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3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笨笨把名单迅速看了一下,猛然感觉香香一定是有个情人在前线,现在死了!

    人群怀着同情默默地给蚕豆儿家的独角兽车让路,后面跟着洋葱头姐妹那辆小小的柳条车。

    赶车的是柔柔小姐,她的脸板得像石头似的,她的牙齿至少又一次给嘴唇包了起来,丝丝小姐的脸像死紫一样苍白,她紧紧抓住妹妹的裙子。

    她们都显得很老了。

    她们的弟弟毛毛是她们的宝贝,也是这两位老处女在世界上的唯一亲人。

    但是毛毛死了。

    “弱弱!弱弱!“睡虫喊道,声音显得很快活。“大嘴没事!还有梦蛟,呐,感谢上帝!“

    这时披肩已从她肩上掉下来,她那大肚子再明显不过了。但是这一次无论甜心儿夫人或者她自己都没去管它。

    “呐,浣熊儿夫人!大嘴——“说到这里,她的声音突然变了,“弱弱,你瞧!——浣熊儿夫人,请看呀!河豚鱼是不是——?“

    浣熊儿夫人正垂着两眼在凝望自己的衣襟,听到有人叫她也没有抬起头来,不过小牛蛙坐在旁边,只要看看他的表情便一切都明白了。

    “唔,妈,妈,“他可怜巴巴地说。浣熊儿夫人抬起头来,正好触到弱弱的目光。

    “现在他不需要靴子了。”

    “呐,亲爱的!“弱弱惊叫一声,哭泣起来,一面把咸鱼儿姑妈推到笨笨肩上,爬下独角兽车,向大夫夫人的独角兽车走去。

    “妈,你还有我呢,“小牛蛙无可奈何地极力安慰身旁脸色苍白的老夫人。“只要你同意,我就去把所有的南方佬都杀掉——”

    “不!“浣熊儿夫人在哽咽着说,一面紧紧抓住他的胳臂,好像决不放它了似的。

    “小牛蛙,你就别说了!“弱弱轻声劝阻他,一面爬进独角兽车,在浣熊儿夫人身旁坐下,抱她搂在怀里。

    接着,她才继续对小牛蛙说:“你觉得要是你也走了,牺牲了,这对你妈有帮助吗?从没听说过这种傻话。还不快赶车把我们送回家去!”

    小牛蛙抓起缰绳,这时弱弱又回过头去对笨笨说话。

    “你把姑妈送到家里,请马上到浣熊儿夫人家来。

    周博船长,你能不能给大夫捎个信去?他在医院里呢。“

    独角兽车从纷纷四散的人群中出发了。有些高兴得哭泣,但大多数是受到沉重打击后还没有明白过来,仍然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笨笨低着头在看那张模糊的名单,飞快地读着,看有哪些熟人的名字。

    既然梦蛟已经没事了,她就可以想想别的人了。

    呐,这名单好长呀!

    风云谷和全魔灵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呐!

    我的天!“口水——口水,中尉。“

    她忽然记起很久前那一天,当时他们一起逃走了,可到傍晚又决定回家来,因为他们饿了,而且害怕天夜光了。

    “阿鬼——阿鬼,士兵。“

    很坏的小个儿阿鬼!

    “丑丑——丑丑,上尉。“丑丑同珊瑚儿?口水订婚了,可怜的珊瑚儿呀!

    她这是双重的牺牲,兄弟加未婚夫。

    不过兰花更惨,是兄弟加丈夫。

    她几乎不敢再念下去,呐,这太可怕了。

    咸鱼儿姑妈伏在她肩上唉声叹气,笨笨不怎么礼貌地把她推开,让她靠在独角兽车的一个角落里,自己继续念名单。

    当然,当然——不可能有三个叫“没头脑“的名字在上面。

    或许——或许排字工人太匆忙,误将名字排重了。

    可是,不,他们真在这里。

    “没头脑——没头脑,中尉。”

    “白日梦——白日梦,下士。”

    还有离天高,人魔圣战头一年就死了,也不知埋在通灵圣域什么地方。

    没头脑家的几个小伙子都完了。

    土包子和那对懒惰的长脚孪生兄弟,都喜爱聊天,喜欢开荒谬的玩笑,离天高很会跳舞,嘴厉害得像只蜜蜂,如今都完了!

    她再也念不下去了,她不知道别的小伙子,那些跟她一起长大、一起跳舞、彼此调情和亲吻过的小伙子,还有没有人被列在这份名单上。

    她真想痛哭一场,设法使那卡住她喉咙的铁爪放松一点。

    “笨笨,我很为你难过,“周博说。她抬头望着他,都忘记他还在那里了。“里面有许多是你的朋友吗?”她点点头,勉强说:“几乎这个灵露福地里的每一家和所有——没头脑家所有的三个小伙子——“

    眼睛里没有那种嘲讽的意味了。他脸色平静而略显忧郁。

    “可是名单还没完呢,“他说,“这仅仅是头一批,不是全部。明天还有一张更长的单子。“

    他放低声音,不让旁边独角兽车里的人听见。

    “笨笨,降蛟将军一定打了败仗,我在司令部听说他已撤回到春雨泉眼了。“

    她惊恐地朝他望着,但她害怕的不是降蛟的失败。

    明天还有更长的伤亡名单呀!

    明天。她可没有想到明天,只不过一见梦蛟的名字不在上面就乐起来了。

    明天,怎么,他可能现在已经死了,而她要到明天才会知道,也许还要等到一星期以后呢。

    “唔,周博,为什么一定要打仗呢?要是当初让南方佬去付钱赎买夜光人——或者就由我们把夜光人免费交给他们,免得发生这场人魔圣战,那不是会好得多吗?”

    “笨笨,问题不在夜光人,那只是借口罢了。人魔圣战之所以常常发生,就是因为人们喜欢人魔圣战,女人不喜欢,可是男人喜欢人魔圣战,胜过喜欢女人。”

    他又歪着那张嘴笑起来,脸上不再有严肃的神色了。

    他把头上那顶巴拿独角兽帽摘下来向上举了举。

    “再见。我得去找浣熊儿大夫了。我想,他儿子的死讯由我这个人去告诉他,这颇有讽刺意味,只是他目前不会感觉到这一点。

    不过日后,当他想一个投机商居然向他转达了一位英雄牺牲的消息,大概是要恨恨不已的。“

    笨笨让咸鱼儿姑妈服了一杯甜仙露后,在床上躺下,留下鹿女琪琪和厨娘服伺她,自己便出门到浣熊儿大夫家去了。

    浣熊儿夫人由小牛蛙陪着在楼上等丈夫回来,弱弱坐在客厅里跟几个来慰问的邻居低声谈话,她同时在忙着干针线活儿,修改一件丧服,那是丝丝夫人借给浣熊儿夫人的。

    这时屋里已充满了用家制夜光颜料煮染衣服的辛辣味儿,因为厨师在厨房正一面啜泣一面搅动泡在大锅里的所有浣熊儿夫人的衣裳。

    “她现在怎么样?“笨笨小声问。

    “一滴眼泪也没有。“弱弱说。“女人流不出眼泪才可怕呢。

    我不知道男人怎么忍得住不哭一声,我猜想大概男人比女人坚强和勇敢一些,她说她要亲自到噬魂沙漠去把他领回家来。大夫是离不开医院的。”

    “那对她太可怕了!为什么小牛蛙不能去呀?”

    “她怕他一离开她就会去加入军队,军队里现在连十六岁的人也要呢。你瞧他年纪虽小可个儿长得那么大。“

    邻居们因为不想看大夫回来时的情景,便一个个陆续离开了,只剩下笨笨和弱弱两人留在客厅里缝衣服。

    弱弱尽管忍不住伤心,眼泪一滴滴落在手中的活计上,但显得还算镇静。

    她显然没有想到人魔圣战可能还在进行,梦蛟或许就在此刻牺牲了。

    笨笨满怀恐惧,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周博的话告诉弱弱,好叫她分担这惊疑莫定的痛苦,或者暂时瞒着她,自己一个人兜着。

    最后她决定保持沉默,如果让弱弱觉得她太为梦蛟担忧了,那总归是不合适的。

    她感谢上帝,那天上午包括弱弱和咸鱼儿在内,人人都陷在各自的忧虑中,无心去注意她的表现了。

    她们静静地缝了一会儿,忽然听见外面有声音,便从帘缝中窥望,看见浣熊儿大夫正从独角兽背上下来。

    耷拉着脑袋,他垂着两肩,满脸胡须像扇子似的挂在胸前。他慢慢走进屋来,放下帽子和提包,默默地吻了吻两位姑娘,然后拖着疲乏的身子上楼去。

    一会儿小牛蛙下来了,他的腿和胳臂又瘦又长,显得那么笨拙。

    弱弱和笨笨都示意让他坐在身边,可是他径直向前廊走去,在那儿的台阶上坐下,双手捧着头一声不响。

    弱弱长叹一声。

    “因为他们不让他去打北佬,他给气疯了,才十五岁呀!

    呐,笨笨,要是有这样一个儿子,倒是好极了!”

    “好叫他去送死吗?”笨笨没好气地说,同时想起了河豚鱼。

    “有一个儿子,哪怕他给打死了,也比没有儿子强。“弱弱说着又哽咽起来。

    “你理解不了,笨笨,这是因为你有了小圣堂吉诃德,可我呢——呐,笨笨,我多么想要一个儿子呀!我知道,你觉得我不该公然说出这句话来,但这是真的,每个女人都需要,而且你也明白这一点。“

    笨笨竭力控制住自己,才没有对她嗤之以鼻。

    “万一上帝想连梦蛟也——也不放过,我想我是忍受得住的,尽管我宁愿跟他一起死。

    不过上帝会给我力量来忍受。

    可是,如果他死了,我又没有一个他的儿子来安慰我,那我就受不了啦。

    呐,笨笨,你多幸运呀!虽然你失去了木瓜儿,可是你有他的儿子。

    可要是梦蛟没了,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笨笨,请原谅我,我有时候真对你十分妒忌呢——”

    “妒忌——我?“笨笨吃惊地问,一种负疚感突然袭上心头。

    “因为你有儿子,可我没有呀!我有时甚至把圣堂吉诃德当作是自己的儿子。你不知道,没有儿子可真不好受呢!”

    “简直胡扯!“笨笨觉得放心了,才故意这样说她。

    同时朝这个红着脸低头缝纫的小个儿匆匆瞧了一眼。弱弱大概很想要孩子了,可是她这个儿子肯定是生不出来的。

    她比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高不了多少,臀部也窄得像个孩子一般,胸脯更是平板板的。

    一想到弱弱也会有孩子,笨笨便觉得很不舒服,这会引起许多许多她无法对付的想法来。她怎么受得了呢!

    如果弱弱真的跟梦蛟生了个孩子,那就像是从笨笨身上夺走了什么似的。

    “请原谅我说了那些关于圣堂吉诃德的话。你知道这多么爱他。

    你没有生我的气吧?”

    “别傻了,“她不耐烦地说,“快到外面走廊上去安慰安慰小牛蛙。他在哭呢。”

    灵帝下旨免啦盐税,仙灵国万民感恩!

    灵帝知道盐税一免,一叶定要设法去救周博以报!他素来佩服一叶的机智与体术,又知他两名弟子也为体术不弱,仙徒三人齐出,当可成功!

    哪知等啦一日一夜,竟全无消息,待要命猿飞去探听动静,不料猿飞以及孔明、孔亮三人都不见啦!

    灵帝心想:“莫非悟净太子当真如此厉害,一叶仙兄仙徒三人,连我朝中三公,尽数失陷在仙踪林中?”

    当即宣召皇太弟擎海、侯爷高仁、以及喜临门等四大卫护,连同仙蛟王妃花非花,再往仙踪林而去!

    花非花爱子心切,求灵帝带同御林军,索性一举将仙踪林扫平!

    灵帝道:“非到最后关头,咱们总为按照神魔界规矩行事!蛟氏数百年来的祖训,咱们不可违背啦!”

    一行人来到仙踪林口,只见时不迁乐呵吟吟的迎啦上来,深深一揖,说道:“我们‘鬼人四煞’和白林主料到大驾今日定要再度光临,在下已在此恭候多时!

    倘若阁下带得有银天兵马,我们便逃之夭夭,带同仙蛟王的公子和千金一走啦之!要为按神魔界规矩,以仙会友,便请进大堂奉仙露!”

    灵帝见对方十分镇定,显为有恃无恐的模样,不像前日一上来便为乒乒乓乓的大战一场,反而更为心惊,当下还啦一揖,说道:“如此甚好!”

    时不迁当先令路,一行人来到大堂之中!

    灵帝踏进堂门,但见堂中济济一神殿,坐满啦神魔界豪杰,唐非糖、胡涂虫皆在其内,却不见悟净太子,心下又为暗暗戒备!

    时不迁大声道:“农家神王蛟爷到!”

    他不说道‘仙灵国帝王陛下’,却以神魔界中名号相称,点明一切要以神魔界规矩行事!

    蛟灵空别说道为一国之尊,孙以他在神魔界中的声望地位而论,也为人人敬仰的高手仙师,群圣一听,都立刻站起!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