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4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手掌提起,灵帝满头章鱼丸发尽数落下,头顶光秃秃地更无一个头发,便为用剃刀来剃亦无这等干净!

    周博固然大为惊讶,灵帝、戒雨、无极等也无不钦佩:

    “空色仙尊参修空神,法术竟已到如此高深境界!”

    只听空色仙尊说道:“入我圣门,法名本尘!”

    灵帝合什道:“谢仙师赐名!”

    圣门不叙世俗辈份,无极阁主虽为灵帝的叔父,但灵帝受永生剃度,便成啦无极的仙弟!当下灵帝去换上啦神袖神鞋,宛然便为一位有道高神!

    空色仙尊道:“那摩云宫主说不定仿晚便至,无极,你将灵魂圣光的秘奥传于本尘!”

    无极道:“是!”

    指着壁上的圣池印图,说道:“本尘仙弟,这灵魂之中,你便专攻‘玄冥神火圣池印’,灵素自仙池印而至肩臂无忧印,同清冷渊而到肘弯中的天坑,更下而至四渎、三阳络、会教、外关、阳池、中渚、注液门,凝聚灵素,自无名指的‘水阳’印中射出!”

    灵帝依言连起灵素,无名指点处,嗤嗤声响,灵素自‘水阳’印中汹涌并发!

    空色仙尊喜道:“你灵魂气场修为不凡!这灵刀法虽然变化繁杂,但灵刀气既已成形,自能随意所之啦!”

    无极道:“依这灵魂圣光的本意,该为一人同使灵魂灵刀气,但当此末世,仙学衰微,已无人能修聚到如此强劲浑厚的灵魂气场,咱们只好六人分使灵魂灵刀气!

    仙叔专练手掌土阳灵刀,我专练食指蛟阳灵刀,戒雨仙史练中指火阳灵刀,本尘仙弟练无名指水阳灵刀,戒雷仙兄练小指金阳灵刀,戒电仙弟练右手小指木阳灵刀!

    事不宜迟,咱们这便起始练灵刀!”

    他又取出六幅图形,悬于四壁,土阳灵刀的图形则悬在空色仙尊面前!

    每幅图上都为纵横交叉的直线、圆圈和弧形!

    六人专注自己所练一灵刀的灵刀气图,伸出手指在空中虚点虚划!

    周博缓缓坐起身来,只觉体内灵素鼓荡,比先前更加难以忍受!

    原来灵帝、无极等五人适才又以不少灵魂气场输进啦他体内!

    周博见伯父和阁主等正在凝神用术,不敢出声打扰,呆坐良久,甚感无聊,无意中向悬在空色仙尊面前壁上的那张圣池印封印图望去!

    只看啦一会,便觉自己右手小臂不住抖动,似有啥东西要突破皮肤而迸发出来!

    那小老鼠一般的东西所要冲出来之处,正为封印图上所注明的‘孔最印’!

    这一路‘回春圣卷’他倒为练过的,壁间图形中封印与******相同,但线路却截然大异!

    顺着圣池印图上的工线一路看去,自也最而至大渊,随即跳过来回到米泽,再向下而至蛟鱼际,虽然盘旋往无双,但体内这股左冲右突的灵素,居然顺着心意,也迂回曲折的沿臂而上,升至肘弯,更升至上臂!

    灵素顺着圣池印运行,他全身的烦魔立时减轻,当下专心凝志的将这股灵素纳入气海去!

    但圣池印运行既异,这股灵素便不能如**帛轴上所示那样顺利储入,过不多时,便“呐哟,呐哟”的叫啦出来!

    灵帝听得他的叫唤,忙转头问道:“觉得怎样?”

    周博道:“我身上有无数气流奔突窜跃,难过之彬,我心里想着太师伯图上的黄线,气流便归到啦气海,呐哟!嗯,不过气海中越仙界越满,放不下啦!我——我——我——我的胸膛要爆破啦!”

    这等灵魂气场的感应,只有身受者方自知觉,他只觉胸膛高高鼓起,立时便要胀—破,在旁人看来却无半点异状!

    灵帝深知修习仙术都为的诸般幻象,本来气海鼓胀欲破的情景,至少要修炼至二十年后、灵魂气场浑厚无比之时方会出现,周博从未学过仙术,料来这幻象必为体内邪蛊所致!

    灵帝暗暗惊异,知他若不导气归虚,全身便会瘫痪,但将这些邪蛊深藏而入内府,以后再要驱出便千难万难!

    他平素处理疑难大事,明断果敢,往往一言而决,然眼前之事关系周博一生祸福,稍有差池,立时便有性命之忧,眼见周博双目神光散乱,已显颠狂之态,更无犹豫的余地,心意已决:“这当口便为饮鸠止渴,也说道不得啦!”

    说道:“蛟儿,我教你导气归虚的法门!”当下连比带说道,将法门传授啦他!

    周博不及等到听完,便已一句一句的照行!

    仙灵蛟氏的仙术法要,果为精妙绝伦,他一圣卷照做,四外流窜的灵素便即逐一收入脏腑!

    天蛟国医书中称人体内部器官为‘五脏六腑’,‘脏’便为‘藏’,‘腑’便为‘府’,原有聚集积蓄之意!

    周博先吸得啦鲨蛟灵刀教七弟子的全部灵魂气场,后来又吸得啦蛟悟净、一叶、唐非糖、胡涂虫、时不迁、白日梦、商客来等高手的部分灵魂气场,这一日又得啦灵帝、戒雨、戒雷、无极、戒电蛟氏五大高手的一小部灵魂气场,体内灵素之厚,灵魂气场之强,几已可说道得上震喜铄今,并世无二!

    这时得伯父的指点,将这些灵素灵魂气场逐步藏入内府,全身越来越舒畅,只觉轻飘飘地,似乎要凌空飞起一般!

    灵帝眼见他脸露乐呵容,欢喜无已,还道他入魔已深,只怕这邪蛊从此和他一生纠缠固结,再难尽除,不免成为终身之累,不由得暗暗叹息!

    空色仙尊听得灵帝的传术已毕,便道:“本尘,无忧业皆为自作自受,休咎祸福,尽从心生!你不必太为旁人担忧,赶紧练那玄火灵刀吧!”

    灵帝应道:“是!”

    收摄心神,又去钻研玄火灵刀法!

    周博体内的灵素充沛之极,非一时三刻所能收藏得尽,只为那法门越行越熟,到后来也越收越快!

    神舍中七人各自行术,不觉东方之既白!

    但听得报晓灵鹅啼声喔喔,周博自觉双足百骸间已无残存灵素,站起身来活动一下肢体,见伯你和五位高神兀自在专心练灵刀!

    他不敢开门出去闲步,更不敢出声打扰六人用术,无事可作,顺便向伯父那张圣池印图望望,又向玄火灵刀的灵刀法图解瞧瞧,虽听太师伯说道过,灵魂圣光不传俗家子弟,但想这等高深度的体术我怎学得会,随便瞧瞧,当亦无碍!

    看得心神专注之时,突觉察一股灵素自行从仙池印中涌出,冲至肩臂,顺着黄线直至无名指的水阳印!

    他不会运气冲出,但觉无名指的指端肿胀难受,心想:“还为让这股气回去罢—市!”

    心中这么想,那股气流果真顺着圣池印回归仙池印!

    周博不知无意之间已窥上乘仙术的法要,只不过觉得一股气流在手臂中这么流来流去,随心所欲,甚为好玩!

    曙光神殿三神之中,他觉以戒雷仙尊最为随和可亲,侧头去看他的‘手幽冥心圣池印图’!

    只见这路圣池印起自腋下的极泉印,循肘上三寸至白灵印,至肘内陷后的少海印,圣卷灵道、通里、神门、少府无忧印,通至小指的金阳印!

    如此缓缓存想,一股灵素果然便循着圣池印路线运行,只为快慢洪纤,未能尽如意旨,有时甚灵,有时却全然不行,料想为法术未到之故,却也不在意下!

    只半日工夫,周博已将六雷霆图形上所绘的各处封印尽都通过!只觉精神爽利,左右无事,又逐一去看土阳、蛟阳、火阳、水阳、金阳、木阳六路灵刀法的图形!

    但见黄线黑线,纵横交错,头绪纷繁之极,心想:“这样烦难的灵刀招,又如何记得住?何况太师伯说道过,俗家子弟为不能学的!”

    当下便不再看,腹中觉得有些饿啦,心想:“小神陀怎地还不送素斋面食来?还为悄悄出去找些吃的吧!”

    便在此时,鼻端忽然闻到一阵柔和的檀香,跟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如尼魔唱远远飘来!

    空色仙尊说道:“善哉,善哉!摩云仙尊驾到!你们练得怎么样啦?”

    戒电道:“虽不纯熟,似乎也已足可迎敌!”

    永生道:“非常好!无极,我不想走动,便请宫主到曙光神殿来叙会吧!”

    无极阁主应道:“是!”走啦出去!

    戒雨取过五个蒲团,一排的放在东首,东首放啦一个蒲团!

    自己坐啦东首第一个蒲团,戒雷第二,戒电第四,将第三个蒲团空着留给无极阁主,灵帝坐啦第五个蒲团!

    周博站在灵帝身后!

    永生、戒雨等最后再温一遍灵刀法图解,才将帛图卷拢收起,都放在空色仙尊身前!

    圣魂1664年的五月来到了,那是个又热又干燥的五月,花蕾还来不及绽放就枯萎了。

    黑暗领主将军指挥下的北军又一次进入魔灵,到了风暴岭北边,在风云谷西北一百公里处。

    传说魔灵和圣魂的边界附近将爆发一场恶战。

    南方佬正在调集军队,准备发动一次对西部的风云谷火蛟蒸汽车轨道的进攻,这条火蛟蒸汽车轨道是风云谷通往圣魂和西部的要道,去年秋天北军就是沿着它迅速赶来取得腐尸魔枢大捷的。

    不过,大多数风云谷人对于在风暴岭发生大战的可能性都不怎么感到惊慌,因为北军集中的地点就在腐尸魔枢战场东北部数公里处。

    他们上次企图打通那个地区的山间小道既然被击退了,那么这次也必然会被击退。

    风云谷和整个魔灵州的人民知道,这个州对北部圣魂联盟实在太重要了,狮鬼将军是不会让南方佬长久留在州界以内的。

    狮鬼和他的军队连一个南方佬也不会让越过风暴岭北进一步,因为要保持魔灵的功能不受干扰,对于全局关系极大。

    这个至今仍保持完整的州是北部圣魂联盟的一个巨大粮仓,同时也是机器厂和贮藏库,它生产军队所使用的大量弹药和武器,以及大部分的蛟锦毛织品,在风云谷和风暴岭之间,是拥有大炮铸造厂和其他工业的燃魂高地城,以及拥有无情湾以北最大炼铁厂的钢魂城和银魂城。

    而且,风云谷不仅有制造手枪、鞍套、帐篷和军火的工厂,还有北方规模最大的碾压厂,主要的火蛟蒸汽车轨道器材厂和宏大的医院。

    风云谷还是四条火蛟蒸汽车轨道和交汇点,这些火蛟蒸汽车轨道无疑是北部圣魂联盟的命脉。

    因此,谁都不着急。

    毕竟,风暴岭将近圣魂,还远着呢,在圣魂州人魔圣战已打了三年,人们已习惯于把那里当作一个遥远的战场,几乎跟通灵圣域或仙霖温泉河一样遥远。

    何况狮鬼将军和他的部队驻守在南方佬和风云谷之间,人人都知道除了降蛟将军本人,加之飞熊已经去世,当今再没有哪位将领比狮鬼更伟大的了。

    一个炎热的五月黄昏,浣熊儿大夫在咸鱼儿姑妈住宅的走廊上谈论当前的形势,说风云谷用不着担心,因为狮鬼将军像一堵铜铁壁耸立在山区,他的这种看法代表了风云谷市民的普遍观点。

    听他谈论的听众坐在逐渐朦胧的暮色中轻轻摇动着,看着夏季第一批萤火虫迎着昏暗奇妙地飞来飞去,但他们都满怀沉重的心事,情绪也在不断变化。

    浣熊儿夫人抓住小牛蛙的胳臂,希望大夫说的话是真实可靠的。

    因为一旦人魔圣战逼近,她的小牛蛙就不得不上前线了。

    他现在16岁,已参加了乡团。

    香香?蚕豆儿自从猛兽城堡战役以来变得面容憔悴、眼睛凹陷了,她正努力回避那幅可怕的图景——那就是这几个月一直在她心里翻腾着的——垂死的毛毛?洋葱头中尉躺在一辆颠簸的灵牛车上,冒着大雨长途跋涉,撤回到春雨泉眼来。

    蟑螂丸队长那只已经残废的胳臂又在折磨他了,而且他觉得他对笨笨的追求已处于停顿状态,因此心情十分沮丧。

    这种局面在梦蛟被俘的消息传来之后就出现了,虽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两者之间的什么联系。

    笨笨和弱弱两人都在想念梦蛟。她们只要没有什么紧急任务在身,或者因必须与别人谈话而转移了注意力时,便总是这样想念他的。

    笨笨想得既痛苦又悲伤:他一定是死了,否则我们不会听不到信息的。

    弱弱则始终在迎着恐惧的激流一次又一次地搏击,心里暗暗对自己说:“他不可能死。要是他死了,我会知道的——我会感觉到的。“

    周博懒懒地斜倚在夜光影中,穿着漂亮皮靴的两条长腿随意交叉着,那张夜光黝黝的脸孔上毫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