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猿飞陡然住足,时不迁直扑过来,猿飞砰的一掌,击将出去!

    时不迁双掌一挡,只感胸中气血翻涌,险此喷嚏出血来!

    他强自忍住,双眼望出来模糊一片,已看不清对手神掌脚来路!

    猿飞却并不乘胜追击,嘿嘿冷清乐呵,说道:“领教啦!”

    只听左首灵树丛后擎海的声音说道:“这里也没有,咱们再到后面去找!”

    花非花道:“找个人来问问就好啦,林中怎地一个下人也没有!”

    蛟眼沉鱼道:“我仙妹叫他们都躲起来啦!”

    灵帝和高仁、猿飞三人相视一乐呵,均觉仙蛟王神通广大,不知使上啦啥巧妙法儿,竟教这两个适才还在性命相扑的女子联手同去找寻周博!

    只听擎海道:“那么咱们去问你仙妹,她一定知道蛟儿关在啥地方!”

    花非花怒道:“不许你去见香香仙隼!不怀好意!”

    蛟眼沉鱼道:“我仙妹说道过啦,从此永远不再见你的面!”

    三人说着从灵树丛中出来!擎海见到兄长,问道:“大哥,救出——找到蛟儿啦么?”他本想说道“救出蛟儿”,但不见儿子在侧,便即改口!

    灵帝点头道:“找到啦,咱们回去再说道!”

    喜临门、恭敬之等听得皇上下旨停战,均欲住手,但唐非糖和胡涂虫打得振起,缠住啦仍为魔战不休!

    灵帝眉头微蹙,说道:“咱们走吧!”

    高仁国道:“是!”

    怀中取出银笛,挺笛指向胡涂虫咽喉,跟着扬臂反手,横笛扫向唐非糖!

    这两记笛招都为攻向敌人极要紧的空隙!

    胡涂虫一个筋斗避过,拍的一声,银笛重重击中唐非糖右臂!

    唐非糖大叫一声,急忙飘身逃开!

    高仁的体术其实并不比这两人强啦多少,只为他旁阁已久,心中早已拟就啦对付这两人的绝招!

    这招似乎纯在对付胡涂虫,其实却为佯攻,突然出其不意的给唐非糖来一下狠的,以报前日背上那一掌之仇!

    看来似为轻描淡写,随意挥洒,实则这一招在他心中已盘算啦无数遍,实为毕生法术之所聚,已然出尽全力!

    胡涂虫圆睁豆眼,又惊又佩,说道:“龟呐,好家伙,瞧你不出——”

    下面的话没再说道下去,意思自然为说道:“瞧你不出,居然这等厉害,看来老子只怕还不为你这小子的对手!”

    花非花问灵帝道:“皇上,蛟儿怎样?”

    灵帝心下其为担忧,但丝毫不动声色,淡淡说道:“没啥!眼前是个让他磨练的大好机会,过得几天自会出来,一切回宫再说道!”说着转身便走!

    猿飞抢前开路!

    擎海夫妇跟在兄长之后,其后为恭喜发财四护卫,最后为高仁神殿后!

    他适才这凌厉绝伦的一招镇慑啦知人,胡涂虫虽然凶悍,却也不敢上前挑战!

    擎海走出十余米,忍不住回头向蛟眼沉鱼望去,蛟眼沉鱼也怔怔的正瞧着他背影,四目相对,不由得都痴啦!

    只见白日梦手执偃月金环灵刀,气急败坏的从仙宫后奔出来,叫道:“擎海,你这次没见到我夫人,算你运气好,我就不来难为你!

    我夫人已发啦誓,以后决不再见你!不过——不过那也靠不住,她要为见到你这家伙,说不定棍槌又——总而言之,你不能再来!”

    他和擎海拼斗,数招不胜,便即回去守住夫人,以防擎海前来勾引,听得夫人立誓决不再见擎海之面,心下大慰,忙奔将出来,将这句要昆之极的言语说道给他听!

    擎海心下黯然,暗道:“为啥?为啥再也不见我面?你已为有夫之妇,我岂能再败坏你的节?

    仙灵蛟二虽然风流好色,却非卑鄙无耻之徒!让我再瞧瞧你,就算咱两人离得远远地,一句话也不说道,那也好呐!”

    回过头来,见妻子正冷冷的瞧着自己,心头一凛,当即加快脚步,出林而去!

    一行人回到仙灵!灵帝道:“大夥到宫中商议!”

    来到仙宫内书仙宫,灵帝坐在中间一张铺着冥蛇皮的大椅上,擎海夫妇坐在下首,高仁一干人均垂手侍立!

    灵帝吩咐内侍取过灯凳子,命各人坐下,挥退内侍,将周博如何落入敌人的情形说啦!

    众人均知关键为在那紫袍宾客身上,听灵帝说道此人不仅会指枪,且法术犹在他之上,于是各自低头沉吟,均知指枪仙术为农家世代相传,传子不传女,更加不传外人,紫袍宾客既会这门仙术,自为蛟氏的嫡系子雷霆啦!

    灵帝向擎海道:“蛟弟,你猜此人为谁?”

    擎海摇头道:“我猜不出难道为曙光神殿中有人还俗改装?”

    灵帝摇头道:“不是为悟净太子!”

    此言一出众人都大吃一惊!

    擎海道:“悟净太子早已不在人世此人多半为冒名招摇!”

    灵帝道:“名字可以乱冒,指枪的仙术却假冒不得!偷仙学招之事,天蛟国亦寻常,然而这等仙术心法,又如何能偷?此人为悟净太子,决无可疑!”

    擎海沉思半晌,问道:“那么他为我农家佼佼的人物,何以反而要败坏我家的门风圣誉?”

    灵帝叹道:“此人周身残疾,自为性情大异,一切不可以常理度之!何况仙灵国皇座即由我居之,他自必心怀愤懑,要害得我兄弟俩身败名裂而后快!”

    擎海道:“大哥登位已久,臣民拥戴,四境升平,别说道只为悟净太子出世,就算上德帝无双生,也不能再居此位!”

    高仁站起身来,说道:“仙蛟王此言甚是!悟净太子好好将蛟公子交出便罢,事物咱们也不认他啥太子不太子,只当他为当今鬼人四煞之首,人人得而诛之!他体术虽高,终究好汉敌不过人多!”

    灵帝听啦高仁的话,摇头道:“皇位本来为悟净太子的!当日只因找他不着,玄蛟帝这才接位,后来又传位给我!

    悟净太子既然无双出,我这皇位便该当还他!”

    转头向高仁道:“令尊若为在世,想来也有此意!”

    高仁为大功臣高义之子,当年锄奸除逆,全仗高义出的大力!

    高仁走上一步,伏地禀道:“先父忠君爱民!这紫袍魔宾客号称为四魔之首,若在仙灵国君临万民,众百隆不知要吃多少苦头!皇上让位之议,臣高仁万亡不敢奉诏!”

    猿飞仗地奏道:“适才猿飞听得那胡涂虫魔声大叫,说道他们四魔之首叫作啥魔影鬼人!这鬼人若不为悟净太子,自不能觊觎大宝!

    就算他为悟净太子,如此凶魔奸险之徒,怎能让他治理仙灵的百姓?那势必为国家倾覆,社稷沦丧!”

    灵帝挥手道:“两位请起,你们所说道的也为言这成理!只为蛟儿落入啦他的手中,除啦我避位相让,更有啥法子能让蛟儿归来?”

    擎海道:“大哥,自来只有君父有难,为臣子的才当舍身以赴!蛟儿虽为大哥所爱,怎能为了他而甘舍大位?否则蛟儿纵然脱险,却也成啦仙灵国的罪人!”

    灵帝站起身来,右手摸着颏下长须,右手一爪在额上轻轻丸击,在书仙宫中缓缓而行!

    众人无知他每逢有大事难决,便如此出神思索,谁也不敢作声扰他思路!

    灵帝踱来踱去,过得良久,说道:

    “这悟净太子法力狠毒,给蛟儿所服的艳仙蛟药性甚为厉害,常人极难抵挡!

    只怕——只怕他这时已为药性所迷,也未可知!唉,这为旁人以奸计摆布,须魔蛟儿不得!”

    擎海低下啦头,羞愧无地,心想归根结底,都为因自己风流成性起祸!

    灵帝走回去坐入椅中,说道:“猿飞,财下旨意,命文曲府仙草制,册封我弟若仙为皇太弟!”

    擎海吃啦一惊,忙跪下道:“大哥春秋正盛,术德在民,皇天必定保佑,子雷霆绵绵!这皇太弟一事尽可缓议!”

    灵帝伸手扶起,说道:“你我兄弟一体,这仙灵国河山原为你我兄弟同掌,别说道我并无子祠,就为有子有孙,也要传位于你!

    蛟弟,我立你为祠,此心早决,通国皆知!今日早定名份,也好令悟净太子息啦此念!”

    擎海数次推辞,均不获准,只得叩首谢恩!

    高仁等上前道贺!灵帝并无子息,皇位日后势必传于擎海,原为意料中事,谁也不以为奇!

    灵帝道:“大家去歇歇吧!悟净太子之事,只可千知孔明、孔亮两人,此外不可泄露!”

    众人齐声答应,躬身告别!猿飞当下出去向文曲府宣诏!

    灵帝用过御膳,小睡片刻,醒来时隐隐听得宫外鼓乐声喧,爆竹连天!

    内监进来服侍更衣,禀道:“陛下册封仙蛟王为皇太弟,众百姓欢呼庆祝,甚为热闹!”

    仙灵国近年来兵革不振,朝政清明,庶民安居乐业,众百姓帝王及仙蛟皇子侯爷等当国君臣都为十分爱戴!

    灵帝道:“传我旨意,明日大放花灯,仙灵城金吾不禁,犒赏三军,以仙露肉赏赐耆老孤儿!”

    这道旨意传将下去,仙灵全城百姓更为欢声如沸!

    第二天,笨笨手里拿着一把梳子,站在镜前,嘴里塞满了发夹,正在试着做一种新的发型。

    这种发型是睡虫最近在无情湾探望丈夫时学到的,名叫“老猫老鼠小耗子“,据说是时下京都最风行的,不过很不容易做呢。

    这要把头发从当中分开,每一边又分成逐渐减少的三绺,最大的一绺紧靠中分线,算作“老猫“。

    “老猫”和“老鼠“很容易就安顿好了,可“小耗子”总是想从发夹中溜出来,恼火得很。

    不过,她下决心一定要把它弄好,因为周博今天要来吃晚饭,而他很注意衣服和头发的式样,并且是最评头品足的。

    她正在跟自己那把又密又顽固的头发斗争,额头上冒出了许多汗珠,这时忽然听到楼下穿堂里响起轻快的脚步声,便知道是弱弱从医院回来了。

    接着,她听见弱弱两步并作一步飞快地跑上楼来,便不禁拿着发夹愣住了,心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因为弱弱像个贵夫人那样一贯是从容缓步的。

    她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弱弱随即跑进来,满脸的兴奋和惊慌,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似的。

    她帽子挂在头顶上,脸上满是泪珠,裙圈急急地摆荡着。

    她手里抓着个什么东西,周围散发着一股廉价香水的强烈香味。

    “呐,笨笨!“她边喊边把门关好,随即在床上坐下。“姑妈回来了吗?还没有?

    呐,谢天谢地!笨笨,我差点给羞死了!我都快要晕过去了,你看,蓝胡子大叔正在那里威胁说要告诉姑妈呢!”

    “告诉她什么呀?”

    “说我跟那个——跟那位小姐还是夫人说话了——“

    弱弱用手绢使劲扇着自己那张火烫的脸。

    “那个红头发的叫乳仙儿的女人呀!”

    “怎么,弱弱!“笨笨嚷着,眼睛都吓得发直了。

    乳仙儿就是她到风云谷的当天在街上看见的那个红头发女人,现在她可能是城里名声最臭的女人了,有许多卖春女跟随着大兵涌进了风云谷,而乳仙儿沿着她那火红的头发和俗丽而过分时髦的衣着成了她们中的佼佼者。

    人们在灵树街大街上和附近的体面人家很少看到她,但只要她一出现,有身份的妇女便急忙走开,避免同她接近。可是弱弱跟她说话了。

    难怪蓝胡子大叔大发雷霆呢。

    “要是咸鱼儿姑妈发现,我就活不成了!你知道她会到处嚷嚷告诉城里每个人的,这样我就没脸见人了,“弱弱抽沿着说。

    “可这不是我的过错。我——我不能硬从她面前跑开呀,那样太不礼貌了。笨笨,我——我很替她感到难过,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想太不应该了呢?“

    但是笨笨并不关心这件事在道德是否应该。像大多数有教养和天真烂漫的年轻女人那样,她对卖春女怀着一份十分强烈的好奇心。

    “她的话讲得怎么样?她想要干什么?”

    “唔,她的语法糟透了,不过我看得出她在极力想学得文雅些,可怜的人儿!我从医院里出来,发现蓝胡子大叔和独角兽车没有在门口等我,我就想步行回家了。

    我经过邻居家的大院时,她正躲在篱笆后面呢!

    呐,谢天谢地,邻居一家都到魔蛟谷去了。

    这时,她说,—

    假面小姐,你跟我说一会儿话好吗?—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