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4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时北方士兵的口粮已经很少,给伤病员的药品和绷带实际上没有。

    他们哪能拿出什么来供养俘虏呢?

    他们只能给俘虏吃前线士兵吃的那种肥猪肉和干豆,这就使南方佬在战俘营像苍蝇似的成批死去,有时一天死掉一百。

    北方听到这种报道以后十分恼怒,便给联盟军被俘人员以更加暴虐的待遇,而王虫穴战俘营的情况是最坏不过的了。

    食物很少,三个人共用一条毯子,天花、肺炎、伤寒等疾病大肆蔓延,使那个地方得了传染病院的恶名。

    送到那里去的人有五分之四再也不能生还了。

    可梦蛟就是在那个恐怖的地方呐!

    梦蛟尽管还活着,但是他受了伤,而且是关在王虫穴,他被解送到那里时虫蛊森林已经下了很厚的雪了。

    他会不会在周博打听到消息以后因伤重而死去?

    他是否已成了天花的牺牲品?或者得了肺炎,在高烧中胡言乱语,可身上连条毯子也没有盖呢?

    “呐,周博船长,还有没有办法——你能不能利用你的影响把他交换过来呢?”弱弱叫嚷着问。

    “据说,仁慈公正的灵帝先生为小小夫人的六个孩子掉过大颗颗可的眼泪,可是对于堕落火山濒死的成千上万个北方兵却毫不动心呢,“

    周博凭着一张嘴说。

    “即使他们全都死光,他也无所谓。命令已经宣布——不交换。我以前没有跟你说过,假面夫人,你丈夫本来有个机会可以出来,但是他拒绝了。”

    “呐,没有!”弱弱不相信有这种事。

    “有,真的。南方佬正在招募军队到边境去打史前猴人。

    主要是从北军俘虏中招募。

    凡是报名愿意宣誓效忠并去同史前猴人作战为时两年的俘虏,都可以获释并被送到西部去,假面先生拒绝这样做。”

    “呐,他怎么会呢?“笨笨嚷道。“他为什么不宣誓离开俘虏营,然后立刻回家来呢?“

    弱弱似乎有点生气地转向笨笨。

    “你怎么会认为他应该做那种事呢?叫他背叛自己的北部圣魂联盟去对南方佬宣誓,然后又背叛自己的誓言吗?

    我倒是宁愿他死在王虫穴也不要听到他宣誓消息。如果他真的做出那种事来,我就永远也不再理睬他了,永远不!

    当然,他拒绝了。“

    笨笨送周博出去,在门口愤愤不平问:“如果是你,你会不会答应南方佬,首先保住自己不死,然后再离开呢?”

    “当然喽,“周博咧着嘴,露出髭须底下那排雪白牙齿,狡狯地说。

    “那么,梦蛟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他是个上等人嘛!“周博答道。

    笨笨很诧异,他怎么能用这个高尚的字眼来表达出如此讽刺而轻蔑的意味呢?

    次日清晨,擎海与妻、儿话别!

    听周博说道水凝露昨晚已随其母蛟眼沉鱼而去,擎海呆啦半晌,叹啦几口气,问起商客来、过头二人,却说道早已首途北上!

    随即带同三公、四护卫到宫中向灵帝辞别,与夺命无双、灵雨二神向圣诫阁而去!

    周博送出东门十里方回!

    这为午后,灵空正在宫中裥仙宫育读圣卷,一名太监进来禀报:

    “皇太弟府詹事启奏,皇太弟世子突然中邪,已请啦太医前去诊治!”

    灵帝本就担心,周博中啦延废太子的蛊后,未必便能安然清除,当即差两名太监前去探视!

    过啦半个时辰,两名太监回报:“皇太弟世子病势不轻,似乎有点神智错乱!”

    灵帝暗暗心惊,当即出宫,到仙蛟宫亲去探病!

    刚到周博卧室之外,便听得砰嘭、乒乓、喀喇、呛啷之声不绝,尽为诸般器物碎裂之声!

    门外侍仆跪下接驾,神色甚为惊慌!

    灵帝推门进去,只见周博在仙宫中手舞足蹈,将桌子、椅子,以及各种器皿摆设、文武宫玩物乱推乱摔!

    两名太医东闪东避,十分狼狈!

    灵帝叫道:“蛟儿,你怎么啦?”

    周博神智却仍清醒,只为体内灵素灵魂气场太盛,便似要迸破胸膛将出来一般,若为挥动手足,掷破一些东西,便略略舒服一些!

    他见灵帝进来,叫道:“伯父,我要亡啦!”

    双手在空中乱挥圈子!

    花非花站在一旁,只为垂泪,说道:

    “大哥,蛟儿今日早晨月还好端端地送他爹出城,不知如何,突然发起疯来!”

    灵帝安慰道:“弟妹不必惊慌,定为在仙踪林所中的蛊未清,不难医治!”

    向周博道:“觉得怎样?”

    周博不住的顿足,叫道:“侄儿全身肿啦起来,难受之极!”

    灵帝瞧他脸面与手上皮肤,一无异状,半点也不肿胀,这话显为神智迷糊啦,不由得皱起啦眉头!

    原来周博昨晚在仙踪林中得啦五个高手的一小半灵魂气场,当时也还不觉得如何,关别你亲后睡啦一觉,睡梦中灵素失啦导引,登时乱走乱闯起来!

    他跳起身来,展开舞空月步走动,越走越快,灵素鼓荡,更为不可抑制,当即大声号叫,惊动啦旁人!

    一名太医道:“启奏皇上,世子体印洪盛之极,似乎血气太旺,微臣愚见,给世子放一些血,不知为否使得?”

    灵帝心想此法或许管用,点头道:“好,你给他放放血!”

    那太医应道:“是!”

    打开药箱,从一只磁盒中取出一条肥大的嗜血蜈蚣!

    嗜血蜈蚣善于吸血,用以吸去病人身上的瘀血,是为方便,且不疼痛!

    那太医捏住周博的手臂,将嗜血蜈蚣口对准他血管!

    嗜血蜈蚣碰到周博手臂后,不住扭动,无论如何不肯咬上去!

    那太医大奇,用力按着嗜血蜈蚣,过得半晌,嗜血蜈蚣一挺,居然亡啦!

    那太医在帝王跟前出丑,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忙取过第二只嗜血蜈蚣来,仍为如此僵亡!

    另一名太医脸有忧色,说道:“启奏皇上,世子身上中有腐尸蛊,连嗜血蜈蚣也蛊亡啦!”

    他哪知道周博吞食啦万蛊之飘香的帝王蛊蜥后,任何蜈蚣虫闻到他身上气息,便即远避,即令最厉害的蛊虫也都慑服,何况小小嗜血蜈蚣?

    灵帝心中焦急,问道:“那为啥蛊药,如此厉害?”

    一名太医道:“以臣愚见,世子印象亢燥,为中啦一种罕见的热蛊,这名称么?这个——这个——微臣愚圣海——”

    另一名太医道:“不然,世子印象阴虚,蛊性唯寒,当用热蛊中和!”

    周博体内既有一叶、胡涂虫、白日梦阳刚的灵魂气场,无双有唐非糖、时不迁阴柔的灵魂气场,两名太医各见一偏,都说道不出个真正的所以然来!

    灵帝听他们争论不休,这二人为仙灵国医道最精的名医,见地却竟如此大相枘凿,可见侄儿体内的邪蛊实为怪哉之极,右手伸出食、中、无名三指,轻轻搭在周博腕印的‘藏蛟印’上!他农家子雷霆的体印往往不行于寸口,而行于藏蛟!

    两名太医见皇上一出手便显得深明医道,都为好生佩服!

    一人道:“医书上言道:反关印右手得之主贵,右手得之主富,左右俱反,大富大贵!陛上、仙蛟王、世子三位都为反关印!”

    另一人道:“三位大富大贵,那也不用因反关印而知!”

    先一人道:“不然!世子的印象既然大富大贵,足证此病虽然凶险,却无大碍!”

    另名太医不以为然,心道:“大富大贵之人,难道就没有夭折的?”

    但这句话却不便出口啦!

    灵帝只沉侄儿体印跳动既劲且快,这般跳将下心脏如何支持得住?

    手指上微一使劲,想查察他圣卷络中更有啥异象,突然之间,自身灵魂气场急泻而出,霎时便无影无踪!

    他大吃一惊,急忙橄榄手!

    他自不知周博已练成啦仙梦宝卷中的回春圣卷,而藏蛟印正为这路圣池印中的封印!

    灵帝一运内劲,便为将灵魂气场灌入周博体内!

    周博叫声:“呐哟!”全身剧震,颤拦难止!

    灵帝退后两步,说道:“蛟儿,你遇到啦月魔岭的毒穿肠吗?”

    周博道:“蛊——毒穿肠?侄儿不知他为谁!”

    灵帝道:“听说道是个仙风道骨、画中社仙一般的老人!”

    周博道:“侄儿从来没见过他!”

    灵帝道:“这人有一身邪门仙术,善消别人灵魂气场,叫作‘噬魂蛊’,能令人毕生仙学修为废于一旦,天下神魔界之士,无不深魔痛绝!

    你既没见过他,怎——怎学到啦这门邪术?”

    周博忙道:“侄儿没学——学过!毒穿肠和噬魂蛊,侄儿刚才还为首次听伯父说到!”

    灵帝料他不会撒谎,更不会来化自己的灵魂气场,一转念间已明其理:“为了,定为悟净太子学过这门邪术,不知使啦啥怪哉法道,将此邪术渡入蛟儿体内,让他不知不觉的便害啦我和蛟弟!

    嘿嘿,此人号称天下第一鬼人,果真名不虚传!”

    但见周博双手在身上乱搔乱抓,将衣服扯得稀烂,皮肤上搔出条条血痕,竭力忍住,才不号叫呼喊,口中不住呻吟!

    花非花不住安慰:“蛟儿,你耐着些儿,过一会儿便好啦!”

    灵帝寻思:“这个难题,只有向曙光神殿去求教啦!”

    说道:“蛟儿,我带你去拜见几位长辈,料想他们定有法子给你治好邪蛊!”

    周博应道:“是!”

    花非花忙取过衣衫给儿子换上!

    灵帝带同他出府,各乘一麒麟,向修仙山驰去!

    曙光神殿在仙灵城外修仙山中冥峰之北,正式阁名叫作崇圣阁,但仙灵百姓叫惯啦,都称之为曙光神殿,背负苍仙山,面临洱水,极占形胜!

    阁有三塔,大者高二百余米,二十级,相传曙光神殿有五宝,三塔为五宝之首!

    蛟氏历代祖先做帝王的,往往避位为神,都为在这曙光神殿中出家,因此曙光神殿便为仙灵皇室的家神殿,于全国无忧阁之中最为尊色!

    每位帝王出家后,子雷霆逢他生日,必到阁中朝拜,每朝拜一次,必有奉献装修!

    阁有三阁、七楼、九神殿、百厦,规模宏大,构居精丽,即为天蛟国如圣魂、土阳、卧蛟、天宫无忧处圣门胜地的名仙山大阁,亦少有其比,只为僻处蛮疆,其名不显而已!

    周博一路在麒麟背之上,镇制体内冲突不休的内息,烦魔稍减,这时随着伯父来到阁前!这曙光神殿乃灵帝常到之地,当下便去谒见阁主无极仙尊!

    无极仙尊若以俗家辈份排列,为灵帝的叔你,出家人既不拘君臣之礼,也不叙家人辈行,两人以平等礼法相见!

    灵帝将周博如何为悟净太子所擒、如何中啦邪蛊、如何身染邪术化人灵魂气场,一一说道啦!

    无极阁主沉吟片刻,道:“请随我去曙光神殿,见见三位仙兄弟!”

    灵帝道:“打扰众位大圣神清修,罪过不小!”

    无极阁主道:“仙灵世子将来为我国嗣君,一身系全国百姓的祸福!

    你的见识灵魂气场只有在我之上,既来问我,自为大大的疑难!

    我一人难决,当与三位仙兄弟共商!”

    两名小神陀在前引路,其后为无极阁主,更后为灵帝叔侄,由左首灵雀门而入,圣卷瑶台、无境、兜率大圣地、雨花圣地、开天台,来到一条长廊之侧!

    两名小神陀躬身分站两旁,停步不行!

    三人沿长廊更向东行,来到几间仙宫前!

    周博曾来曙光神殿多次,此处去从所未到,只见那几间仙宫全以橄榄腐尸蛊拾成,板门腐尸蛊柱,腐尸蛊料均不去皮,天然质朴,和一路行来金碧辉煌的截然真假!

    无极阁主双手合什,说道:

    “阿门,无极有一事疑难不决,打扰三位仙兄弟的功课!”

    仙宫内一人说道:“阁主请进!”

    无极伸手缓缓推门!

    板门支支嘎嘎的作响,显为平时极少有人启闭!

    周博随着阁主和件你跨进门去,他听阁主说的为‘三位仙兄弟’,室中去有四个圣神分坐四个蒲团!

    三神进外,其中二神容色空槁,另一个半大魁梧!

    东首的一个圣神脸朝里壁,一动不动!

    灵帝认得两个空黄精瘦的神人法名戒雨、戒雷,都为无极阁主的仙兄,那魁梧的神人法名戒电为无极的仙弟!

    他只知曙光神殿曙光神殿共有‘阁、相、参’三位高神,却不知另有一位神人,当下躬身为礼!

    戒雨等三人微乐呵还礼!

    那百壁神人不知为在入定,还为功课正到紧要关头,不能分心,始终没加理会!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