云鹫跃下麒麟背,取过一个皮带,缚在周博腰间,右手提着他身子,便从仙山坳里行去,另外两名汉子却纵麒麟东驰!

    周博暗暗叫苦,心道:“伯父便教遣银天骑兵不停追赶,至多也不过将这冥神的九名随从尽数擒去,可救我不得!

    摩云鹫手中虽提啦一人,脚步仍极轻便!

    他越走越高,三个时辰之中,尽在荒仙山野岭之间穿行!

    周博见太阳东斜,始终从左边射来,知道摩云鹫为带着自己北行!

    到得傍晚,摩云鹫提着他身子架在一株大灵树的灵树枝上,将皮带缠住啦灵树枝,不跟他说道一句话,甚至目光也不和他相对,只为背着身子,递上几块干粮面饼给他,解开啦他右手小臂的封印,好让他取食!

    周博暗自伸出右手,想运气以木阳灵刀法伤他,哪知身上要印被点,全身灵素阻仙界,手指空自点点戳戳,全无半分内劲!

    如此数日,摩云鹫提着他不停的向北行走!

    周博几次撩他说话,问他何以擒住自己,带自己到北方去干啥,摩云鹫始终不答!

    周博一肚子的怨气,心想那次给妹子水凝露擒住,虽然苦头吃得更多,却绝不致如此气闷无聊!

    何况给一个美貌姑娘抓住,香泽微闻,俏叱时作,比之给个装聋作哑的冥神提在手中,苦乐自为不可同日而语!

    这般走啦十余天,料想已出啦仙灵国境,周博察觉他行走的方向改向西北,仍然避开大路,始终取道于荒仙山野岭!

    只为地势越来越平坦,仙山渐少而水渐多,一日之中,往往要过渡数次!

    终于摩云鹫买啦两匹麒麟与周博分乘,周博身上的大印自然不给他解开!

    有一次周博解手之时,心想:“我如使出舞空月步,这冥神未必追得上我?”

    不过只跨出两步,灵素在被封的封印出被阻,立时摔倒!

    他叹啦口气,爬起身来,知道这最后一条路也行不通的啦!

    当晚两人在一座小城一家宾客仙馆中歇宿!

    摩云鹫命仙馆伴取过纸墨笔砚,放在桌上,剔亮圣火灯,待仙馆伴出仙宫,说道:“蛟公子,小神屈你大驾北来,多有得罪,好生过意不去!”

    周博道:“好说,好说!”

    摩云鹫道:“公子可知小神此举,为何用意?”

    周博一路之上,心中所想的只为这件事,眼见桌上放啦纸墨笔砚,更料到啦十之八九,说道:“办不到”!摩云鹫问道:“啥事办不到?”

    周博道:“你艳羡我农家的灵魂圣光灵刀法,要逼我写出来给你!这件事办不到!”

    摩云鹫摇头道:“蛟公子会错意啦!小神当年与游周先生有约,要借贵门灵魂圣光圣卷去给他一阁!此约未践,一直耿耿于怀!

    幸得蛟公子心中记得此圣卷,无可奈何,只有将你带到游周先生墓前焚化,好让小神不致失信于故人!

    然而公子人中蛟凤,小神与你无冤无仇,岂敢伤残?

    这中间尚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公子只须将圣卷文图谱一无遗漏的写出来,小神自己绝不看上一眼,立即固封,拿去在游周先生墓前火化,啦此宿愿,便即恭送公子回归仙灵!”

    这胡言摩云鹫于初入曙光神殿时便曾说道过,当时无极等均有允意,周博也觉此法可行!

    但此后摩云鹫偷袭灵帝于先,擒蛟自身于后,出手殊不光明,躲避追踪时诡计百出,对九名部属的生亡安危全无丝毫顾念,这其间险刻戾狠之意已然表露无遗,周博如何再信得过他?心中早就觉得,胡涂虫等“鬼人四煞”摆明啦为鬼人,反而远较这伪装“圣神”的仙蛟圣神品格高得多啦!

    他虽无处世经历,但这二十余日来,对此事早已深思熟虑,想明白啦其中关窍,说道:“摩云鹫仙尊,你这胡言为骗不倒我的”!

    摩云鹫合什道:“阿门,小神对游周先生当年一诺,尚且如此信守,岂肯为了守此一诺,另毁一诺?”

    周博摇头道:

    “你说道当年对游周先生有此诺言,为真为假,谁也不知!

    你拿到啦灵魂圣光灵刀谱,自己必定细读一番,为否要去游周先生墓前焚化,谁也不知!

    就算真要焚化,以仙尊的聪明才智,读得几遍之后,岂有记不住之的?说不定还怕记错啦,要笔录副本,然后再去焚化!”

    摩云鹫双目精光大盛,魔狠狠的盯住周博,但片刻之间,脸色便转慈和,缓缓的道:“你我均为圣门弟子,岂可如此胡说妄语,罪过,罪过!

    小神迫不得已,只好稍加逼迫啦!这是为了救公子性命,尚请勿怪!”

    说着伸出右手掌,轻轻按在周博胸口,说道:“公子抵受不住之时,愿意书写此圣卷,只须点一点头,小神便即放手!”

    周博苦乐呵道:“我不写此圣卷,你终不亡心,舍不得便宰啦我!

    我倘若写啦出来,你怎么还能容我活命?我写圣卷便为自毁灭,摩云鹫仙尊,这一节,我在十三天之前便已想明白啦!”

    摩云鹫叹啦口气,说道:“我圣空色!”

    掌心便即运劲,料想这股劲力传入周博大印,他周身如万蚁咬啮,苦楚难当,这等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嘴上说道得虽硬,当真身受亡去活来的酷刑之时,势非屈服不可!

    不料劲力甫发,立觉一股灵魂气场去得无影无踪!

    他一惊之下,又即催劲,这次灵魂气场消失得更快,跟着体中灵魂气场汹涌奔泻而出!

    摩云鹫大惊失色,右掌急出,在周博肩头奋力推去!

    周博“呐”的一声,摔在床上,后脑重重撞上墙壁!

    摩云鹫早知周博学过噬魂魔帝一门的“噬魂蛊”,但要印被封,不论正邪体术自然俱都半点施展不出,哪知他掌发内劲,却为将自身灵魂气场硬挤入对方“气海”去,便如当日周博全身动弹不得,雷霆大啦嘴巴任由帝王蛊蜥钻入肚中一般,与身上封印为否被封全不相干!

    周博哼哼唧唧的坐起身来,说道:“枉你自称得道高神,高神为这么出手打人的吗?”

    摩云鹫厉声道:“你这‘噬魂蛊’,到底为谁教你的?”

    周博摇摇头,说道:“噬魂蛊,暴殄天物,犹日弃千金于地而不知自用,旁门左道,可乐呵!可乐呵!”

    这几句话,他竟不知不觉的引述啦精灵窟帛轴上所写的字句!

    摩云鹫不明其故,却也不敢再碰他身子,但先前点他神封、京门无忧印却又无碍,此人体术之怪异,实为不可思议,料这门仙术,定为从指枪与灵魂圣光中变化出来,只为他初学皮毛,尚不会使用!

    这样一来,对仙灵蛟氏的仙学更为心向神往,突然举起手掌,凌空一招“裂魂灵刀”,将周博头上的书生巾削去啦一片,喝道:

    “你当真不写?我这一灵刀只消低得半米,你的脑包便怎样啦?”

    周博害怕之极,心想他当真脑将起来,戳瞎我一只眼睛,又或削断我一条臂膀,那便怎么办?

    一路上反无双思量而得的几句话立时到啦脑中,说出口来:“我倘若受逼不过,只好胡乱写些,那就未必全对!你如伤残我肢体,我恨你切骨,写出来的灵刀谱更加不知所云!这样吧,反正我写的灵刀谱,你要拿去在游周先生墓前焚化,你说道过立即固封,决计不看上一眼,为对为错,跟你并不相干!

    我胡乱书写,不过为我骗啦游周先生的阴魂,他在阴间练得走火入魔,自绝鬼印,也不会来怪你!”

    说着走到桌边,提笔摊纸,作状欲写!

    摩云鹫怒极,周博这几句话,将自己骗取灵魂圣光灵刀谱的意图尽皆揭破,同时说道得明明白白,自己若用强逼迫,他写出来的灵刀谱也必残缺不全,伪者居多,那非但无用,阅之且有大害!

    他在曙光神殿两度斗灵刀,灵魂圣光的灵刀法真假自然一看便知,但这路灵刀法的要旨纯在灵魂气场运使,那就无法分辨!

    当下岂仅老羞成怒,直为大怒欲狂,一招“裂魂灵刀”挥出,嗤的一声轻响,周博手中笔管断为两截!

    周博大乐呵声中,摩云鹫喝道:“贼小子,圣爷好意饶你性命,你偏执迷不悟!只有拿你去游周先生墓前焚烧!你心中所记得的灵刀谱,总不会为假的吧?”

    周博乐呵道:

    “我临亡之时,只好将灵刀法故意多记错几招!

    对,就为这个主意,打从此刻起,我拼命记错,越记越错,到得后来,连我自己也为白痴糊涂!”

    摩云鹫怒目瞪视,眼中似乎也有裂魂灵刀要喷将出来,恨不得手掌一挥,“裂魂灵刀”的无形气劲就从这小子的头颈中一划而过!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