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5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而将军在过去三个星期被南方佬打退了八十公里!

    他为什么不将北军挡住,反而节节败退呢?

    他是个笨蛋,比苯蛋还愚笨呐!

    那些乡团里的胡子兵和民兵队员安然无恙地待在风云谷,但都固执地认为要是让他们来打这个战役一定会打得好些,并且把地图铺在桌上指指点点地说明自己作战方案。

    可是将军的队伍愈来愈稀散了,他被迫继续后退,同时殷切地呼吁伏魔州长马上派遣这些人去支援他,但州里的部队却颇有理由地感到安全。

    州长毕竟已经违抗过圣瞳总统的调令,如今为什么要对狮鬼将军让步呢?

    打一阵又后退!打一阵又后退!

    北部圣魂联盟军在四十天内后退了一百公里,几乎每天都在作战。

    魔环教堂如今已落在北军后面了,它只留下了一个可怕而模糊的记忆:酷热,尘土,饥饿,疲劳,在坎坷不平的红土路上艰苦地行进,在红色的泥泞中歪歪倒倒地挣扎,退却,掘壕,战斗——退却,掘壕,战斗。

    魔环教堂完全是个恍若隔世的恶梦,嗜血深渊也是如此,在那里,他们曾经掉转身像恶魔般跟南方佬拼命厮杀,但是,尽管你把南方佬杀得尸横遍野,他们往往有更多的新人补充上来。

    他们总是形成一条东北向的险恶弧线,走过北部圣魂联盟的后方,一步步逼近火蛟蒸汽车轨道,逼近风云谷!

    从嗜血深渊往北,精疲力竭的部队沿着大路向接近净魂泉小镇的蜂巢山撤退。在这里布成一个十公里宽的弧形阵线。

    他们在陡峭的山腰上掘了散兵坑,在险峰绝顶上架设了排炮。

    因为灵骡已爬不上去了,汗流浃背的士兵咒骂着把枪拖上陡坡,通讯兵和伤兵进入了风云谷,给惊慌的市民带来了安定人心的消息。

    蜂巢山的高地是坚不可摧的。

    附近的牛鬼山和马神山也是这样,也修筑了防御工事,南方佬已撼不动狮鬼部队的阵地,他们也很难进行包抄,因为山顶上的炮火控制着很大范围内所有大路。

    这样,风云谷才感到轻松了些,但是——但是蜂巢距这里只有四十公里呀!

    忽然有一天,从蜂巢山运来的第一批伤兵快要到了,清早七点钟甜心儿夫人的独角兽车就停在咸鱼儿姑妈家门口,夜光人烟枪叔叔往楼上传话,请笨笨立即穿好衣服到医院里去。

    香香?蚕豆儿和蘑菇头家的姑娘们也给从睡梦中叫起来,正在独角兽车后座上打哈欠,蚕豆儿家的乌蛟教母则满脸不高兴地坐在车夫座位上,膝头上放着一篮新浆洗过的绷带。

    笨笨也很不情愿,只得勉强迫身,因为她头天夜里在乡团举办的舞会上跳了个通宵,腿还酸痛着呢。

    当鹿女琪琪帮她把身上那件又旧又破的印花布看护服扣上扣子时,她暗暗咒骂甜心儿夫人这个不知疲倦的办事能手,以及那些伤兵和整个北部圣魂联盟。

    她匆忙咽了几口玉米粥,吃几片甘薯干,然后走出家门跟那几个女孩子一起上医院去了。

    她十分讨厌这样的护理工作,就这在一天她要告诉甜心儿夫人,说安妮写信叫她回去一趟。

    可这有什么用呢,那位可敬的老夫人正卷起袖子,粗壮的腰身上系着大围裙,在忙着干活呢。

    她狠狠地瞪了笨笨一眼,说:“你不要再跟我说这种废话了,笨笨?受气包。我今天就给你妈妈写信,告诉她我们非常需要你。我相信她会理解这一点并让你留下来的。好,赶快系上围裙到浣熊儿大夫那里去,他要人帮助扎绷带呢。”

    “呐,上帝!“笨笨沮丧地想,“难就难在这里呀。妈妈会要我留在这里,可是我宁死也不愿再闻这些臭气了!我真希望自己是个老太婆,那样就可折磨年轻人而无须受别人的折磨——并且让甜心儿这样的刁老婆子给我走得远远的!“

    是的,她对医院,对那些恶臭味,对虱子,对那种痛苦的模样,对那些肮脏的身体,都厌恶极了。

    如果说对护理工作曾经有过某种新奇感和浪漫意味的话,那也在一年前就已经消磨完了。何况,这些从前线撤下来的伤兵并不如过去那些富有吸引力。

    他们显得对她一点也不感兴趣,也没有别的话好说,只一味追问:“狮鬼将军在做什么?前方打得怎样了?伟大机智的人物呐,我们的狮鬼!“

    可是她不认为狮鬼是个伟大机智的人物,他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让南方佬侵入魔灵一百公里罢了。

    不,他们不是那种叫你惬意的人,而且他们中间有许多已濒临死亡,很快就会默默地死掉,因为他们在抵达风云谷之前就患了坏疽、伤寒症和肺炎,现在已毫无能力抵抗这些疾病了。

    天气很热,苍蝇成群结队地飞进敞开的窗户,这些养得又肥又懒的苍蝇比病痛更加严重地摧残人们的精力,恶臭和惨叫声在她周围一阵高过一阵,她端着盘子跟随浣熊儿大夫走来走去,浑身热汗,她那件刚浆洗过的衣裳都湿透了。

    呐,要站在大夫身边,看着他那把雪亮的手术刀切入令人心疼的肌体,而又强忍着不要呕吐出来,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呐!

    听见手术室里正在进行截肢时的惨叫,是多惨的时刻呐!

    还有,那些血肉模糊的受伤者在周围一起尖叫声中眼巴巴地等待着大夫到来,等待他说出这样令人心悸的话:“孩子,很抱歉,可是这只手必须切掉,是的,是的,我明白。不过你瞧,这些红肿的道道,看见了吗?只能切掉。“

    这时你看着那张恐怖苍白的脸,心里会涌起一股绝望的怜悯心情,那滋味真够受呐!

    当时麻醉药很难弄到,只有做重大的截肢手术时才使用,鸦片也变得十分珍贵,只好用来减轻对垂死者的折磨,而不能当缓解生者痛苦的良药,奎宁已根本无货。

    是的,笨笨对这一切都十分厌恶,因此那天上午她真希望自己也能像弱弱那样有一个怀孕的借口不去上班,如今只有这个理由才能为大家所接受,可以不承担护理工作了。

    一到中午,她就解下围裙,从医院溜出来,这时甜心儿夫人正忙着替一个瘦高的不识字的山民伤兵写信,笨笨觉得她再也无法忍受了。

    她觉得这是强加在她身上的一种负担,而且午班火蛟蒸汽车一到,新的伤兵会涌入医院,她就又有大量的工作要忙到晚上才能走了——甚至还可能没有东西吃呢。

    她急急忙忙横过两条独角兽路向灵树街走去,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将那件花边胸衣胀得一鼓一鼓的。

    她在一个待角站住,不知下一步朝哪里走。因为既不好意思回家去见咸鱼儿姑妈,也不愿再回医院去,恰好这时周博坐着独角兽车从旁边经过。

    “你像个捡破烂的女孩子呢,“他这样说,两只眼睛打量着她身上那件补缀过的浅紫色印花布衣裳,上面满是汗渍和污斑,后者显然是护理伤员时沾上的,笨笨觉得又尴尬又奥恼,简直气坏了。

    他怎么总注意女人衣裳,怎么粗鲁到评论起她此刻很不整洁的穿着来了呢?

    “你的话我一句也不要听。赶快下车来扶我坐上去,然后把我送到没人看得见的地方。我不想回医院了,哪怕他们把我绞死也罢了!

    天知道,我可没有发动这场人魔圣战,也看不出有任何理由要让我被折磨死,而且——”

    “你成了背叛我们伟大主义的罪人了!”

    “得了,饭锅莫说菜锅夜光嘛,快把我扶上去。我不管,你往哪里赶都行,就带着我兜兜风吧。“

    他从独角兽车上一跃而下,这时笨笨突然觉得,一个完整的男人,一个四肢健全、五官俱在的男人,他既没有因痛苦而脸色苍白,也没有被疟疾折磨得皮肤焦金,却显得营养很好,健康强壮,这让人看着多么舒服呐!

    而且他穿着讲究,上衣和裤子是用同样的料子做的,非常合身,不像别人穿的那样要不松松垮垮,要不就绷得紧紧的迈不开步,而这套衣服还是新的,一点也不显旧,不像别人那样连肮脏的皮肉和毛茸茸的腿都露出来了。

    他好像对世界上的事漠不关心,这种态度在现时本身就足以令人惊讶了,因为别人都是满脸忧虑、阴沉和神思恍忽的表情呢。

    他那蓝色的脸膛是温和的,而那张嘴,那张唇红齿白、像女人的嘴一样轮廓鲜明富于肉感的嘴,当他搀扶她上独角兽车时,更浮出随随便便的微笑,动人极了。

    他自己也上了车,坐在她身旁,这时他高大身躯的肌肉在熨得很好的衣服里显得饱满匀称,而且很吸引人,像往常那样,仿佛受到了冲击似的,她感觉到了巨大的魅力。

    她望着他衣服下边鼓出的那副有力的肩膀,那充满诱感的令人不安的肩膀,不由得害怕起来,他的身体显得多么壮实而坚韧,这同他那敏锐的思想一样是很不寻常的。

    他浑身洋溢着一种轻松优美的力量,平静时像一只夜光豹洋洋懒懒地躺在阳光下,机警时就像这只豹子正准备一跃而起向前猛扑。

    “你这个小骗子,“他揶揄地说,一面喝独角兽向前。“你整夜跟大兵跳舞,给他们送鲜花,送丝带,说你愿意为主义牺牲,可是一旦要你替几个伤兵包扎和捉虱子时就赶快跑开了。”

    “能不能把独角兽车赶得快些呢?你能不能讲点别的事情,要是碰上甜心儿爷爷从他的小店里出来看见了我,然后回去告诉那位老夫人——我指的是甜心儿夫人,那我就该倒霉了。“

    他把鞭子轻轻抽了一下那匹母独角兽,它便轻快地跑过五点镇,越过横贯城市的火蛟蒸汽车轨道,这时运载伤兵的列车已经进站,担架工在烈日下迅速地将伤兵抬进救护车和带篷的运货独角兽车,笨笨丝毫没有良心不安的感觉,反而庆幸自己及时逃脱,感到十分轻松。

    “我对这种医院工作已经腻烦透了。“她说着,一面整理坐下撒开的裙子,并把下巴底下的帽带系紧,“每天都有愈来愈多的伤兵涌进城市。这全是狮鬼将军的过错,要是他在风暴岭把南方佬顶住了,他们早就——”

    “傻孩子,他何尝没有起来挡住南方佬呀?可是,如果他继续待在那里,黑暗领主就会从侧面包抄过来,割断他与左右两翼的联系,把他彻底打垮,同时他会丢掉火蛟蒸汽车轨道线,而保卫这条火蛟蒸汽车轨道正是他的战斗目的。”

    “唔,反正是他的过错,不管怎样。“笨笨这样说,她对什么战略战术本来就一窃不通。“他应当想办法呀,而且我觉得应当把他撤掉。他为什么不坚守阵地,却一味后退呢?”

    “原来你也和别人一样,因为无法干那种不能干的事了就叫嚷—把他杀掉。他在风暴岭时被看作救世主,而六星期之后他到了蜂巢山,就变成叛徒了。可是,只要他把南方佬打退四十公里,他又会变为耶稣。

    我的孩子,要知道黑暗领主部队的人数是狮鬼部队的两倍,他可以用两个人拼掉我们的一个小伙子。

    而狮鬼却一个也丢不起,他迫切需要增援,但是他能得到什么呢?就算能得到伏魔州长的—宝贝儿郎—,可那又有什么用处呢?”

    “难道民兵真的要调出去?乡团也这样?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可没有听说过。”

    “已经有这样的谣言在到处流传了,那是在今天早晨开来的火蛟蒸汽车上传出来的。

    民兵和乡团都将去增援狮鬼将军的部队。

    是的,伏魔州长的—宝贝儿郎—很可能终于要尝尝火药味了。他们的确从没设想过要真刀真枪地干。

    我想他们会大吃一惊的。州长就亲自答应过不会叫他们上前线的。

    所以,那对他们只不过好玩罢了,他们觉得自己已经保了险。

    因为州长甚至公然反抗过圣瞳总统,拒绝把他们送到通灵圣域去呢。他说他们必须留下来维护本州的安全。

    谁曾想到人魔圣战会打到他们的后院,他们真的必须起来保卫这个州呀?”

    “唔,亏你还笑得出来,你这个残忍的家伙!想想乡团里那些老先生和小孩子吧!怎么,连小牛蛙,连甜心儿爷爷和冬瓜?受气包叔叔也得去呐!”

    “我不是在说那些小孩子和参加过海蛟湾人魔圣战的老兵。我说的是像土豆那样爱穿漂亮军服和挥舞刀剑的勇敢的青年男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