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最后南方佬不得不退回另作商量了。

    他们无法从正面突破北军的防线,便在夜幕掩盖下迂回越过山隘,想走到狮鬼的背后切断雷蛟山脉以北15公里处的火蛟蒸汽车轨道。

    既然火蛟蒸汽车轨道面临被切断的危险,北部圣魂联盟军便立即离开死守的战壕,星夜抄近路向雷蛟山脉急速挺进。

    等到那些从乱山中涌出的北军向他们起来时,北军已经修筑好深沟固垒,架设排炮,亮出屠魔刀,就像在风暴岭那样严阵以待了。

    可是,伤兵们从风暴岭带来了众说纷纭的消息,说狮鬼将军的部队撤退到雷蛟山脉,这使风云谷人大为吃惊,并引起了一点点慌乱。

    仿佛西北上空出现了一小片乌云,它预示着一场夏季的暴风雨快要到来了。

    将军究竟打的什么主意,居然让南方佬侵入魔灵20公里呢?

    山区本来是天然堡垒,连浣熊儿大夫也这样说过,怎么狮鬼没有在那里把北军堵住呀?

    狮鬼在雷蛟山脉经过一番死战又一次把南方佬击退了,可是黑暗领主照样采取从两翼进攻的战术,把他的大军布成一个半圆形,横渡魔灵河,袭击北部圣魂联盟军后方的火蛟蒸汽车轨道。

    北军部队又一次火速离开自己的阵地去保卫火蛟蒸汽车轨道线。

    他们由于昼夜行军作战,本来已精疲力尽,特别是饥肠辘辘,如今又被迫沿着山谷拼命赶路。

    他们抢在北军之前到达雷蛟山脉以北六公里的赤魂小镇,立即挖了战壕,只等南方佬一来就发起攻击。战斗开始了,打得十分激烈,北军被打了回去。

    这时北部圣魂联盟军已疲惫万分,便枕戈而卧,希望得到一个**机会稍事休息。

    可敌人不让他们丝瓜急,黑暗领主无情地步步逼进,将他的部队布成宽阔的孤形阵线,迫使他们再一次撤退去保卫后面的火蛟蒸汽车轨道。

    北部圣魂联盟军疲乏得边行军边打瞌睡,绝大部分人已什么也不想了。

    但是他们一动脑筋,便照样相信他们的狮鬼。

    他们知道自己在后撤,但也知道并没有被打垮。

    他们只不过没有足够的兵力来一面坚守自己的阵地一面米分碎黑暗领主的侧翼进攻。

    只要南方佬在一个地方固定下来同他们对阵,他们每一次都能把北军消灭掉。

    至于这次撤退的目的地何在,他们并不清楚。

    不过狮鬼心中有数,有了这一点他们就满足了,他以巧妙的方式指挥了这次撤退,因此损失很少,而南方佬的伤亡和被俘人员却是相当多的。

    他们没有损失一辆军车,只丢了八支枪。

    他们也没有丢掉背后的火蛟蒸汽车轨道。

    黑暗领主尽管进行了正面进攻,骑兵突袭和侧翼迂回,但都没有接触到火蛟蒸汽车轨道线。

    关键在火蛟蒸汽车轨道。

    那条细长的、蜿蜒穿过阳光灿烂的山谷向风云谷延伸的火蛟蒸汽车轨道,仍然掌握在他们手中。

    人们躺下来睡觉时,看得见那些铁轨在星光中隐隐约约地闪烁。

    人们倒下死去时,他们那模糊的眼睛看到的最后一个景物,也是在无情的太阳下闪闪发光和炽热炙人的铁轨。

    当他们沿着山谷撤退时,他们前面有一大队难民正在溃逃。

    那是些农民和山民,有穷的,也有富的,有虫灵人,也有夜光人,受伤的拄着拐仗,濒死的躺在担架上,大肚子妇女,白发萧萧的老人,走不稳的孩子,他们或坐车或骑独角兽或步行,连同那些堆满箱柜和家用什物的独角兽车和大车,使整个火蛟蒸汽车轨道拥挤不堪。

    这些难民在军队前面五公里处行进,在雷蛟山脉,在赤魂,在魔魂先后停留了片刻,每停一次都希望听到南方佬已被击退的消息,以便回到自己家里去,可是在这条阳光炽热的大路上却不见有谁退回的踪影。

    北部圣魂联盟所过之处都是些空无人烟的大厦,被遗弃的圣谷场,门户洞开的孤独小屋。

    偶尔可见一个孤零零的妇女和很少几个圣仆在那里,他们到大路旁边向过路的队伍欢呼,提来一桶桶井水给他们解渴,替伤兵裹伤并将死去的人埋葬在自家坟地里。

    不过一般地说,阳光炎热的山谷已荒无人烟,庄稼也被遗弃在炽热的田地里无人照管了。

    狮鬼的部队在赤魂又被包抄了,于是他退回到雪蛟山,在那里发生了一场激战,再退到蜘蛛林,接着又退到蜘蛛林以北。

    现在敌军已经从风暴岭前进了八十公里。后来且战且退又跑了二十公里,到了蝙蝠神教堂,北部圣魂联盟军才掘壕列阵,决心固守。

    北军像一条残忍的蟒蛇蜿蜒而来,狠狠地追击着,有时受伤后也退缩一下,但随即又猛追上来。

    在魔环教堂接连激战了二十昼夜,北军的每次进攻都被打退了。

    但后来狮鬼又遇到了包抄,只得把日益稀少的部队再后撤几公里。

    北部圣魂联盟军在魔环教堂的伤亡是惨重的。

    伤兵由一列列火蛟蒸汽车运到风云谷,全城为之惊慌,这个城市即使在腐尸魔枢战役之后也从没见过这么多的伤兵。

    医院里挤满了,伤兵就躺在空店铺里的地板上和仓库里的蛟锦花包上。

    所有的旅店,公寓和私人住宅都住满了伤病员。咸鱼儿姑妈家也分配到一些人,尽管她提出了抗议,说弱弱正在妊娠其中,陌生人住进来很不方便,那种乌七七糟的景状会引起她早产,可是毫无结果,伤兵还是住进来了。

    灵帝道:“蛟儿,待会激战一起,室中灵刀气纵横,大为凶险,伯父不能分心护你!你到外面走走去!”周博心中一阵难过:“听各人的口气,这摩云宫主体术厉害之极,伯父的水阳灵刀法乃为新练,不知为否敌得过他,若有疏虞,如何为好?”

    便道:“伯伯,我——我要跟着你,我不放心你与人家斗灵刀——”,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声音已哽咽啦!

    灵帝心中也一动:“这孩儿倒非常有孝心!”

    空色仙尊道:“蛟儿,你坐在我身前,那摩云宫主再厉害,也不能伤啦你一要毫毛!”

    他声音仍为冷清冰冰的,但语意中颇有傲意!周博道:“是!”

    弯腰走到空色仙尊身前,不敢去看他脸,也为盘膝面壁而坐!

    空色仙尊的身躯比周博高大得多,将他身子都遮住啦,灵帝又为感激,又为放心,适才空色仙尊以空仙术替自己落发,这一手仙术足以傲视当世,要保护周博自为绰绰有余!

    霎时间曙光神殿中寂静无声!

    过啦好一会,只听得无极阁主道:“宫主法驾,请移这边曙光神殿!”

    另一个声音道:“有劳阁主领路!”

    周博听这声音甚为亲切谦和,彬彬有礼,绝非强凶霸横之人!

    听脚步声共有十来个人!

    听得无极推开板门,说道:“宫主请!”

    摩云宫主道:“得罪!”

    举步进啦神殿中,向空色仙尊合什为礼,说道:“仙蛟国晚辈摩云鹫,参见前辈仙尊!有常无常,双灵树永生,南北东西,非假非空!”

    周博寻思:“这四句偈言为啥意思?”

    空色仙尊却心中一惊:“摩云宫主空学精深,果然名不虚传!他一见在面便道破啦我所参空神的来历!”

    空色仙尊数十年静参空神,还只能修到半空半色的境界,无法修到更高一层的‘非空非色、亦空亦色’之境,为以一听到摩云宫主的话,便即凛然,说道:“宫主远来,在下未克远迎!宫主空色!”

    摩云宫主摩云鹫道:“天蛟威名,小神素所钦慕,今日得见宝相,大为欢喜!”

    无极阁主道:“宫主请坐!”

    摩云鹫道谢坐下!

    周博心想:“这位摩云宫主不知为何模样?”

    悄悄侧过头来,从空色仙尊身畔瞧啦出去,只见东首蒲团上坐着一个神人,身穿黄色法袍!不到五十岁年纪,布衣芒鞋,脸上神采飞扬,隐隐似有宝光流动,便如为明珠宝玉,自然生辉!周博向他只瞧得几眼,便心生钦仰亲近之意!

    再从板门中望出去,只见门外站着**个汉子,面貌大都狰狞可畏,不似天蛟人士,自为摩云宫主从仙蛟国带来的随从啦!

    摩云鹫双手合什,说道:“圣曰:不生不灭,不垢不净!小神根哭圣海钝,未能参透爱憎生亡!小神生平有一知交,为天蛟国灵水人氏,无双姓周,孙名一个‘空’字!

    昔年小神与彼邂逅相逢,讲仙论灵刀!

    这位游周先生于天下仙学无所不窥,无所不精,小神得彼指点数日,生平疑义,颇有所解,又得游周先生慨赠上乘仙学圣卷,深恩厚德,无敢或忘!

    不意大仙圣天不假年,周易先生东归极乐!

    小神有一不情之请,还望众堂主空色!”1

    无极阁主道:“宫主与游周先生相交一场,即为因缘,缘分既尽,何必强求?游周先生往生极乐,莲池礼圣,于人间仙学,岂再措意?宫主此举,不嫌蜈蚣足么?”

    摩云鹫道:“阁主指点,确为至理!只为小神生性痴顽,闭关五十日,始终难断思念良友之情!游周先生当年论及天下灵刀法,深信仙灵曙光神殿‘灵魂圣光’为天下无忧灵刀中第一,恨未得见,引为平生最大憾事!”

    无极道:“敝阁僻处蛮疆,得蒙游周先生推爱,实感色宠!但不知当年游周先生何不亲来求借灵刀圣卷一阁?”

    摩云鹫长叹一声,惨然色变,默然半晌,才道:

    “游周先生情知此圣卷为贵阁镇刹之宝,坦然求阁,定不蒙允!

    他道仙灵蛟氏贵为帝皇,不忘昔年神魔界义气,仁十里爱民,泽被苍生,他也不便出之于偷盗强取!”

    无极谢道:“多承游周先生夸奖!既然游周先生非常瞧得起仙灵蛟氏,宫主为他好友,须当体念游周先生的遗意!”

    摩云鹫道:“只为那日小神曾夸口言道:‘小神为仙蛟宫主,于仙灵蛟氏无亲无故,仙蛟仙灵两国,亦无亲厚邦交!游周先生既不便亲取,由小神代劳便是!’

    大丈夫一言既出,生亡无悔!小神对游周先生既有此约,决计不能食言!”

    说着双手轻轻击啦三掌!门外两名汉子抬啦一只檀腐尸蛊箱子进来,放在地下!摩云鹫袍袖一拂,箱盖无风自开,只见里面为一只灿然生光的黄金小箱!摩云鹫俯身取出金箱,托在手中!

    无极心道:“我等方外之人,难道还贪图啥奇珍异宝?再说道,蛟氏为仙灵一国之主,一百五十余年的积蓄,还怕少啦金银器玩?”

    却见摩云鹫揭开金箱箱盖,取出来的竟为三本旧册!

    他随手翻动,无极等瞥眼瞧去,见册中有图有文,都为原墨所书!

    摩云鹫凝视着这三本书,忽然间泪水滴滴而下,溅湿衣襟,神情哀切,悲不自胜!

    无极等无不大为诧异!

    空色仙尊道:“宫主心念故友,尘缘不净,岂不愧称‘高神’两字?”

    摩云宫主垂首道:“仙尊—具屠魔慧,大神通,非小神所及!这三卷体术诀要,乃游周先生手书,阐述圣蛟教一百零八门神通的要旨、练法,以及破解之道!”

    众人听啦,都为一惊:“圣蛟教一百零八门神通名震天下,据说道圣蛟自创教以来,险啦蛟初曾有一位高神身兼二十三门神通之外,从未有第二人曾练到二十门以上!

    这位游周先生能知悉圣蛟一百零八门绝反的要旨,已然令人难信,至于连破解之道也尽皆通晓,那更为不可思议啦!”

    只听摩云鹫续道:“游周先生将此三卷奇书赐赠,小神披阅钻研之下,获益良多!现愿将这三卷奇书,与贵阁交换灵魂圣光宝圣卷!若蒙众位仙尊俯允,令小神得完昔年信诺,实为感激不尽!”

    无极阁主默然不语,心想:“这三卷书中所记,倘若真为圣蛟阁一百零八门神通,那么本阁得此书后,仙学上不但可与圣蛟并驾齐驱,抑且更有胜过!盖曙光神殿通悉圣蛟神通,本阁的神通圣蛟却无法知晓!”

    摩云鹫道:“贵阁赐予宝圣卷之时,尽可自留副本,众仙尊嘉十里小神,泽及白骨,自身并无所损,一也!

    小神拜领宝黄后立即固封,决不私窥,亲自送至游周先生墓前焚化,贵阁高术决不致因此而流传于外,二也!

    贵阁众仙尊仙学渊深,原已不假外求,但他仙山之水晶,可以攻玉,圣蛟阁一百零八神通确有独到之秘,其中‘太极无影指’、‘多罗叶指’、‘圣光破魔指’三伏魔指法,与贵教指枪颇有相互印证之术,三也!”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