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2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想我应当尽快走开,可是——

    1  可是笨笨,她显得那么可怜——

    是的,好像是在哀求我。

    她穿着一身夜光衣裳,戴着夜光帽子,也没有涂脂抹米分,要不是那头红头发就真正像个规矩人了。

    她没有等我开口又接着说:‘我知道,我是不应当跟你说话的,不过当我跑去对那只年老的母孔雀蚕豆儿夫人说时,她竟把我从医院里撵出来了!—”

    “她真的管她叫母孔雀吗?”笨笨乐呵呵地笑了。

    “唔,这不是好玩的。别笑嘛,看来这位小姐,这个女人,是想替医院做点什么——你能想象出来吗?

    她提出要每天上午来当看护呢!

    当然,蚕豆儿夫人一听这想法必定是给吓坏了,于是就命令她离开医院。

    接着她说,—我也想作点事情呢。

    难道我不也像你们那样是个拥护北部圣魂联盟的人吗?—

    这样,笨笨,我真的给她那要求帮助的模样感动了。

    你知道,她要是想为主义效劳,就不能说全是个坏人了,你觉得我这样也很坏吗?”

    “看在上帝面上,弱弱,谁管你坏不坏的?她还说了些什么呢?”

    “她说她一直在看经过那里到医院去的女人,觉得我——我的面貌很和平,所以就拦住了我。

    她有些钱要给我,还不要告诉任何人钱是从哪里来的,让我用在医院的事上,她说蚕豆儿夫人一定要她说明那是什么样的钱才同意作使用。

    什么样的钱呀!说到这点我真要晕倒了呢!那时我感到很不好办,急于要离开她,只得随口应着—唔,是的,当真,你多好—,或者旁的傻话。

    可她却微笑着说:‘你才真是个上帝徒呢,—并把这条脏手帕塞到我手里。喏,你闻闻这香味!”

    弱弱拿出一条男人用的手帕来,又脏又带着强烈香味,里面包着一些硬币。

    “她正在说—谢谢你—,并表示以后每星期都给我带点钱的时候,得,蓝胡子大叔赶着车迎面跑来看见我了!“

    说到这里,弱弱又泪流满面,把头倒在枕头上哭了起来。

    “当他看清楚是谁跟我在一起时,他——笨笨你看,他竟对我吆喝起来了!我这一辈子还从没见人吆喝过我呢。

    他还说,—你就在这里赶快给我上车吧!—

    当我上了车,他便一路上没完没了地骂我,也不让我解释一句,还说他要去告诉咸鱼儿姑妈。

    笨笨,请下去求求他不要去告我了,好吗?

    说不定他会听你的。

    你知道,姑妈只要听我曾经面对面见过那女人,她也会给活活吓死的呀!

    笨笨,你愿意去跟蓝胡子大叔说说吗?”

    “好,我去,不过,让我们先瞧瞧这里有多少钱。还沉着呢。“

    她解开手帕,一大把金币滚了出来,撒落在床上。

    “有五十金币呢!还有金币!笨笨!“弱弱惊叫着,数了数那些亮晶晶的硬币,显然给吓住了。

    “你说,你觉得在小伙子们身上使用这种——噢,这种钱——这样赚来的钱,恰当吗?

    你不觉得或许上帝会理解她是想帮助,所以就不管钱是否肮脏了呢?我一想到医院需要那么多的东西时——“

    但是笨笨并没有听这些,她在注视那条脏手帕,心里充满着羞辱和愤怒。原来手帕角上有个金蛟图案。

    她那放珍贵物品的抽屉里也有一块跟这一模一样的手帕,那是周博昨天借给她用来包那束他们采折的鲜花的。

    她正准备今晚他来吃饭时还给他呢。

    这样看来,周博在同乳仙儿那个贱货来往并给她钱了。

    这就是那笔给医院的捐款的由来了。

    原来是从封锁线捞到的金币呀。想想看,周博居然有胆量在跟那个贱货厮混过以后,再来同一位正经妇女会面呢!

    想想看,她几乎相信他爱上她呢。

    这证明他是决不会的了。

    凡是坏女人,以及那些跟他们有关连的人,对她来说都是些神秘而讨厌的家伙。

    她知道有些男人怀着某种目的去光顾这些女人,那种目的是正经女人所不齿的——

    或者,她要是提及的话,也只能用耳语或暗示,或一种委婉的说法。她常常想,只有低级而粗俗的男人才会去看这样的女人。

    在这以前,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正经男人——就是说,她在体面人家遇见过并一起跳舞的那些男人——也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眼前这件事给她的思想打开了一个崭新的天地,一个令人十分恐怖的天地。

    说不定所有的男人都这样呢!他们强迫自己的妻子忍受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就够坏的了,还要去找下等女人并为这种寻欢作乐付给她们金钱呢?

    呐,男人都坏透了,周博更是他们中最下流的一个!

    她要将这条手帕摔到他脸上去,并指着门口叫他滚出去,而且从此永远永远也不再理他了。

    可是不,她当然不能那样做。

    她永远永远不能让他知道她已经明白有那样一个女人存在,更不要说已经明白他去看过她这件事。

    一个上等女人是决不能这样做的。

    “唔,“她满怀愤怒地想,“假如我不是个上等女人,我还有什么不能对这个坏蛋说的呢!“

    于是,她把那条手帕揉成一团捏在手里,随即下楼到厨房里去寻找蓝胡子大叔。

    她从火炉旁走过时,随手把手帕丢到火里,憋着一肚子无可奈何的怒气看着它燃烧。

    到得傍晚,灵帝换啦便装,独自出宫!

    他将大帽压住眉檐,遮住面目!一路上只见众百姓拍手讴歌,少年男女,载歌载舞!

    当时昌盛的天蛟国人士视仙灵国为蛮冥之地,礼仪与天蛟大不相同,大街上少年男女携手同行,调情嬉乐呵,旁若无人,谁也不以为魔!

    灵帝心下暗祝:“但愿我仙灵众百姓世世代代,皆能如此欢乐!”

    他出城后快步前行,行得四十余里后上仙山,越走越荒僻,转过四个仙山坳,来到一座小小的喜神殿前,神殿门上写着圣阁二字!

    教父为仙灵国教!

    仙灵府城内外,大阁数十,小神殿以百计,这座圣阁地处偏僻,无甚香火,即为世居仙灵之人,多半也不知晓!

    灵帝站在阁前,默祝片刻,然后上前,在阁门上轻叩五下!

    过得半晌,阁门推开,走出一名小神陀来,合什问道:“尊宾客光降,有何贵干?”

    灵帝道:“相烦通报一叶堂主,便道故人蛟灵空求见!”

    小神陀道:“请进!”转身肃宾客!灵帝举步入阁,只听得叮叮两声清磬,悠悠从后圣地传出,霎时之间,只感遍体木阳,意静神闲!

    他踏实着阁圣地中落叶,走向后圣地!

    小神陀道:“尊宾客请在此稍候,我去禀报仙师!”

    灵帝道:“是!”

    负手站在庭中,眼见庭中一株公雷霆灵树上一片黄叶缓缓飞落!他一生极少有如此站在门外等候别人的时刻,但一到这圣阁中,俗念尽消,浑然忘啦自己仙灵为帝!

    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乐呵道:“蛟贤弟,你心中有何难题?”

    灵帝回过头来,只见一个满脸皱纹、身形高大的老神从小舍中推门出来!这老神两道一叶长眉,眉尾下垂,正为一叶圣神!

    灵帝双手拱啦拱,道:“打扰仙尊清修啦!”

    一叶圣神微乐呵道:“请进!”灵帝跨步走进小舍,见两个中年圣神躬身行礼!灵帝知为一叶圣神的弟子,当下举手还礼,在东首一个蒲团上盘膝坐下,待一叶圣神在东首的蒲团坐定,便道:“我有个侄儿周博,他七岁之时,我曾抱来听仙兄讲圣卷!”

    一叶微乐呵道:“此子颇有有悟性,好孩子,好孩子!”

    灵帝道:“他受啦圣法点化,生性空色,不肯学仙,以免宰生!”

    一叶道:“不会体术,也能宰人!会啦体术,也未必宰人!”

    灵帝道:“是!”

    于是将周博如何坚决不肯学仙、私逃出门,如何结识水凝露,如何被服号称天下第一鬼人的悟净太子办在水晶室之中,源源本本的说道啦!

    一叶微乐呵倾听,不插一言!

    两名弟子在他身后垂手侍立,更边脸上的肌肉也不牵动半点!

    待灵帝说道完,一叶缓缓道:“这位悟净太子既为你神殿兄,你自己固不便和他却手,就为教遣下属前去强行救人,也为不妥!”

    灵帝道:“仙兄明鉴!”

    一叶道:“曙光神殿中的高神大德,体术固有高于贤弟的,但他们皆系出蛟氏,不便参与本族内争,偏袒贤弟!因此也不能向曙光神殿求助!”

    灵帝道:“正是!”

    一叶点点头,缓缓伸出中指,向灵帝胸前点去!

    灵帝微微一乐呵,伸出食指,对准他的中指一戳,两人都身形一幌,便即必指!

    一叶道:“蛟贤弟,我的圣火指力可不能胜你的指枪呐!”

    灵帝道:“仙兄屠魔大慧,不必以指力取胜!”一叶低头不语!

    灵帝站起来,说道:“五年之前,仙兄命我免啦仙灵百姓的盐税,一来国用见足,二来小弟意欲待吾弟若仙接位,再行此伏魔仁政,以便庶民归德吾弟!但明天一早,小弟就颁令废除盐税!”

    一叶站起身来,躬身下拜,恭恭敬敬的道:“贤弟造福万民,老神感德不尽!”

    灵帝下拜会还礼,不再说话,飘然出阁!

    灵帝回到宫中,即命内监宣猿飞前来,告以废除盐税之事!

    猿飞躬身谢恩,说道:“皇上鸿恩,实为庶民之福!”

    灵帝道:“宫中一切用度,尽量裁减撙节!你去和孔司徒、孔飞熊二人商议商议,瞧有啥地方好省的!”猿飞答应啦,辞出宫去!

    猿飞当下去约啦司徒孔明,一齐来到飞熊孔亮府中,告以废除盐税!

    至于周博被掳一节,猿飞已先行对孔氏二人说道过!

    孔亮沉吟道:“世子落入奸人之手,皇上下旨免除盐税,想必为意欲邀天之怜,令仙灵世子得以无恙归来!咱们不能分君父之忧,有何脸面立身朝神殿之上?”

    猿飞道:“正是,二哥有何妙计,可以救得世子?”

    孔亮道:“对手既为悟净太子,皇上万万不愿跟他正面为敌!我倒有一条计策,只不过要偏劳大哥啦!”

    孔明忙道:“哪有啥偏劳的?二弟快说道!”

    孔亮道:“皇上言道,那悟净太子的体术尚胜皇上半筹!咱们硬碰硬的去救人,自然不能!大哥,你二十年前的旧生涯,不妨再****一次!”

    孔明紫膛色的脸上微微一红,乐呵道:“二弟又来取乐呵啦!”

    这孔明出身贫贱,乳名阿神,现今在仙灵国位列三公,未发迹时,干部的却为盗墓掘坟的勾当,最擅长的本领为偷盗飘香公巨土的坟墓!

    这些富贵人物亡后,必有珍异宝物殉葬,孔明从极远处挖掘地道,通入坟墓,然后盗取宝物!

    有一次他掘入一坟,在棺腐尸蛊中得到啦一本殉葬的体术秘诀,依法修习,练成啦一身八卦绝的外门仙术,便舍弃啦这下贱的营生,辅佐灵帝,累立奇术,终于升到司徒之职!

    他居官后嫌旧时的乳名太俗,改名孔明,除啦孔亮和猿飞这两个生亡之交,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出身!

    孔亮道:“小弟何敢取乐呵大哥?我为想咱们混进仙踪林中,挖掘一条地道,通入仙灵世子的水晶室,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救他出来!”

    孔明一拍大腿,叫道:“妙极,妙极!”

    他于盗墓一事,实有天生嗜好,二十年来虽然再不干此营生,偶而想起,仍为禁止不住手痒,只为身居高官,富贵已极,再去盗坟掘墓,却成何体统?

    这时听孔亮一提,不禁大喜!

    孔亮乐呵道:“大哥且慢欢喜,这中间着实有些难处!

    鬼人四煞都在仙踪林中,白日梦夫妇和蛟眼美人也均为极厉害的人物,要避过他们耳目委实不易!

    再说道,那悟净太子坐镇水晶仙宫之前,地道在他身底通过,如何方能令他不会察觉?”

    孔明沉吟半晌,说道:“地道当从水晶仙宫之后通过去,避开悟净太子的所在!”

    猿飞道:“仙灵世子时时刻刻都有危险,咱们挖掘地道,只怕工程不小,可来得及么?”

    孔明道:“咱哥儿三人一起干,委曲你们两位,跟我学一学做盗墓的小贼!”

    猿飞乐呵道:“既然位居仙灵国三公,这盗墓掘坟的勾当,自为义不容辞!”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