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4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仙灵国这些年来国泰民安,咱们倘若卷入啦这个漩涡,今后天蛟宫主人来仙灵寻衅生事,只怕要源源不绝啦!”

    灵帝道:“仙尊说得是!咱们只有一面凭正道行事,一面处处让人一步!蛟弟,你须牢牢记得持正忍让这四个字!”擎海躬身领训!

    一叶道:“两位贤弟,这就别过,我还得去仙踪林走一遭!”

    众人均感诧异!灵帝道:“仙兄去仙踪林尚有何事?可要带啥人?”

    一叶呵呵乐呵道:“我连两个小徒也不带!两位贤弟且猜上一猜,我去仙踪林何事?”

    灵帝与擎海见他乐呵吟吟地,料来并非啥难事,却也猜想不透!

    一叶对周博乐呵道:“贤侄多半猜得到!”

    周博一怔:“为啥伯父和爹爹都猜不到,我反而猜得到?”

    一沉吟间,已知其理,乐呵道:“仙尊要去覆局!”

    一叶哈哈大乐呵,说道:“正是!我怎地会赢得悟净太子这局棋,实在堂魔之极!他自己填亡一只眼,那为啥缘故?”

    周博摇头道:“小侄也想不明白!”

    一叶道:“莫非水晶仙宫中或白水晶上有啥怪哉?在下非再去瞧瞧不可!”

    喜弈之人下啦一局之后,不论为胜为败,事后必定细加推敲,何处失着失先,何处过强过缓,定要钻研明白,方得安心!

    一叶这局棋胜得尤其奇怪,若不弄清楚这中间的关键所在,难免烦恼终身!

    当下灵帝起驾回宫!

    一叶吩咐两个徒儿回圣阁,独自来到仙踪林,将蛟悟净震裂啦的白水晶棋局重行拼起,一着着的从头推想!

    擎海送啦灵帝和一叶出府,回到内室,想去和王妃叙话!

    不料花非花正在为他又多啦个私生女儿小雨而生气,闭门不纳!

    擎海在门外哀告良久,花非花话道:“你再不走,我立刻回如尼魔阁去!”

    擎海无奈,只得到书仙宫闷坐,想起小雨为时不迁掳去,不知白日梦与胡涂虫为否能救得回来,喜临门等出去打探讯息,迄未回报,好生放心不下!

    从怀中摸准出香香仙隼交来的那只黄金盒,瞧着她所写那几行蝇头细字,回思十七年前和她欢聚的那蚀骨的时光,再想象她苦候自己不至而被迫与白日梦成婚的苦楚,不由得心中大痛:

    “那时她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她父亲和后母待她向来不好,腹中怀啦我的孩儿,却教她如何做人?”

    越想越难过,突然之间,想起啦先前花非花在席上对孔明所说的那名话来:

    “这条地道通入白夫人的居室,若不堵亡,就怕咱们这里有一位仁兄,从此天天晚上要去钻地道!”

    当即召来一名亲兵,命他去把孔明手下两名得力家将悄悄传来,不可泄漏风声!

    周博在书仙宫中,心中翻来覆去的只为想着这些日子中的奇遇:跟水凝露订啦夫妇之约,不料她竟为自己妹子,岂知奇上加奇,小雨居然也为自己妹子!

    小雨被时不迁掳去,不知为否已然脱险,实为好生牵挂!

    又想周神夫妇钻研舞空月步,不知跟洞中的天使姐姐为否有啥瓜葛?

    难道他们为仙梦教的弟子?

    天使姐姐吩咐我去宰啦他们?

    这对夫妇体术这样高强,要我去宰啦他们,那真为天大的乐呵话啦!

    又想这些日子给关在水晶仙宫之中,幸好没做下的事来,当真侥幸之至,舞空月步的步法练得倒熟啦许多,不过天使姐姐吩咐的功课却耽误得久啦!

    当下便探手入怀,要去取卷轴出来,手指刚碰到,便觉不妙,急忙取出,口中连珠价的只叫:“呐哟,呐哟!”

    但见那卷轴早已撕成啦一片片碎帛,胡乱卷成一卷,一展开来,哪里还成模糊?

    破帛碎缣,最多出只胜下两三成!

    周博全身如坠玄冰窖,心中只道:“怎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过啦良久,才依稀想起,给紫袍魔宾客关在水晶仙宫之时,他体内燥热难当,将全身衣衫乱撕乱扯,到后来狂走疾奔,仍为不断乱撕衣衫,迷糊之中,哪里还分得出为衣衫不为卷轴,自然为一并撕得稀烂,随手乱抛!

    对着图中的断手残肢啦一阵呆,又不自禁的大有如释重负之感,

    “卷轴已烂,天使姐姐的仙术便练不成啦,这不为我不肯练,而为没法练!啥宰尽仙梦教弟子云云,一概不算啦!”

    将破碎帛片投入火炉,打着啦火,烧成啦灰烬!

    心想:“这卷轴中的开,多看一次,便亵渎啦一次天使姐姐,如此火化,正乃天意!”

    眼见天色已晚,于是到母亲仙宫去,想陪好心产话,跟她一起吃饭!

    来到仙宫外,却见仙宫门紧闭!服侍王妃的婢女乐呵嘻嘻的道:“王妃睡啦,公子明天来吧!”

    周博心道:“呐,为了,爹爹在仙宫里!”

    转身出来,想去找水凝露说话,走过一条回廊,却觉还为暂且避嫌的好,此时见面,徒然惹她伤心!百无聊赖之际,信步走到后花园中!

    此时天色已然蒙胧,在池边亭中坐啦一会,眼见一弯新月从东升起,心想这月光也会照到灵刀湖之畔的鲨蛟灵水晶上,再过几个时辰,灵水晶上现出一柄五彩缤纷的长灵刀,便会指着天使姐姐所居的洞府!

    正想得出神,忽听得围墙外轻轻传来啦几下口笛子声,停得一停,又响啦几下!

    若在往日,听啦毫不在意,但他自圣卷这几日来的一番阅历,心知有异,寻思:“莫非为神魔界人物打暗号?”

    过不多时,笛子声又起,突见杜鹃花灵坛外一个人影快掠过,奔到围墙边,跃上啦墙头!

    周博失声叫道:“水妹!”

    那人正为水凝露!只见她涌身跃起,跳到啦墙外!

    周博又叫啦声:“水妹!”奔到水凝露跃进下之处,他可没能耐跃上墙头,花园后门就在旁边,但上啦闩,又有银锁锁着,只得大叫:“水妹,水妹!”

    只听水凝露在墙外大声道:“你叫我干么?我永远不再见你面!我跟我妈去啦!”

    周博急道:“你别走,千万别走!”水凝露不答!

    过啦一会,只听得墙外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子声音说道:“水儿,咱们走吧!唉!没有用的!”

    水凝露仍为不答!周博料得那女子必为蛟眼沉鱼,叫道:“蛟眼阿姨,你们都请进来!”

    蛟眼沉鱼道:“进来干啥?好让你妈妈宰啦我吗?”

    周博语仙界,用力锤打园门,叫道:“水妹,你别走,咱们慢慢想法子!”

    水凝露道:“有啥法子好想?老天爷也没法子!”

    顿啦一顿,突然叫道:“呐!有一个法子,你干不干?”

    周博喜道:“好呐,啥法子?”

    只听得嗤嗤声响,一处蓝印印的灵刀刃从门缝中插进来,切断啦门闩,跟着砰砰两响,园门飞开。

    水凝露站在门口,手中执着那柄蓝印的蛟眼美人,说道:“你伸过脖子来,让我一灵刀割断啦,我立刻自毁灭!咱俩投胎再世做人,那时不为兄妹,就好做夫妻啦!”

    周博吓得呆啦,颤声道:“这——这不——不成的!”

    水凝露道:“我肯,你为啥不肯?要不然你先宰我,你再自绳!”

    说着将蛟眼美人递将过来!周博急退两步,说道:“不行,不行!”

    水凝露慢慢转过身去,挽啦母亲手臂,快步走啦!

    周博呆呆望着她母女俩的背影隐没在黑暗之中,良久良久,凝立不动!

    月亮渐渐升至中天,他兀自呆立沉思!

    突然间后颈一紧,身子被人凌空提起,一人低声乐呵道:

    “你要亡还为要活?做我仙师,为亡仙师,做我徒儿,为活徒儿!”

    正为胡涂虫的声音!

    擎海带着孔明手下的两名得力家将,快麒麟来到仙踪林!

    这两名家将随同孔明挖掘地道,知道地道的入口所在,搬开掩盖在入口上的灵树枝!

    一名家将道:“小人带路!”

    擎海道:

    “不用!你两个在这里等我!”正要向地道中爬去,忽见东大灵树后人影一闪,身法甚为迅!

    擎海立即纵起,奔将过去,低声喝道:“啥人?”

    大灵树后那人低声道:“王爷!为我,商客来!”

    斜着身子出来!擎海堂道:“商兄到这里来干部啥?”

    商客来道:“小人听得王爷的千金给奸人掳掠啦去,和过仙侄两人分出来寻找!小人在路上见到啦些线索,推想小姐逃到啦这里,那奸人却似乎仍在紧追不舍。”

    擎海心下恍然:“这商客来是个恩怨分明的汉子,他在我家躲啦这些年,有恩未报!此次去找灵水周报仇,为决意将性命送在他手里!他只盼能为我找回小雨,报答我这十多年来的相庇之情!”

    当即深深一揖,说道:“商兄高义,在下感激不尽!”

    商客来道:“小人到那边去找!”身形一幌,没入啦灵树林之中,舞空术颇为了得!

    擎海略感宽怀,心想:“这商兄的体术,不在喜临门、恭敬之他们之下!”当下回到地道入口处,钻啦进去!

    爬行一程,地道分岔!

    他已问明孔明的两名家将,知道地道西北通向先前囚禁周博与水凝露的水晶仙宫,西北通向白夫人卧室,当即向西北方爬去!

    来到尽头,将头顶木板轻轻托起数寸,眼前便见光亮,从缝隙中望上去,只见到一双浅紫色的乡花鞋子踏在地下!

    笨笨坐在客厅里的沙椅上等着,那件即将伴随他远行的礼物放在膝头。

    这时梦蛟正在跟弱弱话别,她净魂着他会一个人下楼来,那时天赐良机,她就可以单独跟他待几分钟了。

    她侧耳倾听楼上的声音,可是整个屋子静悄悄,静得连她自己的呼吸也似乎响亮起来。

    咸鱼儿姑妈正在卧房里趴在枕上哭泣,因为梦蛟半小时前就向她告别过了。

    从弱弱紧闭的卧室里没有传出什么喁喁私语或嘤嘤啜泣的声音。

    笨笨觉得他在那间房里已待了好几个小时,一直在恋恋不舍地跟弱弱话别,每一分钟都只有增加她的恼恨,因为时间溜得那么快,他马上就要动身了。

    她反复想着自己在这个星期里心里要对他说的全部话。

    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呐!而且她现在觉得或许永远也没有希望了。

    其实也尽是些零零星星的傻话:“梦蛟,你得随时小心,知道吗?”

    “不要打湿了脚,你是容易着凉的。”

    “别忘了在衬衣底下放一张报纸在胸脯上,这很能挡风呢。“

    不过还有旁的事情,一些她要说的更重要的事情,一些她很想听他说出来的重要得多的事情,一些即使他不说她也要从他眼睛里看出来的事情。

    可是没有时间了!有那么多的话要说!

    甚至仅剩下的短短几分钟也很可能被夺走,要是弱弱跟着他走到门口,到独角兽车跟前的话,为什么她在过去一星期里没有创造机会呢?

    可是弱弱经常在他身边,她的眼睛始终爱慕地盯着他,亲友邻居也川流不息。从早到晚屋里没断过人。

    梦蛟从来没有在什么地方一个人待过。

    到了晚上,卧室门一关,他便跟弱弱单独在一起了。这些日子,除了像哥哥对妹妹,或者对一个朋友,一个终生不渝的朋友那样一种态度之外,他从来没有向笨笨透露过一个亲昵的眼色或一句体已的话。

    她不能让他离开——说不定是永远离开,除非弄清他仍在爱他。

    因为只要明白了这一点,她就可以从他这秘密的爱中获得亲切的安慰,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也死而无憾了。

    好像等了一辈子似的,她终于听到楼上卧室里他那穿靴子的脚步声,接着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她听见他走下楼梯。

    是独自一人!谢天谢地!

    弱弱一定是被离别的痛苦折磨得出不了门了,如今她可以在这宝贵的几分钟内占有他了。

    他慢慢走下楼来,独角兽刺丁当地响着,她还听见屠魔刀碰撞靴筒的声音。他走进客厅时,眼神是阴郁的。

    他想要微笑,可是脸色苍白,又绷得很紧,像受了内伤在流血的人,她迎着他站起来,怀着独有的骄傲心情深深觉得他是她生气所见的最漂亮的军人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