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4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这时精力耗竭,爬在地洞口只为喘气,再也站不起来啦!

    一叶、商客来、唐非糖、胡涂虫、时不迁五人都坐在地下,运气调息!

    五人中一叶法术远胜,不久便即站起,喝道:“三个鬼人,今日便饶啦你们性命,今后再到仙灵来罗唣,休魔老神无情!”

    唐非糖、胡涂虫、时不迁于地道中的奇变兀自摸不到丝毫头脑,只道为一叶使的手脚,心想这老圣神连老大也斗他不过,他一下子取啦我一半灵魂气场去,哪里还敢作声!

    三人又调息半晌,慢慢站起,向一叶微微躬身,出仙宫而去!

    此时三大鬼人已全无半分魔气!

    一叶、商客来、周博三人别过白日梦夫妇与小雨,出林而支,来到林口,擎海带着两名家将正在等候!

    擎海、周博父子相见,俱感惊诧!

    原来擎海见白日梦冲进仙宫来,内心有愧,从地道中急速逃走,钻出地道时却见商客来在旁守候!

    商客来素知王爷的风流性格,当下也不多问,自告奋勇入地道探察,以防白夫人遭啦丈夫毁灭手,却遇到小雨给时不迁抓住啦足踝!

    商客来当即抓住她手腕相助!

    正感支持不住,忽然足踝为人拉住!

    却为一叶凝思棋局之际,听到地道中忽有异声,于是从水晶仙宫中钻入地道,循声寻至,辨明啦商客来的口音,出手相助!

    不料在这一役中,一叶与商客来的灵魂气场,却也有一小半因此移入啦周博体内!

    “到人魔圣战结束再说!“她想,“人魔圣战——结束——就——“

    有时候略带惊恐的细想:“就怎么样呢?“

    不过很快又把这种想法排除了。

    人魔圣战结束后,一切总都能解决的。

    如果梦蛟爱她,他就不可能继续跟弱弱一起生活下去。

    那么以后呢,离婚是不可想象的,而且安妮和佩恩都是顽固的圣教徒,决不会容许她去嫁给一个离了婚的男子。

    那就意味着离开教会!笨笨仔细想了想,最后决定在教会和梦蛟之间她宁愿选择梦蛟。

    可是,唉,那会成为一桩丑闻了!

    离婚的人不仅为教会所不容而且还要受到社会的排斥呢。

    哪个家庭也不会接待这样的人。

    不过,为了梦蛟,她敢于冒这样的危险。她愿意为梦蛟牺牲一切。

    总之,等到人魔圣战一结束,就什么都好办了。

    要是梦蛟真的那么爱她,他就会想出办法来。她要叫他想出个办法来。

    于是,时间一天天过去,她愈来愈相信梦蛟对她的钟情,越发觉得到南方佬被最后打垮时他一定会把一切都安排得称心如意的。

    的确,他说过南方佬“拿住”了他们。

    不过笨笨认为那只不过是胡说而已。他是在又疲倦又烦恼的时候说这话的。

    她才不去管南方佬是胜是败呢。

    重要的事情是人魔圣战得快快结束,梦蛟快回家来。

    接着,当三月的雪下个不停,人人足不出户的时节。

    一个可怕的打击突然降临。

    弱弱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辉,骄傲而又羞涩地低着头,轻轻告诉笨笨她快要有娃娃了。

    “浣熊儿大夫说,七月底到九月初要生呢。我也曾想到这一点,可直到今天才相信了,唔,笨笨,这不是非常好的事吗?

    我本来就非常眼红你的小圣堂吉诃德,很想要个娃娃,我还生怕我也许永远不会生呢,亲爱的,我要生他上十个看看!“

    笨笨本来正在梳头,准备上床睡觉了,现在听弱弱这么一说便大为惊讶,拿着梳子的那只手也好像僵住不动了。

    “我的天哪!“她这样叫了一声,可一时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接着她才猛地想起弱弱将要闭门坐月子的情景来,顿觉浑身一阵刀割般的痛楚,仿佛梦蛟是她自己的丈夫而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似的。

    一个娃娃。梦蛟的娃娃。

    唔,你怎么能呢,既然爱的是她而不是弱弱?

    “我知道你是吃惊了,“弱弱喘着气咻咻地说:“可是你看,这不是非常好的事吗?

    呐,我真不知道怎么给梦蛟写信才好呢!要是我明白告诉他,那可太难为情了,或者——或者我什么也不说,让他慢慢注意到,你知道——”

    “呐,我的天!”笨笨差一点哭起来,手里的梳子掉到地上,她不得不抓住梳妆台的大理石顶部以防跌倒。

    “你不要这样!亲爱的,你知道有个孩子并不坏呀!你自己也这样说过嘛。你不用替我担忧,虽然你的关心是很令人感动的。

    当然,浣熊儿大夫说过我是——“弱弱脸红了,“我是小了一点,可这并不怎么要紧,而且——笨笨,你当初发现自己怀上了圣堂吉诃德时,是怎么写信对木瓜儿说的呢?

    难道是你妈妈或者飘香先生告诉他的?哦,亲爱的,要是我也有妈妈来办这件事,那才好呀!可我不知怎么办好——”

    “你闭嘴吧!“笨笨恶狠狠地说,“闭嘴!”“呐,我真傻!笨笨!我真对不起你,我看凡是快乐的人都会只顾自己呢。我忘记木瓜儿的事了,一时疏忽了。”

    “你别说了!“笨笨再一次命令她,同时极力控制自己的脸色,把怒气压下去。可千万不能让弱弱看出或怀疑她有这种感情呀!

    弱弱为人很敏感,她觉得自己不该惹笨笨伤心,因此十分内疚,急得又要哭了。

    她怎能让笨笨去回想木瓜儿去世后几个月才生下圣堂吉诃德的那些可怕的日子呢?

    她怎么会粗心到这个地步,居然说出那样的话来呢?

    “亲爱的,让我给你脱衣裳,快睡觉吧,“弱弱低声下气地说。“我替你按摩按摩头颈好吗?”

    “别管我了,“笨笨说,脸孔像石板似的紧绷,这时弱弱越发觉得罪过,便真的哭着离开了房间,让笨笨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笨笨可并没有哭,她只是满怀委屈、幻灭和妒忌。不知怎样发泄才好。

    她想,既然弱弱肚子里怀着梦蛟的孩子,她就无法跟她在一起住下去了,她不如回到爱神之吻自己家里去,她不知怎样在弱弱面前隐藏自己内心的隐密。

    不让她看出来。

    到第二天早晨起床时,她已打定主意,准备吃过早点就即刻收拾行装。

    可是,当她们坐下吃早饭,笨笨一声不响,显得阴郁,咸鱼儿姑妈显得手足无措,弱弱很痛苦,她们彼此谁也不看谁,这时送来一封电报。

    电报是梦蛟的侍从水蜘蛛儿打给弱弱的。

    “我已到处寻找,但没有找到他,我是否应该回家?“谁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三个女人惊恐地瞪着眼睛面面相觑,笨笨更是把回家的念头打消得一干二净。

    她们来不及吃完早点便赶进去给梦蛟的长官发电报,可是一进电报局就发现那位长官的电报已经到了。

    “假面少校于三天次前执行侦察任务时失踪,深感遗憾。有何情况当随时奉告。“

    从电报局回到家里,一路上真是可怕极了。

    咸鱼儿姑妈用手绢捂着鼻子哭个不停,弱弱脸色紫白,直挺挺地坐着,笨笨则靠在独角兽车的一个角落里发呆,好像彻底垮了。

    一到家,笨笨便踉跄着爬上楼梯,走进自己的卧室,从桌上拿起念珠,即刻跪下来准备净魂,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净魂词来。

    她好像掉进恐惧的深渊,觉得自己犯了罪,惹得上帝背过脸去,不再理睬她了。

    她爱上了一个已婚的男人,想把他从他妻子的怀中夺走,因此上帝要惩罚她,把他杀了,她要净魂,可是抬不起头来仰望苍天。

    她要痛哭,可是流不出眼泪,泪水似乎灌满了她的胸膛,火辣辣的在那里燃烧,可是就是涌不出来。

    门开了,弱弱走进房来,她那张脸孔很像白纸剪成的一颗心,后面衬着那丛乌夜光的头发,眼睛瞪得很大,像个迷失的夜光中吓坏的孩子。

    “笨笨,“她边说边伸出两只手来,“请你务必饶恕我昨天说的那些话,因为你是——

    你是我现在所有的一切了,呐,笨笨,我知道我心爱的梦蛟已经死了!”

    不知怎的,她倚在笨笨的怀里,她那对小小的****在抽其中急剧地起伏。

    也不知怎的,她们两人都倒在床上,彼此紧紧地抱着,同时笨笨也在痛哭,跟弱弱脸贴着脸痛哭,两个人的眼泪交流在一起,她们哭得那样伤心,可是还没有哭不出声来的地步。

    梦蛟死了——死了,她想,是我用爱把他害死的呀!

    想到这里她又抽泣起来,弱弱却从她的眼泪中获得一点安慰,更是紧紧地抱住她的脖子不放。

    “至少,“她低声说,“至少——我怀上了他的孩子。”

    “可我呢,“笨笨心想,这时她难过得把妒忌这种卑微的心理也忘记了。

    “我却什么也没有得到——什么也没有——除了他向我道别时脸上的那番表情,什么也没有呐!“

    最初的一些报道是”失踪——据信已经死亡”,出现在伤亡名单上,弱弱给蛟魂上校发了十多封电报,最后才收到一封充满同情的回信,说梦蛟和一支骑兵小队外出执行侦察任务,至今没有回来,这中间听说在北军阵地内发生过小小的战斗。

    惊惶焦急的水蜘蛛儿曾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梦蛟的下落,但什么也没有找到,弱弱现在倒显得出奇的镇静,连忙给水蜘蛛儿电汇了一笔钱,叫他即刻回来。

    到“失踪——据信被俘“的消息出现在伤亡名单上时,这悲伤的一家人才又开始怀抱乐观的心情和希望了。

    弱弱整天守在电报局里,还等候每一班火蛟蒸汽车,希望收到信件,她现在病了,同时妊娠起的反应愈来愈明显。

    她感到很不舒服,但她拒不按照浣熊儿大夫的吩咐卧床休息,不知哪里来的一股热情激励着她,使她片刻不得安宁。

    笨笨晚上上床睡了许久,还听见她在隔壁房间里走动的声响呢。

    有天下午,她由惊慌的蓝胡子大叔赶着独角兽车、周博在身旁扶持着从城里回来,原来她在电报局晕倒了,幸好周博从旁边经过,突然发现,才护送她回家。

    他把她抱上楼,送进卧室,把她放在床上躺下,这时全家人都吓得手忙脚乱,连忙弄来烧热的砖头、毯子和回春,让她完全苏醒过来。

    “假面夫人,“周博突如起来地问,“你是怀孩子了,是吗?”

    要不是弱弱刚刚苏醒,还那样虚弱,那样心痛,她听了这个问题一定会羞死了。

    因为她连对女朋友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怀孕的事,每次去找浣熊儿大夫都觉得很难为情。

    怎能设想让一个男人,尤其是周博这样男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呢?

    可如今软弱无力地独个儿躺在床上,便只得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当然,点头之后,事情也就并不怎么可怕了,因为他显得那么亲切,那么关心。

    “那么,你一定得好好保重,这样到处奔跑,日夜焦急,是对你毫无益处并且要伤害婴儿的!

    只要你允许,假面夫人,我愿意用我在神之首府的影响。把假面先生的下落打听清楚。

    如果他当了俘虏,南军公布的名单上一定会有的。如果没有,情况不明不白,那倒更麻烦了。

    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你一定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否则说老实话,我就什么也不管了。”

    “呐,你真好,“弱弱喊道。”人们怎么会把你说得那么可怕呢?“

    接着,她想起自己没有什么能耐,又觉得跟一个男人谈怀孕的事实太羞人了,便难过得又哭起来。

    这时笨笨拿着一块用天鹅绒包看的砖头飞跑上楼,发现周博正拍着她的手背在安慰她。

    他这人说到做到。

    人们不知道他哪儿来的那么多门路,也不敢问,因为这可能牵涉到他同南方佬之间的一种亲密关系。

    一个月以后,他就得到了消息,他们刚一听到时简直高兴得要发疯了,可是随即又产生了揪心的焦虑。

    梦蛟没有死!

    他只是受了伤,被抓起来当了俘虏,看来目前在虫蛊森林州的王虫穴一个战俘营里。

    他们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只想到他还活着,别的什么也不去想,所以一味地欢欣鼓舞。

    可是一经冷静下来,他们就面面相觑地同声叨念着“王虫穴!“那口气仿佛是说:“进了地狱!“

    因为就像堕落火山这个地名在北方臭不可闻一样,王虫穴在每个有亲属囚禁在那里的北方人心目中也只能引起恐怖。

    当时灵帝拒绝交换俘虏,相信这可以使北方不得不继续供养和看守战俘,从而加重它的负担,促使人魔圣战早日结束,因此在魔灵州堕落火山仍关着成千上万的北军俘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