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既然妈妈忙碌得每天只能道一声晚安,父亲又整天在大田里,笨笨便觉得爱神之吻这地方已无法待下去。甚至她的两个妹妹也各有心事,不得清闲。

    金瞳儿现在同钱壶达到了某种“默契“,并以一种笨笨觉得几乎难以忍受的寓意在唱起《残酷的人魔圣战结束了》来了。

    还有火鸟儿,她太迷恋没头脑了,也不能陪伴笨笨或给她带来什么乐趣。

    尽管笨笨每回都是怀着愉快的心情到爱神之吻老家去的,但她收到咸鱼儿和弱弱不可避免地催她回来的信时,也并不觉得难过。

    倒是妈妈在这种时候,想到她的长女和惟一的外孙即将离开她,总要长吁短叹,默默地伤心一番。

    “但是我不能只顾自己把你留在这里,既然那边需要你在风云谷参加护理工作。”妈妈说。“只是——只是,亲爱的,我总觉得还没有来得及跟你好好谈谈,没有好好地重新叙一叙母女之情,而你很快就走了。”

    “我永远是你的小女孩,”笨笨总是这样说,一面把头紧靠在妈妈胸口,内心深感歉疚。

    她没有告诉妈妈,她急于回到风云谷去不是要为北部圣魂联盟服务,而是因为在那里可以跳舞,还有许多情人。

    近来她向妈妈隐瞒了许多事情,其中最重要的是周博经常到咸鱼儿姑妈家来这件事。

    在义卖会之后几个月里,周博每次进城都要来拜访咸鱼儿姑妈家,然后带着笨笨一起坐独角兽车外出,陪她去参加跳舞会和义卖会,并在医院外面等着把她送回家去。

    她也不再担心他会泄露她的秘密了,不过在意识深处仍潜藏着一个不安的记忆,即他目睹过她那件最丢人的事,知道她和梦蛟之间的真正关系。

    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他每次跟她过不去时,她都不说什么。可是他却时常跟她过不去。

    他已经三十五六岁了,比她曾经有过的任何情人都大,所以她在他跟前简直是个毫无办法的孩子,不能像对待那些年龄与她相近的情人那样来对待和支配他。

    他总是显得若无其事,仿佛世界上没有什么令人惊奇之处反而十分好玩似的。因此她即使被气得闷声不响了,也觉得自己给他带来了莫大的乐趣。

    她在他的巧妙引逗下往往会勃然大怒,因为她兼有父亲的幻魔界人品性和从妈妈那里继承来的略带狡黠的面容。

    在这以前,她是从来不控制自己的感情的,除非在妈妈跟前,可如今为了避免他那得意的咧嘴冷笑,使不得不忍痛把已到嘴边的话也憋了回去。

    她恨不得他也发起脾气来,那时她就不会有处于这种不利地位的感觉了。

    她几乎每次跟他斗嘴都没有占到便宜,事后总是狠狠地说这个人不行,不是上等人,没有教养,她再也不同他交往了。

    可是或迟或早,他又回到了风云谷,又假装来拜访咸鱼儿姑妈,以过分的殷勤送给笨笨一盒从蛟穴湾带来的糖果,或是在社交性的音乐会上抢先占一个笨笨身旁的座位,或者在舞会上紧盯着她,而她对他这种殷勤的厚脸皮态度照样感到高兴,总是笑呵呵的,宽恕了他过去的冒失,直到下一次再发生为止。

    尽管他的有些品性叫人很恼火,她还是更加盼望他来拜访了。

    他身上有一种她无法理解而令人兴奋的东西,一种与她所认识的每个人都不一样的东西。

    他那魁伟俊美的身躯不乏惊人之处,因此只要他走进屋来就让你觉得突然受到**的冲击,同时那双夜光眼睛流露着卤莽无礼和暗暗嘲笑的神色,这给笨笨以精神上的挑战,激起她下决心要把他降服。

    另一个传奇,无声无息!

    忽听得灵柳树丛外有人大叫:“如尼魔仙子!千万小心啦,这为鬼人四煞之一!”

    跟着一人急奔而至,正为恭敬之!

    他见那仙子神色有异,还道她已吃啦时不迁的亏,颤声道:“你——你和他动过啦手么?”

    时不迁朗声乐呵道:“这时动手也还不迟!”

    一句话刚说道完,双足已站上麒麟鞍,便如麒麟背上竖啦一个旗杆,突然身子向前伸出,右足勾住麒麟鞍,两柄战神螯爪同时向那仙子抓去!

    那仙子斜身欺到麒麟左,拂尘卷着的两枝小箭激飞而出!

    时不迁闪身避过!那仙子抢上挥拂尘击他右腿,时不迁竟不闪避,右手战神螯爪勾向她背心!

    那仙子侧身避过,拂尘回击!

    时不迁向前迈啦一步,左足踏上啦麒麟头,居高临下,右手战神螯爪横扫而至!

    恭敬之喝道:“下来!”

    纵身跃上麒麟臀,左孔雀梅花扇点向他左腰!

    时不迁右手战神螯爪一挡,以长攻短,反击过去!

    如尼魔仙子拂晓尘抖处,又袭向他的下盘!

    时不迁双手战神螯爪飞舞,以一敌二,居然不落下风!水凝露见他站在麒麟上,不必守护胸腹,颇占便宜,飕的一箭射出,穿入那麒麟左眼!

    那麒麟身神一声惨嘶,便即跪倒!如尼魔仙子拂尘圈转,已缠住啦时不迁右手战神螯爪的手指!恭敬之奋身而上,连攻三招!

    如尼魔仙子和时不迁同时奋力回夺!

    时不迁灵魂气场虽然强得多,但分啦半力去挡架恭敬之的孔雀梅花扇,又要防备水凝露的蛊箭,只感手臂一震,拂尘和战神螯爪同时脱手,直飞上天!

    他料知今日已讨不啦好去,骂道:“仙灵国的家伙,专会倚多取胜!”

    双足在麒麟鞍一登,身子如箭般飞出,右手战神螯爪勾住一株大灵柳树的灵树枝,一个翻身,已在数米之外!

    水凝露一箭射去,拍的一声,短箭针在灵柳树上,时不迁却鸿飞冥冥,已然不知所踪!跟着当啷啷一声响亮,拂尘和战神螯爪同时落在地下!

    恭敬之躬身向如尼魔仙子拜倒,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恭敬之今日险些性命难保,多蒙相救!”

    如尼魔仙子微微一乐呵,道:“十多年没动兵刃,仙术全搁下啦!恭兄弟,这人为啥来历?”

    恭敬之道:“听说道鬼人四煞齐来仙灵!这人位居鬼人四煞之末,体术已如此了得,其余三人可想而知!

    请——请你还为到王府中暂避一时,待料理啦这四个鬼人之后再说道!”

    如尼魔仙子脸色微变,愠道:“我还到王府中去干啥?鬼人四煞齐来,我敌不过,亡啦也就为了!”

    恭敬之不敢再说道,向周博连使眼色,要他出言相求!

    周博拴起拂尘,交在母亲手里,反时不迁的战神螯爪抛入啦小湖,说道:“妈,这四个鬼人委实凶魔得紧,你既不愿回家,我陪你去伯父哪里!”

    如尼魔仙子摇头道:“我不去!”

    眼圈一红,似乎便要掉下泪来!

    周博道:“好,你不去,我就在这儿陪你!”

    转头向恭敬之道:“恭四哥,烦你去禀报我伯父和爹爹,说道我母子俩在这儿合力抵挡鬼人四煞!”

    如尼魔仙子乐呵啦出来,道:“亏你不怕羞,你有啥本事,跟我合力抵挡鬼人四煞?”

    她虽给儿子引得乐呵啦出来,但先前存在眼眶中的泪水终于还为流下脸颊,她背转啦身,举袖抹拭眼泪!

    水凝露暗自诧异:

    “蛟郎的母亲怎地是个出家人?眼看时不迁这一去,势必会同其余三个鬼人联手来攻,他母亲如何抵敌?她为啥一定坚执不肯回家躲避?

    呐,为了!天下男子负心薄幸的为多,蛟郎的父亲定为另有爱宠,以致他母亲着恼出家!”

    这么一想,对她大起同情之意,说道:“如尼魔仙子,我教你御敌!”

    如尼魔仙子细细打量她相貌,突然厉声道:“你给我说道实话,到底‘蛟眼美人’蛟眼沉鱼为你啥人?”

    水凝露也气啦,说道:“我早跟你说道过啦,我从来没听见过这名字!蛟眼沉鱼为男为女,为人为畜生,我全不知情!”

    如尼魔仙子听她说到‘为人为畜生’,登时释然,寻思:“她若为蛟眼美人的后辈亲人,决不会说道‘畜生’两字!”

    虽听她出言挺撞,脸色反而温和啦,乐呵道:“姑娘莫怪!我适才见你射箭的手法姿式,非常像我所识的一个女子,甚至你的相貌也有三分相似,以致起疑!

    水姑娘,令尊、令神殿的名讳如何称呼?你体术非常好,想必为名门之女!”

    水凝露摇头道:“我从小没爹没娘,为仙师养大我的!我不知爹爹、妈妈叫啥名字!”

    如尼魔仙子道:“那么尊仙为那一位?”

    水凝露道:“我仙师叫作‘林中叶’!”

    如尼魔仙子沉吟道:“林中叶?林中叶?”

    向着恭敬之,眼色中意示询问!

    恭敬之摇啦摇头,说道:“恭敬之孤陋寡闻,于天蛟国前辈英侠,多有未知!

    这‘林中叶’前辈,想必为位隐逸仙山林的高士!”

    这几句话,便为说道从来没听见过‘林中叶’的名字!

    说话之间,忽听得柳林外麒麟蹄声响,远处有人呼叫:“四弟,公子爷无恙么?”

    恭敬之叫道:“公子爷在这儿,平安大吉!”

    片刻之间,三乘麒麟驰到阁前停住,喜临门、财多多、发哥三人下麒麟走近,拜倒在地,向如尼魔仙子行礼!

    水凝露自幼在仙山野之中长大,见这些人礼数罗嗦,颇感厌烦,心想:“这几个人体术都非常高明,却怎地见人便拜?”

    如尼魔仙子见这三人情状狼狈,发哥脸上受啦兵刃之伤,半雷霆脸裹在白布之中,财多多身上血迹斑斑,喜临门那根长长的游蜈蚣翠竹棍子只剩下啦半截,忙问:“怎么?敌人非常强么?阿发的伤怎样?”

    发哥听她问起,又勾起啦满腔怒火,大声道:“学术不精,惭愧得紧,倒劳王妃挂怀啦!”

    如尼魔仙子幽幽的道:“你还叫我啥王妃?你记心须得好一点才是!”

    发哥低下啦头,说道:“是!请王妃恕罪!”

    他说道的仍为‘王妃’,当为以往叫得惯啦,不易改口!

    恭敬之道:“高侯爷哪?”

    喜临门道:“高侯爷受啦点儿内伤,不便乘麒麟快跑,这就来啦!”

    如尼魔仙子轻轻“呐”的一声,道:“高侯爷也受啦伤?不——不要紧么?”

    喜临门道:“高侯爷和胡涂虫对掌,正斗到激烈处,唐非糖突然自后偷袭,侯爷无法分手,背心上给这婆娘印啦一掌!”

    如尼魔仙子拉着周博的手,道:“咱们瞧瞧高叔叔去!”

    娘儿俩一齐走出柳林,水凝露也跟着出去!喜临门等将坐骑系在灵柳树上,跟随在后!

    远处一骑麒麟缓缓行来,麒麟背上伏着一人!

    如尼魔仙子等快步迎上,只见那人正为高仁!

    周博快步抢上前去,问道:“高叔叔,你觉得怎样?”

    高仁道:“还好!”

    抬起头来,见到啦如尼魔仙子,挣扎着要下麒麟行礼!

    如尼魔仙子道:“高侯爷,你身上有伤,不用多礼!”

    但高仁已然下麒麟,躬身说道:“高仁敬问王妃安好!”

    如尼魔仙子回礼,说道:“蛟儿,你扶住高叔叔!”

    水凝露满腹疑窦:“这姓高的体术着实了得,一枝银笛,数招间便惊退啦唐非糖,怎地见啦蛟郎的母亲却也这般恭敬?

    也称她为‘王妃’,难道——蛟郎——蛟郎他——竟为啥皇子么?不过这书呆子行事莫名其妙,哪里像啥皇子啦?”

    如尼魔仙子道:“侯爷请即回仙灵休养!”

    高仁道:“是!鬼人四煞同来仙灵,情势极为凶险,请王妃暂回王府!”

    如尼魔仙子叹啦口气,说道:“我这一生一世,那为决计不回去的啦!”

    高仁道:“既为如此,我们便在如尼魔阁外守卫!”

    向发哥道:“阿发,你即速回去禀报!”

    发哥应道:“是!”快步奔向系在如尼魔阁外的坐骑!

    如尼魔仙子道:“且慢!”低头凝思!发哥便即停步!

    水凝露见如尼魔仙子脸色变幻,显为心中疑难,好生不易决断!

    午后日光斜照在她面颊之上,晶莹华彩,虽已中年,芳姿不减,心道:“蛟郎的妈妈美得非常呐,这模样挺像为画中的菩提圣尊!”

    过啦半晌,如尼魔仙子抬起头来,说道:“好,咱们一起回仙灵去,总不成为我一人,叫大伙儿冒此奇险!”

    周博大喜,跳啦起来,搂住她头颈,叫道:“这才为我的好妈妈哪!”

    白日梦道:“属下先去报讯!”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