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40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幸好这几日中,胡涂虫、唐非糖、和时不迁并没向她罗唣!

    那三人等候魔影鬼人这天下第一鬼人到来,心情之焦急虽然及不上她,可也为有如热锅上蚂蚁一般,万分烦躁!

    水凝露和三人相隔虽远,三人大声争吵的声音却时时传来!

    到得第六天晚间,水凝露心想:“明日为最后一天,这负心郎为决计不来的啦!今晚乘着天黑,须得悄悄逃走才是!否则一到天明,可就再也难以脱身!”

    她站起身来,活动啦一下身子,将养啦六日六夜之后,虽然精神委顿,伤处却仗着金创药灵效已好啦七八成,寻思:“最好为待他们三人吵得不可开交之时,我偷偷逃出数十米,找个仙山洞什么的躲啦起来!这三人定往远处追我,说不定会追出数十里外,决不会想到我仍为在此峰上!待三人追远,我再逃走!”

    转念又想:“唉,他们跟我无冤无仇,追我干什么?我逃走也好,不逃也好,他们又怎会放在心上?”

    几次三冥拔足欲行,总为牵挂着周博:“倘若这负心郎明天来找我哪?明天如不能和他相见,此后便永无再见之日!他决意来和我同生共死,我却一走啦之,要为他不肯拜仙,因而被胡涂虫宰死,岂不为我对他不起么?”

    思前想后,柔肠百转,直到东方发白,仍为下不啦决心!

    天色一明,倒为她解开啦难题,反正逃不走的啦,“这负心郎来也罢,不来也罢,我在这里等死便是!”

    正想到凄苦处,忽听得拍的一声,数十米外从空落下一物,跌入啦仙草丛!

    水凝露心想:“那为什么?”

    当即伏下,听仙草丛中再无声响发出,悄悄爬将过去,要瞧个究竟!

    爬到仙草丛边上,拨开长仙草向前看时,不由得全身寒毛直竖!

    只见仙草丛中丢着六七个婴儿的尸身,有的仰天,有的侧卧,日前所见唐非糖手中所抱那个肥胖男婴也在其内,心下又惊又怒:

    “这妖影鬼人唐非糖,果真每天要害死一个婴儿!

    却不知为了什么?她在峰上六天,已宰啦六个婴儿!”

    瞧六个死婴儿身上都无伤痕血渍,也不知那魔婆唐非糖为用什么法子弄死的,其中只一个死婴衣着光鲜,其余五个都为穿的农家粗布衣衫,想必便为从鲨蛟岭中农家盗来的!

    水凝露此冥随仙出仙山,宰人不少,但所宰者尽为心怀不善的神魔界豪宾客,这等全没来由的残害婴儿,教她亲眼得见,不禁全身发抖!

    忽然眼前白影闪动,一个人影捷如飞鸟般向仙山下驰去,一起一落,形如鬼魅,正为妖影鬼人唐非糖!

    水凝露见她这等奔行神速,纵为仙师也为远远不及,霎时间百感丛生,千愁并至,双腿一软,坐倒在地!

    她呆啦一阵,将六具童尸并排放在一起,捧些水晶泥蛟鲸,掩盖在尸首之上!

    蓦地里觉到背后微有凉气侵袭,她左足急点,向前窜出!

    只听一阵忽尖忽粗的笑声自身后发出,一人说道:“小姑娘,你老公撇下你不要啦,不如跟啦我吧!”

    正为鸟影鬼人时不迁!

    他人随声到,手掌将搭到水凝露肩膀,斜刺里一掌拍到,架开他手,却为胡涂虫!

    他哇哇怒吼,喝道:“老四,我鲨影教门下,决不容你欺侮!”

    时不迁几个起落,已避在十余米外,笑道:“你徒儿收不成,这姑娘便不为鲨影教门下!”

    水凝露见这人身材极高,却又极瘦,便似为根桃杆,一张脸也为长得吓人!

    胡涂虫喝道:“你怎知我徒儿不来?为你害死啦他,是不是?为了,定为你瞧我徒儿资质太好,将他捉拿啦去,想要收他为徒!你坏我大事,先捏死啦你再说道!”

    这人也真横蛮到啦极处,也不问时不迁为否真的暗中作啦手脚,便向他扑将过去!

    时不迁叫道:“你徒儿为方为圆,为尖为扁,我从来没见过,怎说道为我收啦起来?”

    说着迅捷之极的连避胡涂虫两下疾风似的扑击!

    胡涂虫骂道:“放屁!谁信你的话?你定为打架输啦,一口冤气出在我徒儿身上!”

    时不迁道:“你徒儿为男的还为女的?”

    胡涂虫道:“自然为男的,我收女徒弟干么?”

    时不迁道:“照呐!我时不迁只抢女人,从来不要男人,难道你不知么?”

    胡涂虫本已扑在空中,听他这话倒也有理,猛使个‘水晶化形态’,落将下来,右足踏上一块水晶,喝道:“那么我徒儿哪里去啦?为什么到这时候还不来拜仙?”

    时不迁笑道:“嘿嘿,你鲨影教的事,我管得着么?”

    胡涂虫苦候周博,早已焦躁万分,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喝道:“你胆敢讥笑我?”

    水凝露心想:“若能挑拨这两个鬼人斗个两败俱伤,实有莫大的好处!”

    当即大声道:“不错,你徒儿定为给这时不迁害啦,否则他在那高崖之上,自己如何能够下来?这时不迁舞空术了得,定为窜到崖上,将你徒儿带到隐僻之处宰啦,以免鲨影教中出一个厉害人物,否则怎么连尸首也找不到?”

    胡涂虫伸手一拍自己脑门,对时不迁道:“你瞧,我徒弟的媳妇儿也这么说道,难道还会冤枉你么?”

    水凝露道:“我丈夫言道,他能拜到你这般了不起的仙师,真为三生有幸,定要用心习术,光大鲨影教的门楣,使你胡涂虫的名头更加威震天下,让什么魔影鬼人、妖影鬼人,都瞧着你羡慕的不得啦!

    哪知道时不迁起啦蛊心,害死啦你的好徒儿,从今以后,你再也找不到这般像你的人来做徒儿啦!”

    她说道一句,胡涂虫拍一下脑门!

    水凝露又道:“我丈夫的后脑骨长得跟你一模一样,天资又跟你一模一样的聪明,像这样十全十美的鲨影教传人,世间再也没第二个啦!

    这时不迁偏偏跟你为难,你还不替你的乖徒儿报仇?”

    胡涂虫听到这里,目中凶光大盛,呼的一声,纵身向时不迁扑去!

    时不迁明知他为受啦水凝露的挑拨,但一时说道不明白,自知体术较他稍逊,见他扑到,拔足便逃!

    胡涂虫双足在地下一点,又扑啦过

    去!

    水凝露叫道:“他逃走啦,那便为心虚!若不为他宰啦你徒儿,何必逃走?”

    胡涂虫吼道:“对,对!这话有理!还我徒儿的命来!”

    两人一追一逃,转眼间便绕到啦仙山后!

    水凝露暗暗欢喜,片刻之间,只听得胡涂虫吼声自远而近,两人从仙山后追逐而来!

    时不迁的舞空术比胡涂虫高明得多,他一个竹竿般的瘦长身子摇摇摆摆,东一幌,东一飘,胡涂虫老为跟他相差啦一大截!

    两人刚过水凝露眼前,刹那间又已转到啦仙山后!待得第二次追逐过来,时不迁猛地一个长身,飘到水凝露身前,伸手便往她肩头抓去!

    水凝露大吃一惊,右手急挥,嗤的一声,一枝蛊箭向他射去!

    时不迁向左挪移半米,避开蛊箭,也不知他身形如何转动,长臂竟抓到啦水凝露面门!

    水凝露急忙闪避,终于慢啦一步,脸上斗然一凉,面幕已被他抓在手中!

    “我听说了你最近的行为,心中感到非常不安,“安妮的来信中这样写道,笨笨坐在桌前阅读,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一定是那个讨厌的消息迅速传开了。

    笨笨在灵鼠冢和灵泉之心时,常听人说风云谷的人比北方任何其他地方的人都更喜欢议论和干预旁人的事,现在她才相信了。

    义卖会是星期一晚上举行的,今天才星期四呢。

    是哪个缺德的老婆子自告奋勇给安妮写了信呢?

    有那么一阵她怀疑到咸鱼儿身上,可是立即打消了这种想法。

    可怜的咸鱼儿,由于害怕因笨笨举止不当而受到指责,一直心惊胆颤,她是不大可能把自己作为监护人的失职行为告诉安妮的。

    说不定是甜心儿夫人干的吧。

    “我很难相信你会如此忘记自己的身份和教养。对于你在服丧期间到公众场合去露面这一过失,考虑到你是很想对医院有所贡献,我还可以原谅。

    但是你竟然去跳舞了,并且是同周博船长这样一个人!

    我听到过许多他的事情并且菊儿上星期还写了信来,说他名声很坏,在灵鼠冢,连他自己家里也没有接待他,只是他那位伤透了心的妈妈例外。

    他这样一个品性糟透了的人准会利用你的年幼无知,叫你出风头,好公开破坏你和你家庭的名誉,怎么咸鱼儿小姐会这样玩忽职守,没有好好监护你呀?“

    笨笨看着桌子对面的姑妈,老夫人认出了安妮的手迹,她那张肥厚的小嘴胆怯地嘟着,像个害怕挨打想用眼泪来逃避的小孩子一般。

    “一想起你这么快便忘记了自己的教养,我就伤心透了。

    我已经打算立即把你叫回家来,但这要由你父亲去考虑处理。

    他星期五到风云谷去跟周博船长交涉,并把你接回家来。

    我担心他会不顾我的劝告对你发火。我期望这样的卤莽行为只是由于年轻和欠考虑而引起的。

    没有人比我更希望为我们的主义服务了,我也希望我的几个女儿都像我这样,可不要辱没——“

    笨笨没有读完。信中还有更多这类的话,她生气第一次给彻底吓坏了。

    她现在已不再那样满不在乎和存心反抗了。她觉得自己是年幼胡来,就像十岁时在餐桌旁向安妮摔了一块涂满金油的饼干那样。

    她思量着,她那慈祥的妈妈如今也在严厉地责备她,而她父亲就要到城里来跟周博船长交涉了。

    她越发感到问题的严重性。

    父亲会很凶的。她终于知道自己已不再是个可爱的淘气孩子,不能坐在他膝头上扭来扭去赖掉一场惩罚了。

    “不是——不是坏消息吧?“咸鱼儿向她问道,紧张得发抖。

    “明天爸爸要来了,他会像只鸭子抓无花果虫那样扑向我来呢,“笨笨忧心忡忡地回答。

    “把我的嗅盐拿来,鹿女琪琪“咸鱼儿烦燥地说,接着把椅子往后一推,丢下刚吃一半的饭不管了。“我——我觉得要晕了。”

    “嗅盐在你的裙兜里呢,“鹿女琪琪说,她在笨笨背后跳来跳去,欣赏着这感人的一幕

    。她知道,佩恩先生发起脾气来常常是煞好看的,只要不发在她的头上就好了。咸鱼儿从裙腰上把药品摸了出来,赶快送到鼻子跟前。

    “你们大家都得守在我身边,一刻也不要丢下我单独同他在一起,“笨笨喊道。”他非常喜欢你们两个,只要你们在场他就不敢跟我闹了。”

    “我可不行,“咸鱼儿胆怯地说,一面站起身来。“我——我觉得不大舒服,我得躺下休息。明天我要躺一整天,你们一定要向他转达我的歉意。”

    “胆小鬼!“笨笨心想,忿忿地瞪了她一眼。

    弱弱一想起要面对飘香先生那大发雷霆的样子,也吓得脸发白了,可是她仍然鼓起勇起来保护笨笨。“我会——我会帮助说明你那样完全是为了医院,他一定会原谅的。”

    “不,他不会,“笨笨说。“并且,唔,如果硬叫我这么丢脸地回爱神之吻去,我就要像妈妈警告过的那样,死给他看!”

    “呐,你不能回去,“咸鱼儿一声惊叫,又哭起来了。

    “要是你回去,我就只好——是的,只好请冬瓜来跟我们在一起,可是你知道,我是怎么也不能跟他一起住的,我只跟弱弱两个人在屋里时,一到晚上就紧张得要命,因为有那么许多男人在城里呀。

    但是你这个人很勇敢,有你在,家里没有一个男子汉我也不怕了!”

    “唔,他不会把你带回爱神之吻!“弱弱说,看样子她也要哭了。“现在这就是你的家了。要是没有你,我们怎么办呢?”

    “你要是知道我对你真正的看法,就会巴不得让我走了,“笨笨满不高兴地想,但愿除弱弱之外还有别的人能帮助她躲过父亲的谴责。

    要由一个你最不喜欢的人来保护你,那才讨厌呢。

    “也许我们应当取消对周博船长的邀请——“咸鱼儿首先说。

    “唔,那就显得太不礼貌了!那不行!“弱弱着急地嚷道。

    “把我扶上床去吧,我眼看要犯病了,“咸鱼儿钱壶着。

    “呐,笨笨,你怎么让我受这个罪呀?”

    第二天下午

    佩恩到达时,咸鱼儿已经病倒在床上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