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2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叫啦半天,却哪里有人答应?

    周博寻思:“当此危急之际,便为拜会他为晌,也说道不得啦!拜错鬼人为师,不过为我一人之事,须不致连累伯父我爹爹!”

    于是又纵声大叫:“胡涂虫,我甘愿拜你为师啦,愿意做鲨影教的传人,你快来救你徒弟呐!我亡之后,你可没徒弟啦!”

    乱叫乱喊啦一阵,始终不闻胡涂虫的声息,突然想到:“呐哟不好!胡涂虫最怕的便为他这个老大魔影鬼人,就算听到我叫唤,也不敢来救!”心中只为叫苦!

    水凝露忽道:“蛟郎,我和你成婚之后,咱们第一个孩儿,你喜欢男为女的?”

    周博迷迷糊糊的答道:“男的!”

    忽然水晶仙宫外一个姑娘的声音接口道:“蛟公子,你为她哥哥,决不能跟她成婚!”

    周博一楞,道:“你——你为白姑娘么?”

    那姑娘正为小雨,说道:“为我呐!我偷听到啦这紫袍鬼人的话,我定要想法子救你和水姐姐!”

    周博大喜,道:“那好极啦,你快去偷蛊药的解药给我!”

    水凝露怒道:“小雨你这小鬼快走开,谁要你救?”

    小雨道:“我还为想法子推开这大水晶,先救你们出来的好!”

    周博道:“不,不!你去偷解药!我——我抵受不住,快——快要亡啦!”

    小雨惊道:“啥抵受不住?你肚子痛吗?”

    周博道:“不为肚子痛!”

    小雨又问:“你为头痛么?”

    周博道:“也不为头痛!”

    小雨道:“那你啥地方不舒服?”

    周博情—欲难遏之事,如何能对这小姑娘说道得出口?

    只得道:“我全身不舒服,你只设法去盗取解药便啦!”

    小雨皱魔盒道:“你不说道病状,我就不知道要寻啥解药!我爹爹解药非常多,但得知道你为肚痛、头痛,还为心痛!”

    周博叹啦口气道:“我啥也不痛!我为——我为服啦一种叫做艳仙蛟的蛊药!”

    小雨拍手道:“你知道蛊药的名字,那就好办啦!蛟大哥,我这就去跟爹爹要解药!”

    她匆匆爬过灵树墙,便去缠着父亲拿那艳仙蛟的解药!

    那艳仙蛟为魔影鬼人的药物,但白日梦一听这名字,就知为啥玩意儿,麒麟脸一沉,斥道:“小女娃娃,东问东问这些不打紧的东西干么?你再胡说八道,我老大耳括子打你!”

    小雨急道:“不为胡说八道——”

    便在此时,灵帝等一干人攻进仙踪林来,白日梦忙出去应敌,将小雨一人留在仙宫内!

    她听得仙宫外兵刃交作,斗得甚为厉害,也不去理会,自在父亲的藏药之所东翻东找!

    白日梦的数百个药盒之上都宝卷有药名,但偏偏就不见艳仙蛟的解药!

    正不知如何为好,听得有人进来,出去一看,便遇到啦灵帝

    另一个传奇,无声无息!

    那条绉纱头巾使她活像只乌鸦,周博坦率地说,而那身夜光衣服则使她显得老了十岁。

    这种不雅的说法逼得她赶快跑到镜子前去照照,究竟自己是不是像个二十七岁的人了。

    “我觉得你应当把自己看重些,不要去学甜心儿夫人那样,“他偷笑地说。”趣味要高尚一点,不要用那条纱巾来表现自己实际上从来没有过的悲哀。我敢跟你打赌,这是假的。

    我真希望在两个月内就叫你把这帽子和纱巾摘掉,戴上一顶金玫瑰式的。”

    “真的?不,请你不要再谈这件事了,“笨笨说,她不高兴周博老是叫她想起受气包。

    这时周博正准备动身到仙人高地去,从那里再到国外去跑一趟,所以他没有多说,咧嘴一笑便离开了。

    几星期后,一个晴朗的夏日早晨,他拿着一只装满漂亮的帽匣子来了,这时他发现笨笨一个人在屋里,便把匣子打开。

    里面用一层薄绢包着一顶非常精致的帽子,笨笨一见便惊叫起来:“阿,这宝贝儿!“

    很久很久没看见新衣裳了,更不用说亲手去摸了。

    何况这样一顶她从没见过的最可爱的帽子呢!这是用暗绿色塔夫绸做成的,里面衬着淡绿色水纹绸。

    而且,这件绝妙精制品的帽檐周围还装饰着洋洋得意似的驼鸟毛呢。

    “把它戴上,“周博微笑着说。

    她飞也似的跑到镜子跟前,把帽子噗的一下戴到头上,把头发往后推推,露出那对耳坠子来,然后系好带子。

    “好看吗?”她边嚷边旋转着让他看最美的姿势,同时晃着脑袋叫那些羽毛跳个不停。

    不过,她用不着看他那赞赏的眼光就知道自己显得有多美了。

    她的确显得又妩媚又俏皮,而那淡绿色衬里更把她的眼睛辉映成深悲翠一般闪闪发亮了。

    “唔,周博,这帽子是谁的?我想买。我愿意把手头所有的钱都拿出来。”

    “就是你的呀,“他说。“还有谁配戴这种绿色呀?你不觉得我把你这眼睛的颜色记得十分精确吗?”

    “你真的是替我选配的吗?”

    “真的。你看盒子上还有—和平路—几个精灵文字呢。

    如果你觉得这多么能说明问题的话。“

    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意思,只一味朝镜子里的影像微笑。

    在这个时刻,除了她两年以来头一次戴上了这么漂亮的帽了并显得分外地迷人之外,任何事情都无所谓了。

    有了这顶帽子,她还有什么事办不到呀!可是随即她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你喜欢它吗?”

    “唔,这简直是像个梦,不过——唔,我恨自己不得不用夜光纱罩住这可爱的绿色并把羽毛染成夜光色的。“

    他即刻站到了她身边,用熟练的手指把她下巴底下的结带解开。不一会儿帽子就放回到盒子里了。

    “你说过这是我的呀!你这是干什么?”

    “可它并不是给你改做丧帽的。我会找到另一位绿眼睛的漂亮夫人,她会欣赏我的选择的。”

    “呐,你不能这样!我宁死也得要它!呐,求求你,周博,别这样小气!给了我吧!”

    “把它改成跟你旁的帽子一样的小丑?不行。“

    她抓住盒子不放。要把这个使她变得如此年轻而妩媚的宝贝给别的女孩子?

    呐,丝瓜想!

    她也曾暂时想起咸鱼儿和弱弱的惊慌模样,她想起妈妈和她可能要说的话。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可是,虚荣心毕竟更有力量。

    “我答应你,我不会改它。就给了我吧。“

    他把盒子给她,脸上流露着微带嘲讽的笑容,望着她把帽子再一次戴上并端详自己的容貌。

    “这要多少钱?“她突然沉下脸来问。“我手头只有50金币,不过下个月——”

    “按北部圣魂联盟的钱算,这大约值两千金币左右。”

    “呐,我的天——好吧,就算我现在给你50,以后,等我有了——”

    “我不要钱,“他说。“这是礼物。“

    笨笨的一张嘴张开不响了。在接受男人的礼物方面,界线可画得又严密又谨慎呢。

    “糖果和鲜花,亲爱的,“安妮曾经屡次说,“也许一本歌剧集,或者一个像册本,一小瓶香水,只有这些,男人送给你时可以接受。

    凡是贵重礼物,哪怕是你的未婚夫送的,都千万不能接受。千万不要接受首饰和穿戴的东西,连手套和手绢也不能要。

    你如果收了这样的礼物,男人们就会认为你不是个上等女人,就会对你放肆了。”

    “呐,乖乖!“笨笨心想,先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形相,然后看着周博那张神秘莫测的脸。

    “这太可爱了。我简直没法告诉他我不能接受。我宁愿——我几乎宁愿让他放肆一下,如果只有个小动作的话。“

    这时她不禁对自己也觉得惊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于是脸红了。

    “我要——我要给你那50金币——”

    “如果你这样,我就把它扔了。或者,还不如花钱为你的灵魂作作弥撒。

    我相信,你的灵魂是需要作几次弥撒的。“

    她勉强笑笑,可是一起见镜子里那绿帽檐底下的笑影便立即下决心了。

    “你究竟要对我怎么样呢?”

    “我是在用好东西引诱你,把你那些女孩子的空想磨掉,然后服从我的支配,”他说。“—从男人那里只能接受糖果和鲜花呀,亲爱的!—“

    他取笑似的模仿着,她也格格地笑了。

    “周博,你这个又狡诈又夜光心的坏蛋,而且你明明知道这帽子太漂亮了,谁还会拒绝呢。“

    他的两只眼睛在嘲笑她,即使同时在称赞她的美貌。

    “当然喽,你可以对咸鱼儿小姐说,你给了我一个塔夫绸和绿水绸的样品,并画了张图,而后我向你勒索了五十金币。”

    “不,我要说是一百金币,她听了会告诉城里的每一个人,然后人人都会对我眼红,议论我多么奢侈。

    不过,周博,你以后不要再给我带这样贵重的东西好吗?

    你这已经是太慷慨了,我实在不能接受别的了。”

    “真的?可是,只要我认为能增加你的魅力,只要我觉得喜欢,我还要继续带些礼物来。

    我要给你带些暗绿色水纹绸来做一件长袍。好跟这顶帽子相配。不过我要警告你,我这人并不慷慨。

    我是在用帽子和镯子引诱你,引你上钩。

    请经常记住,我每做一件事都有自己的动机,从来不做那种没有报酬的傻事。我总是要得到报偿的。“

    他的夜光眼睛在她脸上搜索,移到了她的嘴唇上,笨笨垂下眼来,浑身激动。现在,就像安妮说的那样。

    他准备要放肆了,他要吻她,或者试图吻她,可是她心慌意乱打不定主意,不知怎么办才好。

    要是她拒绝呢,他就可能一把将帽子从她头上摘下来,拿去给别的女人。反之,要是允许他规规矩矩亲一下呢,他就可能再给她带些可爱的礼物来,希望再一次吻她。

    男人总是非常重视亲吻的,其中的缘故只有天知道。往往有这样的情况,吻过一次就不再给吻了的话,他就会大出洋相,显得十分有趣。

    要是周博爱上了她,并且自己承认了,求她接一个吻或笑一笑,那才带劲呢。是的,她愿意让他吻。

    但是他没有来吻她,她从眼睫毛底下瞟了他一眼,并用挑逗的口气低声说:“你总是要得到报偿的,是这样吗?那么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那得等着瞧了。”

    “唔,要是你觉得我为了偿付那顶帽子便会嫁给你,那是不会的,“她大胆地说,同时俏皮地把头晃了晃,让帽子上的羽毛抖动起来。

    他那雪亮的牙齿在一小撮髭须下微微一露,仿佛要笑似的。

    “你这是在恭维自己了,夫人,我是不准备结婚的。我并不想娶你或任何别的女人。”

    “真的!“她吃惊地叫了一声,同时断定他就要放肆了。

    “我连吻也不想吻你呢。”

    “那你为什么把嘴撮成那么个可笑的模样呀?”

    “呐!“她向镜子里瞧了一眼,发现自己的红嘴唇的确是个准备接吻的姿势,气得连连顿脚。不禁又嚷了一声,”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可怕的人了,我真的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要是你真的这么想,你就会把帽子丢在地上踩起来。哎哟哟,看你急成那个样子,不过这也是恰到好处的,你大概很清楚,来,笨笨,把帽子踩在脚下,好让我看看你对我和我的礼物是怎么想的吧。”

    “看你敢把这顶帽子碰一下,“她边说边抓住帽带慢慢往后退。他跟上去,笑嘻嘻地把她的手握住了。

    “唔,笨笨,你真像个孩子,可把我的心都揪痛了,“他说。“我要吻你的,看来你正盼着呢。“

    说着他随随便便俯下身来将髭须在她脸上擦了擦。

    “现在,你是不是觉得该打我一个耳光来维持你的体面呀?“

    她撅着嘴,抬着注视着他的眼睛,看见那夜光黝黝的眼珠子里饱含着乐趣,便噗哧一声笑了。

    她想这家伙也太爱戏弄人,太叫人恼火了!如果他并不想跟她结婚,甚至不想吻她,那他要怎样呢?

    如果他并没有爱上她,那为什么来得这样勤并送给她礼物呢?

    “这就好了,“他说。“笨笨,我是会教你干坏事的,所以你一旦觉察出来就会让我滚蛋——如果你办得到的话,我这人可是很难摆脱掉的了不过我对你只有坏处。”

    “是这样吗?”

    “难道你看不出来?自从我在义卖会上遇到你那一天气,你的行为就很叫人吃惊了,其中大部分应当归咎于我。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