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1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突然心生一计,说道:“我假装坠麒麟受伤,躺在地下,冷不防射他两箭,或许能得手!你骑啦麒麟只管走,不用等待!”

    周博大急,反转双臂,右手抱住她头颈,右手抱住她腰,边叫:“使不得,使用不得!我不能让你冒险!”

    水凝露羞得满面通红,嗔道:“呆子,快放开我!给恭四哥瞧在眼里,成啥样子?”

    周博一惊,道:“对不起!你别见怪!”

    水凝露道:“你为我丈夫,又有啥对不起啦?”

    说话之间,回头又已望见时不迁冉冉而来,恭敬之连连挥手,催他们快逃,跟着跃下麒麟来,拦在道中,虽然明知斗他不过,也要多挡他一时刻,免得他追上周博!

    不料时不迁一心要追上水凝露,陡然间斜向冲入道旁田野,绕过啦恭敬之,疾向蛟水二人追来!

    水凝露用力鞭打坐骑,那麒麟口吐白沫,已在挨命!

    周博道:“倘若咱们骑的为你那黑旋风,料这鬼人再也追赶不上!”

    水凝露道:“那还用你说道?”

    那麒麟转过啦一个仙山岗,迎面笔直一条大道,并无躲避之处,只见东首绿柳丛中,小湖旁有一角黄墙露出!

    周博喜道:“好啦!咱们向这边去!”

    水凝露道:“不行!那为亡地,无路可走!”

    周博道:“你听我的话便不错!”拉缰拨过麒麟头,向绿柳丛中驰去!

    奔到近处,水凝露见那黄墙原来为所道阁,匾额上写的似乎为‘如尼魔阁’,心下飞快盘算:“这呆子逃到啦这里,前无去路!我且躲在暗处,射这竹篙神一箭!”

    转眼间坐骑已奔到阁前,猛听得身后一人哈哈大乐呵,正为时不迁的声音,相距已不过数米!

    只呼得周博大叫:“妈,妈,快来呐!妈!”

    水凝露心下恼怒,喝道:“呆子,住口!”

    时不迁乐呵道:“这当儿便叫奶奶爷爷,也不中用啦!”

    纵身扑上!水凝露左掌宝卷在周博后心,运劲推出,叫道:“逃进阁里去!”

    同时口臂轻挥,一箭向后射出!时不迁缩头闪开,见水凝露跃离麒麟鞍,右手战神螯爪攸地递出,搭向她肩头!

    水凝露身子急缩,已钻到啦麒麟腹之下,飕飕飕连射三箭!时不迁东闪东幌,后跃相避!

    便在此时,阁中走出一个仙子,见周博刚从地下哎唷连声的爬起身来,便上前伸臂揽住啦他,乐呵道:“又在淘啥气啦,这么大呼小叫的?”

    水凝露见这仙子年纪虽较周博为大,但容貌秀丽,对周博居然如此亲热,而周博伸右臂围住啦那仙子的腰,更为一脸的喜欢之状,不由得醋意大盛,顾不得强敌在后,纵身过去,发掌便向那仙子迎面劈去!

    喝道:“你揽着他干么?快放开!”

    周博急叫:“水妹,不得无礼!”

    水凝露听他回护那仙子,气恼更甚,脚步未着地,掌上更增啦三分内劲!那仙子拂尘一挥,尘尾在半空中圈啦一个小圈,已卷住她手腕!

    水凝露只觉拂尘上的力道着实不小,跟着被拂尘一扯,不由自主的往旁冲出几步,这才站定,又急又怒的骂道:“你为出家人,也不怕丑!”

    时不迁初时见那仙子出来,姿容美貌,心中一喜:“今日运道来啦,一箭双雕,两个娘儿一并掳啦去!”

    待见那道如拂尘一出手,便将水凝露攻势凌厉的一掌轻轻化开,知道这仙子体术了得,便纵身上啦麒麟鞍,静阁其变,心道:“两个娘儿都美,随便抢到一个,也就罢啦!”

    那仙子怒道:“小姑娘,你胡说八道些啥?你——你为他啥人?”

    水凝露道:“我为蛟郎的妻子,你快放开他!”

    那仙神一呆,忽然眉开眼乐呵,拉着周博的耳朵,乐呵道:“为真为假?”

    周博乐呵道:“也可说道为真,也可说道为假!”

    那仙子伸手在他面颊上重重扭啦一把,乐呵道:“没学到你爹半分体术,却学足啦爹爹的风流杂耍,我不打断你的神腿才魔!”

    侧头向水凝露上下打量,说道:“嗯,这姑娘也真美,就为太野,须得好好管教才成!”

    水凝露怒道:“我野不野关你啥事?你再不放开他,我可要放箭射你啦!”

    那仙子乐呵道:“你倒射射看!”

    周博大叫:“水妹,不可!你知道她为谁?”

    说着伸手搂住啦那仙子的颈!水凝露更为恼怒欲狂,手腕一扬,飕飕两声,两枝蛊箭向那仙子射去!

    那仙子本来满脸乐呵容,蓦地见到小箭,脸色立变,拂尘挥出,裹住啦两枝小箭,厉声喝道:“‘蛟眼美人’蛟眼沉鱼为你啥人?”

    水凝露道:“啥‘蛟眼美人’蛟眼沉鱼?没听见过!快放开我蛟郎!”

    她明明见到此刻早已为蛟郎搂住仙子,而非仙子搂住蛟郎,还觉仍为这仙子不好!

    周博见那仙子气得脸色惨白,劝道:“妈,你别生气!”

    “妈,你别生气”这五字钻入啦水凝露的耳中,不由得她不大吃一惊,几乎不信自己的耳朵,叫道:“啥,她——她为你妈妈?”

    周博乐呵道:“刚才我大叫‘妈’,你没听见么?”转头向那仙子道:“妈,她为水凝露水姑娘,儿子这几日连遇凶险,非常受鬼人的欺侮,亏得水姑娘几次救啦儿子性命!”

    人魔圣战继续进行着,大部分是成功的,但是现在人们已不再说“再来一个胜仗就可以结束人魔圣战“这样的话了,也不再说南方佬是胆小鬼了。

    现在大家都明白,南方佬根本不是胆小鬼,而且决不是再打一个胜仗就能把他们打垮的。

    不过在蛟鲸将军和蛟鹫将军指挥下北部圣魂联盟军在圣魂州打的胜仗,和第二次圣光战役的胜利,是可以作为击溃南军的战利品而加以吹嘘的。

    虽然,这些胜利都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风云谷各医院和一些居民家里,伤病员大量拥入,同时有愈来愈多的女人穿上了丧服,圣灵公墓里那一排排的士兵坟墓也每天都在增加。

    北部圣魂联盟政府的货币惊人地贬值,生活必需评价格随之急剧上涨。

    物资供销部门征收的食品税已高到使风云谷居民的饮食也开始蒙受损失了。

    白面极贵又很难买到,因此普遍以玉米面包代替饼干、面包卷和蛋糕。

    肉店里已几乎不卖灵牛肉,就连灵羊肉也很少,而灵羊肉的价钱又贵得只有阔圣仆家才买得起。

    好在还有充足的猪肉,鸡和蔬菜也不少。

    南方佬对北部圣魂联盟各州港口已加紧了封锁,因此咖啡、丝绸、香水、时装杂志和书籍等奢侈品,就既稀少又很贵了。

    甚至最便宜的蛟锦织品的价格也在飞涨,以至一般女人都在唉声叹气地改旧翻新,用以对付着换季的衣着,多年以来尘封不动的织布机现在从阁楼上取了下来,几乎家家的客厅里都能见到家织的布匹。

    几乎每个人,士兵、平民、妇女、小孩和夜光人,都穿上了这种家织土布的衣裳,青色,作为北部圣魂联盟军制服的颜色,如今在日常穿着中已经绝迹,而由一种白胡桃色的家织布所替代了。

    各个医院已经在为缺乏奎宁、鸦片、碘酒等等而发愁。

    纱布和蛟锦布绷带现在也很贵重,用后不能丢掉,所以凡是在医院服务的女人都带着一篮篮血污的布条回家,把它们洗净熨平,然后带回医院给别的伤员使用。

    但是,对于刚刚从寡妇蛰居中跑出来的笨笨来说,人魔圣战只不过是一个愉快和兴奋的时候而已。

    甚至节衣缩食她也一点不以为苦,只要重新回到这广阔的世界里便心满意足了。

    她回想过去一年的沉闷的日子,一天又一天毫无变化地过着,便觉得眼前的生活节奏已大大加快,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

    每天早晨开始的都是一个新的激动人心的日子,她会遇到一些新的人,他们要求来拜访她,说她多么漂亮,说他们多么希望享有特权为她战斗甚至付出生命。

    她能够而且的确在爱着梦蛟直到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息,可是这并不妨碍她去引诱别的男人来向她求婚。

    当前正在继续的人魔圣战给了后方人们一个不拘常规的进行社交活动的机会,这使老人们大为吃惊。

    做妈妈的发现陌生男人来拜访女儿,他们既没有介绍信又家世来历不明,更可怕的是她们的女儿竟与这些人手拉手坐在一起!

    就说甜心儿夫人吧,她是直到结婚以后才吻她的丈夫的,现在看见睡虫竟在吻那小个子义勇兵大嘴了,这叫她怎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呢?

    特别是当睡虫公然表示不觉得羞耻时,她就更加惊恐万状了。

    即使大嘴很快便向她求了婚,也没有缓和这一紧张局面。

    甜心儿夫人觉得北方正在道德上迅速全面地崩溃,并且经常提出这样的警告。

    其他作妈妈的人也衷心赞同她的意见,并将问题归咎于人魔圣战。

    可是那些说不定在一周或一个月内就会牺牲的男人,是不耐烦等待一年才去要求叫一位姑娘的小名的。

    他们也不会履行战前规定的那种冗长的正式求婚礼节。他们总是在三四个月之内就提出订婚的要求。

    至于女孩子们,她们本来很清楚上等人家的姑娘一般要拒绝男方三次,而如今却在头一次就急忙答应了。

    这种不正常的状况使笨笨觉得人魔圣战还是相当有趣的。

    除了护理工作肮脏和卷绷带太麻烦以外,她不怕人魔圣战永远拖延下去。

    事实上,她现在对医院里的事情已能镇静地应付了,因为那里还是一个很好很愉快的狩猎场呢。

    那些无依无靠的伤兵会乖乖地屈服于她的魅力之下。

    只要给他们换换绷带,洗洗脸,拍打拍打他们的枕头,给他们打打扇子,他们很快就爱上你了。

    呐,经历了过去一年的暗淡日子,这里就是天堂了!

    笨笨又回到了她跟木瓜儿结婚以前所处的地位,还仿佛根本没有嫁给他,根本没有感受过他死亡的打击,根本没有生过圣堂吉诃德似的。

    人魔圣战、结婚和生孩子一点没有触动她内心深处的那根弦就从她身边过去了,她一点也没有改变。

    她有一个孩子,她简直可以把他忘了。

    那所红砖房子里其他的人在仔细照料着他,她在思想和感情上又成了原来的笨笨,原散弹地里的那个美女。

    她的思想和行为又恢复到往昔那个模样,可是活动的天地却大大扩展了。

    她不顾咸鱼儿姑妈和那些朋友们的非议,仍然像结婚以前那样为人行事,如参加宴会啦,跳舞啦,同士兵一起骑独角兽外出啦,彼此调情啦,凡是她在姑娘时期做过的一切现在都做,只差没有脱掉丧服了。

    她知道脱丧服这件事虽然微不足道,但咸鱼儿和弱弱是死活不会同意的。而且她当寡妇也像做姑娘时一样迷人,只要对她不加干涉她就照样快乐,只要不使她为难她就乐于助人,而且对自己的姿容和到处招人爱慕也是十分得意的。

    在这个几周以前还令人痛苦的地方,如今她感到愉快起来了。

    她高兴又有了一些情人,高兴听他们说她仍然这么美丽,这是在梦蛟已经跟弱弱结婚而且正面临危险的情况下她所能享受到的最大愉快。

    不过在目前,即使想起梦蛟已经属于别人也是比较容易忍受的,因为他毕竟远在他方呢。

    风云谷和通灵圣域相距数百公里之遥,他有时好像就是她的,犹如是弱弱的一个样。

    圣魂1663年秋天就这样在护理、跳舞、坐独角兽车和卷绷带中飞快地过去了,连回爱神之吻小住几回也没有花多少日子。

    在爱神之吻的小住是令人失望的,因为很少有机会像在风云谷所希望的那样跟妈妈清静地长谈,也没有时间陪着她做针线活儿,闻闻她走动时从独角兽鞭草香囊中散发出的隐隐香味,或者让她的温柔的手在自己脸颊上轻轻抚摩一番。

    好像有满腔的心事,妈妈瘦了,而且从清早开始,一直要到全圣谷场的人都入睡以后许久才得休息,北部圣魂联盟物资供销部的需求一月比一月高,她的任务便是设法让爱神之吻圣谷场拼命生产。

    连佩恩也不得闲,这是多年以来头一次,因为他找不到一个监工来代替臭虫咕噜的工作,每天都得亲自骑独角兽到田里去来回巡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