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1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转眼间五十余招已过,灵帝和仙蛟王兄弟早瞧出周博脚步虚浮,确然不会半点体术,只为不知他如何得啦高人传授,学会一套神奇之极的步法,踏着伏羲的方位,第一步都为匪冥所思!

    他倘若真和胡涂虫对敌,只一招便已毙于敌人掌底,但他只管自己走自己的,胡涂虫掌力虽强,始终打他不着!

    再看一会,两兄弟互视一眼,脸上都闪过一丝忧色,同时想到:“这胡涂虫假使闭起眼睛,压根儿不去瞧蛟儿到啦何处,随手使一套神掌法掌法,数招间便打到他啦!”

    但见胡涂虫的脸色越转越红,眼睛越睁大,却没想到这个法子,掌法变幻,总为和周博的身子相差啦一分两分!

    然而这么缠斗下去,周博纵然不受损伤,要想打倒对方,却也万万不能!灵帝又看啦半晌,说道:“蛟儿,走慢一半,迎面过去,拿他胸口封印!”

    周博应道:“是!”

    放慢啦脚步,迎面向胡涂虫走去,目光和他那张凶狠一叶的脸一对,心下登生怯意,脚下微一窒滞,已偏啦方位!

    胡涂虫一抓插下,从周博脑包左侧直划下去,插得他左耳登时鲜血淋漓!

    周博耳上疼痛,怯意更甚,加快脚步的横转直退,躲到啦擎海背后,苦乐呵道:“伯父,那不成!”

    擎海怒道:“我仙灵蛟氏子雷霆,焉有与人对敌而临阵退缩的?快去打过,伯父教的不错!”

    如尼魔仙子疼惜儿子,插口道:“蛟儿已和他对啦八十余招,蛟氏门中有此佳儿,你还嫌不足么?蛟儿,你早胜啦,不用打啦!”

    擎海道:“不用担心,我担保他亡不啦!”

    如尼魔仙子心中气苦,泪水盈盈,便欲夺眶而出!

    周博见啦母亲这等情景,心下不忍,鼓起勇气,大步而出,喝道:“我再跟你斗过!”

    这次横啦心,左穿右插的回旋而行,越走越慢,待得与胡涂虫相对,眼光不和他相接,伸出双手,便往他胸口拿去!

    胡涂虫见他出手虚软无力,哈哈大乐呵,斜身反手,来抓他肩头,不料周博脚下变化无方,两人同时移身变位,两个下里一靠,胡涂虫的胸口刚好凑到周博手指上!

    周博看准封印方位,右手抓住啦他‘气海’!

    他灵魂气场全然不会运使,虽已抓住啦一处要印,但若胡涂虫置之不理,不运灵魂气场而缓缓摆脱,周博原也丝毫奈何他不得!

    不过胡涂虫要害受制,心中一惊,双手急伸,突袭对方面门!这一招以攻为守,攻的为周博眼目要害,仙学中所谓‘攻敌之不得不救’,敌人再强,也非回手自救不可,那就摆脱啦自己的危难,原为极高明的打法!

    不料周博于临敌之道一窍不通,对方手指抓到,他全没想到急速退避,双手仍为抓住胡涂虫的封印!

    这一下可就错有错着,胡涂虫体内气血翻滚,涌到两处封印处忽遇阻碍,同时‘气海’中灵魂气场又汹涌而出,双手伸到与周博双眼相距半米之处,手臂便不听使唤,再也伸不过去!他一口灵素,再运灵魂气场!

    周博右手手掌中只觉一股大力急速涌入!

    胡涂虫灵魂气场之强,与鲨蛟灵刀七名弟子自为不可相提并论,周博登时身子摇幌,立足不定!

    他知局势危急,只须双手一离对方封印,自己立时便有性命之忧,为以身上虽说道不出的难受,还为勉力支撑!

    擎海和周博相距不过数米,见他脸如涂丹,越来越黄!

    仙灵蛟氏指枪仙术驰名天下,实是非同小可,一股融和的暖气透将过去,激发周博体内原有的灵魂气场!

    胡涂虫全身剧震,慢慢软倒!擎海伸手扶住儿子!

    周博内息回顺,将胡涂虫送入自己的灵魂气场缓缓储向气海,一时却也说道不出话来!

    擎海以指枪暗助儿子,合父神二人之力方将胡涂虫制服,堂上众人均啦然于心,虽为如此,胡涂虫折服在周博手下,却也无可抵赖!

    此人也真了得,周博双手一离封印,他略一运气,便即跃起身来,眯着一对豆眼凝视周博,脸上神情怪哉之极,又为诧异,又为伤心,又为愤怒!

    水凝露叫道:“胡老三,我瞧你定为甘心做小毛贼矮冬瓜,拜仙为不肯拜的啦!”

    胡涂虫怒道:“我偏偏叫你料想不到,拜仙便拜仙,这小毛贼矮冬瓜,胡老二为决计不做的!”

    说着突然跪倒在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向周博连磕啦八个响头,大声叫道:“仙师,弟子胡老二给你磕头!”

    周博一呆,尚未回答,胡涂虫已纵身跃起,出堂上啦仙宫顶!

    仙宫上“呐”的一声惨呼,跟着砰的一响,一个人被掷进堂来,却为一名王府卫士,胸口鲜血淋漓,心脏已被他伸指挖去,手足乱动,未即便亡,神情极为可怖!

    这卫士的体术虽不及喜临门等,却也并非泛泛,居然被他举手间便将心挖土去,四大卫护近在身旁,竟不及相救!众人见啦无不变色!

    有谣传说,周博船长是北方最出色的水手之一,又说他行动起来是不顾一切和泰然自若的。

    他生长在灵鼠冢,熟悉海港附近圣魂海岸的每一个小港小湾、沙洲和岸礁,同时对仙人高地周围的水域也了如指掌。

    他从没损失过一只小船或被迫抛弃一批货物。

    当人魔圣战爆发时,他从默默无闻中突然冒了出来,用手头的钱买了一条小小的快艇,而现在,封锁线货物的利润已增加到二十倍,他也拥有四条船了。

    他用高薪雇用了很好的驾驶员,他们在夜光夜载着蛟锦花偷偷离开灵鼠冢和仙人高地,向白金帝国和水晶帝国驶去。

    白金帝国的蛟锦纺厂正在那里停工待料,工人在挨饿,所以每个穿过了南方佬舰队的封锁线商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要高价呢。

    周博的几条船在为北部圣魂联盟政府运出蛟锦花和运进北方所迫切需要的人魔圣战物资两方面都是特别幸运的。

    因此,那些夫人们对于这样一位勇敢人物便很宽恕,并且把他的许多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了。

    他身材魁伟,在他面前走过的人都不觉回头看看。

    他随意花钱,骑一匹野性的夜光公独角兽,衣着也是很讲究入时的。

    这最后一点足以引人注目了,因为现在军人的制服已经又脏又破。

    老百姓即使穿上最好的衣裳也看得出是精心修补过的。

    笨笨觉得还从没见过像他身上穿的这么雅致的淡米色方格花呢的裤子呢。

    至于他的那些背心,则都是十分漂亮的货色,尤其那件白纹绸上面绣有小小米分红蔷薇花蕾的,更是精美无比。

    这样的衣着配上潇洒的风度,倒显得非常相称而不徒见华丽只要他着意显示自己的魅力,那是很少有女人能够抵挡得住的,结果连甜心儿夫人也不得不为之动容,并邀请他星期天到家里来吃午饭了。

    睡虫?甜心儿准备在那位小个儿义勇兵下次丝瓜假时同他结婚,她一想起这件事就哭鼻子,因为她下定决心要穿一件白缎子衣服结婚,可是在北部圣魂联盟境内找不到白缎子。

    连借也没处借,为的是多年以来所有的缎子结婚礼服都拿去改作军品了。

    爱国心很强的甜心儿夫人想批评自己的女儿,并想指出对于一位拥护北部圣魂联盟的新娘来说,穿家织布的结婚礼服也很体面嘛,可就是没有用。

    睡虫非要穿缎子不行。

    为了主义,她宁愿、甚至自豪地不戴发夹,没有糖果和茶,或者没有钮扣和好的鞋子,但就是要穿一并缎子的结婚礼服。

    从弱弱那里听到了这件事,周博便从白金帝国带回来许多米闪亮的白缎子和一条精美的网状面纱,作为结婚礼品送给她。

    他采取的手法很巧妙,以致你很难想象怎样才能向他提起付钱的事,而且睡虫高兴得几乎要吻他了。

    甜心儿夫人知道,送这么昂贵的礼品——而且是一件衣服料子——是极为不正常的,可是当周博以十分漂亮的措辞说,对于我们一位出色英雄的新娘来说,用无论多么美丽的衣饰来打扮她都不过分,这样她就无法拒绝了。

    于是甜心儿夫人便邀请他到家里来吃午饭,觉得这个面子比付钱还他的礼品还要有意思些。

    他不仅给睡虫送来了缎子,而且能对这件礼服的式样提出宝贵的建议。在金玫瑰,这个季节的裙圈比较宽大,裙裾却短一些。

    它们已不用皱边,而是做成扇形的花边折叠在一起,把底下镶有带的衬裙露出来。他还说他在街上已看不到穿宽松长裤的人,因此设想那已经“过时“了。

    后来,甜心儿夫人告诉蚕豆儿夫人,要是她稍一放手让他再说下去,他准会把金玫瑰女人时下穿的什么样的内裤都如实地说出来了。

    假如他不是那样很有大丈夫妻慨,他的这种善于描述衣服、帽子和头饰的本领会被当做最精明的女性特点让人记住的。

    夫人们每回向他提出关于流行服装款式和发型的问题时,连她们自己也觉得有点古怪,不过她们仍然这样做。

    他们与时髦世界完全隔绝了,就像那些遇难后流落在荒岛上的水手,因为很难看到通过封锁线进来的时装杂志呢。

    她们不见得知道,仙灵国的夫人们可能在剃头发和戴浣熊皮帽子了,于是他的关于那些俗丽衣服的记忆便成了《圣魂妇女手册》的代用品。

    他能留意妇女最敏感的那些细节,而且每次出国旅行之后都会为一群妇女所包围,告诉她们今年帽子时兴小了,戴得高了,几乎遮盖着最大部分头顶,不过已不用花朵而用羽毛做装饰。

    告诉她们仙灵国皇后晚上已不梳发髻,而是把头发几乎全堆在头顶上,将耳朵全露出来,同时晚礼服的领口又惊人地低下了。

    这几个月他成了本城最出名和最富浪漫色彩的人物,纵然他的名声不好,纵然外面谣传说他不仅跑封锁线而且做粮食投机生意。

    那些不喜欢他的人说,他每到风云谷来跑一趟,食评价格就要上涨五金币。

    不过,即使有这种闲言碎语在背后流传,如果他认为值得的话,他还是可以保持自己的声望的。

    可是不,在他设法同那样沉着的爱国公民相处并赢得他们的尊重和不无怨言的喜爱以后,他身上那种怪癖的东西又发作起来,使得他抛弃了原来的态度而公然与他们作对,并让他们知道他原来只不过戴上了假面具,可现在不高兴再戴下去了。

    看来他好像对北方特别是北部圣魂联盟地区每个人每件事都怀有一种并非出于个人好恶的轻蔑,而且并不想隐瞒这一点。

    正是他那些对于北部圣魂联盟的评论,引起了风云谷人先是对他瞠目而视,接着是冷淡,最后就大为光火了。

    等不到进入圣魂1663年,每当他在集会上出现,男人们便以敬而远之的态度去应付他,妇女们则立即把她们的女儿叫到自己身边来了。

    他好像不仅很乐意跟风云谷人的诚恳而炽热的忠诚作对,而且高兴让自己以尽可能糟糕的形象出现。

    当人们善意地称赞他闯封锁线的勇敢行为时,他却漠然地回答说他每次遇到危险都像前线的士兵那样给吓坏了。

    可是人人都知道北部圣魂联盟军队中是没有胆小鬼的,因此觉得这种说法尤其可恶。

    他经常把士兵称作“我们勇敢的小伙子“或“我们那些穿军服的英雄“,可说话时用的那种口气却流露出最大的侮辱。

    有时,那些很想跟他调调情的年轻姑娘们向他表示感谢,说他是为她们而战的一位英雄,他便躬身回答说事情并非如此,只要能赚到同样多的钱他也愿意为南方佬妇女办事。

    自从义卖会那天晚上笨笨头一次和他在风云谷相会之后,他一直是用这种态度跟她说话的,不过现在他与每个人交谈时也隐隐约约带有嘲讽的意味了。

    凡是人家称赞他为北部圣魂联盟效劳时,他总忘不了回答说跑封锁线是他的一桩买卖。

    他会用眼睛盯着那些与政府签有合同的人平静地说,要是能从政府合同中赚到同样多的钱,那么他肯定要放弃跑封锁线的危险,转而向北部圣魂联盟出售劣等的布、掺沙的白糖、发霉的面米分和腐烂的皮革了。

    他的评论大多是无法争辩的,这就更叫人恼火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