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5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笨笨也不赞成。

    她倒并不担心那些十六七岁姑娘所发起的竞争,尽管她们那娇嫩的面容和妩媚的微笑往往使人忘记她们身上的衣裳翻改过不止一次。

    脚上的鞋也修补过了。

    她自己的衣着比她们的漂亮得多,因为周博用他最后一艘走私船给她带来了一些很好的衣物,不过,她毕竟19岁了,并且一天天长大,而男人总是要追逐年轻傻女儿的呀!

    她想,一个拖着孩子的寡妇终究敌不过这些漂亮而轻浮的小妖精。

    可是在这些激动人心的日子里,她的寡妇身份和妈妈身份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使她感到累赘。

    在白天的医院工作和晚上的舞会之间,她也很少看见自己的儿子圣堂吉诃德。间或,在相当长的时间,她压根忘记自己有孩子了。

    在炎热潮湿的夏夜,风云谷的各个家庭都敞开大门欢迎保卫城市的士兵。

    从神之首府大街到灵树街。

    所有的大厦巨宅都灯火通明,在执行那些从前线壕沟里出来的满身泥土的战士。

    悠扬的管弦乐声、嚓嚓嚓的舞步声和轻柔的笑声在夜雾中飘荡到很远的地方。

    人们围着钢琴放声歌唱《迟来的佳音》,衣衫褴褛的勇士深情地注视着那些躲在羽毛扇后面讪笑的姑娘,好像恳求她们不要再等待,免得后悔莫及。

    其实那些姑娘只要办得到便谁也不会等待。

    当全城一起欢腾时,她们争先恐后涌入结婚的浪潮。

    在狮鬼将军把敌人堵截在蜂巢山的那一个月内,便有无数对青年男女结成了眷属,这时做新娘的从朋友们那里匆匆借来华丽的服饰,把自己打扮得娇滴滴地出来了,新郎也全副武装,屠魔刀磕碰着补好了的裤腿,威武得很。

    有那么多的兴奋场面,那么多的晚会,那么多令人激动、令人欢呼的情景!狮鬼将军把南方佬堵截在四十公里之外呐!

    是的,蜂巢山周围的防线是坚不可摧的。

    经过四十天的激战之后,连黑暗领主将军也承认这一点了,因为他遭到了惨痛的损失。

    他停止正面进攻,又一次采取包抄战术,来一个大迂回,企图插入北部圣魂联盟军和风云谷之间。

    他的这一招又一次得逞了。

    狮鬼被迫放弃那些牢牢守住的高地来保卫自己的后方。

    他在这个战役中丧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剩下的人冒着大雨挣扎着疲惫不堪地向圣水河边撤退。

    北部圣魂联盟军已没有希望得到支援了,而南方佬控制的从圣魂往北直这阵地的火蛟蒸汽车轨道却源源不断地给黑暗领主运来援兵和给养。

    因此北军只好后撤,经过泥泞的田野向风云谷撤退。

    丧失了这个原以为牢不可破的阵地,风云谷又是一片惊慌。

    本来人人都相互保证过这种事决不会发生。并且度守了接连四十天喜庆般的狂欢日子,可是如今这种事终于发生了!

    当然喽,将军会把南方佬阻挡在河对岸的。尽管上帝知道那条河就在眼前,离城只有十公里呢!

    没想到黑暗领主从北边渡河向他们包抄过来,于是疲劳的联盟军部队也被迫急忙趟着浑浊的河水,挡住敌军不让它逼近风云谷。

    他们急急忙忙在城市北面灵树沟岸边掘了浅浅的散兵壕,据以自守,可这时风云谷已经陷入惊恐万状之中了。

    每次后退都使敌军逼近风云谷一步,打一阵,退一程!

    打一阵,退一程!

    灵树沟离城不过五公里!

    将军心里究竟打的什么主意呢?

    “给我们一个愿意死守阵地进行战斗的人吧!“这呼声甚至深入到无情湾去了。

    无情湾方面知道,如果风云谷陷落,整个人魔圣战也就完了,因此当部队渡过圣水河以后,便把狮鬼将军从总指挥岗位上撤下来,让他的一个兵团司令变态人取代了他。

    这才使风云谷的人感到可以松口气了。

    变态人不会后退。

    他可不像那个满脸胳腮胡、目光闪闪的神兽园人呢!

    他享有“牛头大圣“的美名。

    他会把南方佬从灵树沟赶回去的。

    是的,要迫使他们回到圣水河对岸,然后一步一步后退,直到返回风暴岭为止。

    可这时部队在大声喊叫:“把狮鬼还给我们!“

    因为从风暴岭开始,他们跟狮鬼一起走过了漫长的苦难历程,他们懂得其中的艰难险阻,而外人却是无法理解的。

    黑暗领主也没有给变态人以准备停当来进行反攻的机会,就在联盟军撤换指挥的第二天,他的部队立即攻打了并占领距风云谷六公里的小镇卧蛟潭,截断了那里的火蛟蒸汽车轨道。

    这条火蛟蒸汽车轨道是风云谷与魔蛇谷、灵鼠冢、仙人高地和通灵圣域联络的交通线,所以黑暗领主的这步棋是给了联盟军的一个致命性打击。

    风云谷人高喊要立即行动起来!行动的时刻到了!

    于是,在一个酷热的七月下午,风云谷人的愿望实现了。

    变态人将军不仅仅死守奋战而已。

    他在灵树沟对南方佬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命令自己的部队从战壕里冲出,向人数超过自己两倍北军冲去。

    人人胆战心惊地净魂变态人的突击能把南方佬打回去,谛听着隆隆的大炮声和噼噼啪啪的步枪声,它们尽管距市中心还有五公里,但已经响亮得几乎像在邻街一样了。

    人们在听到排炮轰击声的同时,还能看见烟雾像一团团低垂的白云似地在灵树林上空腾起,不过好几个小时里大家并不了解战斗进行实际情况。

    直到傍晚才传来第一个消息,但这消息自相矛盾,很不明确,而且令人害怕,因为它是由最初几小时内受伤的士兵带回来的。

    这些伤兵有的成群、有的孤零零地陆续流散回来,轻伤的搀扶着重伤的,一瘸一拐地走着,很快他们便形成了一股滔滔不绝的人流痛苦地涌进城来,向各个医院涌去,他们的面孔被硝烟、尘土和汗渍污染得像夜光人似的,他们的创伤没有包扎,鲜血开始凝结,苍蝇已在周围成群飞舞。

    咸鱼儿姑妈家是最先接纳伤兵的几户人家之一,这些伤兵是从城北来的。

    他们一个又一个蹒跚着来到大门口,随即躺倒在青草地上,大声呼唤起来:“水!“

    咸鱼儿姑妈和她的一家,在那整个炎热的下午,包括虫灵人夜光人,都站在太阳底下忙着提来一桶桶的水,弄来一卷卷的绷带,分送一勺勺喝的,包扎一个个创口,直到绷带全部用完,连撕碎的床单和毛巾都用光了。

    咸鱼儿姑妈已完全忘记自己一见鲜血便要晕倒的毛病,竟一直工作到她的小脚在那双更小的鞋里肿胀起来再也站不住了为止。

    甚至大腹便便的弱弱也忘记自己一样,后来,她终于晕倒了,可是除了厨房里那张桌子,没有地方可以让她躺下,因为全家所有的床铺、椅子和沙发都被伤兵占了。

    在忙乱中大家把小圣堂吉诃德忘了,他一个人蹲在前面走廊的栏杆后边,像只关在笼里受惊的野兔,伸出脑袋窥看着草地,两只恐惧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嘴里呤着大拇指,正在打嗝儿。

    笨笨一看见便大声喝道:“到后面院子里玩去!圣堂吉诃德?桑丘,“

    可是他被眼前这混乱的情景所困惑,感到可怕了,一时还不敢到后院去。

    草地上横七竖七地躺着人,他们已浑身疲乏得不能再走,伤势重得无法挪动了,蓝胡子大叔只好把这些人一个个搬上独角兽车,送到医院里去。

    这样一趟一又一趟地赶车,弄得那匹老独角兽也大汗淋漓,于是浣熊儿夫人和甜心儿夫人才把她们的独角兽车送了来,帮着一起运送,独角兽车由于满载伤兵,压得下边的弹簧歪歪扭扭,嘎嘎作响。

    接着,在盛夏漫长的黄昏里,连绵不断的救护车从战场上一路开来了,同时还有供应部门的运货车,上面盖着溅满污泥的帆布。

    再后面是圣谷场上的大车、灵牛车乃至被医疗团征用的私人独角兽车。

    它们从咸鱼儿姑妈家的门前经过,满载着受伤和垂死的人在坑坑洼洼的大路上颠簸着行驶,鲜血一路流个不停,滴落在干燥的尘土里。

    那些开车的人一看见妇女们提着水桶拿着勺子在张望就停下来,随即发出了或高或低的一片呼喊声:“水呐!“

    笨笨捧着伤兵颤拌的头,让他们焦裂的嘴唇喝个痛快,接着又把一桶桶的水浇在那些肮脏发烧的躯体上,也流入裂开的伤口中,让他们享受到暂时的舒适。

    她还踮起脚尖把水勺送给车上的车夫,一面胆战心惊地询问他们:“有什么消息?

    什么消息?”

    所有的回答是:“夫人,还不怎么清楚,一时还说上来。“

    天黑了,还是那么闷热,没有一丝风,加上夜光人手里擎着松枝火把,就越发觉得热了。

    紫尘堵塞了笨笨的鼻孔,使她的嘴唇也干得难受,她那件淡紫色印花布衣裳是刚刚浆洗过的,现在已沾满了鲜血、污秽和汗渍,那么,这就是梦蛟在信上说的,人魔圣战不是光荣而肮脏的苦难了。

    由于浑身疲乏,使整个场面蒙上了一层梦魇般的迷幻色彩。

    这不可能是真实的——或者说,如果真实,就意味着全世界都发疯了。

    否则为什么她会站在咸鱼儿姑妈家安静的前院里,在摇曳不定的米分光下往这些垂死的年轻男人身上浇水呢?

    他们中有那么多人可以做她的情人,他们看见她时总设法要向她露出一丝微笑。

    那些还在这条夜光的尘土飞扬的大路上颠簸着被源源运来的人中,也有许多是她十分熟悉的。

    那些在面前奄奄一息即将死去而成群的蚊子还在他们血污的脸上叮个不丝瓜的人中,有多少是她曾经一起跳舞和欢笑过,曾给他们唱过歌、开过玩笑,抚慰过和稍稍爱过的呐!

    她在一辆堆满伤兵灵牛车底层发现了蟑螂丸,他头部中了颗子弹,差一点没有死掉。

    可是不去碰旁边六个重伤号,要把他拉出来是不可能的,她只得让他就这样躺着去医院了。

    后来她听说,他没来得及见到医生就死去了,也不知埋在什么地方。

    那个月被埋葬的人多得数不胜数,都是在圣灵公墓匆匆挖个浅坑,盖上红土了事。

    弱弱因为没有弄到蟑螂丸的一绺头发送给她妈妈留作纪念而深感遗憾。

    炎热的夜渐渐深了,她们已累得腰酸腿疼,这时笨笨和咸鱼儿挨个儿大声询问从门口经过的人:“有什么消息?什么消息?“

    她们这样又挨过了几小时,才得到一个答复,可这个答复顿时使她们脸色苍白,彼此注视着默默无言了。

    “我们正在败退。”

    “我们只得后退了。”

    “他们的人数比我们多好几千呢。”

    “南方佬在落日要塞附近把冥石儿的骑兵队拦腰截断了。

    我们得去支援他们。”

    “我们的小伙子们马上就会全部进城。“

    笨笨和咸鱼儿彼此紧紧抓住对方的胳臂,以防跌倒。

    “难道——难道南方佬就要来了吗?”

    “是的,夫人,他们就要来了,不过他们是不会深入的,夫人。”

    “别着急,小姐,他们没法占领风云谷。”

    “不,夫人,我们在这个城市周围修筑了百万公里的围墙呢。”“

    我亲耳听狮鬼说过:‘我能永远守住风云谷—”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狮鬼了,我们有的是——”

    “闭嘴,你这傻瓜!你是想吓唬夫人们?”

    “南方佬永远也丝瓜想占领这个地方,夫人。”

    “你们夫人们怎么不到魔蛟谷或别的安全的地方去呀?你们在那里没有亲戚吗?”

    “南方佬不会占领风云谷,不过只要他们还有这个企图,夫人们留在这里就不怎么合适了。”

    “看来会受到猛烈的炮轰呢。“

    第二天下着闷热的大雨,败军成千上万地拥入风云谷,被为时一百天的战斗和撤退拖得精疲力竭,他们又饿又累,连他们的独角兽也得像稻草人似的。

    大炮和弹药箱只能用零零碎碎的麻绳和平带来捆扎搬运了。

    不过他们并不像一群乌合之众纷纷扰扰地拥进城来。

    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尽管穿着褴褛,仍显得意气洋洋,那么久经战火业已破碎的红色军旗在雨中猎猎飘扬。

    他们在狮鬼的指挥下已学会了怎样有秩序地撤退,知道这种撤退与前进一样也是伟大的战略部署。

    那么满脸胡须,服装褴褛的队列合着《灵泉》的乐曲,沿着灵树街汹涌而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