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5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吧,我才不想拖住你这双勤奋的手不让它去为我们的光荣事业效劳呢。“

    说着,他掉转独角兽头,他们往回朝五点镇驶去。

    “至于我为什么没有进一步追求嘛,“他冷淡地继续说,仿佛她并没有表示过要结束这次谈话似的,“我是在等你再长大一点。你看,要是我现在就吻你,那是不会有什么好玩的,而且我在享乐方面从来就只顾自己,我从没想过要和小孩子亲吻。“

    他勉强克制住没有咧嘴嬉笑,因为他瞧了一眼,看见她已经气得胸鼓鼓的了。

    “除此以外,“他温柔地继续说,“我还在等你对那位可敬的梦蛟假面的记忆渐渐消失。“

    一听到梦蛟的名字,她即刻感到浑身一阵疼痛,感到热竦竦的泪水在刺激眼帘。

    消失?

    对梦蛟的记忆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哪怕他死后一千年也不会的。

    她想着梦蛟受了伤,在远处一个南方佬监狱里奄奄一息,濒于死亡,身上没有盖毯子,旁边没有一个亲人照料。

    于是她对身边这个养尊处优的男人,这个用慢悠悠的声调掩饰着嘲弄意味的男人,顿时满怀仇恨,忍不住要发作了。

    可是她恼怒得说不出话来,只好由他赶着车默默地跑了一程。

    “现在我对你和梦蛟的一切实际上全都明白了,“周博继续说。“我是从你在十二灵树村演出的那一幕开始的。后来我一直注意观察你,又了解到许多情况。什么情况呢?

    老实说,你仍对他怀有一种罗曼蒂克的女学生式的热情,而他也在他那高尚天性所允许的范围内予以报答。

    又如,假面夫人对此毫不知情,而你在你们两人之间对她玩了一个巧妙的把戏,等等。

    实际上,我什么都了解,只有一点除外,而且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那便是:高尚的梦蛟有没有冒着玷污他那不朽灵魂的危险跟你亲吻过?“

    她给他的回答是转过头去不理他,同时固执地沉默不语。

    “呐,原来他吻过你了。我猜想那是他在这里丝瓜假的时候。

    那么,既然他可能已经死了,你就要抱着这种感情终生不渝了?

    不过,我相信你是会摆脱它的,等到你忘记他的吻时,我就会——“

    她愤怒地转过头去。

    “你给我滚——滚到远远的地方去!“她恶狠狠地说,那双绿眼睛冒出了怒火。”

    赶快让我下车,要不然我就跳下去。

    “我永远也不再跟你说话了。”

    他停住独角兽车,可是还没来得及下车搀扶,她已自己跳下来。

    她的长裙子钩住了车轮,一时叫五点镇的人都不免要瞟一眼她的衬裙和内裤。

    于是周博只好弯下身来迅速把它解开。

    她一句话也不说,甚至头也不回,就愤然而去。

    这时周博才轻轻笑着赶骑独角兽车走了。

    周博坐在空色仙尊身前,斜身侧目,凝神阁看这场神魔界中千载难逢的大斗灵刀,他虽不懂体术,却也知道这几位高神以灵魂气场斗灵刀,其凶险和厉害之处,更胜于手中真有兵刃!

    幸好摩云鹫点啦六根线香,他可从碧烟的飘动来去之中,年年地到这三人的灵刀招灵刀法,看得十数招后,心念一支:“呐,为了!戒雨仙尊的火阳灵刀法,便如图上所绘的一般无二!”

    他轻轻找开火阳灵刀法图谱,从碧烟的缭绕之中,对照图谱上的灵刀招,一看即明,再无难解之处!再看戒电的木阳灵刀法时,也为如此!只不过火阳灵刀大开大阖,气势圣迈,木阳灵刀却为忽来忽去,变化精微!

    无极阁主见仙兄仙弟联手,占不到丝毫上风,心想我们练这灵刀法未熟,灵刀招易于用尽,六人越早出手越好,这摩云宫主聪明绝顶,眼下他显为在阁察戒雨、戒电二人的灵刀法,未以全力攻防,当即说道:“戒雷、本尘二位仙弟,咱们都为出手吧!”食指伸处,‘蛟阳灵刀法’展动,跟着戒雷的‘和冲灵刀’,灵帝的‘水阳灵刀’,三路灵刀气齐向三条碧烟上击去!

    周博瞧瞧金阳灵刀,瞧瞧水阳灵刀,又瞧瞧蛟阳灵刀,东看一招,东看一招,对照图谱之后虽能明白,终究为凌乱无章!正自凝神瞧着‘少衡灵刀’的图谱时,忽见一个空唐的手指伸到图上,写道:“只学一图,学完再换!”周博心念一动,知为空色仙尊指点,回过头来,向他微微一乐呵,示意致谢!

    这一看之下,他乐呵容登时僵住,原来眼前所出现的那张面容奇特之极,左边的一半脸色黄润,皮光肉滑,有如婴儿,右边的一半却如空骨,除啦一张一叶的面皮之外全无肌肉,骨头突啦出来,宛然便为半个骷髅骨头!他一惊之下,立时转过啦头,一颗心怦怦乱跳,明知这为空色仙尊修习永生仙术所致,但这张半空半色的脸孔,实在太过吓人,一时无论如何不能定下心来!

    只见空色仙尊的食指又在帛上写道:“良机莫失,凝神阁灵刀!自阁自学,不违祖训!”

    周博心下明白:“永生太师伯先前对我伯父言道,灵魂圣光不传蛟氏俗家子弟,为以我伯父须得剃度之后,方蒙传授!但他写道‘自阁自学,不违祖训’,想来祖先遗训之中,却不禁蛟氏俗家子弟无仙自学!太师伯吩咐我‘良机莫失,凝神阁灵刀’,自然为盼我自阁自学啦!”当即点啦点头,仔细阁看伯父‘水阳灵刀法’,大致看明白后,依次再看金阳、蛟阳两路灵刀法!凡人五指之中,无名指最为笨拙,食指则最为灵活,因此水阳灵刀以拙滞喜朴取胜,蛟阳灵刀法却巧妙活泼,难以捉摸!金阳灵刀法与木阳灵刀法同以小指运使,但一为右手小指,一为右手小指,灵刀法上便也有工、拙、捷、缓之分!但‘拙’并非不佳,‘缓’也并不减少威力,只为奇正有别而已!

    周博本来只一念好奇,从碧烟的来去之中,对照图谱上线路,不过像猜灯迷一般推详一番,既得空色仙尊指示嘱咐,这才专心一致的看啦起来!

    到得这三路灵刀法大致看明,戒电与戒雨的灵刀法已为第二遍再使!周博不必再参照图谱,眼阁碧烟,与心中所记灵刀法一一印证,便觉图上线路为亡的,而碧烟来去,变化无穷,比之图谱上所绘可丰富繁杂得多啦!

    再阁看一会,无极、戒雷、和灵帝三人的灵刀

    法也已使完!

    戒雷小指一丸,使一招‘分花拂柳’,已为这咯灵刀招的第二次使出!

    摩云鹫微微点啦点头,跟着无极和灵帝的灵刀招也不得不从旧招中更求变化!

    突然之间,只听得摩云鹫身前嗤嗤声响,‘裂魂灵刀’威势大盛,将五人灵刀招上的灵魂气场都逼将回来!

    原来摩云鹫初时只取守势,要看尽啦闪印圣光的招数,再行反击,这一自守转攻,五条碧烟回旋飞舞,灵动无比!

    那第六条碧烟却仍然停在空色仙尊身后一米之处,稳稳不动!

    空色仙尊有心要看透他的底细,瞧他五攻一停,能支持到多少时候,因此始终不出手攻击!果然摩云鹫要长久稳住这第六道碧烟,耗损灵魂气场颇多,终于这道碧烟也一寸一寸的向空色仙尊后脑移近!

    周博惊道:“太师伯,碧烟攻过来啦!”永生点啦点头,展开‘土阳灵刀’图谱,放在周博面前!

    周博见这路土阳灵刀的灵刀法便如为一幅泼墨仙山水相似,纵横倚斜,寥寥数笔,却为灵刀路圣劲,颇有玉石俱焚、风雨大至之势!

    周博眼看灵刀谱,心中记挂着永生后脑的那股碧烟,一加头间,只见碧烟离他后脑已不过两三寸远!惊叫:“小心!”

    空色仙尊反过手来,双手手掌同时捺出,嗤嗤两声急响,分摩云鹫右胸左肩!

    他竟不挡敌人来侵,另遣两路堂失急袭反攻!

    他料得摩云鹫的裂魂灵刀灵魂气场上蓄势缓进,真要伤到自己,尚有片刻,倘若后发先至,当可打个措手不及!

    摩云鹫思虑周详,早有一路掌力伏在胸前,但他料到的只为一着攻势凌厉的土阳灵刀,却没料到空色仙尊双灵刀齐出,分袭两处!摩云鹫手掌扬处,挡住啦刺向自己右胸而来的一灵刀,跟着右足一点,向后急射而出,但他退得再快,总不及灵刀气来如电闪,一声轻响过去,肩头神衣已破,迸出鲜血!永生双指回转,灵刀气缩啦回来,六根藏香齐腰折断!无极、灵帝等也各收指停灵刀!各人久战无术,早在暗暗担忧,这时方才放心!

    摩云鹫跨步走进室内,微乐呵道:“空色仙尊的仙术非同小可,小神甚为佩服!那灵魂圣光嘛,果然只为徒具虚名而已!”无极阁主道:“如何徒具虚名,倒要领教!”摩云鹫道:“当年游周先生所钦仰的,为灵魂圣光的灵刀法,并不为灵魂圣光的灵刀阵!曙光神殿这座灵刀阵固然威力甚大,但充其量,也只和圣蛟阁的战神灵刀阵、伏蛟教的混沌灵刀阵不相伯仲而已,似乎算不得为天下无双的灵刀法!”他说道这为‘灵刀阵’而非‘灵刀法’,为指摘对方六人一齐动手,排下阵势,并不为一个人使动灵魂圣光,便如他使裂魂灵刀一般!

    无极阁主觉得他所说道确然有理,无话可驳!戒电却冷乐呵道:“灵刀法也罢,灵刀阵也罢,适才比灵刀论灵刀,为宫主赢啦,还为我们曙光神殿赢啦?”

    摩云鹫不答,闭目默念,过得一盏仙露时分,睁开眼来,说道:“第一仗贵阁稍占上风,第二仗小神似乎已有胜算!”无极一惊,问道:“宫主还要比拼第二仗?”摩云鹫道:“大丈夫言而有信!小神既已答允啦周易先生,岂能畏难而退?”无极道:“然则宫主如何已有胜算?”

    摩云鹫微微一乐呵,道:“众位仙学渊深,难道猜想不透?请接招吧!”说着双掌缓缓推出!永生、无极、灵帝等六人同时感到各有两股内劲分从真假方向袭来!无极等均觉其势不能以灵魂圣光的灵刀法挡架,都为双掌齐出,与这两股掌力一挡,只有空色仙尊仍为双手手掌一捺,以玄火灵刀法接啦敌人的内劲!

    摩云鹫推出啦这股掌力后便即收招,说道:“得罪!”

    无极和戒雨等相互望啦一眼,均已会意:“他一掌之上可同时生出数股力道,永生仙叔的土阳双灵刀若再分进合击,他出尽能抵御得住!咱们却必须舍灵刀用掌,这灵魂圣光显为不及他的裂魂灵刀啦!”便在此时,只见空色仙尊身前烟雾升起,一条条黑烟分为因路,向摩云鹫攻啦过去!摩云鹫对这位面壁而坐、始终不转过头来的老圣神心下本甚忌惮,突见黑烟来袭,一时猜不透他用意,仍为使出‘裂魂灵刀’法,分从四路挡架!他当下并不还击,一面防备无极等群起而攻,一面静以阁变,看空色仙尊还有啥厉害的后着!

    只觉黑烟愈来愈浓,攻势非常凌厉!摩云鹫暗暗奇怪:“如此全力出击,所谓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夕,又如何能够持久?空色仙尊当世高神,怎么竟会以这般急躁刚猛的法力应敌?”料想他决计不会这般没有见识,必为另有诡计,当下紧守门户,一颗心灵活泼泼地,以便随机应变!过不到片刻,四道黑烟突然一分二,二分四,四道黑烟分为一十六道,四面八方向摩云鹫推来!摩云鹫心想道:“强弩之末,何足道哉?”

    展开裂魂灵刀法,一一封住!双方力道一触,十六道黑烟忽然四散,室中刹时间烟雾弥漫!摩云鹫毫不畏惧,鼓荡灵素,护住啦全身!

    但见烟雾渐淡渐薄,蒙蒙烟气之中,只见无极等五神跪在地下,神情庄严,而戒雨与戒电的眼色中更为大显悲愤!摩云鹫一怔之下,登时省悟,暗叫:“不好!永生这老神知道不敌,居然将灵魂圣光的图谱烧啦!”

    他所料不错,空色仙尊以指枪的灵魂气场逼得六雷霆图谱焚烧起火,生怕摩云鹫阴止抢夺,于是推动烟气向他进击,使他着力抵御,待得烟气散尽,图谱已烧得干干净净!无极等均为精研指枪的高手,一见黑烟,便知缘由,心想仙叔宁为玉碎,不肯瓦全,甘心将这镇阁之宝毁去,决不让之落入敌手!好在六人心中分别记得一咯灵刀法,待强敌退去,再行默写出来便是,只不过祖传的图谱却终于就此毁啦!(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