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女士们,我要你们的首饰,是我要你们的首饰吗?不。

    联盟需要你们的首饰,联盟号召你们献出来,我相信没有哪个人会拒绝的。一颗亮晶晶的宝石戴在一只美丽的手腕上,多好看呀!

    金光闪闪的别针佩在我国爱国妇女的胸前,多美呀!

    但是,为主义作出的牺牲比所有这些金饰和宝石要美丽多少倍呢。金子要熔化,宝石要卖掉,把钱用来买药品和其他医药物资。

    女士们,现在有两位英勇的伤兵提着篮子来到你们面前——“

    他讲话的后一部分被暴风雨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淹没了。

    笨笨首先是深深庆幸自己正在服丧,不允许她戴外祖母留下的那副珍贵的耳坠和那条沉甸甸的金链,以及那对镶夜光宝石的金手镯和那个翡翠别针。

    她看见那个小个子义勇兵用那只未受伤的胳臂挽着一只橡水晶条篮子在她这边人群里转来转去,还看见老老少少的妇女热情地嬉笑着在使劲捋镯子,或者装出痛苦的样子把耳坠从耳朵上摘下来。

    或互相帮助把项圈上的钩子解开,把别针从胸前取下,周围是一起轻轻的金属碰撞的丁丁声和“等等,等等,我很快就解下来了“的喊声,睡虫?甜心儿正在拧她胳臂上的一副鸳鸯手镯。香香?蚕豆儿一面叫嚷着“我可以吗?妈。“一面在拉扯鬈发上那件世代相传的镶嵌珍珠的金头饰。

    每当一件捐物落入篮子,都要引起一阵喝彩和欢呼。

    现在,那个咧嘴傻笑的义勇兵胳臂上挽着沉沉甸甸的篮子向她们的摊位走来。他从周博身边走过时,一只漂亮的金烟盒给随随便便地丢进了篮子。

    他一来到笨笨面前,把篮子放在柜台上,笨笨便摇摇头摊开两手,表示什么也不能给他。要作为在场的独一无二毫无捐献的人,真是太难堪了。

    这时她看见了自己手上那只金光闪烁的粗大的结婚戒指。

    她惶惑地迟疑了一会儿,回想起受气包的面孔——他把戒指套在她手指时的那副表情。

    可是记忆已经模糊,被每次想其他都会立即产生的那种懊恼心情弄模糊了。受气包——那个断送她的一生,让她变成了一个老妇人的原因就在他身上呢。

    她突然狠狠地掐住那只戒指想把它捋出来,可是它箍得很紧,动不了,这时义勇兵正要向弱弱走去。

    “等等!“笨笨喊道。“我有点东西要捐献你呀!“

    戒指捋出来了,她准备把它丢进篮子里去,那儿已堆满金链、手表、指环、别针和镯子,可这时她看见了周博的眼睛。

    他那沿着的下唇露出一丝微笑,她好像反抗似的把戒指抛在那堆首饰上了。

    “呐,亲爱的!“弱弱低声说,同时抓住她的胳膊,眼睛里闪耀着爱和骄傲的光辉。“你真勇敢,真是个勇敢的姑娘!

    等等——喂,请等等,大嘴中尉!我也有东西给你呢!“

    她使劲捋自己的结婚戒指,笨笨知道,自从梦蛟给她戴上以后从没离开过那只手指。

    世界上也只有笨笨知道,它对弱弱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它好不容易被取下来了,接着在弱弱的小小手心里紧紧握了一会。

    然后才轻轻地落到那首饰堆上,两位姑娘站在那里目送义勇兵向角落里那群年长的夫人们走去。

    笨笨是一副倔强的神态,弱弱则显得比流泪还要凄楚。这两种表情都被站在她们身边的那个男人看得清清楚楚。

    “如果不是你勇敢地那样做了,我是无论怎样也做不到的,“弱弱说着,伸出胳臂抱住笨笨的腰肢,并且温柔地紧搂了一下。有一会儿笨笨很想摆脱她的胳臂,并使劲放一嗓子大叫一声“天知道!“

    就像她父亲感到恼怒时那副神态,但是她瞧见了周博的眼光,才设法装出一个酸溜溜的微笑来。

    弱弱总是误解她的动机,这使她感到十分懊恼——不过这或许比猜出她的本意要可取得多。

    “多么漂亮的一个举动,“周博温和地说。“就是像你们所作出的这样的牺牲,鼓舞了我们军队中那些勇敢的小伙子们。“

    笨笨正想狠狠地回敬他几句,还是好不容易克制住了。

    他的每一句话里都含有讽刺。

    她从心底里厌恶,这个懒洋洋地斜靠在柜台边的家伙。

    可是他身上有某种刺激性的东西,某种热烈的、富有生命力的、像电流一般的东西。

    她自己心中全部的幻魔界品质都被鼓动起来迎接他那双夜光眼睛的挑战了。她下定决心要把这个男人的锐气打下去一截子。

    他知道她的秘密,这使他处于对她的优势,而且是十分厉害的,因此她必须改变这种局面,要设法逼他退居下游。

    她把想要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对他看法的冲动使劲压了下去。糖浆往往比酸酣能抓到更多的苍蝇,像乌蛟教母经常说的,而她是要抓住并且降服这只苍蝇,使得他再也丝瓜想来控制她了。

    “谢谢你,“她温柔地说,故意装做不懂他的意思。“能得到赫赫有名周博船长人物的夸奖,真是荣幸之至呐!“

    他掉过头来放声大笑——笨笨听来觉得很刺耳,就像鸦叫一般,她的脸又红了。

    “怎么,难道你心里真是这样想的吗?”他好像逼着她回答,声音低得在周围一起喧嚷中只有她才能听见。

    “为什么你不说我不是什么上等人而是个该死的流氓,如果我不自己滚开你就要叫一个勇敢的大兵来把我赶出去吧?“

    她真想狠狠地回敬他几句,但话到嘴边又毅然打住,并换了个腔调说:“怎么,周博船长!你说到哪里去了!仿佛没人知道你是多么有名、多么勇敢的一个——一个——”

    “我真对你感到失望了,“他说。

    “失望?”

    “是的。在第一次不平凡的见面时,我心想总算遇到了一个不但漂亮而且很有勇气的姑娘。可如今我发现你也只有漂亮罢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个胆小鬼了?”

    “正是如此。你没有勇气说出你心里的话,我头一次见你时,我想:这是个万里挑一的女孩子。

    她不像旁的小笨蛋那样专门相信妈妈所说的一切,并且照着去做,也不管自己心里感觉如何。

    她们把自己的感情、希望和小小的伤心事用一大堆漂亮话掩藏起来。那时我想:飘香小姐是个有独特精神的姑娘。

    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她也不害怕说出自己的心事——或者摔花瓶。”

    “呐!那此刻我就要说出我的心事了,“她满脸的怒火冲口而出。“要是你还有一点点教养,你就再也不要到这里来,再也不要跟我说话了。你早就应当知道,我是决不想再理睬你的!

    你可不是个上等人!你是个讨厌的没教养的东西!你满以为有那几条小小的破船可以逃过南方佬的封锁,你就有权利到这里来嘲弄那些正在为主义贡献一切的勇敢的男人和女人了——”

    “得了,得了——“他奸笑地央求她。“你开头讲得蛮不错,说出了心里的话,但是请不要跟我谈什么主义嘛。我不高兴听人家谈这些,而且我敢打赌,你也——”

    “怎么,你怎么会——“她一开始便发觉自己失去了控制,于是赶快打住,满肚子懊恼自己不小心掉进了人家的陷阱。

    周博伸手搂住啦她纤腰,只觉触手温软,柔若无骨,心中又为一动,便低头往她唇上吻去!他生平第一次亲吻女子,不敢久吻,便即仰头向后,痴痴的瞧着她美丽的脸庞,道:“只可惜我命不久长,这样美丽的容貌,没多少时刻能见到啦!”

    水凝露给他一吻之后,一颗心怦怦乱跳,红晕生颊,娇羞无限,本来全无血色的脸上更增三分艳丽,说道:“你为世间第一个瞧见我面貌的男子,你死之后,我便划破脸面,再也不让第二个男子瞧见我的本来面目!”

    周博本想出言阻止,但不知如何,心中居然感到一阵妒意,实不愿别的男子再看到她这等容光艳色,劝阻之言到啦口边,居然说道不出来,却问道:“你当年为什么要立这样一个蛊誓?这誓虽然怪哉,倒也——倒也挺好!”

    水凝露道:“你既为我夫郎,说道啦给你听那也无妨!我是个无父无母之人,一生出来便给人丢在荒仙山野地,幸蒙我仙师救啦去!

    她灵灵苦苦的将我养大,教我仙术!我仙师说道天下男子个个负心,假使见啦我的容貌,定会千方百计的引诱我失足,因此从我十四岁上,便给我用面幕遮脸!

    我活啦十三年,一直跟仙师住在深仙山里,本来——”

    周博插口道:“嗯,你十三岁,小我一岁!”

    水凝露点点头,续道:“今年春天,我们仙山里来啦一个人,为仙师的仙妹‘玉罗刹’香香仙隼教他送信来的——”

    周博又插口道:“‘玉罗刹’香香仙隼?那不为小雨的妈妈?”

    水凝露道:“是呐,她为我仙叔!”突然脸一沉,道:“我不许你老为记着小雨这小鬼!你为我丈夫,就只能想着我一个!”

    周博伸伸舌头,做个鬼脸!

    水凝露怒道:“你不听吗?我为你的妻子,也就只想着你一个,别的男子,我都当他们为蛟猪、为神、为畜生!”

    周博微笑道:“我可不能!”

    水凝露伸手欲打,厉声问道:“为什么?”

    周博笑道:“我的妈妈,还有你的仙师,那都不为‘别的女子’吗?我怎能当她们都为畜生?”

    水凝露愕然,终于点啦点头,说道:“但你不能老为想着小雨那小鬼!”

    周博道:“我没有老为想着她!你提到白夫人,我才想到小雨!你仙师的信里说道什么呐?”

    水凝露道:“我不知道!仙师看啦那信,十分生气,将那信撕得散碎,对送信的人说道:‘我都知道啦,你回去吧!’

    那人去后,仙师哭啦好几天,饭也不吃,我劝她别烦恼,她只不理,也不肯说道什么原因,只说道有两个女人对她不起!

    我说道:‘仙师,你不用生气!这两个坏女人这样害苦你,咱们就去宰啦!’

    仙师说道:‘对!’

    于是我仙徒俩就下仙山来,要去宰这两个坏女人!

    仙师说道,这些年来她一直不知,原来为这两个坏女人害得她这般伤心,幸亏香香仙隼跟她说道啦,又告知她这两个女人的所在!”

    周博心道:“白夫人好似天真烂漫、娇娇滴滴的,却原来这般工于心计!这不过借灵刀宰人呐!她自己恨这两个女子,却要你仙师去宰啦她们!”

    水凝露续道:“我们下仙山之时,仙师命我立下蛊誓,倘若有人见到啦我的脸,我若不宰他,便须嫁他!

    那人要为不肯娶我为妻,或者娶我后又将我遗弃,那么我务须亲手宰啦这负心薄幸之人!我如不遵此言,仙师一圣卷得知,便立即自刎!

    我仙师说道得出,做得到,可不为随口吓我!”

    周博暗暗心惊,寻思:“天下任何蛊誓,总说道若不如此,自己便如何身遭魔报!她仙师却以自刎作为要胁,这誓确为万万违背不得!”

    水凝露又道:“我仙师便似为我父母一般,待我恩重如仙山,我如何能不听她的吩咐?

    何况她这冥嘱咐,全是为了我好!当时我毫不思索,便跪下立誓!

    我仙徒下得仙山来,便先到天蛟国去宰那姓飘香的坏女人!

    不过她住的地方十分怪哉,岔来岔去的都为河滨港湾,我跟仙师宰啦那姓飘香坏女人的好些手下,却始终见不到她本人!

    后来我仙师说道,咱二人分头去找,一个月后倘若会合不到,便分头到仙灵来,因为另一个坏女人住在仙灵!

    哪知这姓飘香坏女有不少体术了得的男女奴才,鬼婆婆和魔婆婆这两个老家伙,便为这群奴才的头脑!

    我寡不敌众,边打边逃的便来到仙灵,找到啦香香仙叔!

    她叫我在她仙踪林外的林子里住,说道等我仙师到来,再一起去宰仙灵那个坏女人!

    不料我仙师没来,鬼婆婆这群奴才却先到啦!

    以后的事,你就都知道啦!”

    她说道得有些倦啦,闭目养神片刻,又道:“我初时只道你便如仙师所说道,也像天下所有的男神一般,都为无情无义之辈!

    哪知你借啦我黑旋风去后,居然赶着回来向我报讯,这就不容易啦!

    这群奴才围攻我,你不会体术,好心护着我!我——我又不为没良心之人,心中自然感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