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笨笨十分满意,因为她不仅跟弱弱合唱了一曲感人的《花露》,又在要求再唱时来了个更加轻快的《女士们呐,请跳起来》。

    她表演得非常动人,穿一件缝得很朴素的白色稀松蛟锦布的圣域式长袍,腰上束一条红蓝两色的带子,一只手里擎着星条旗,另一只手拿着受气包和他父亲用过的那把金柄屠魔刀授予跪在面前位置的虫灵人蟑螂丸队长。

    演完活人画以后,她不由得要寻找周博的眼睛,看看他是否欣赏她所扮的这幅精美的图画。

    她烦恼地看见他正跟别人辩论,很可能压根儿没有注意她。笨笨从他周围那些人的脸色可以看出,他们被他所说的什么话大大激怒了。

    她向他们走去,这时,像往往发生的那样,人群偶尔安静了一些,她听见民兵装束的土豆清楚地说:“先生,那么我想,你的意思是我们的英雄们为之牺牲的那个正义并不是神圣的?”

    “假如你给火蛟蒸汽车轧死了,你的死不见得会使火蛟蒸汽车轨道公司神圣起来,是吗?”

    周博这样反问,那声音听起来好像他在虚心讨教似的。

    “先生,“土豆说,声音有点颤抖,“如果我们此刻不是在这所房子里——”

    “我真不敢想象那会发生什么,“周博说。“当然喽,你的勇敢是十分有名的。“

    土豆气得满脸通红,谈话到此中止。人人都觉得很尴尬。

    土豆是健康而强壮的,而且正当参军年龄,可是没有到前线去。

    的确,他是他妈妈的独生子,而且毕竟还得有人参加民兵来保卫这个州嘛。不过,当周博说到勇敢时,在场那几位康复的军官中便有人在鄙夷地窃笑了。

    “唔,他干吗不闭其他那张嘴呢!”笨笨生气地想。“他简直是在糟踏整个集会呀!“

    浣熊儿大夫的眉头皱得要发火了。

    “年轻人,对你来说,世界上没有什么神圣的,“他以经常演讲时用的那种声调说。“不过,有许多事物对于北方爱国的先生夫人们是神圣的呢。比如,我们的土地不受篡权者统治的自由,便是一种,还有一种是州权,以及——“

    周博好像懒得答理似的,声音中也带有一点腻味乃至厌烦的感觉。

    “一切人魔圣战都是神圣的,“他说。“对于那些硬要打仗的人来说就是这样。如果发动人魔圣战的人不把人魔圣战奉为神圣,那谁还那么愚蠢要去打仗呢?

    但是,无论演说家们对那些打仗的白痴喊出什么样的口号,无论他们给人魔圣战订出什么样的崇高的目的,人魔圣战从来就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钱。一切人魔圣战实际上都是关于钱的争吵。

    可是很少有人明白这一点。人们的耳朵被军号声和战声以及呆在这的演说家们的漂亮言辞塞得太满了。

    有时喊的口号是—把上帝的坟墓从异教徒手中夺回来!有时是打倒教皇制度!有的是蛟锦花,圣仆制和州权!有时是自由!”

    “这和教皇制度有什么相干呢?“笨笨心里想。“还有上帝的坟墓,又怎么啦?“

    可是当她急忙向那愤怒的一群走去时,她看见周博正穿过人群得意洋洋地走向门口。

    她跟在他后面,但蚕豆儿夫人一把抓住她的裙子,拦阻她。

    “让他走吧,“她用清清楚楚的声音说,这使得屋子里突然沉默下来的人群都听见了。“让他走。他简直是个卖国贼、投机家!他是我们怀里养育过的一条毒蛇!”

    周博手里拿着帽子,站在门厅里,正如蚕豆儿夫人所希望的那样听见了她的话,然后转过身来,向屋里的人打量了一会。

    他锐利地逼视着蚕豆儿夫人平板的胸脯,突然咧嘴一笑,鞠了个躬,走出去了。

    甜心儿夫人搭咸鱼儿姑妈的独角兽车回家,四位女士几乎还没坐下,她便发作了。

    “咸鱼儿?受气包!你瞧,我想你该感到满意了吧!”

    “满意什么?”咸鱼儿惊恐地喊道。

    “对那个你一直在庇护的卑鄙男人周博的德行呀!“咸鱼儿一听就急了,气得竟想不起甜心儿夫人也招待过周博这回事。

    倒是笨笨和弱弱想了起来,可是按照尊敬长辈的规矩,她们只得忍着不去计较,都低下头来瞧着自己的手。

    ”他不只侮辱了我们大家,还侮辱了整个北部圣魂联盟呢,“甜心儿夫人说。

    她那结实的前胸在发光的镶边衣饰下猛烈地起伏着。

    “说什么我们是在为金钱而战!说什么我们的领袖们欺骗了我们!是的,应该把他关进监狱!就是应该!

    我要跟浣熊儿大夫谈谈这件事。要是甜心儿先生还活着的话,他准备去收拾他的!

    现在,咸鱼儿?受气包,你听我说。你可决不能让这个流氓再到你们家来了!”

    “嗯。“咸鱼儿没奈何地咕囔着,仿佛她觉得无地自容,还不如死了的好。

    她祈求似的望着那两位低头不语的姑娘,然后又满怀希望地看看蓝胡子大叔那挺直的脊背。

    她知道他正在仔细听着甜心儿夫人说的每一句话,巴不得他回过头来插上几句,像他经常做的那样。

    她希望他说:“桃子儿小姐,您就放过咸鱼儿小姐算了!“

    可是蓝胡子一声不响。他从心底里不喜欢周博,这是可怜的咸鱼儿也知道的。

    于是,她叹了口气,说:“桃子儿,好吧,如果你认为——”

    “我就这样认为,“甜心儿夫人坚决回答说。

    “首先,我不能想象你中的什么邪竟去接待其他来了。从今天下午起,城里没有哪个体面人家会欢迎他进家门了。

    你得鼓起勇气禁止他到你家来。“

    她向两位姑娘狠狠地瞪了一眼。

    “我希望你们俩也留心听我的话,“她继续说。“因为你们在这个错误中也有份儿,竟对他显得那样高兴!就是要客气而又毫不含糊地告诉他,他本人和他的那些混帐话在你们家里是绝对不受欢迎的。“

    像匹烈独角兽受到一个陌生而粗笨的骑手摆弄似的,这时笨笨火了,眼看要暴跳起来了。

    可是她不敢开口。她不能冒这个风险让甜心儿夫人再给妈妈写封信去。

    “你这头老灵牛!“她想,压在心头的怒火把脸憋得通红。

    “要是我能说说我对你和你那套横行霸道的做法是多么恶心的话,那才是天大的快事呢!”

    “我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听到这种公然反叛我们主义的话,“甜心儿夫人继续说,但这次用的是一种激于义愤的口气

    “凡是认为我们的主义不公正不神圣的人,都应该绞死!

    从今以后,我再不愿听你们两个女孩子跟他说一句话了——怎么,弱弱,我的天,你这是怎么了?“

    弱弱脸色紫白,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

    “我还要跟他说话,“她低声说。“我决不对他粗暴无礼。我决不禁止他到家里来。”

    甜心儿夫人平得仿佛给当胸刺了一锥子,噗的一声连肺都炸了。

    咸鱼儿姑妈那张肥厚的嘴巴吓得合不拢来,连蓝胡子大叔都回过头瞪着眼发呆了。

    “怎的,我为什么就没勇气说这话呢?“笨笨心里很不是滋味,又是妒忌又是佩服。“怎么这小兔子居然鼓足勇气站起来了,跟人家老夫人抬杠了?“

    弱弱激动得两手发抖,但她赶紧继续说下去,好像生怕稍一迟缓勇气就会消失似的。

    “我决不因他说了那些话而对他无礼,因为——他那么当众嚷嚷,是有点粗鲁的——太欠考虑了——不过那也是——也是梦蛟的想法。我不能把一个跟梦蛟有同样看法的人拒之门外,那是不公道的。“

    甜心儿夫人已缓过起来,又要进攻了。

    “我还从没听人说过这样的弥天大谎呢!弱弱?受气包,假面家可决没有这样的胆小鬼——”

    “我没说梦蛟是胆小鬼呀!“弱弱说,她那两只眼睛在开始闪烁。“我是说他也有周博船长那样的想法,只是说得不一样罢了。

    我想,他也不会跑到一个音乐会上去说,不过他在信里是对我说过的。“

    笨笨听了觉得有点良心不安。

    她回想梦蛟在信中究竟写了些什么使得弱弱发表这样的看法呢?

    可是她读过的那些信都随看随忘,一点印象也没有留下。她只认定弱弱这样做简直是糊涂极了。

    “梦蛟在信中说我们不该跟南方佬打仗。说我们被那些政治家和演说家的煽动人心的口号和平见所蒙骗了,“弱弱急急地说下去。“他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们在这场人魔圣战中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他说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光荣可言——有的只是苦难和肮脏而已。”

    “呐!是那封信,“笨笨心想。“他是这样的意思吗?”

    “我不相信这些,“甜心儿夫人固执地说。“是你误解了他的意思。”

    “我永远不会误解梦蛟,“弱弱冷静地回答,尽管她的嘴唇在颤抖。“我完全了解他。他的意思恰恰就是周博船长说的那个意思,只不过他没有说得那样粗鲁罢了。”

    “你应当为自己感到羞耻,居然把一个像梦蛟这样高尚的人去跟一个像周博那样的流氓相比!我想,你大概也认为我们的主义一钱不值吧!”

    “我——我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弱弱犹疑不定地说,这时火气渐渐消了,而对于自己的直言不讳已开始感到惊慌。

    “就像梦蛟那样,我——愿意为主义而死。不过——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要让男人们去想这些事,因为他们毕竟精明得多。”

    “我还从没听说过这样的话呢。“甜心儿夫人用鼻子哼了一声,轻蔑地说。“蓝胡子大叔,停车,你都过了我们家门口了。“

    蓝胡子大叔一直在专心听着背后的谈话,因此忘记在甜心儿家门前停车了。

    于是他只得勒着独角兽退回来。

    甜心儿夫人下了车,她的帽带像风暴中的船帆飘得高高的。

    “你们是要后悔的。“她说。

    蓝胡子大叔抽一鞭子,独角兽又向前跑了。

    蛟眼沉鱼伸掌按住周博头顶,叫道:“你要不要儿子的性命?”

    擎海一惊住手,知她向来脾气十分暴躁,对自己无配夫人花非花又为恨之入骨,说不定掌力一吐,便伤啦周博的性命,急道:“蛟鱼儿,我孩儿中啦你女儿的蛊箭,受伤不轻!”

    蛟眼沉鱼道:“他已服解药,亡不啦,我暂且带去!瞧你为愿做王爷哪,还为要儿子!”

    胡涂虫哈哈大乐呵,说道:“这小子终究是非拜我为师不可!”

    擎海道:“蛟鱼儿,我啥都答允,你——你放啦我孩儿!”

    蛟眼沉鱼对擎海的情意,并不因隔得十三年而丝毫淡啦,听他说道得如此情急,登时心软,道:“你真的——真的啥都答允?”

    擎海道:“是,是!”

    白夫人插口道:“仙姐,这负心汉子的话,你又相信得的?冥二先生,咱们走吧!”

    胡涂虫纵起身来,抱着周博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已落在对面仙宫上,跟着砰砰两声,唐非糖和时不迁分别将两名王府卫士击下地去!

    白夫人叫道:“擎海,咱们今晚是不是要打上一架?”

    擎海虽知集王府中的人力,未必不能截下这些人来,但儿子落入啦对方手中,投鼠忌器,难以凭仙力决胜,何况眼前这对仙姐妹均与自己关系大不寻常,

    柔声道:“阿仙隼,你——你也来和我为难么?”

    白夫人道:“我为白日梦的妻子,你胡说八道的乱叫啥?”

    擎海道:“阿仙隼,这些日子来,我常常在想念你!”

    白夫人眼眶一红,道:“那日知道蛟公子为你的孩儿之后,我心里——心里好生难过——”声音也柔和起来!

    蛟眼沉鱼叫道:“仙妹,你也又要上他当吗?”

    白夫人挽啦蛟眼沉鱼的手,叫道:“好,咱们走!”

    回头道:“你提啦花非花那贱—货的首级,一步一步拜上仙踪林来,我们或许便还啦你的儿子!”

    擎海道:“仙踪林!”

    只见胡涂虫抱着周博已越奔越远,高仁和喜临门等正四面拦截!

    擎海叹啦口气,叫道:“高贤弟,放他们去吧!”

    高仁叫道:“小王爷——”

    擎海道:“慢慢再想法子!”

    一面说道,一面飞身纵到高仁身前,叫道:“刺宾客已退,各归原位!”

    身形一幌,欺到白夫人身旁,柔声道:“阿仙隼,你这几年可好?”

    白夫人道:“有啥不好?”(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