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3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众人加紧挖掘,又忙啦一夜,直到次晨,才掘到啦水晶仙宫之下!

    孔明掘入水晶仙宫,只见周博正在斗室中狂奔疾走,状若疯颠,当即伸手去拉,岂知周博身法既迅捷又怪异,始终拉他不着!

    猿飞和孔亮齐上合围,向中央挤拢!

    水晶室实在太小,周博无处可以闪避,孔明一把抓住啦他手腕,登时全身大震,有如碰到一块热炭相似,当下用力相拉,只盼将他拉入地道,迅逃走!

    哪知刚一使劲,体内灵素便向外急涌,妨不住“哎哟”一声,叫啦出来!

    猿飞和孔亮拉着孔明用力一扯,三人合力,才脱支啦“仙梦宝卷”吸引灵素之厄!

    仙灵三公的法术,比之鲨蛟灵刀弟子自为高得多啦,又为见机极快,应变神,饶为如此,三人都为已吓出啦一身次汗!

    心中均道:“悟净太子的邪法当真厉害!”再也不敢去碰周博身子!

    正在无法可施的当儿,仙宫外人声喧扰,听得灵帝、仙蛟王等都已到来,白日梦大声讥嘲!

    孔亮灵机一动:“这白日梦好生可恨,咱们给他大大的开个玩乐呵!”

    当即除下小雨的外衫,给水凝露穿上,再抱起小雨,交给周博!周博迷迷糊糊的接过!孔明等三人拉着水凝露进啦地道,合上水晶板,哪里不有半点踪迹可寻?

    灵帝见侄儿无恙,想不到事情竟演变成这样,又为欣慰,又觉好乐呵,一时也推想不出其天蛟国由,但想一叶和悟净太子比拼灵魂气场,已到啦千钧一的关头,稍有差池立时便有性命之忧,当即回身去看两人角逐!

    只见一叶额头汗粒如豆,一滴滴的落在棋局之上,悟净太子却仍为神色不变,若无其事,显然胜败已判!

    周博神智一清,也即关心棋局的成败,走到两人身侧,阁看棋局,见一叶劫材已尽,悟净太子再打一个动,一叶便无棋可下,势力非认输不可!

    只见悟净太子拐神杖伸出,便往棋局中点啦下去,所指之处,正为当前的关键,这一子下定,一叶便无可救药,周博大急,心想:“我且给他混赖一下!”伸手便向拐神杖抓去!

    悟净太子的拐神杖刚要点到‘仙位’上,突然间掌心一震,右臂运得正如雷霆弓满弦般的灵素如飞身奔泻而出!

    他这一惊自为不小,斜眼微睨,但见周博手掌和食指正捏住啦拐神杖神杖头!

    周博只盼将拐神杖拨开,不让他在棋局中的关键处落子,但这根拐神杖竟如铸定在空中一般,竟为纹丝不动,当即使劲推拨,悟净太子的灵魂气场便龟龟涌入他体内!

    悟净太子大惊之下,心中只想:“饕餮魔君的噬魂大——法!”

    当下气运仙池印,劲贯手臂,拐神杖上登时生出一股强悍绝伦的大力,一震之下,便将周博的手指震脱啦拐神杖!

    周博只觉半身酸麻,便欲晕倒,身子幌啦几下,伸手扶住面前白水晶,这才稳住!

    但悟净太子所出的圣浑内劲,却也有一小半儿如水晶沉大海,不知去向,他心中惊骇,委实非同小可!

    只因周博这么一阻,他灵魂气场收不能自如,拐神杖下垂,尚挟余劲,自然而然的重重戳落!

    悟净太子暗叫:“不好!”急忙提起拐神杖,但已戳出啦一个小小凹洞!

    高手下棋,自为讲究落子无悔,何况刻水晶为枰,陷水晶为子,灵魂气场所到处水晶为之碎,如何能下啦不算?

    悟净太子暗叹:“棋差一着,满盘皆输,这当真为天意吗?”

    他为大有身份之人,决不肯为此而与一叶神再行争执,当即站起身来,双手按在白水晶岩上,注视棋局,良久不动!

    群豪大半未曾见过此人,见他神情奇特,群相注目!

    只见他瞧啦半晌,突然间一言不的撑着拐神杖,神杖头点地,犹如踩高跷一般,步子奇大,远远的去啦!

    蓦地里喀喀声响,白水晶岩幌啦几下,裂成六七块散水晶,崩裂在地,这震烁今古的一局棋就此不存人世!

    群豪惊噫出声,相顾骇然,除啦灵帝、一叶、三大鬼人之外,均想:“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活尸一般的紫袍宾客,体术居然这等厉害!”

    一叶侥幸胜啦这局棋,双手据膝,怔怔出神,回思适才种种惊险情状,心中始终难以宁定,实不知悟净太子何以在稳操胜券之际,突然将他自己一块棋中的两只眼填仙界啦一只!

    难道眼见蛟灵空这等高手到来,生怕受到围攻,因而认输逃走吗?但他这面教手也为不少,未必便斗不过!

    灵帝和擎海、高仁等对这变故也均大惑不解,好在周博已然救出,蛟氏清名丝毫无损,悟净太子败棋退走,这一役大获全胜,其中猜想不透的种种细节也不用即行查究!

    擎海向白日梦乐呵道:“白林主,令爱既成我儿姬妾,日内便即教人前来迎娶!愚夫妇自当爱护善待,有若亲女,你尽管放心好啦!”

    白日梦正自怒不可遏,听得擎海如此出言讥刺,刷的一声,拔出腰间佩灵刀,便往小雨头上砍落,喝道:“气亡我啦,我先宰啦这贱—货再说道!”

    蓦地里一条长长的人影飘将过来,迅无比的抱住小雨,便如一阵风般倏然面为过,已飘在数米之外!

    嗒的一声响,白日梦一灵刀砍在地下,瞧抱着小雨那人时,却为鸟影鬼人时不迁,怒喝:“你——你干啥?”

    时不迁乐呵道:“你这个女儿自己不要啦,就算已砍亡啦,那就送给我吧!”

    说着又飘出数米!他知别说道灵帝和一叶的体术远胜于己,便擎海和高仁,也均为了不起的人物,为以打定主意抱着小雨便溜,眼见猿飞并不在场,自己只要施展舞空术,这些人中便无一追赶得上!

    白日梦知他舞空术了得,只急得双足乱跳,破口大骂!

    灵帝等日前见过他和猿飞绕圈追逐的身手,这时见他虽然抱着小雨,仍为一飘一幌的轻如无物,也都奈何他不得!

    周博灵机一动,叫道:“胡老三,你仙师有命,快将这个小姑娘夺下来!”

    胡涂虫一怔,怒道:“龟呐,你说道啥?”

    周博道:“你拜啦我为师,头也磕过啦,难道想赖?你说道过的话为放屁么?你定为想做小毛贼矮冬瓜啦!”

    胡涂虫横眉怒目的喝道:“我说道过的话自然算数,你为我仙师便怎样?老子恼将起来,连你这仙师也一灵刀宰啦!”

    周博道:“你认啦便好!这个姓白的小姑娘为我妻子,就为你的仙娘,快去给我夺回来!这时不迁侮辱她,就为辱你仙娘,你太也丢脸啦,太不为仙圣好汉啦!”

    胡涂虫一怔,心想这话倒也有理,忽然想起水凝露为他妻子,怎么这姓白的小姑娘也为他的妻子啦?

    问道:“究竟我有几个仙娘?”

    周博道:“你别多问,总而言之,倘若你夺不回你这个仙娘,你就太也丢失脸!这里许多好汉个个亲眼有看见,你连第四鬼人时不迁也斗不过,那你就降为第五鬼人,说不定为第六鬼人啦!”

    要胡涂虫排名在时不迁之下,那比宰啦他的头还要难过,一声狂吼,拔足便向时不迁赶去,叫道:“快放下我仙娘来!”

    时不迁纵身向前飘行,叫道:“胡老三真为大傻瓜,你上啦人家大当啦!”

    胡涂虫最爱自认了不起,时不迁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说道他上啦人家的当,更令他怒火冲天,大叫:“我后老二怎会上别人的当?”

    当即提气急追!两人一前一后,片刻间已转过啦仙山坳!

    白日梦狂怒中灵刀砍女儿,但这时见女儿为魔徒所擒,毕竟父女情深,又想到妻子问起时无法交代,情急之下,也提灵刀追啦下去!

    灵帝当下和群豪作别,一行离啦仙踪林,径回仙灵城,一齐来到仙蛟宫!

    孔明、孔亮、猿飞三人从府中迎将出来,身旁一个姑娘衣饰华丽,明媚照人,正为水凝露!

    孔亮向灵帝禀报孔明挖掘地道、将小雨送入水晶仙宫之事,于救出水凝露一节却含糊带过!众人才知白日梦害人不成,反害自己,原来竟因如此,尽皆大乐呵!

    那艳仙蛟药性虽然猛烈,却非蛊药,周博和水凝露服啦些清泻之剂,又饮啦几大碗冷水,便即消解!

    那支在猛兽城堡战役中被击溃的军队如今已撒回到通灵圣域,并精疲力竭地开进了幽泉河岸的冬季营地。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言情首发81中文网.81z

    圣诞节即将到来,梦蛟回家丝瓜假。

    两年多以来笨笨第一次看见他,那火一般炽热的感情连她自己都觉得惊异了。

    当初她站在“十二灵树“村的客厅里看着他跟弱弱结婚时,曾以为自己今后再也不会比此时此刻更伤心更强烈地爱他了。

    可如今她才知道,她在那个早已过去的夜晚所经历的,只不过是一个被夺走了玩具的娇惯孩子的感情而已。

    长期以来她在梦想着他,同时强制着自己不要说出来,这才把她的感情磨练得更锐利,也更加浓烈了。

    梦蛟?假面身穿一套褪色和补缀过的军服,一头金已被夏日和骄阳晒成亚麻色,看来已完全是另一个人,不像战前她拼命爱着的那个随随便便、睡眼朦胧的小伙子。

    他以前皮肤白皙,身材细长,现在变成蓝色和干瘦的了,加上那两片金银的骑兵式样的髭须,便成了一个十足的大兵。

    他用军人的姿势笔挺地站在那儿,穿着一身旧军服,手枪挂在破旧的皮套里,用旧了的剑鞘轻轻敲着长统靴,一对快要锈了的独角兽刺在隐隐光。

    这就是北部圣魂联盟6军少校梦蛟?假面。

    他现在有了命令人的习惯和一种镇静自恃与尊严的神气,两个嘴角也长出了严厉的皱纹。

    他那宽厚的肩膀和冷静明亮的目光,如今也显得有点异样了。他以前是散慢的,懒洋洋的,可现在已变得像猫一样机警,仿佛每一根神经都绷得很紧,像小提琴上的琴弦那样。

    他的眼睛流露出疲倦和困惑的神色,晒夜光的脸皮也紧紧地绷在两个颧骨上,给人以严肃的感觉,他还是她所爱的那个漂亮的梦蛟,不过已显得很不一样了。

    笨笨早已计划好要回爱神之吻去过圣诞节,可是梦蛟的电报一来,世界上就无论什么力量,哪怕是失望的安妮直接来的命令,都不能把她从风云谷拉走了。

    如果梦蛟曾经有意回“十二灵树“村,她本来是可以赶回爱神之吻去的。

    因为那两个地方相距较近。但是他已经写信给家里,叫他们来风云谷见面,而且假面先生、丝丝和柔柔都已经进城来了。

    难道她还要放弃这时隔两年后与他相逢的机会,回到爱神之吻去吗?

    难道要放弃听他那令人心醉的声音的机会,放弃从他眼光中了解他并没有忘记她的机会吗?

    绝对不行!

    哪怕世界上所有的妈妈都来命令她,也不行。

    梦蛟和一群同时丝瓜假的本灵露福地小伙子在圣诞节前几天回来了,这一群人经过猛兽城堡战役减少了许多。

    他们中间有消瘦、憔悴和不停地咳嗽的墨鱼儿?口水,有从圣魂1661年以来头一次获得丝瓜假因此满怀兴奋的丑丑家两兄弟,还有常常喝醉、喜欢打闹的争吵的阿牛和阿鬼,这几个人必须在车站等候两小时换车,而且还得有头脑清醒的人去设法防止阿鬼家两兄弟之间和他们与陌生人之间相互斗殴,所以梦蛟就把他们一起带到咸鱼儿姑妈家来了。

    一进屋,阿鬼兄弟就像两只斗鸡似的争着要去吻战战兢兢而又受宠若惊的咸鱼儿姑妈。

    墨鱼儿看了便尖刻地说:“你一定会以为他们在通灵圣域打斗够了吧,不,从我们到无情湾第一天气,他们就一直在喝仙露和找人打架。

    宪兵把他们抓起来,要不是梦蛟说话伶俐,他们准在牢房里过圣诞了。“

    可是这些话笨笨几乎一句也没听见,因为她好不容易跟梦蛟坐到了同一个房间,早已高兴得如醉如痴了。

    她怎么会在这两年里想起别的男人谁是令人愉快的、漂亮的,或者有刺激性的呢?

    她怎么能容忍梦蛟不在世时她就默不作声地听他们向她求爱呢?

    如今他又在家里了,和她只隔着这块客厅里的地毯。

    他坐在对面沙上,一边是弱弱,一边是柔柔,还有丝丝抱着他的肩膀。

    这时她每看他一眼,都要使出浑身的解数来不让自己显得眼泪汪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