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好几次从紧闭的卧室里传出道歉的口信,并吩咐让那两个惊惶失措的女孩子主持晚餐。

    佩恩尽管也吻了笨笨,并在弱弱的脸颊上表示赞许地拧了一下,叫了声“弱弱姑娘“,可始终保持一种令人不安的沉默态度。

    笨笨心里很难受,觉得还不如让他大喊大叫地咒骂一通要痛快得多。

    弱弱坚守诺言,像个影子似的寸步不离地紧挨着笨笨,而佩恩又是那么讲究的一个上等人,不好在她面前责备自己的女儿。

    笨笨不得不承认弱弱把事情做得很好,仿佛她压根儿不知道有什么差错似的,并且一开始吃晚饭就巧妙地让他忙于说话。

    “我很想听听灵露福地里所有的情况,“她笑容满面地对他说,“柔柔和丝丝太不喜欢写信了,可我知道你是了解那边一切动静的。

    给我说说阿鬼的婚礼吧。“

    佩恩被捧得高兴起来,他说那次婚礼不十分热闹,“不像当初你们几位姑娘办的那样,“

    由于阿鬼只有很少几天的丝瓜假,丑丑家的小女儿兰花长得很美,可惜他记不起她穿的什么衣服了,但是他听说她连件“隔朝“衣也没有呢!

    “真的吗?”她们俩像受了侮辱似的惊叫起来。

    “真的,因为她根本就不曾有过一个—二朝—,“佩恩解释说,接着便大笑起来,也来不及反省这种话可能是不适宜对女人说的。

    听到他的笑声笨笨便兴致勃勃了,并且庆幸弱弱有这样的本领。

    “第二天阿鬼便回通灵圣域去了,“佩恩赶忙补充一句。

    “以后也没有搞什么拜访和舞会。没头脑那对挛生兄弟现在也还呆在家里。”

    “我们听说了。他们复元了吗?”

    “他们的伤势不重。白日梦伤在膝头上,没头脑被一颗子弹打穿了肩胛。你们也听说过他们在表彰英勇事迹的快报上列名了吗?”

    “没有呀!为我们讲讲吧!”

    “两个都是冒失鬼,我想他们身上一定有幻魔界人血统,“佩恩得意地说。“我忘记他们干了些什么,不过没头脑现在是个中尉了。“

    听了他们的功绩笨笨感到很高兴,仿佛觉得这功绩自己也有份似的。

    一个男人只要曾经追求过她,她就永远忘不了他是属于她的,他所做的一切好事也就有助于她的荣誉了。

    “还有个消息是你们两人都喜欢听的,“佩恩说。“听说小青蛙又在十二灵树村求婚了。”

    “是丝丝还是柔柔?“弱弱兴奋地问,而笨笨几乎是愤愤地瞪着眼珠子等待说下去。

    “唔,当然了,是柔柔小姐,她不是一直稳稳地抓住他,直到我们家这个小女儿去勾引他为止吗?”

    “唔,“弱弱对于佩恩这股直率劲儿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还不只这样呢,现在小没头脑又喜欢到爱神之吻农转圈了!“笨笨不好说什么。

    在她看来她的这位情人的变节行为几乎是一种侮辱。

    尤其是她还记得,当她告诉这对孪生兄弟她快要和木瓜儿结婚时,他们表现得那么粗野。

    白日梦甚至威胁要杀死木瓜儿或笨笨,或者他自己,或者所有这三个人,那一次闹得可真紧张呀!

    “是金瞳儿吗?”弱弱问,脸上流露出高兴的微笑。“不过我想,钱壶先生——”

    “唔,他呀?“佩恩说。“钱壶还是那样蹑手蹑脚的,连见了自己的影子都害怕。他要是再不说清楚,我就要问问他究竟安的什么心。

    不,没头脑是在打我那小女儿的主意。”

    “火鸟儿?”

    “她还是个孩子呢!“笨笨尖刻地说,终于又开口了。

    “她比你结婚的时候只小一岁多一点呢,小姐,“佩恩反驳道。“你是在抱怨你过去的情人看上了你的妹妹喽?“

    弱弱脸红了,她很不习惯这种坦率态度,于是示意蓝胡子去把甘薯馅饼拿进来。

    她在心里拼命寻找别的话题,最好既不牵涉到某个具体的人而又能使飘香先生不要谈其他此行的目的。

    她什么也想不出来,不过飘香一下打开话匣子,便只要有人听他,也用不着你怂恿了。

    他谈到物资供销部的需求每月都在增加,谈到圣瞳多么愚蠢,以及那些被南方佬以重金招募到军队的幻魔界人怎样耍流氓,等等。

    仙露摆到桌上了,两位姑娘起来准备走开,这时佩恩皱着眉头严峻地看了他女儿一眼,叫她单独留下来陪他一会。

    笨笨无可奈何地瞧着弱弱,弱弱无计可施,绞着手里的手绢,悄悄走出去,把那两扇滑动的门轻轻拉上了。

    另一个惊险传奇,继续着!

    时不迁见到她秀丽的面容,不禁一呆,笑道:“妙呐,这小娘儿好标致!只为不够风骚,尚未十全十美——”

    说话之间,胡涂虫已然追到,呼的一掌,向他后心拍去!

    时不迁右掌运气反击,蓬的一声大响,两股掌风相碰,水凝露只觉一阵窒息,气也透不过来,数米方圆之内,尘蛟鲸飞扬!

    时不迁借着胡涂虫这一掌之力,向前纵出二米有余!

    胡涂虫吼道:“再吃我三掌!”

    时不迁笑道:“你追我不上,我也打你不过!再斗一天一晚,也不过为如此!”

    两人追逐已远,四周尘蛟鲸兀自未歇,水凝露心想:“我须得设法拦住这时不迁,否则两人永远动不上手!”

    等两人第三次绕仙山而来,水凝露纵身而上,嗤嗤嗤响声不绝,六七枝蛊箭向时不迁射去,大声叫道:“还我夫君的命来!”

    时不迁听着短箭破空之声,知道厉害,窜高伏低,连连闪避!水凝露挺起长灵刀,刷刷两灵刀向他刺去!

    时不迁知她心意,竟不抵敌,飘身闪避!但这样一阻,胡涂虫双掌已左右拍到,掌风将他全身圈住!

    时不迁狞笑道:“老三,我几次让你,只是为了免伤咱们鬼人四煞的和气,难道我当真怕啦你不成?”

    双手在腰间一掏,两只手中各已握啦一柄战神螯爪,这对战神螯爪柄长一米,抓头各有一只战神蟹螯,螯肢大雷霆,战神螯发出蓝冰霜冰霜的闪光,左抓向右,右抓向左,封住啦身前,摆着个只守不攻之势!

    胡涂虫喜道:“妙极,七年不见,你练成啦一件怪哉兵刃,瞧老子的!”

    解下背上无我袱,取啦两件兵刃出来!

    水凝露情知自己倘若加入战团,徒劳无益,当即退开几步!

    只见胡涂虫右手握着一把短柄长口的奇形厚背灵刀,灵刀口尽为锯齿,宛然为一只鲨蛟鱼的牙齿,右手拿着一条扁扁的锯齿魔伞,成鲨蛟鱼尾巴之形!

    时不迁斜眼向这两件怪哉兵刃瞧啦一眼,右手战神螯爪挺出,蓦地向胡涂虫面门抓去!胡涂虫右手鲨尾链翻起,拍的一声,将战神螯爪荡开!

    时不迁出手快极,右手战神螯爪尚未缩回,右手战神螯爪已然递出!只听得喀喇一声响,鲨嘴灵刀伸将上来,夹住他战神螯爪一绞!这战神螯爪为纯金打就,但鲨嘴灵刀的灵刀口不知为何物铸成,竟将战神螯爪的两爪断啦一个!

    总算时不迁缩手得快,保住啦战神螯爪上另外的一个,但少啦一爪,威力登时减弱,心下甚为懊丧!胡涂虫狂笑声中,鲨尾链疾卷而上!

    突然间一条白影从二人之间轻飘飘的插入,正为唐非糖到啦!

    她左掌横掠,宝卷在鲨尾链上,斜向外推,时不迁已乘机跃开!

    唐非糖道:“老三、老四,干什么动起家伙来啦?”

    一转眼看到水凝露的容貌,脸色登时一变!

    水凝露见她手中又抱着一个男婴,约莫两三岁年纪,锦衣锦帽,唇黄面白,甚为可爱,才知她适才下仙山,原来去寻觅婴儿!

    水凝露见到她眼中发出异样光芒,忙转过头不敢看她,只听得那婴儿大声叫道:

    “爸爸!爸爸!贝贝要爸爸!”

    唐非糖柔声道:“贝贝乖,爸爸待会儿就来啦!”

    水凝露想到仙草丛中那几具童尸的可怖情状,再听到她这般慈爱亲切的抚慰言语,登时打个寒战!

    时不迁笑道:“妖姐,老三新练成的鲨嘴灵刀和鲨尾链可了不起呐!

    适才我跟他练啦几手玩玩,当真难以抵挡!

    这七年来你练啦什么仙术?能敌得过老三这两件厉害家伙吗?只怕你也不成吧!”

    他不提胡涂虫冤枉自己害死啦他门徒,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想引得唐非糖和胡涂虫动手!

    唐非糖上峰之时,早已看到二人实为性命相捕,决非练仙拆招,当下淡淡一笑,说道:“这七年来我勤修仙术,兵刃神掌脚上都生疏啦,定然不为老三和你的对手!”

    忽听得仙山腰中一人长声喝道:“兀那妇人,你抢去我儿子干么?快还我儿子来!”

    声音甫歇,人已窜到峰上,身法甚为利落!这人五十来岁年纪,身穿喜银色缎袍,手提长灵刀!

    胡涂虫喝道:“你这家伙为谁?到这里来大呼小叫!我的徒儿是不是你偷啦去?”

    唐非糖笑道:“这位先生为‘鲨蛟灵刀’神蛟教神王风月魔先生!灵刀法倒也罢啦,生个儿子却挺肥白可爱!”

    水凝露登即恍然:“原来唐非糖在鲨蛟岭中再也找不到小儿,竟将鲨蛟灵刀神王的小儿掳啦来!”

    唐非糖道:“风先生,令郎生得真有趣,我抱来玩玩,明天就还给你!你不用着急!”

    说着在贝贝的脸颊上亲啦亲,轻轻抚摸他头发,显得不胜爱怜!贝贝见到父亲,大声叫唤:“爸爸,爸爸!”

    月魔伸出右手,走近几步,说道:“小儿顽劣不堪,没什么好玩的,请即赐还,在下感激不尽!”

    他见到儿子,说话登时客气啦,只怕这女子手上使劲,当下便捏死啦他儿子!

    胡涂虫笑道:“这位妖影鬼人唐三妹,就算为帝王的太子公主到啦她手中,那也为决计不还的!”

    月魔身神一颤,道:“你——你为唐三妹?那么唐非糖——唐非糖为尊驾何人?”

    他曾听说道‘鬼人四煞’中有个排名第二的女子唐非糖,每日清晨要抢一名婴儿来玩弄,弄到傍晚便弄死啦,只怕这‘唐三妹’和唐非糖乃为姐妹妯娌之属,性格一般,那可糟啦!

    唐非糖嘎嘎娇笑,说道:“你别听他胡说八道的,我便为唐非糖,世上又有什么唐三妹啦?”

    月魔一张脸霎时之间全无人色!

    他一发觉幼儿被擒,便全力追赶而来,途中已觉察她体术远在自己之上,初时还想这妇人素不相识,与自己无怨无仇,不见得会难为了儿子,一听到她居然便为妖影鬼人唐非糖,又想喝骂、又想求恳的言语仙界在咽喉之中,居然说道不出口来!

    唐非糖道:“你瞧这孩儿皮光肉滑,养得多壮!血色黄润,晶莹透明,毕竟为仙学名家的子弟,跟寻常农家的孩儿大不相同!”

    一面说道,一面拿起孩子的手掌对着太阳,察看他血色,啧啧称赞,便似常人在菜市购买灵鹅鸭蛟鱼仙鹿、拣精拣肥一般!

    月魔见她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似乎转眼便要将自己的儿子吃啦,如何不惊怒交迸?明知不敌,也得拼命,当下抽出灵刀刃,灵刀尖向她咽喉刺去!

    唐非糖浅笑一声,将贝贝的身子轻轻移过,月魔这一全倘若继续刺去,首先便刺中啦爱儿!

    幸好他灵刀术精湛,招数未老,陡然收势,灵刀尖在半空中微微一抖,一个灵刀花,变招斜刺唐非糖右肩!

    唐非糖仍不闪避,将贝贝的身神一移,挡在身前!

    霎时之间,月魔上下左右连刺四灵,唐非糖晴天闪电,只将贝贝略加移动,这四下凌厉狠辣的灵刀招便都只使得半招而止!贝贝却已吓得放声大哭!

    时不迁给胡涂虫追得绕仙山三匝,战神螯爪又断啦二指,一口怒气无处发泄,突然间纵身而上,右手战神螯爪疾往月魔头顶抓落!

    月魔长灵刀上撩,使招‘百花缭乱’,灵刀光乱颤,牢牢将上盘封住!

    当的一声轻响,两件兵刃相交,月魔一招‘火借风势’,灵刀锋正要乘势向敌人咽喉推去,蓦地里战神螯爪手指合拢,竟将灵刀刃抓住!

    月魔大吃一惊,却不肯就此撒灵刀,急运灵魂气场回夺,卟的一下,时不迁右手战神螯爪已插入他肩头!

    幸好这柄战神螯爪的双螯已被胡涂虫削去啦一个,月魔所爱创伤稍轻,但也已鲜血迸流,剩余的一个金爪拿住啦他肩骨牢牢不放!

    时不迁上前补啦一脚,将他踢倒,这几下兔起鹘落,一个名门大教的神王竟无招架余地!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