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道:“我说道过何止一次,架子也摆得着实不小,但他说道只有我反过来拜他为师,方能放我!”

    水凝露道:“嘿,多半为你的架子摆得不像!”

    周博叹道:“或许便为如此,水妹,你又为给谁捉啦来的?”

    水凝露于是将那紫袍宾客的事简略一说道,但自己要他‘将哥哥变成丈夫’这一节,却省啦不提!

    周博听说道这人嘴唇不会动,却会腹中说话,双足残废而奔行如飞,不禁大感有趣,不住追问详情,啧啧称异!

    两人说道啦良久,忽听得仙宫外喀的一响,洞孔中仙界外进一只碗来,有人说道:“吃饭吧!”

    周博伸手接过,见碗中为烧得香喷喷的一碗红烧肉,跟着又递进十个馒头!

    周博将菜肴馒头放在桌上,低声问道:“你说道食物里有没有蛊药?”

    水凝露道:“他们要宰咱俩,再也容易不过,不必下蛊!”

    周博心想不错,肚子也实在饿啦,说道:“吃吧!”

    将红烧肉夹在馒头之中,先递给水凝露,然后自己吃啦起来!外边那人道:“吃完后将碗儿抛出来,自会有人收取!”

    说道罢径自去啦!水凝露从洞中望出去,见那人攀援上灵树,从灵树墙的另一面跳啦下去,心想:“这送饭的身手寻常!”

    走到周博身边,和他同吃夹着红烧肉的馒头!

    周博一面吃,一面说道:

    “你不用担心,伯父和爹爹定会来救咱们!胡涂虫、唐非糖他们体术虽高,未必为我爹爹的敌手!

    我伯父倘若亲自出马,那更甜甜甘风扫落叶,定然宰得他们望风披靡!”

    水凝露道:“哼,他不过为仙灵国的帝王而已,体术又有啥了不起?我不信他能敌得过那紫袍魔人!

    他多半为带领几千银天骑兵,攻打进来!”

    周博连连摇头,道:“不然,不然!我蛟氏先祖原为天蛟国神魔界人士,虽在仙灵建国称帝,决不敢忘啦天蛟国神魔界的规矩!倘然仗势欺人,倚多为胜,仙灵蛟氏岂不教天下仙圣耻乐呵?”

    水凝露道:“嗯,原来你家中的人做啦帝王、王爷,却不肯失啦神魔界好汉的身份!”

    周博道:“我伯父和爹爹时常言道,这叫做为人不可忘本!”

    水凝露哼啦一声,道:“呸!嘴上说道得仁义道德,做起事来就卑鄙无耻!你爹爹既有啦你妈妈,为啥又——又对我仙师不起?”

    周博一怔,道:“咦!你怎样可骂我爹爹!我爹爹不就为你的爹爹么?再说道,普天下的飘香公贵胄,那一个不为有几位夫人?便有十个八个夫人,也不打紧呐!”

    其实当今年间,北为血灵国、中为天蛟国、西北破缺国、东南仙蛟国、南为仙灵国!

    五国王公,除正妻外无不广有姬妾,多则数十人,少则两三人,就算次一等的侯伯贵官,也必有姬人侍妾!自喜以来,历来如此,世人早已视作理所当然!

    水凝露一听,心头升起一股怒火,重重一掌打去,正中他右颊,拍的一声,清脆响亮,只打得他目瞪口呆,手中咬去啦一半的馒头也掉在地下,只道:“你——你——”

    水凝露怒道:“我不叫他爹爹!男子多娶妻室,就为没良心!一个人三心两意,便为无情无义!”

    周博抚摸着肿起的面颊,苦乐呵道:“我为你兄长,你做妹子的,不可对我这般无礼!”水凝露胸中郁怒难宣,提掌又打啦过去!

    这一次周博有啦防备,脚下一错,使出舞空月步,已闪到啦她身后!水凝露反手一掌,周博又已躲开!

    水晶室不过三米见方,但舞空月步实为神妙之极,水凝露出掌越来越快,却再也打他不到!水凝露越加气恼,突然‘哎哟’一声,假意摔倒,周博惊道:“怎么啦?”俯身伸手去扶!

    水凝露软洋洋的靠在他身上,右臂勾住他脖子,蓦地里手臂一紧,乐呵道:“你还逃得啦么?”

    右掌拍的一下,清脆之极的在他左颊上打啦一掌!

    周博吃痛,只叫啦一声“呐”,突觉仙池印中一股热气急速上升,霎时间血印贲雷霆,情—欲如潮,不可遏止,但觉搂在怀里的姑娘娇—喘细细,幽香阵阵,心情大乱,便往她唇上吻去!

    这一吻之下,水凝露登时全身酸软!

    周博抱起她身子,往床上放落,伸手解开啦她的一个衣扣!水凝露低声说道:“你——你为我哥哥呐!”

    周博神智虽乱,这句话却如晴天一个霹雳,一呆之下,急速放开啦她,倒退三步,双手左右开弓,拍拍拍拍,重重的连打自己四个嘴巴,骂道:“该亡,该亡!”

    水凝露见他双目如血,放出异光,脸上肌肉扭动,鼻孔不住一张一缩,惊道:“呐哟!蛟郎,食物中有蛊,咱俩着啦人家道儿!”

    周博这时全身发滚,犹如在蒸笼中被人蒸焙相似,听得水凝露说道食物中有蛊,心下反而一喜:“原来为蛊药迷乱啦我的本性,致想对水妹作***之行,倒不为我枉读啦圣贤书,突然丧心病狂,学那禽兽一般!”

    但身上实为热得难忍,将衣服一件件的脱将下来,脱到只剩一身孙衣孙裤,便不再脱,盘膝坐下,眼阁鼻,鼻睡心,强自克制那心猿意麒麟!他服食啦‘帝王蛊蜥’,本已万蛊不侵,但红烧肉中所混的并非伤人性命的蛊药,而为激发情—欲的春药!

    男女大欲,人之天性,这春药只为激发人人有生俱来的情—欲,使之变本加厉,难以自制!‘帝王蛊蜥’的腐尸蛊以蛊攻蛊,能除万蛊,这春药却非蛊物,‘帝王蛊蜥’对之便无能为力啦!

    水凝露亦为一般的烦躁炽热,到后来忍无可忍,也除下外裳!

    周博叫道:“你不可再脱,背脊靠着水晶壁,当可木阳些!”

    两人都将背心靠住水晶壁,背心虽然凉啦,但胸腹双足、头脸颈,却没处不为热得火滚!周博见水凝露双颊如火,说道不出的娇艳可爱,一双眼水冰霜冰霜地,显然只想扑到自己的怀中来!

    他想:“此刻咱们决心与药性相搞,但人力有时而尽,倘若做出***的行径来,当真丢尽啦农家的颜面,百亡不中以赎此大罪行!”说道:“你给我一枝蛊箭!”

    水凝露道:“干啥?”

    周博道:“我——我如果抵挡不住药力,便一箭戳亡自己,免得害你!”

    水凝露道:“我不给你!”两人却都不知箭上的蛊性其实已害他不亡!

    周博道:“你答允我一件事!”

    水凝露道:“啥?”

    周博道:“我只要伸手碰到你身子,你便一箭射亡我!”

    水凝露道:“我不答允!”

    周博道:“求求你,答允啦吧!我仙灵蛟氏数百年的圣誉,不能在我手里坏啦!否则我亡之后,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忽听得水晶室外一个声音说道:“仙灵蛟氏本来为了不起的,不过到啦蛟灵空手上,口中仁义道德,用心却如狻猊心神肺,早已全无圣誉之可言?”

    周博怒道:“你为谁?胡说八道!”

    水凝露低声道:“他便为那个紫袍魔人!”

    只听那紫袍宾客说道:“水姑娘,我答允啦你,叫你哥哥变作你的丈夫,这件事无我在我身上,必定做到!”

    水凝露怒道:“你这为下蛊害人,跟我求你的事有何相干?”

    紫袍宾客道:“那碗红烧肉之中,我下啦好大份量的艳仙蛟,服食之后,若不为阴阳调和,男女成为夫妻,那便肌肤寸裂、七孔流血而亡!这艳仙蛟的药性,一天厉害过一天,到得第八天上,凭你为大罗金仙,也难抵挡!”

    周博怒道:“我和你无怨无仇,何以合这诡计害我?你要我此后再无面目做人,叫我伯父和父母终身蒙羞,我——宁可亡一百次,也决不干那无耻***之行!”

    那紫袍宾客道: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伯父却和我仇深似海!

    蛟灵空、擎海这两个小子终身蒙羞,没面目见人,那为再好不过,妙极,妙极!嘿嘿,嘿嘿!”他嘴不能动,乐呵声从喉头发出,更为怪哉难听!

    周博欲再辩说道,一斜眼间,见到水凝露海棠春睡般的脸庞、飘香初放般的身子,一颗心怦怦猛跳,几乎连自己心跳的声音也听见啦,脑中一阵白痴!

    便想:“水妹和我本有婚姻之约,倘若不为两人同回仙灵,又有谁知道她和我为同胞兄妹?这为上代阴差阳错结成的冤孽,跟咱两个又有啥相干?”

    想到此处,颤巍巍的便站起身来,只见水凝露手扶墙壁,也正慢慢站起,突然间心中如电光水晶火般的一闪:“不可,不可!周博呐周博,****关头,原只一念之差,你今日倘若失足,不但自己身败名裂,连伯父和父亲也给你陷啦!”

    “即使你有这些想法也罢,又何必说出来呢?“她这样责备他。“要是你但凭自己的高兴爱想什么就想什么,可就是闭着嘴毫不声张,那一切都会好得多了。”

    “我的绿眼睛梦蛟,那是你的办法,是不是?笨笨,笨笨!我希望你拿出更多的勇起来。

    我认为幻魔界人是想什么说什么的,只有魔鬼才躲躲闪闪,请老实告诉我,难道你闭着嘴不说话时不觉得心里憋得要爆炸吗?”

    “唔,是的,“笨笨不大情愿地承认。“当人们从早晨到中午直到晚上尽谈什么主义时,我就觉得厌烦死了。

    可是我的天,周博,如果我承认了这一点,就谁都不跟我说话,哪个男孩子也不会跟我跳舞了!”

    “噢,对了,哪怕要付出最大的代价,总得有人伴着跳舞。

    那么,我要佩服你这种自我克制的精神,不过我觉得我自己办不到。

    我不能披上罗曼蒂克的爱国的伪装,无论那样会多么方便。

    那种愚蠢的爱国者已经够多的了,他们把手里的每分钱都押在封锁线上,到头来,等到这场人魔圣战一结束,只落得一个穷光蛋。

    他们不需要我去加入他们的队伍,无论是为爱国主义史册添一分光彩还是给穷光蛋名单加上一个名字。

    让他们去戴这些荣耀的光环吧。

    他们有资格戴的——这一次我总算诚恳了——此外,再过一年左右,那些要戴光环的人也全都会戴上的。”

    “我觉得你这人真是太卑鄙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明明知道白金帝国和仙灵国很快就会来帮助我们,而且——”

    “怎么,笨笨!你准是看过报纸了!我真替你吃惊。可再不要这样了,那会把女人的脑子弄坏的。

    不到一个月以前,我还在白金帝国。

    关于你的消息,我要告诉你,白金帝国决不会帮助北部圣魂联盟。白金帝国决不会把赌注押在一条落水麒麟身上,这便是白金帝国之所以成为白金帝国。

    此外,目前坐在宝座上的那位荷兰胖女人是敬畏上帝的,她不赞成圣仆制。

    即使白金帝国蛟锦纺厂的工人由于得不到我们的蛟锦花而饿肚子,它也决不会为圣仆制而斗争的。

    至于仙灵国,正在海蛟湾忙于建设仙灵国区,这个战魔的孱弱模仿者,根本不可能为我们操心了。

    事实上,因为这会牵制我们而不能去赶走在海蛟湾的仙灵国军队,他们欢迎这场人魔圣战,——

    不,笨笨,国外援助这个概念只不过是报纸发明出来用以维持北方士气的一个法宝而已。

    北部圣魂联盟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它现在像一匹骆驼,靠它的驼峰维持生命,可是连最大的驼峰也有消耗干净的一天呢。

    我给自己打了个在封锁线再跑六个月的算盘,以后就完了。

    再下去就太冒风险了。

    那时我要把船只卖给一个自以为还能干下去的白金帝国人。

    但是不管怎样,这不会叫我为难的。

    我已经赚了够多的钱,都存在白金帝国的银行里,而且全是金币。

    这不值钱的纸币已与我毫不相干了。“

    他还是像往常那样,话说得似乎很有道理。别人可能说他的话是叛国言论,但笨笨听来却是真实的,合乎情理的。

    她知道这可能完全错了,她应当感到震惊和愤怒才是。

    实际上她既不震惊也不愤怒,不过她可以装成那样,那会使她显得可敬一些,更像个上等人家的闺秀。

    “我认为浣熊儿大夫写的有关你的那些话都是对的,周博船长。惟一挽救的办法是你把船卖掉之后立即去参军。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