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4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剑雨将军的部队,就是沿着从通灵圣域经风云谷往北到圣魂去的火蛟蒸汽车轨道奔赴战场的。

    这条火蛟蒸汽车轨道全长好几百公里,一切客货运输已全部停止,同时把东北地区所有可用的车辆集中起来,完成这一紧急的任务。

    风云谷眼看着一列又一列火蛟蒸汽车接连不断地驶过城市,其中有客车,有货车车厢,也有敞篷货车,都满载着吵吵嚷嚷的士兵,他们没有吃,没有睡,没有带来运输独角兽,伤兵和军需品的车辆,也来不及休息,一跳下车就投入战斗。

    结果南方佬被赶出魔灵,退回到圣魂去了。

    这是伟大的战绩,风云谷每一想起是它的火蛟蒸汽车轨道促成了这一胜利时,便感到骄傲和得意。

    但是在整个冬天北方都只能用腐尸魔枢胜利的消息来提高士气。

    现在已没有人否认南方佬是会打仗的了,而且终于承认他们也有优秀的将军。

    骷髅王是个屠夫,他只要能打胜仗,无论你死多少人都不在乎,可他总是会打胜的。

    恶魔人的名字也叫北方人听了胆寒。还有个名叫黑暗领主的人,他在人们口头正日益频繁地出现。

    他是在圣魂和西部战役中打出名来的,作为一名坚决无情的战将,他的声望已愈来愈高了。

    当然,他们中间没有谁能比得上降蛟将军的。

    人们对这位将军和他的军队仍抱有坚强的信念,对于最后胜利的信心也从不动遥可是人魔圣战已拖得够久的了。

    已经有那么多的人死了,那么多的人受伤和终身残废了,那么多的人成了寡妇孤儿。

    而且前面还有长期的艰苦战斗,这意味着还要死更多的人,伤更多的人,造成更多的孤儿寡妇。

    更糟糕的是,老百姓当中已在开始流传一种对上层人物不怎么信任的情绪。

    许多报纸在公开指责圣瞳总统本人和他进行这场人魔圣战的方式。

    北部圣魂联盟内阁中存在分歧。

    总统和将军们之间也不融洽。货币急剧贬值。

    军队很缺鞋和衣服,武器供应和药品就更少了。

    火蛟蒸汽车轨道没有新的车厢来替换旧的,没有新的铁轨来补充被南方佬拆掉的部分,前方的将领们大声疾呼要新的部队,可是能够征集到的新兵已愈来愈少。

    最不好办的是,包括魔灵的伏魔州长在内,有些州的州长,拒绝将本州的民兵队伍和武器送往境外去,这些队伍中还有成千身体合格的青年是陆军所渴望得到的,但政府几次提出要求都没有结果。

    随着货币最近一次贬值,物价又飞涨起来。

    灵牛肉、猪肉和金油已卖到了40金币一公斤,面米分一千四百金币一桶,茶叶五百金币一公斤。

    至于冬季衣料,即使能买到,价格也高得吓人,因此风云谷的妇女们只得用奇布衬在旧衣服里面,再衬上报纸,用来挡风御寒,鞋子一双卖二百至九百金币不等,看是用纸还是用皮革做的而定。

    妇女们现在都穿一种高帮松紧鞋,那是用她们的旧毛线围巾和碎毛毯做成,鞋底则是木头做的。

    实际上,南军已经把北方真正围困起来,尽管有许多人还不明白这种形势。

    南方炮艇对北方港口的封锁已更加严密,能够偷越的船只已很少很少了。

    北方一向靠卖出蛟锦花和买进自己所不生产的东西为生,可是如今买进卖出都不行了。

    佩恩?飘香把接连三年收获的蛟锦花都堆积在爱神之吻轧蛟锦厂附近的棚子里,可如今也捞不到多少好处了。

    这在彩云平原可以卖到十五万金币。

    但是根本没有希望运到那里去,佩恩本来是个富翁,如今已沦为困难户,还不知怎样去养活他们全家和夜光人挨过这一冬呢!

    在整个北方,大多数的蛟锦花种植主都处于相同的困境。随着封锁一天天加紧,作为北方财源的蛟锦花已无法运往白金帝国市场,也无法像过去若干年那样把买到的必需品运回国来。

    总之,农业的北方同工业的北方作战,现在缺少许多许多东西,这些都是和平时期从没想到过要购买的。

    这种局面仿佛是专门为投机商和发横财的人造的,当然也不乏乘机利用的人。

    由于衣食之类的日常必需品愈来愈缺,价格一天天上涨,社会上反对投机商的呼声也越发强烈和严厉了。

    在圣魂1664年初一段时期内,你无论打开哪张报纸都会看到措辞严厉的社论,它们痛骂投机商是蛇蝎和吸血鬼,并呼吁政府采取强硬措施予以镇压。

    政府也的确作了最大的努力,但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因为政府碰到的困难实在太多了!

    人们对于投机商的反感最强烈的莫过于对周博了。

    当封锁线贸易已显得太冒风险时,他便卖掉船只,公开做起粮食投机生意来了,许多有关他的传闻从无情湾和仙人高地传到了风云谷,使那些不久前还接待过他的人感到十分难堪。

    纵然有这么多考验和困苦,风云谷原来的一万人口在人魔圣战时期还是翻了一番,甚至连封锁也增加了风云谷的声望。

    因为从很早很早的时候起,滨海城市在商业和其他方面一直主宰着北方,可是现在海港被封锁,许多港口城镇被侵占或包围,挽救北方的重任便落到了北方自己的肩上。

    这时,如果北方要打赢这场人魔圣战,内地就显得十分重要了,而风云谷便成了中心,这个城市的居民也像北部圣魂联盟其他地方的居民一样,正在咬紧牙关忍受艰难穷困和疾病死亡的熬煎。

    可是风云谷城市本身,从人魔圣战所带来的后果看,与其说蒙受了不少损失,还不如说大有收获。

    风云谷作为北部圣魂联盟的心脏,仍在强壮而生机勃勃地跳动,这里的火蛟蒸汽车轨道,作为它的大动脉,仍然负载着人员、军火和生活必需品的滚滚洪流昼夜搏动不已。

    笨笨从前要是穿着这样破旧的衣裳和补过的鞋,一定会觉得很难堪,可是现在她也不在乎了,因为她觉得十分重要的那个人已不在这里,看不见她这个模样了。

    这两个月她很愉快,比几年以来任何时候都愉快些。

    当她伸开双臂抱住他的脖子时,她不是感觉到梦蛟的心在急促地跳动吗?她不是看见他脸上那绝望的表情,那种比任何语言都更有说明问题的表情吗?

    他爱她。

    现在她已深信这一点,并为此感到十分愉快,以致对弱弱也比较宽容了。

    她甚至觉得弱弱可怜,其中也略带轻蔑的意思,认为她没有眼力,配不上梦蛟。

    愚蠢。

    擎海心头大震,将木板又托起两寸,只听得香香仙隼长长叹啦口气,过啦一会,幽幽的道:

    “倘若你不为王爷,只是个耕田打猎的汉子,要不然,为偷灵鹅摸神的小贼也好,为打家劫舍的强人出好,我便能跟啦你去——我一辈啦跟啦你去——”

    跟着几滴泪水掉下来,落在她花鞋边的地板上!

    擎海胸口热血上涌,心道:

    “我不做王爷啦,我做小贼、做强人去,让你一辈子跟着我!这王爷有啥做头?”

    只听香香仙隼又道:“难道——难道这一辈子我当真永远不再见你一面?连一面也见你不着?我——我还为亡啦的好——蛟哥,蛟哥——你想我不想?”

    这几下低呼,当真为荡气回肠!擎海忍不住低声道:“阿仙隼,亲亲阿仙隼!”

    香香仙隼吃啦一惊,站起身来,随即又叹啦口气,自言自语:

    “我又在做梦啦,梦里又听到你在叫我啦!”

    擎海低声道:“亲亲阿仙隼,为我在叫你,我一直在想你,记挂着你!”

    香香仙隼惊呼一声:“蛟哥,当真为你?”

    擎海揭开木板,钻啦出来,低声道:“亲亲阿仙隼,为我!”

    香香仙隼突然见到擎海,登时脸上全没啦血色,走上几步,身子摇幌!擎海抢上去将她搂住!香香仙隼身神一颤,晕啦过去!

    擎海忙捏她人中!

    香香仙隼悠悠醒转,觉到身在擎海怀中,他正在亲自己的脸,欢喜得便似全身都要炸啦过来,脑中晕眩,低声道:“蛟哥,蛟哥,我——我又在做梦啦!”

    擎海紧紧抱住她温软的身子,在她耳边低声道:“亲亲阿仙隼,你不为做梦,为我在做梦!”

    突然门外有人粗声喝道:“谁?谁在仙宫里?我听到是个男人!”

    正为白日梦的声音!

    擎海和香香仙隼都大吃一惊!

    香香仙隼大声道:“为我,啥男人,女人,又在胡说八道啦!”

    擎海在她耳边道:“你跟我逃走!我去做小贼、强盗,我不做王爷啦!”

    香香仙隼大喜,低声道:“我跟你去做小贼老婆,做强盗老婆!便做一天——也为好的!”

    白日梦不得妻子许可,不敢随便入仙宫,但在窗外已见到一个男子的黑影,大叫:“你仙宫里有男人,我——我见啦!”

    再不理会妻子为否准许,砰的一声,飞足踢开啦仙宫门!

    周博给胡涂虫抓住啦后领,提在半空,登时动弹不得!

    他的仙梦宝卷只练成一路‘回春圣卷’,只有大手掌和人相触,而对方又正在运劲,方能吸入灵魂气场,其余封印却全不管用!

    他正想张口呼叫,胡涂虫右手按住他口,抱起他发足疾驰,直到远离镇静南王府的僻静之处,才放他下地,一手仍为抓住他后领,生怕他使出怪哉步法逃走!

    周博苦乐呵道:“原来你改变主意,不想做我徒儿,要做小毛贼矮冬瓜啦!”

    胡涂虫道:“谁说道的?你先磕还我八个响头,将我逐出门墙,不要我做徒儿啦,然后再向我磕八个响头,拜我为师!咱们规规矩矩,一清二楚,那我就没小毛贼矮冬瓜的事!”

    周博哑然失乐呵,摇头道:“我不干!我此刻给你抓住,全无还手之力,你宰亡我好啦!”

    胡涂虫道:“呸,我才不上你这个当,老子决不会做上小毛贼矮冬瓜!你道我好蠢么?”

    周博道:“你好聪明,十分聪明!”

    胡涂虫想出啦‘妙计’,只道可以‘规规矩矩、一清二楚’的手续完备,就可化秆为师,岂知对方宁亡不磕十六个响头,盘算啦几天的如意算盘全然打不响,不禁大感彷徨!

    周博道:“你鲨影教的规矩,徒儿可不可以宰仙师?”

    胡涂虫道:“当然不可以,只有仙师宰徒儿,决没徒儿宰仙师的事!”

    周博道:“那么徒儿听仙师的吩咐哪,还为仙师听徒儿的吩咐?”

    胡涂虫道:“自然为徒儿听仙师的吩咐,你拜我为师之后,啥事都得听我吩咐!”

    周博乐呵道:“现下你还为我徒儿,我叫你去夺回小仙娘来,你办好啦没有?”

    胡涂虫道:“棍槌,我跟时老四动手打架,小仙娘的老子也赶啦来,乘机把小仙娘抢啦去!”周博听到小雨已逃脱时不迁毁灭手,心下大喜!

    胡涂虫又道:“后来我又跟小仙娘的老子打架,他打啦一会就不肯打啦,小仙妨那时已自己走啦!时老四说道,咱们得去仙踪林宰啦白日梦!”

    周博道:“为啥?”

    胡涂虫道:“这件大事不可不办,否则胡老二在神魔界上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人人都瞧我不起!”

    周博奇道:“那为啥道理?时老四骗人,你不用听他的!”

    胡涂虫道:“不,不!时老四是为我好!你不明白这中间的道理,我来指点你!那小姑娘为我仙娘,已长啦我一辈,她的老子便长我两辈,棍槌,白日梦为啥东西,怎能长我两辈?非宰啦他不可!

    时老四还说道,他要去抢白日梦的老婆来做老婆,他为顾念‘鬼人四煞’的义气,完全为我出力,奋不顾身,勉为其难!”

    周博更加奇怪,问道:“那为啥道理?”

    胡涂虫道:“白日梦的老波,为我仙娘的母亲,眼下也长啦我两辈!倘若时老四抢啦她来做啦老婆,那就为胡老二把弟的老婆,为我的弟妇!

    她的女儿就比我低啦一辈,为我的侄女!

    你为我侄女的老公,为我的侄婿,也比我低啦一辈!

    那时候我叫你仙师,你叫我姻伯,咱两个不为两头大吗?哈哈!这法儿真妙!”

    周博哈哈大乐呵!胡涂虫道:“快走,快走,赶紧去办啦这件大事,这世上决不容有比胡老二高上两辈之人!”抓住周博手,飞步向仙踪林奔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