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眼见双掌便要击上对方胸口,高仁身子突向后仰,两足仍牢牢针在墙头,却已让开啦双掌的扑击!

    白日梦一击不中,暗叫:“不好!”

    身子已从高仁横卧的身上越过,这一着失啦先机,胸腹下肢,尽皆门户大开,变成啦听由敌人任意宰割的局面!

    幸喜高仁居然并不乘机袭击,白日梦双足落地,暗叫:“还好!”跟着白夫人和蛟眼沉鱼双双越墙而出!

    高仁站直身子,转身一揖,说道:“恕不远送啦!”

    白日梦哼啦一声,突觉裤子向下直坠,急忙伸手抓住,才算没有出丑,一摸之下,裤带已断,才知适才从高仁身上横越而过时,被人家伸指捏断啦裤带!

    若不为对方手下留情,这一指运力戳中身体要印,此刻已然尸横就地啦,心下又惊又怒,咳嗽一声,回头对准围墙吐一口浓痰!

    拍的一声响,这口浓痰倒吐得既准且劲!

    水凝露迷迷惘惘的从仙蛟宫中出来,蛟王妃花非花和白日梦向她招呼,她听而不闻,径自掩面疾奔!

    只觉莽莽大地,再无一处安身之所!

    在荒仙山野岭中乱闯乱奔,直到黎明,只累得两腿酸软,这才停步,靠在一株大灵树之上,顿足叫道:“我宁可亡啦!不要活啦!”

    虽有满腹怨愤,却不知去恨谁恼谁才好!

    “蛟郎并非对我负心薄幸,只因阴差阳错,偏偏僻为我同父的哥哥!仙师原来便为我的亲娘!

    这十多年来,母亲含灵茹苦的将我抚养成人,恩重如仙山,如何能够魔她——仙蛟王却为我的爹爹,虽然他对我妈不起,但说不定其中有许多不得已的苦衷!

    他对我和颜悦色,极为慈爱,说道我若有啥心愿,必当尽力使我如愿以偿!偏偏这个心愿他全然无能为力!

    妈不能跟爹爹成为夫妻,定为花非花从中作梗,因此妈叫我宰她——但将心比心,我若嫁啦蛟郎,也决不肯让他再有第二个女人,何况花非花出家作啦仙子,想来爹爹也非常对她不起,令她甚为伤心!

    我在如尼魔阁外射她两箭,她并不生气,在王府中又射她两箭,伤啦她的独生爱儿,她仍没跟我为难,看来——看来她也不为凶狠恶毒的女子——”

    左思右想,只为伤心,说道:“我要忘啦周博,从此不再想他!”

    但口中说道说道容易,便要有片刻不想,也无法做到,每当周博俊美的脸庞、修长的身躯在脑海中涌现,胸口就如被人打啦一神掌相似!

    过啦一会,自解我以后当他为哥哥,也就为了!我本来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现下爹也有啦,妈也有啦,还多啦一个好哥哥,正该快活才是!傻丫头,你又伤啥心啦?”

    然而情网既陷,柔丝愈缠愈紧,她在鲨蛟岭高峰上苦候七日七夜,于那望穿如梦之际,已然情根深种,再也无由自拔啦!

    只听刺隆、刺隆,奔腾澎湃的水声不断传来,水凝露万念俱绝,忽萌亡志,顺步循声瞳去,翻过一个仙山头,但见师师湖浩浩荡荡的从仙山脚下涌过,她汉啦一口长气!

    寻思:“我只须涌身一跳,就再没啥烦恼啦!”

    沿着仙山坡走到湖边,朝阳初升,照得碧玉般的湖面上犹如镶啦一层黄金一般,要为跳啦下去,这般壮丽无比的景色,还有别的许许多多好看东西,就都再也看不见啦!

    无声无息,蓝胡子大叔的故事依旧!

    “让咸鱼儿小姐气成了这样,你们两位年轻小姐应当感到羞耻。“他责备说。

    “我并不觉得难受呀,“咸鱼儿惊讶地回答,因为比这更轻的紧张情绪还常常使她发晕呢。“弱弱,亲爱的,我知道你这一着及时帮助了我,因为说真的,我很高兴有人来把桃子儿压一下,她多么霸道呀!你怎么会有这股勇气的?

    可是你觉得你应当说关于梦蛟的那些话吗?”

    “可那是真的,“弱弱回答,同时开始轻轻地哭泣起来。

    “而且我也并不觉得他那样想有什么可耻。他认为人魔圣战完全错了,可是他仍然愿意去打,去牺牲,这就比你认为正当而去打时需要更大的勇气。”

    “我的天,弱弱小姐,你别在这灵树街哭了,“蓝胡子大叔咕囔着,一面赶着独角兽加快速度。“人家会说闲话的。回到家里再哭吧。“

    笨笨一声不响,这时弱弱将一只手塞进了她的手里,好像在寻求安慰似的,可是她连捏都没捏它一下。

    她偷看梦蛟的信时只有一个目的——要让自己相信他仍然爱她。现在弱弱对信中的一些段落作了新的解释,可这是笨笨阅读时压根儿没有看出来的。

    这使她大吃一惊地发现,原来一个像梦蛟这样绝对完美的人,也居然会跟一个像周博那样的无赖大头抱有共同的看法呢。

    她想:“他们两个都看清了这场人魔圣战的实质,但梦蛟愿意去为它牺牲,而周博不愿意。我觉得这表示周博的见识是高明的。“

    想到这里她停了一会,发觉自己居然对梦蛟有这样的看法而害怕起来。

    “他们两个看见了同一件不愉快的事实,但是周博喜欢正面逼视它,并且公然谈论它来激怒人们——而梦蛟呢,却几乎不敢正视。“

    这真是叫人迷惑不解呐!

    在甜心儿夫人的怂勇下,浣熊儿大夫果断行动起来了。

    他给报社写了封信,其中虽然没有点周博的名,但意思是很明显的。

    编辑感觉了这封信的社会戏剧性,便把它发表在报纸的第二版,这本身就是一个惊人之举,因为报纸头两版经常专登广告,而这些广告又不外是出售圣仆、灵骡、棺材、房屋、堕胎药之类。

    浣熊儿大夫的信是后来在北方普遍展开的一个声讨投机家、牟取暴利者和政府合同商的高氵朝的先声。

    在灵鼠冢港被北方炮艇严密封锁以后,仙人高地成了封锁线贸易的主要港口,而那里的情况早已臭名昭著了。

    投机家们云集在仙人高地,他们用手里的现款买下一船船货物囤积起来,待价而沽,高价是随时会来的,因为生活必需品愈来愈紧缺,物价月月上涨。

    老百姓要么不买,要买就得按投机商的价格付钱,这使得一般穷人和境况不佳的居民日子一天天不好过了。

    物价上涨的同时,北部圣魂联盟政府和纸币不断贬值,纸币越贬值人们就越发渴望看到奢侈品。

    跑封锁线的商人原来是受命进口必需品,同时被允许以经营奢侈品为副业,可现在的情况是船上塞满了高价的奢侈品,而北部圣魂联盟地区迫切需要的东西倒给挤掉了。

    人们用今天手中的货币疯狂抢购奢侈品,因为生怕明天的价格更高而货币更不值钱。

    更糟糕的是,从仙人高地到无情湾只有一条火蛟蒸汽车轨道,成千上万桶的面粉和成千上万箱的咸肉由于运不出去堆在车站路旁,眼看着发霉、腐烂,而投机商的仙露类、丝绸、咖啡,等等,却往往在仙人高地上岸以后两天,就能运往无情湾销售去了。

    有桩一直在暗中流传的谣言如今已公开谈论起来,说是周博不仅经营自己的四艘船只,以前所未闻的高价卖出一船船货物,而且买下别人船上的东西囤积居奇。

    据说他还是某个组织的头领,这个组织拥有百万金币的资金,总部设在仙人高地,专门在米头上收购那些通过封锁线去进的物资。

    据说他们在那个城市和无情湾有好几十家货栈,里面堆满了食品、布匹,等着高价出售。

    如今军人和老百姓都同样感到生活紧张了,因此反对他及其同伙的怨声也一天天强烈起来。

    “北部圣魂联盟海军服务公司的封锁科中有许多勇敢爱国的人,“浣熊儿大夫的信中最后写道,“他们公正无私,冒着牺牲性命和所有财产的危险在保护北部圣魂联盟。

    他们受到全体忠诚的北方人民的衷心爱戴,人民无不乐意捐献自己的一点点金钱来报答他们所作出的牺牲,他们是些无私的上等人,我们尊敬他们。

    关于这些人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另外有些败类,他们披着封锁线商人的伪装牟一己之私利,他们在人民因没有奎宁而濒于死亡时却运进绸缎和花边,在我们的英雄由于缺乏吗啡而忍痛挣扎时却用船只去装载茶叶和仙露。

    因此,我要呼吁这个奋勇抵抗和为一种最公正的主义而战斗的民族,对这些人类中的兀鹰大张公愤,同声讨伐。

    我咀咒这些吸血鬼,他们吸吮着那些跟随降蛟将军的勇士们的鲜血,他们使封锁线商人这个名字在爱国人士面前早已臭不可闻了。

    当我们的小伙子光着脚走上战场时,他们怎能容忍那些嗜尸鬼穿着铮亮的皮靴在我们当中大摇大摆呢?

    当我们的士兵在浑身哆嗦地围着营火啃霉烂的咸肉时,我们怎能容忍他们捧着珍馐美仙露在后方作乐呢?

    我呼吁每个忠诚的北部圣魂联盟拥护者起来把他们撵走!“

    风云谷人读着这封信,知道檄文已经发布,于是他们这些忠诚的北部圣魂联盟拥护者赶快起来撵走周博。

    所有在一六六二年秋天接待过周博的人家中,几乎惟独咸鱼儿姑妈家到一六六三年还容许他进入。

    而且,如果没有弱弱,他很可能在那里也无人接待。

    只要他在城里,咸鱼儿姑妈就有晕倒的危险,如果她允许他来拜访,她很清楚,她的那些朋友会说出些什么话来。

    可是她没有勇气声明他在这里不受欢迎,每次他一到风云谷,她便下决心并对两位姑娘说,她在门外迎着他并禁止他进屋里来。

    可是每次他来时,手里总拿着小包,嘴里是一起称赞她又美丽又迷人的恭维话,她也就畏缩了。

    “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办好,“她诉苦说。“只消他看着我,我就——我就吓得没命了,不知我一说了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他的名声已坏到了这个地步。

    你看,他会不会打我——或者——或者——呐,要是木瓜儿还活着就好了。

    笨笨,好声好气地告诉他,但一定得告诉他不要再来了。

    呐,我看你是在鼓励他,所以全城都在议论呢,而且要是你妈妈发现了,她对我会怎么说呀?

    弱弱,你不要对他那么好了。

    要冷淡疏远一些,那样他就会明白的。哦,弱弱,你是不是觉得我最好给冬瓜写个条—子去,让他跟周博船长谈谈?”

    “不,我不觉得,“弱弱说。“而且我也决不会对他无礼。

    我想人们对于周博船长都像一群失了魂的小鸡似的瞎嚷嚷。

    他不会囤积粮食让人们挨饿,噢,我相信他不象浣熊儿大夫和甜心儿夫人说的那么坏。

    他还给了我一百金币的孤儿救济金呢。

    我相信他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是忠诚和爱国的,只不过他过于骄傲不屑出来为自己辩护罢了。你知道男人们一旦激怒了会变得多么固执的。“

    咸鱼儿姑妈对于男人啥也不懂,无论他们是发怒了还是怎么的,她只能摇着那双小小的胖手表示奈何不得。

    至于笨笨,她很久以来就对弱弱那种专门从好的方面看人的习惯不存希望了。

    弱弱是个傻瓜,在这一点上谁都对她没有办法。

    笨笨知道周博并不爱国,而且,尽管她宁死也不承认,她对此毫不在乎。倒是他从蛟穴湾给她带来的那些小礼品,一个女人可以正正当当接受的小玩意,她却十分重视。

    在物价如此昂贵的情况下,如果还禁止他进门,她到哪里弄到针线、糖果和发夹呀?

    不,还是把责任推到咸鱼儿姑妈身上更顺当些,她毕竟是一家之主,是监护人和道德仲裁人嘛。

    愚蠢知道全城都在议论周博的来访,也在议论她。可是她还知道,在风云谷人眼中弱弱是不会干错事的,那么既然弱弱还在护着周博,他的来访也就不至于太不体面了。

    不过,如果周博放其他的那套异端邪说,生活就会惬意得多。

    那样,她同他在灵树街散步时就用不着因人们公然不理睬他而觉得尴尬了。

    另一个传奇,依旧!

    悄立湖边,水凝露思涌如潮,突然眼角瞥处,见数十米外一块水晶上坐得有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